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区里的三个老头(大丑风流记2)最新章节列表

话已至此,算是给了个机会。

        

路桥起身扶起大海,此时的大海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老人冷笑着:“怎么?还有三个条件不成?”

我与小区里的三个老头(大丑风流记2)最新章节列表

        

“条件算不上,是三个意见,说不说是我的事情,做不做是你们的事情。”大海大喊道。

        

老金此时也已经站起身,穿上了衣服给老人倒了一杯冰水。老金此时在老人耳边小声地说:“这两个人还不能动,他们背后是整个暴走族。虽然不成气候,但还是怕他们捣乱。”

        

周围的纹身大汉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一声令下上去揍人。

        

老人没说话,算是默许老金的说法。

        

大海见有机会连忙开口道:“我不懂汽车,但是我懂榛名山!我要给的意见绝对不是废话,第一点,需要改赛道,我们摩托车小,按照流程现在的跑道没有问题,但如果换成汽车,那么开始第一个弯之后进入五连发卡,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车祸,同时也缺乏观赏性。如果能倒过来跑,把从东往西,改成从西往东。就会顺畅很多,把开始的五连发卡放到最后,赛事也会变得更加好看!”

        

“是这样吗?”老人看向老金。

        

老金挠了挠脑袋:“确实,他们玩车的不说真没注意到。”

        

“第二,你如果强制让摩托改为汽车,我们就算被武力屈服,也不一定会真的服。我能想到找警察捣乱比赛,我们这群跑山的暴走族一样都能想得到。你要清楚这不是威胁,只是有事说事。所以让他们留下来,做场地的维护和每个弯道的报点。本就是摩托车手,虽然不懂汽车但专业程度绝对会比老金请的那些业余的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大海再度解释道。

        

“你的人很业余吗?”老人再度看向老金。

        

老金弯着腰低着头:“确实不是很专业,如果他们愿意从车手下放到看场的话我想没问题的。还能省比钱,不是吗?”

        

老人此时来了兴趣看着大海:“你看样子是真心在帮我?”

        

“我只是喜欢榛名山,第三点,谁都不想都是车祸对吧?摩托车在一起跑,真出了事情拖走扫掉现场零件不会影响后续比赛,但汽车真要出了事拦住道路就完蛋了。所以赛制需要改革,变成计时赛。”大海解释道。

        

“你听得懂他说的什么意思吗?”老人看向老金。

        

老金摇着脑袋:“算是知道,我们谈这个业务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迟迟不知道怎么办,就是因为大海说的这第三个问题。物品也怕车祸,到时候会导致比赛无法继续。”

        

“所以计时赛,每五分钟放一辆车。汽车之间无碰撞,只看通过时间。”大海解释道。

        

路桥听完三个说法,完全明白大海就是为了作弊。

        

只要都答应下来,那么天时地利人和就算是齐全了。

        

老金点着脑袋:“确实,这样可以规避很多问题。”

        

老人反而长叹了一口气:“没有竞争的话,还看什么?”

        

老金连忙反应过来:“两分钟一放,每一次并排放两辆!”

        

老人此时点着脑袋:“试一次看看,那么三天后就这样先吧。”

        

路桥也给老人和老金鞠了一躬:“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去,把事情说出来安抚大家?”

        

老金打开了身后的门:“去吧,别搞糟了。”

        

路桥拉着大海退了出去,两个人站在门口。

        

纹身大汉立刻就关上了门,路桥拉着大海要走。

        

大海摇着头贴着门偷听,路桥无奈但也只能留下。

        

房间内老人看着老金:“他说的三个点,你怎么看?”

        

“挺好的,应该不存在大问题。”老金回答道。

        

“他能拿到第一吗?”老人再度询问道。

        

“大海跑榛名山的水平很高,但是他会不会汽车我是真不知道。三天时间,我也不知道他能做到如何。汽车可跟摩托完全不一样,需要我限制一下他吗?”老金询问道。

        

老人摇着脑袋:“随你,我们走吧。”

        

纹身壮汉去开门,大海拉着路桥往反方向走。

        

一群壮汉带着老人浩浩荡荡地从楼上走下去,路桥和大海躲在走廊的尽头捂着嘴巴和垃圾箱蹲在一起。

        

夜色很黑,没人发现路桥和大海。

        

众人走后,路桥和大海互相之间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两个人向楼下走去,心里都慌得不行。

        

路桥看着大海询问道:“大海,你会开车吗?”

