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御书房与皇上叫爱(小说高黄全肉)最新章节列表

经过上一世失败的感情,

        

这一世姜宁不想那么冒进。

        

她坐在床上看着游戏屏幕,神情凝重地将一片橘瓣塞进嘴里,缓缓对姜帆分析:“我觉得我得先搞清楚他对我是哪种感情,

在御书房与皇上叫爱(小说高黄全肉)最新章节列表

        

再做出行动。不然万一贸贸然表白,结果反而遭到一顿嘲笑怎么办?地球就这么大,

        

我社会性死亡了又不能搬去火星住。”

        

“别想了,

        

铁定是亲情。”姜帆坐在地板上,摁着游戏机柄一顿操作猛如虎,眼皮也不抬地道:“你俩这都认识几年了?他要对你有什么悸动早就该表现出来了!”

        

姜宁:“……你找死?”

        

“姐,

        

你能不能不要祸害人家燕哥,

        

就你这三分钟热度——小的时候说喜欢许鸣翊,现在又转移了新目标,

        

等明年上了大学,

        

还不又得换人?”

        

“你知道个头,你什么都不知道。”姜宁照着姜帆后脑勺来了一下,差点把姜帆撅飞。

        

姜帆也不恼,露出了迷之微笑:“我就不一样了。我喜欢小野,

        

我就认定她了。”

        

姜宁冷笑一声:“是吗?”

        

姜帆高二了,青春期的男孩心思一大堆,最近零花钱消耗得飞快,

        

还经常晒衣服晒着晒着就开始在阳台上傻笑。

        

姜宁仗着是校花,

        

长得好看,请他班上经常和他一块儿打篮球的几个小男孩吃了几支雪糕,就把事情打听出来了。

        

姜帆最近在追隔壁班的一个叫赵小野的女孩,

        

可人家根本不搭理他,人家喜欢的是忧郁型男,和姜帆这种单细胞运动肌肉男完全不沾边。

        

这也就算了,

        

但问题是上辈子最后和姜帆结婚的并不叫做赵小野。

        

姜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因为自己一重生,将身边的人的命运轨迹都全部改变了?

        

“不打了,糟心。”姜宁撂下游戏操纵柄走了。

        

找姜帆帮自己分析也分析不出来什么,他自个儿的事情都还理不清呢。

        

她现在就有点儿担心,燕一谢也因为自己的重生,而对自己的感情变得和上一世不一样了。

        

如果他现在还是和上一世的时间节点一样,已经对自己产生了喜欢。

        

好家伙,那还磨蹭什么,她可以早恋了。

        

但万一他对她,是亲情呢?

        

姜帆说的有点儿道理,认识多年的一般比起爱情,亲情的成分会更多。

        

姜宁在床上打了个滚儿,时而自信满满,时而踌躇不决。

        

最后她一个鲤鱼打滚起来,决心磨刀霍霍。

        

即便是亲情,她也得让亲情变质。

        

周末,姜宁没有和那男生去看电影。

        

她本来想气一气燕一谢,索性答应人家去看这一场电影。但后来又觉得这样做不太成熟。

        

看了电影,真的给了人家希望,到时候事情又会变得复杂起来。

        

但这并不妨碍她借此机会试一试燕一谢。

        

她在管家打电话来告诉她,院子里的玛格丽特开花了,问她要不要过来采几束带回家时,用欢快的语气对管家说她今天被人约了去看电影,没有时间,明天再去。

        

这话立马传到了燕一谢耳中。

        

少年当时正在浇花,听到的一瞬间花洒歪了歪,心中的嫉妒与燥意从前几日晚自习后的那封情书就开始堆叠,到这一刻终于攀升到了顶峰。

        

他几乎立刻便想查出姜宁和那小子去了哪家电影院,并且赶过去。但是——姜宁只不过和追求她的对象看一场电影而已,他有什么立场阻拦?

        

燕一谢拼命抑制才克制住了脑子里的这种想法。

        

这三年来姜宁每次结交一个新朋友,他的心情都会随之低落几分,但他并不愿意表现出来,因为他十四岁开始心里就很清楚,姜宁有她自己的人生,她总不可能完全属于他一个人,她也不会愿意被他藏起来。

        

有问题的不是热情开朗的姜宁,而是拥有这些变态占有欲的他。

        

他从年少时期起就开始担心的问题终于来临了,这三年来姜宁陪着他,他也陪着姜宁。

        

但是两个人总会长大。

        

姜宁迟早会情窦初开,拥有喜欢的人,她会和喜欢的人考上一所大学,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喜欢的人身上,同他渐行渐远。

        

可能二十多岁的时候,她还会和别人结婚,拥有新的家庭。

        

他能克制自己,给姜宁送去登山设备,让她这条河流流淌得更加快乐一些。也能控制自己,不去扔掉姜宁书桌里那一封又一封可能会被她拆开的情书。

        

可是此时此刻,想到她有可能在高中时期就因为别人而脸红心跳,他心中还是犹如被蚂蚁啃噬一般,十分难熬。

        

“是哪家电影院?”燕一谢定了定心神,问。

        

管家则握着手机,有些发愣,姜宁和别的男生去看电影?她谈恋爱了么?她不要少爷了么?

