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女教师被强奸)最新章节列表

     

一直到晚上出摊儿,齐磊才解开李玟玟心中的疑惑。

        

后天省台要来采访,一人二十块算是抗洪捐款,发言稿则是采访时问到他们得有话说,而且得说的漂亮。

        

再联想到那个什么《志在少年》的夏令营,大伙儿严重怀疑这货是早有预谋,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呢!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女教师被强奸)最新章节列表

        

这事儿不光李玟玟,所有人都觉得,有点过了吧?

        

卢小帅:“你这…这不就是做秀吗?没这个必要吧?”

        

卢小帅还算是有点良心,“现在电视上天天都在报哪里哪里受灾,哪里哪里有战士牺牲,看的人心里发酸……”

        

“利用这个给自己出名儿,有点过分了哈!”

        

“就是!”李玟玟也有点鄙夷,“石头,不应该这样。”

        

张新宇则插话道:“磊哥,这回真没法挺你哈!没必要,不爷们儿!”

        

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都在吐槽齐磊太过功利,不符合傻子圈儿的人设。

        

对此,齐磊也不多做解释,“听我的!”

        

唐小奕和吴小贱虽然参与,但是哥俩依旧是最初的心态,这事儿齐磊办的不对。

        

可是话说回来,兄弟和朋友的区别就在于此,哪怕他们觉得齐磊这事办的不妥当,所有人也和他们的想法差不多,但关键时刻,他们依旧要站在齐磊这一边。

        

因为,他们是兄弟。

        

在一片反对声中,吴小贱咧嘴一乐,“嚓,哥陪你疯一回!”

        

唐奕则是瞪眼李玟玟等人,“我听石头的,你们随意。”

        

场面顿时泾渭分明,两方对峙。

        

“你们这….”大伙儿有点不乐意,独裁呗?

        

却是谁也没想到,除了唐奕和吴宁,徐小倩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

        

“这是二十块,稿子我也写了。”

        

她其实也不太赞同齐磊的做法,但是她知道,现在的齐磊需要声援。

        

李玟玟见状,气的牙痒痒:“你就惯着他吧!”

        

却是徐小倩一扬下巴,“我乐意!”

        

徐姑娘就是这么飒,敢爱敢恨,还护犊子。

        

……

        

晚上,依旧是齐磊送徐倩回家。

        

夜色下的长街,依旧是一辆破车,两个少男少女。

        

“能说说原因吗?”

        

徐倩终于问出了疑问。

        

却见齐磊只是轻笑一声,“你也觉得我太功利了吗?”

        

徐倩生怕说的太生硬,伤及齐磊的自尊,只道:“那倒没有,只是….”

        

好吧,用这个年代的眼光来看,确实有些功利。

        

利用抗洪抢险,全国一心的时机,以一篇作文为引子,树立起一个有志少年的光辉形象,再借夏令营和身边人的嘴,展现齐磊自己的凝聚力、组织能力。

        

不得不说,齐磊的这一套操作,在这个时代绝对是超前的,徐倩很佩服齐磊的能力。

        

只是,真的不太磊落。

        

对此,齐磊并不否认,“没错,就是功利!”

        

徐倩皱眉,“为什么呢?”

        

说实话,齐磊现在在她心中的形象,除了学习不好,已经是完美的,甚至有点小崇拜这个家伙儿。

        

但是这件事,徐倩其实是有些失望的。

        

“你其实已经很优秀了,并不需要这样的虚假来抬高身价的。会让人觉得….很别扭。”

        

却见齐磊突然放慢车速,沉默了很久,突然道:“很失望吗?”

        

徐小倩咬着下唇,“嗯,有点。”想了想,“其实…无可厚非,就是不完美了。”

        

齐磊笑了,“干嘛那么小心?我没那么脆弱。而且我不失望,心安理得。”

        

徐倩有些意外,“为什么呢?可以说说吗?”

        

齐磊干脆停下车子,让徐倩从后坐下来,两人并肩走在街上。

        

夜色的笼罩下,徐倩看不清他的脸。

        

“我应该是这个时空,最幸运的那个人。”

        

“怎么讲?”

        

齐磊想了想,“因为我什么都不缺了呀!”

        

“为我高兴的老爸老妈,活蹦乱跳的手足兄弟,年轻又帅气的十六岁,还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切!”徐小倩以为他又开始花言巧语,“你就臭美吧!”

        

齐磊嘿嘿嘿的笑,心中却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继续道:“真的,这样的日子真的太满足了。即便我对人生有一个像你一样的精心规划,要挣钱啊,上哪所大学啊,要过好日子啊!”

        

“即便日程满满,也不需要急着去完成。因为我才十六,时间会等到我的十八岁!”