        

大海尴尬地笑着:“我会,你会吗?”

        

此话一出,路桥都傻了:“我没有驾照。”

        

“我没想那么多,本来想着如果一个个冲。那么我们就可以完美复刻我们的计划,但如果两个两个一起的话。我本来想的是我们一起报名,你中间退赛。但显然不行!你不会汽车。但是找别人,我信不过。”大海长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学,但三天肯定来不及了。”路桥无奈地说。

        

路桥再度开口道:“大海,有一个问题!你想作弊的话,汽车怕是再小也过不去,就算过去了下坡之后也不一定刹得住车。我也只能做到用小板凳极限划过两个护栏,所以我们根本没准备好。”

        

大海摇着脑袋:“不,三天够了,我们准备好了。”

        

路桥和大海坐上摩托,两个人飞驰回了小店。

        

烧鸟店,一个人都没走等待路桥和大海归来。

        

陈浩立马询问道:“怎么样?”

        

大海看向了路桥长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真相都说了出来。

        

这次的大海什么都没有隐瞒,一百五十万每个月,还是赢得第一就有机会一周有两次摩托赛。

        

听完的众人都沉默了,但对方是稻川会。

        

硬拼的话没好处,只能认怂。

        

拿钱还是拼一拼,众人都明白大海的性格肯定会选后者。

        

但有人想要钱吗?肯定是有人想要的。

        

可大海做错了吗?大家都明白没有。

        

榛名山的摩托车比赛,是大家的美好回忆。

        

每个月一百五十万平分和保留项目显然后者是大家的期望。

        

王威脱下了围裙:“大海,你会开车吗?有车吗?”

        

大海尴尬地点着脑袋,又摇了摇反应过来笑着:“对了,不是这一趟我都不知道路桥也会摩托车而且速度很快。要不要出去比一比?”

        

喝多了的暴走族们一个个站了起来,兴奋地笑着:“好啊!”

        

知道消息的人离开,但又有人选择留下来比赛。

        

十三辆车排在烧鸟店的门口,这一次不比赛,没有发令信号。

        

众人出发,路桥也只是享受摩托而没有认真。

        

没有走所谓的捷径,最后居然跑了个第二名。

        

……

        

两天的时间,没人知道大海在干什么。

        

路桥也不知道,这两天的摩托比赛大海都没来。

        

三年没缺席过的大海,缺席就缺席了两天。

        

第三天,路桥先感觉到了不对劲。

        

纹身大汉们开始上榛名山,路桥这边也得到了陈浩的消息。

        

榛名山的两头都被纹身大汉们封死了,此时才中午就已经开始驱赶车辆了。

        

不仅仅是驱赶车辆,而是在每个拐弯处都架设摄像机。

        

这也就意味着,不只是每个位置都有人播报实况,而且还要网络实时转播。

        

路桥明白第一次的汽车比赛,确实要提前准备。

        

反正白天没生意,路桥坐在店门口打开了一罐可乐。

        

一辆宾利出现,打开门之后老金扶着老人走了出来。

        

老人看着路桥的烧鸟店开口道:“有适合牙口不好的人吃的东西吗?”

        

来者是客,路桥也只能进店做菜。

        

老人能吃什么,路桥只会烧烤,无奈只能选一些比较嫩的食材。

        

招牌提灯、烤鸡皮和鸡油串被端了出来。

        

老人尝了尝提灯笑着:“味道不错,难怪在这里能开一家店。本来还想让你把店交出来的,要不现在就留给你吧。”

        

路桥有点无奈,但还是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路桥明白对方想搞自己的话,有很多手段。

        

光是砸店、占店座位之类的小手段都是路桥无法接受的,能兵不血刃显然是好事。

        

“来一瓶啤酒吧,常温。”老人再度开口道。

        

路桥进店拿啤酒,一辆小车俯冲下来。

        

小车停在了宾利旁边打开门,里面不是别人正是大海。

        

老金看傻了:“没钱也不至于买个二手小破车吧?”

