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大家伙让我很喜欢(塞着跳蛋上课)最新章节列表

“赵阳……”

        

消失了四个月,重新听到赵阳消息的那一刻,金艳心中的惊喜不下于孟广会,她也曾想过见面时的心情,但真正看到他本人,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共同的经历,还是他身上独特的稳重,激动过后,她心中更多的却是亲切。

        

原青延听她把赵阳的名字叫得那么充满情意,心中不由得升出一股不悦,但是,这份情绪并不强烈,反而很淡,应该是以前经历留下的惯性所致。

黑人的大家伙让我很喜欢(塞着跳蛋上课)最新章节列表

        

而且,随着最近这次突破,仿佛与生俱来的直觉让他在看到赵阳的那一刻,就看出了他隐藏了修为,并不是表现出来的大衍境二重,而应该是大衍境三到四重!

        

这个发现,加上他的修为高过赵阳两个境界,都让他在心中对赵阳有了一份优越感。

        

但那份直觉除了让他察觉了赵阳的真实修为,也让他感受到了赵阳身上不一样的“气味”,不知道为什么,这份和身边其他修士完全不同的“气味”让他有一种发自本能的厌恶!

        

这份厌恶很快压制了其它的情感,让他有一种立即出手,将赵阳杀掉的冲动!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赵阳,而且,在吞食了他父亲原贺及几位族中长老的过程中,也明白了自己一旦动手后,对其他修士仿佛有一种天然的压制,这些都给了他动手的信心。

        

就在这时,赵阳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眼神向他看了过来,蓦然间,他感觉到舌根一痛,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妖禁之地舌头被斩断的情形,心中一寒,下意识的就低下了头。

        

接下来,赵阳如何跟单横单竖两位峰主见礼,以及和文司章讲解这段时间打听到的消息,原青延都没有心情去管,他心里只有对于刚才他自己反应的愤恨和对赵阳更加深刻的杀意!

        

这次,他一定要找机会把赵阳杀掉! 

        

赵阳将他的反应全看在眼里,心中也在思量在什么时候结束对他的“观察”,老实说,对于原青延修为的提升速度,他也感到震惊,但首先他要知道原青延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然后才好判断该如何去做。

        

心中转动着这些念头,他口上则向文司章介绍着他这段时间的发现,其实,也就是介绍了附近出现的势力,以及他们最近都在向死山附近汇聚,但以他的修为,能收集到这些信息已经是不错了,再多反而不正常了。

        

文司章属于老成持重的性格,而且,因为孟广会前段时间的经历,让他和选择结盟的宗门都加深对其所修的气运之道的信心,既然孟广会特意提到了赵阳,他也愿意多听听赵阳的建议:“贤侄,你既然早来了一段时间,你觉得我们现在怎样做更好?”

        

赵阳要他们来只是为了让他出场有个合理的方式,对他们如何行事并不在意,就给了个中规中矩的建议:“前辈,我听我们孟掌门说,他已经和包括您在内的其他七家掌门商量过了,这次出来主要是观察他们的动向,如果有什么意外也好提前做出应对,既是如此,不如我们大部分人一起在附近巡察,另外再分出一些机灵的人深入一些,要是有机缘也不至于错过。”

        

这样一来,他也就可以离开大部队自由活动了。

        

文司章本来也是这样想的,闻言就点头道:“贤侄此言有理,不过,还是等我们熟悉了这边的环境,再谈分人的事吧。”

        

现在所谓的飞地秘境还没有任何现世的迹象,赵阳自然不介意和众人多待几天。

        

接下来两天,他就带着他们在外围转了转,当然有时也会有意带他们接近一些实力强大的宗门,这主要是让将来要独自活动的人心中有数,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竞争对手,免得头脑发热,害了自己的性命。

        

也就是这天的傍晚,尹天飞忽然带人拦住了他们。

        

赵阳看着尹天飞的脸色,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上次中的殃气之毒,现在看来已经清得差不多了,但当日孟广会为了给他制造逃离的机会,故意拖延时间,这导致当时的五人提前就已经中毒很深,后面他又引暴了尸王的殃气之毒,更是让他们雪上加霜,此时他们中的毒虽然清除得差不多了,但也大耗元气,而且明显能感觉到他们身上透着一股衰朽的气息,靠近了,还能感受到一丝让人掩鼻的恶臭!

        

“谁让你们来的?”

        

尹天飞心情十分不好,上来就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对他来说,上次帮断宗对付小小羽剑宗的掌门孟广会,在断宗和北湘家族已经有默契的情况下,那原本是一个白得断宗右使犯介人情的机会,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而把粮库加粮田都蚀了……

        

这种把底裤都亏掉的买卖已经让他们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结果飞地秘境出现在了洪山堡附近,按理说该是他们的机缘,何况因为孟广会一事,在他们看来把飞地秘境当成给洪山堡的补偿也未尝不可,如此他们也就有了尽快重新崛起的本钱,但犯介为了自己的计划,偏偏又把它“让”了出去……

        

这两件事,他们不敢埋怨犯介,只能把气和恨放到孟广会头上。

        

此时知道他们竟然也要来分一杯羹,新仇加旧恨,如果不是担心接下来抢不到更多的好处,他甚至都想直接动手了!