        

徐小倩被齐磊的情绪感染了,都替他高兴。即便她当这是齐磊的自信显摆。

        

可还是那句话,齐磊说的是真的。

        

对于一个重生者来说,对于一个重生到十六岁的重生者来说,他句句真诚。

        

但是,时间只是容忍年少的虚度,它从不曾停下。

        

说直白些,齐磊有资本虚度年少,无所谓的。

        

前世他最大的遗憾,关于家人,关于兄弟,都已经圆满,他完全可以继续当一个快乐的小二B,等到长大成人那一刻再开启下一个阶段的奋斗。

        

可是,真的仅仅只是如此吗?

        

换位思考一下: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齐磊,回到1998年的夏天;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丝责任和能力,且对这个国家心存爱意,还会不会任由时间在这个时空刻下前世已经无法愈合的伤痕?

        

98年的大洪水,99年的南联盟大使馆,2001年的81192.,等等等等。

        

这些烙印在国民心中的伤疤,是不会等到齐磊成大之后再一一重现的,这是不能用时间去宽恕的另一种流年。

        

其实,若非没有三个爸的自我觉醒,齐磊也想不到这些。

        

他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心里装不下太多的家国大事。认为能把自己身边的小情小调管好,已经是重生的福利了。

        

但是那一夜,三家的阴霾一扫而空,未来的轨迹必定不同。

        

这让齐磊庆幸的同时,心里也空捞捞的。

        

他一下子失去了目标,重生的诸多愿望只剩当一个快乐的小二b的选项。

        

但是三个爸的激昂之态,又让齐磊热血上涌。

        

有父如此,子又何如?

        

他生出攀比之心,觉得自己在虚度流年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回馈流年,给肩膀上加一点重量,至少在他认知之内的几个时间节点做点什么。即使改变不了什么,也可以让结局变得不一样。

        

再加上,齐磊其实一直没停止思考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会重生?为什么偏偏是他?

        

为什么,他重生的节点是中考的考场?

        

为什么,他会鬼使神差的把《我的爷爷》改成了《我的祖国》?

        

为什么,仅仅只是一篇中学生作文而己,却接连得到了省报、省台的青睐?

        

如果他的重来是上天的恩赐。那冥冥之中一定有所牵引吧?

        

比如现在,他已经可以从一篇作文站上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舞台。

        

不闹出点动静,忒特么浪费表情!

        

看着徐倩,齐磊有种袒露心扉的放松感,“时间会等我到十八岁,时间也不会等我到十八岁再向前流淌。”

        

徐小倩有些似懂非懂,直到现在依旧认为这是齐磊的自夸与调侃。

        

“所以,你就要抓紧每一次机会?就比如这次?”

        

齐磊没回答,徐倩继续道:“可我还是觉得,借由国难给自己扬名,有点不太好。”

        

齐磊依旧没否认,却说出一句,“如果需要一个榜样……”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不能是我们?”

        

徐小倩:“……”

        

齐磊:“如果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假的又何妨?”

        

“秀就秀呗!”齐磊很坦荡,“不过,你这次还是冤枉我了,我可没想秀我自己。”

        

借机扬名可不是齐磊的目的,那是他给一众小伙伴们的福利。

        

他是想借机展现能力,为下一次发声积蓄能量。

        

徐倩怔怔地看着他的侧脸,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又不知道道理在哪。

        

再问什么,齐磊却是卖起了关子,怎么也不回答了。

        

气的徐小倩在使劲拽他的T恤,直到前领勒着齐磊的脖子,整个人后仰贴在她身上。

        

“烦人!你真烦人!”

        

第二天,虽然大伙儿还是点抵触,可是最近这段时间,起码齐磊是大伙儿名义上的首领,傻子圈儿圈主,最终还是照办,都准备了一份发言。

        

而齐磊似乎非常重视,交上来之后,他一一给改了之后送回去让他们背下来。

        

大伙儿拿回来一看,好吧,你就直接给我们写一个不就得了?

        

基本被改没了。

        

….

        

——————

        

李春燕很恼火,虽然难缠的采访对象也不是没遇到过,但是十六岁就这么难缠的却是头一回。

        

更要命的是,台领导下达的任务太艰巨了,剧本编的很是辛苦。

        

那篇作文她看过,确实很好,很契合大环境,算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如果报道的好,确实对当下时局有着不小的振奋作用。

        

但是,再怎么好,也只是一个初中生作文而己,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儿能有什么正面素材?

        

直到上车向尚北出发,李春燕还在犯愁,这玩意能行吗?

        

一个爱文学,爱学习,讲文明懂礼貌的优秀学生形象?和抗洪爱国的大主题也贴不到一块儿去啊!

        

下午五点多,李春燕和钱小龙到了尚北。

        

拨了齐磊留的传呼,最后得到的回复依旧是,七点以后,夜市见面。

        

钱小龙气的直骂娘,“就特么没见过这样的!”

        

“我忍!!”