        

管家回过神来,见燕一谢一直盯着自己,才赶紧回答了电影院的名字,并问:“您不知道这件事吗?那您怎么办?”

        

“什么我怎么办?”燕一谢低下头去继续浇花,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她和别人约会关我什么事?”

        

管家说:“可是——”

        

燕一谢:“打电话过去,让电影院盯着点,不要让她被占便宜。”

        

不过燕一谢想自己纯粹多此一举,那小子虽然语气有点轻浮,但品学兼优,不是个坏孩子。

        

而且……说不定很会讨人欢心。

        

姜宁和他待在一块儿,笑容说不定还会多一点。

        

“哦。”管家表示知道了,顿了顿,又问:“这就完了?”

        

“你还想怎么着?让我顺便帮他们把约会吃饭的单买了?”燕一谢扔了花洒,推着轮椅进屋子里去了。

        

燕一谢一大下午都在干一件事——试图让自己忽略这件事,试图让自己心平气和。

        

如果姜宁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拥有了一段美好体验的恋爱,他应该为她高兴才是。

        

现在又不是小时候了,他不能偏执到不希望她眼里看见任何人,连一条**毛虫也要计较。

        

他以为自己做到了,毕竟自己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一直在翻一本书,看起来漫不经心,且满不在乎。

        

然而他不知道落在管家眼中就是,少爷一大下午把书页翻得哗啦啦响,眉眼都透着一股阴沉的郁色。

        

大约下午四点的时候,燕一谢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姜宁的电影应该看完了。

        

他终于按捺不住,打算让管家给她打个电话,旁敲侧击地问问她今天干了什么,需不需要去接她,晚上他这里厨师会做一顿大餐,她想吃的话随时可以来。

        

结果刚打开手机,就见到姜宁发的朋友圈。

        

配图是两张电影票。

        

文案:嘿嘿嘿电影看得很开心^_^

        

燕一谢的手机被捏得喀喀作响。

        

姜宁躺在床上,发完朋友圈后就有点紧张,生怕燕一谢看不见——毕竟他是极少用手机的人。

        

艾特他吧,肯定是不行的。

        

太刻意了,最好是有人在他耳边叨逼叨一下。

        

姜宁本打算让严大航明天在学校装作若无其事地在燕一谢旁边提一下,但是又觉得严大航藏不住事儿,被燕一谢一瞪,说不定就屁滚尿流,暴露出自己压根没去看电影了。

        

于是她打算晚饭上燕一谢那儿吃。

        

现在的问题来了——穿什么呢?

        

这几年来姜宁待在燕一谢身边,都非常随便,有的时候甚至穿得不像个女孩子。即便夏天,也是短袖长裤为主。

        

虽然论坛经常讨论自己身材好,但是燕一谢根本不看论坛。

        

姜宁怀疑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三年来她身段发育得越来越婀娜,皮肤越来越细腻,为什么少年长着长着就变成直男了呢。

        

自己是不是首先得让他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的,还是个漂亮女的。

        

姜宁在衣柜里左挑右捡,也没找出什么比较好看的衣服。这几年虽然生活富裕,但由于不和上一世那样做艺人,需要上镜,她在穿着打扮上也就随意,何况还是个高中生,当然大多数时候都穿校服。

        

导致现在能挑出来比较掐腰显腿的也就一条米白色针织长裙了。

        

姜宁穿上针织长裙,套了件外套,又对着镜子看了看,往耳垂下方抹了点气味清爽的身体乳,并把一直扎成丸子头的长发放了下来。

        

好像一下子女孩子了很多。

        

姜宁背上书包——算了,换一只好看点的小拎包,然后她满意地出门了,并打算抽空还得去买几件好看点的衣服,收拾收拾自己。

        

管家已经在楼下等着接她了。

        

她一打开门上车,管家就愣了一下,下意识感觉到姜宁哪里有点不同。

        

习惯性扎起的头发变成自然卷的大波浪了,披在肩膀上宛如海藻一般,更衬得脸蛋巴掌大,白皙精致,漂亮动人。

        

衣服和包还有鞋子都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还是学生会穿的那些,但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从运动系变成了青春少女。

        

管家心里嘀咕,完了,少爷是不是出局了?姜宁这是约会回来的装扮啊。

        

姜宁认识少爷这几年,和少爷待在一块儿的时候,一向随性,什么时候精心打扮过?

        

车子很快停在了别墅院外。

        

姜宁脱了鞋,朝着客厅沙发上的少年飞奔过去:“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少年扭过头来看她一眼,也是脸色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变。

        

她和别人出去玩做什么要打扮得这么好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11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