        

文司章看到对方竟然出动了四名金丹修士,心中一沉,就上前拱手道:“见过尹道友,我等……”

        

尹天飞一挥手,皱眉斥道:“少废话!我懒得听你们说话,现在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否则,哼!”

        

文司章脸色一沉,缓缓的道:“此地将要出现飞地秘境,且让有缘人自取,是断宗犯右使的命令,尹道友如此说话,是要违背犯右使的钧旨吗?”

        

尹天飞冷笑一声,道:“犯大人的命令自然没人敢不遵从,但没说不许大家竞争,不让你们来是我洪山堡的意思,你有意见?”

        

然后他脸色一冷,斥道:“有意见也给我憋着!现在,回去!”

        

“这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他丝毫不顾忌自己同为金丹的身份,文司章脸色憋得通红:“你——”

        

只是,尹天飞等四名金丹气息锁定他,带给他难以想像的压力,一时间他竟然没有勇气说出一句硬气的话。

        

尹天飞心中稍感快意,随着越来越多的势力出现在这边,尤其胡家、四天宫这样的存在都来了,他以及洪山堡所有人的日子都过得极为憋屈,此时终于感到了一份快意。

        

赵阳看着文司章,等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你们洪山堡有什么可豪横的?”

        

骤然听到这句话,尹天飞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文司章一听,心头则一颤,忙转头看向赵阳,然后下意识的就想训斥,让他住口,只是,赵阳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见状,他训斥的话竟是被堵在嗓子眼没能说出来。

        

赵阳本不想出面的,但文司章表现得太拉胯,而且他也需要他们留下,为他接下来的活动制造方便,只能站出来了。

        

见尹天飞看了过来,他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接着又冷静的说道:“你们洪山堡现在实力还剩多少?有原来的一成吗?”

        

尹天飞神色一冷,握紧了手里的剑。

        

赵阳却仿佛没有看到,直视着他的眼睛,道:“这里是八家宗门的联盟,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对付一家都勉强,你是哪里来的底气对我们颐指气使的?”

        

尹天飞顿时气得几乎要跳脚,他死死盯着赵阳——当然,以赵阳的性格,他眼中看到的其实是原青延的模样,这且不说,反正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可恶、可恨:“你是谁?你一个小小的大衍境的弟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赵阳平静的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你,和现在的洪山堡,并没有资格说刚才的话。”

        

“你!”

        

尹天飞只觉得一股气迅速充满了胸膛,眼角都丝丝往外冒气,然后气得都感觉不到自己在说话的道:“好!好!我真是老了,现在一个小小的大衍境修士竟然都敢这样跟我说话了!”

        

“说不得,我要替你们师长教一教你什么是规矩了!”

        

说着话,他把剑拿在了手里。

        

文司章见状,心中大急,忙开口道:“尹道友息怒……”

        

赵阳却不给把话说完的机会,而是冷冷的看着尹天飞道:“你动手试试!我保证你只要动手,我们八家联盟必然也会让你成会动手的代价!”

        

尹天飞气得手都抖了起来,但他身边的同伴却拉住了他,然后传声道:“……天飞兄,现在还是飞地秘境为重。”

        

这句话像一盆雪水浇到了他的头上,他忽然意识到,现在洪山堡最想要的是接下来取得飞地秘境里的收益,这关系到洪山堡接下来的发展,如果现在真要动了手,羽剑宗等八家联盟找上门,他还真有可能被推出去给他们交待……

        

而且,对方既然没有在一开始被吓走,现在再起冲突,为将来争夺飞地秘境里的宝物增加对手,又是八家联盟,实在不明智,所以,尽管心中愤恨,他还是冷静下来,将剑放回去,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赵阳”,冷着脸道:“好!这次来了这么多大宗门,我等作为此地地主,原本想着让你们少遭风险,你们既然不识我的好意,那就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直接转身带人离开了。

        

他们一走,现场顿时静得只余风声。

        

文司章转头看向赵阳,心中复杂难言,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金艳则挺胸站在赵阳身旁,看着天边最后的夕阳的光照在他身上,像是他在发光一样,而一种与有荣焉的荣耀让她激动得一颗心都酥软得向下滴出水来……

        

赵阳安静下来,等着文司章下命令,继续巡视。

        

文司章见状也反应过来,就又继续催动飞舟,向前飞去。

        

当他们飞过一座仿佛地陇似的山头时,忽然听到下方山腹中传出刀鸣之声,同时山体隐隐透出了不一样的颜色。

        

文司章就眼睛一亮,道:“法宝自鸣?这是法宝自然生成器灵的迹象!走,下去!”

        

赵阳则看向下方,这处山头他早就来过,前面从未发现有什么异常,没想到里面竟然藏着一把孕生出器灵的宝刀。

        

对他来说,宝刀不宝刀的并不重要,但根据最近听来的消息,这种隐藏的法宝现世的情况,往往在飞地秘境出现之前会大量出现。

        

这是不是预示着飞地秘境就要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17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