        

大海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车:“本田today,这是我的秘密武器。我确实卖了自己的RC51才买得起,但这绝对不是什么破车!”

        

老金前一秒还担心大海真有什么秘密武器或者说能赢,这一秒指着笑出了声:“我本来还打算偷偷给你下手段,现在想想我真是想多了。你这还想要第一,不倒数就不错了!”

        

k-car,超小型车的统称。

        

小车就代表小排量,车小带来更好的过弯速度显然是致命伤。

        

此时的老金嘲笑道:“你不开摩托了,也不用选个比摩托车大一点的汽车吧?”

        

大海才不理老金的嘲笑,进入了烧鸟店。

        

路桥拿出了啤酒之后转头看向大海询问道:“车宽多少?”

        

“1395mm。”大海解释道。

        

路桥摇着脑袋:“护栏间的极限宽度是1300,只够小板凳勉强过去。这车根本不行!而且有摄像头,每个弯道都有。不可能走近路了!”

        

大海摇着脑袋:“我知道,我都看见了。但我说可以就可以,当然方法到了再说。对了,你坐副驾。”

        

“多一个人,跑得不是更慢了吗?”路桥反问道。

        

大海摇着脑袋:“听我的就是了。”

        

路桥愣了两秒,无奈地点了点脑袋。

        

大海再度上了本田today,打算开到了路桥点的后门。

        

老金拦在了车前询问道:“你这是要去干吗?”

        

大海笑着:“二手车了,就不许我调试一下?”

        

“这车改过吧?肯定不是外表的配置了对吧?”老金试探性地询问道。

        

大海打开了发动机舱盖,让老金一览无余。

        

老金看完转头走向老人,小声地开口道:“就这样的破车,十分内能跑完就不错了。根本不用怕,不用管他。”

        

大海开到了烧鸟店的后面,打开了自己的后车厢。

        

路桥此时也走了过来,大海指了指路桥的小板凳:“搬到我后车厢上来。”

        

路桥愣了几秒点着脑袋,将自己的小板凳塞入了本田today的后车厢。

        

本田的Motocompo刚好塞入本田today的后备箱,这车当年广告的时候就是这样配套的。

        

“这是干什么?车不是变得更重了吗?”路桥询问道。

        

“我有计划就对了,对了我让陈浩在五连发卡弯已经准备好了。部分的计划只有他们知道,一切都在我的计划当中。”大海只是笑了笑,随后再次开到了烧鸟店的前门。

        

纹身大汉跑向老人,表示所有的摄像设备都准备好了。

        

每一个拐弯处都有摄像机,可以把画面传入转播车。

        

转播车会上传数据,然后进行现场和网络的双向投注。

        

天色开始黑了下来,其他车辆彻底驱散。

        

越来越多的改装赛车来到了榛名山,其中就有云焕开着GTR。

        

各种改装汽车的咆哮声在山下响起,原本来看摩托比赛的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但更多的人在网上知道了汽车比赛的消息前来,驻场的还有热辣的妹子跳舞助兴。

        

时间接近八点,原本比赛摩托的车手也到了。

        

跟大海打了招呼之后,由大海带到了老金面前:“这些就是我说的,代替你们的人站弯道的。”

        

这些人跟老金也都是熟面孔了,老金询问道:“你们不搞小动作吧?”

        

老金摆了摆手,纹身大汉上前一顿搜身和搜车,本以为会找到铁钉之类的妨碍比赛的工具,但却一无所获。

        

“希望你们真的是来帮忙的。”老金说完就摆了摆手,纹身大汉一人发了一部对讲机并且教导如何使用。

        

大海将榛名山的各个弯道跟这群摩托车手说明之后,他们开着车也去了各个弯道蹲点。

        

八点准时,比赛开始。

        

每五分钟两辆车出发,请来的妹子挥舞手里的彩色旗帜代表比赛开始。

        

老金看着此时才给出了车贴号码开口道:“为了保证你不捣蛋,你最后一个跑。我给你安排了合适的对手,就在那边。黑马,人家可是职业汽车手。转行来跑摩托就在我们这一个月学会拿了三连冠呢。人你也认识,云焕!”