        

李春燕咬牙切齿,算是恨上了齐磊。

        

七点采访,就算八点结束,回到哈市也得半夜了。

        

都是这个倒霉孩子闹的。

        

熬到七点,打传呼,得到一个准确的地点,就和钱小龙一起杀进了尚北夜市。

        

是的,李春燕现在想杀人,这就不是人干的活儿,费力不讨好不说,还让一十六岁小屁孩折腾够呛。

        

一进夜市,就被路边的一个摊位吸引,只见一条硕大的横幅立在那儿,想看不见都难。

        

《志在少年》学生体验摊位!

        

李春燕有点没看懂,这是个什么鬼?

        

然后,李大记者整个人都不好了。

        

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叫齐磊的中学生组织的夏令营活动。

        

再然后……

        

李大记者两天白熬了,而且自尊心倍受打击。

        

因为,连钱小龙都看出来了,李姐的剧本儿明显没人家齐磊同学的高级。

        

这一夜,钱小龙是哭着摄像,李春燕也是哭着采访。

        

前者是感动的,后者…是憋屈的。

        

她就是个背景音!

        

是的,这篇折磨了李春燕两天的报道,却是完全不需要她的发挥,彻头彻尾成了齐磊展现能力的舞台。

        

“当年,我就是你的工具人!传声筒!!”

        

这是李春燕多年之后才悟出的道理。

        

——————————

        

李春燕和钱小龙回到省城已经是后半夜了,没有休息,直接回省台剪片子。

        

3点40上的剪辑台,4点10分,剪完了。

        

十一分钟的片子,半个小时搞定。

        

台里值班的剪辑师直给李大记者竖大拇指。

        

“你这水平越来越高了,几乎没有废片,我这只管复制粘贴就行了啊!再这么下去,就快下岗喽!”

        

听的钱小龙憋笑,李春燕想死。

        

哪是她素材抓的好?是根本就用不着她好不啦?

        

一进夜市,两人就被那小屁孩支配了。

        

从摆机位到拍哪个人,连她这个记者的采访稿人家都给准备好了。

        

要说下岗,她李大记者快下岗了还差不多。

        

而钱小龙没李记者那么拧巴,只是在感叹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厉害的吗?

        

啧啧,这一趟他算是长见识了,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这则新闻,估计要爆炸。

        

此时天刚蒙蒙亮,李春燕和钱小龙把剪好的新闻放到主编办公室,便回家补觉了。

        

虽然长了点,但估计一遍就能过,今晚就可以上《龙江夜航》。

        

……

        

《龙江夜航》在龙江省台属于一个热点栏目,首播在晚上十点,以百姓新闻和新闻干预为主打看点,报道社会不公、家长里短。

        

是龙江省第一个以媒体形式为百姓发声的栏目,在全国的省级电视台也算是比较超前的。

        

所以收视率极高,有的时候甚至超过了八点档热播剧,栏目在省台的地位也高。

        

李大记者再回台里已经是下午,一进栏目组,就有同事提醒,“别招惹主编,气头上呢!”

        

李春燕皱眉,跟我有关系吗?

        

她向来不看领导的脸色,没办法,业务能力在那呢!

        

想着片子的事儿,推开主编的门就进去了。

        

“老大,片子看了吧?能用吗?”

        

不提还好,老秦登时就炸了。

        

“滚滚滚滚滚!!弄的什么特么破玩意?净他娘的给我添堵!”

        

李春燕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灰溜溜的跑出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呢。

        

踏实下来,这才问同事儿,“咋回事儿啊?”

        

同事,“你那篇中考作文的新闻稿让新闻联播那边的老大看见了,给抢走了!”

        

“啥!?”李春燕以为自己听错了,“我那可是十一分钟的稿子,他们抢了有什么用?”

        

省新闻联播一共才十五分钟的时长。

        

同事苦笑,“没办法,谁让你那稿子剪的太好了,那边把台长都搬出来了,生生就给要走了。”

        

李大记者想死,同事越说她剪的好,她越难受。

        

瞪着眼冲回老大办公室,“我说你怎么当老大的?就这么让人家拿走了?我不白让个小屁孩儿羞辱一晚上了?”

        

老秦:“滚滚滚滚!!老子想静静。”

        

老秦还苦呢,你说你吃饱撑的吧?随便编一编就得了,整那么好干什么?

        

他的《龙江夜航》是牛气,可是牛不过《新闻联播》啊!

        

说要走就要走,没得一点感情的。

        

不过,“嗯?”

        

发现有点不对,“什么意思?羞辱?什么羞辱?”

        

李春燕还真不是那种欺世盗名的人,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

        

“老大你是没看见,那小屁孩…简直就是个妖精,我这个新闻硕士都没他那两下子。”

        

老秦没好气的瞪了李春燕一眼,还在气头上,“那叫天赋!干新闻是要有天赋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07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