        

大海顺着老金的方向,看见了冷笑的云焕:“我以前跑F1的,也没跑过轿车。不过你放心,我会靠这辆GTR碾碎你。”

        

原来云焕本就是职业车手,估计还是老金聘请的才有这层关系。

        

之前摩托来比赛应该也只是为了适应场地,未来肯定是要在这座榛名山上帮着打假赛拉平筹码的存在。

        

作为压轴的云焕大笑着:“大海哥,没想到你真的参加了啊?不过,我没看错吧?就这一辆垃圾也想跟我比?”

        

大海没有说话,对着烧鸟店的路桥招了招手。

        

路桥这边让王威再次顶班之后,冲向了大海的副驾驶。

        

云焕不解地说:“这算什么?多个人可以吗?”

        

老金开口道:“人家想输,有什么不可以的?”

        

大海此时摇下车窗不屑地开口:“我怕开得太快,加个配重不行吗?怎么?怕我到时候说输给你是因为多一个人?”

        

云焕此时也来气,环顾四周。

        

自然有看比赛的女生注意到了云焕,朝着云焕挥手想成为配重。

        

云焕只想找个比路桥重的,指了指老人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你来,副驾驶!”

        

彪形大汉正是老人保镖,脱掉了西装,也是一肩头的纹身。

        

老人在一旁看着乐呵地笑着:“重熊你就去吧。”

        

彪形大汉无奈,穿回了西装打开了GTR的副驾驶憋屈地坐了进去。

        

“加配重是吧?我也加,就算加了我也跑得过你!”云焕嘲讽道。

        

大海坐在车里,将收音机调到了合适的频段。

        

此时收音机内传来:“目前最好的成绩,6分45秒,上一个35号车,8分2秒。”

        

大海长叹了一口气:“汽车真的快啊,随随便便都八分半了。”

        

路桥解释道:“我们不是专业摩托,魔改最多也就是从80到110码,而汽车随便就是150-180码,稍微改装一下200-240码不是问题。那辆GTR怕是全速340码也不是不可能,直线这里所有的车都不是对手,所以理论极限估计是四分钟多跑完榛名山,当然都是弯道,现在的最高速六分半我怕云焕会比这个快。”

        

路桥说完看了一眼大海的丰田today,极限只有120码,跟摩托车几乎没有区别。

        

“只有110码,我们的车?”路桥询问道。

        

大海冷笑着:“本田车不改,不如推下海。我把老爸的房子卖了,你看是一个前置原厂发动机。但其实我们屁股下面现在还有一个中置发动机,所以不是两缸,而是四缸机。而且发动机排量都从原先的0.55升扩大到了0.63升。单顶置凸轮轴也换成了双顶置DOHC,加上TD025涡轮和中冷。所以我们的马力不能光看这个表,还要+26马力并且乘以2。”

        

“也就是4缸,四乘六十三,252码?我的天?三天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路桥不解地问。

        

“那个学生,绰号瘦猴的。当时他能给小板凳提速我就觉得奇怪,一问才知道他们家就是改车厂的。”大海解释道。

        

“还有这种事情?可这也不够啊?人家的GTR理论340码。”路桥询问道。

        

“安全带,可别忘了,榛名山弯道为王。而且我们还有秘密武器不是吗?”大海此时发动了汽车自己带好了安全带。

        

路桥点着脑袋,也带上了安全带。

        

美女挥舞着旗帜在身前挥动,然后朝着前方挥舞而去。

        

云焕的GTR开始了轰鸣,而路桥坐在大海的today里只感受到了整辆车在抖动。

        

疯狂的抖动!随后弹射而出。

        

车体的晃动跑起来也并没有减少半分,毕竟两个发动机同时工作。

        

当然最重要的是路桥和大海就坐在其中一个发动机上面,此时两辆车并排冲出。

        

但很显然,GTR领先了半个车头。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问题,观众席有人开始大喊:“那辆today是改过的!原车不可能那么快。原车都跑不过普通轿车!”

        

一个学生得意的大喊道:“车主是之前榛名山的摩托车神大海,他找我家改的中置发动机。所以是两台发动机同时工作,两个双缸比一般四缸都猛!”

        

此话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

        

第一个弯道,GTR刹车笨重地滑过。

        

大海此时调整车子,整个车倾斜地滑过内侧的排水渠漂移而过。

        

大海是极限了,但显然还不是GTR的对手。

        

第一个弯道之后,超过了一个车身的位置。

        

大海和路桥都知道排水渠过弯法,本来自己用摩托都能跑出来所以没什么。

        

而云焕车里的西装壮汉,加速漂移过后耳水无法保持平衡,触发身体机能产生反应,此时吐在了车里无法接受这么快的速度和过弯。

        

“你搞什么!”云焕大喊道。

        

“太晕了,我本来就不想坐上来!我不行了……”壮汉无奈地解释又吐了。

        

为了赢,云焕强忍着继续前进。

        

随后第二个弯、第三个弯。

        

云焕得意洋洋的笑着:“早被我超的没影了吧?”

        

但云焕余光看向后视镜,才发现大海就紧紧的跟在GTR的后面。

        

云焕此时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靠跟车减轻了风阻。

        

对方的小车,躲在自己GTR后面几乎是完全没有风阻的情况所以才能跟的那么的紧。

        

云焕有些无奈,但也明白了大海的车肯定是改装过的。

        

无奈的云焕只能让大海跟着自己的屁股束手无策。

        

时间很快,赛程过半。

        

老金调换了频道询问道:“谁快?”

        

对讲机内传来:“我这是A17弯,现在是黑色的GTR冲头。”

        

“本田呢?是不是没影了?”老金再度询问道。

        

“不是,GTR后面紧跟着一辆本田小车,小车好快!”对讲机内回答传了出来。

        

老金听到这句话,一脸的不可思议。

        

大海此时开口道:“你不是好奇,我怎么走捷径吗?”

        

路桥点着脑袋:“是啊!”

        

大海笑着:“你先松开安全带,然后爬到后备箱去打开你的小板凳。在后备箱发动,然后等我。”

        

路桥不知道状况,但也爬到了后车厢的位置将小板凳盖板打开拉起车头和车座。

        

路桥插入钥匙发动,此时整辆today里都是小板凳的轰鸣声。

        

前方就是五连发卡弯,大海居然开始减速。

        

云焕此时没空管大海,在筹备如何过五连发卡。

        

而就在这个时候,五连发卡弯的二十八个路灯全部都熄灭了。

        

大海解释道:“陈浩做到了,他是电工,真的让后半段的发卡弯断电了!”

        

此时五连发卡弯漆黑一片,而大海则撞向了右边的护栏。

        

一整辆today掉入草丛当中,陈浩跑上来打开了后备箱拉了一把路桥和小板凳出来。

        

大海从驾驶室也爬了出来开口道:“路桥,接下来看你了。带我走捷径!”

        

路桥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点着脑袋,大海此时坐上了小板凳的后排。

        

小板凳哪有什么后排,大海强撑着抱住路桥。

        

路桥发动小板凳,冲向了左侧两个护栏的间隙内。

        

而陈浩则坐上了车头报废的today,朝榛名山另一侧的低谷开去将车推入了谷底彻底报废。

        

做完这些的陈浩拿起对讲机:“这里是A24站点,全部停电了,估计是因为这里装了太多转播设备。五连发卡弯,十几台摄像机超负荷了吧。现在估计都断电了,不知道什么状况。”

        

老金对着对讲机大喊:“那些不重要!看得见GTR和本田吗?”

        

陈浩笑着:“GTR有车灯,但是本田没有车灯啊。可能是改装没加车灯,这也不清楚谁快谁慢,太黑了。”

        

陈浩说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榔头开始将撞外的护栏钣金回去。

        

路桥身后多了个大海,此时小板凳控制更难了。

        

随着60度的坡道俯冲而下,间隙内路桥再度横过小板凳刹车。

        

大海大喊道:“我卖了房子,其实不止买了一辆today,而是两辆!当然,第二辆没改,不过改不改都无所谓了。”

        

路桥此时冲到了下坡,整个车完全倾斜才刹住车,而GTR此时还在过发卡弯的第三个弯道。

        

大海从小板凳上下来,从草堆里打开了车门。

        

一辆敞开后备箱的today就在路桥面前,车牌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路桥立刻明白过来,扛着小板凳钻入了today的后备厢关上了门。

        

随后路桥在后备箱开始折叠小板凳,大海则开始加速从泥地内回到跑到,急速去往最后一个弯道去向终点。

        

这一辆today没改过,真实的速度也快但没那么夸张。

        

GTR过了发卡弯,漆黑一片的云焕看着后视镜大喊道:“追不上来了吧,废物。”

        

GTR直线加速,随后极限入弯。

        

最后一个直线猛冲过线,刹车的云焕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带大喊道:“我是第一名。”

        

身旁的技术人员开口道:“GTR第二,4分28秒。”

        

云焕眼前的人群,本以为是为自己庆祝,却发现人群中围着一辆非常小的小车,小车正是本田today。

        

“什么?这怎么可能?”云焕不解地说,黑灯瞎火的确实什么都感觉不到,是什么时候today超过了自己怎么多。

        

云焕转头想问西装壮汉知道什么,而西装壮汉嘴角全是白色泡沫早已经晕了。

        

起点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第一名是本田today,4分07秒!第二名才是GTR4分28秒,之后的第三名是EVOLUTION,6分03秒。头两名真的是太快了,特别是本田的today小车。”

        

大海再度摇下车床:“榛名山比的是弯道,小子你还嫩。”

        

大海朝着终点的技术人员要对讲机,此时大海对着对讲机喊道:“老金,还有那位老前辈。你们说话算数吗?”

        

老金看着老人,老人反而笑着点着脑袋喝了一口啤酒。

        

“算数!”老金说完摔了对讲机。

        

大海将对讲机扔向了技术人员,摇上了车窗,坐在驾驶室内心脏扑通地跳着,赢了比赛反而更加心虚。

        

路桥此时看着袖套了一手泥,侧翻的时候蹭了一身尴尬地笑着:“两辆车一样,你改造的那辆之前的车呢?”

        

大海长叹了一口气:“希望没人发现,应该在谷底了吧。”

        

(后记)

        

维度之间,反应过来的路桥跑出了酒馆的大门。

        

门口的本田小汽车,路桥用自己的手里的钥匙打开了面前的today,果然就是这辆车,车后座就是一辆小板凳。

        

卡奥斯追了出来笑着:“怎么样,现在这个礼物喜欢吗?你可以在这里试试,也可以坐副驾我带你兜一圈。”

        

卡奥斯双指向前一挥,一条公路跑道出现在面前,迷榛名山线路还有五连发卡弯在不远处。只有跑到,没有山脉遮挡。

        

“您来吧。”路桥谦虚地上了副驾驶。

        

卡奥斯伸了伸懒腰:“我不是大海,大海早死了。我后来死后就带走了这辆today,我会开但不会很快。”

        

克苏鲁和阿努比斯此时也走了出来,两位尴尬地笑着:“我们能蹲后面吗?”

        

卡奥斯点着脑袋,一辆小小的today坐满了人。

        

玛格丽特没来,玛格丽特虽然参与了梦境但手也没闲着正在将井然有序的酒馆调回之前的模样,此时也在马不停蹄地修缮。

        

卡奥斯嘴上说不快,但速度惊人。

        

一圈下来回到酒吧门口,阿努比斯和克苏鲁都吐了。

        

路桥捂着嘴巴尴尬地笑着:“这车不是到谷底了吗?”

        

卡奥斯回答道:“是的,但是后来又拖上来了,靠着大海摩托比赛赚的钱还修好了。因为后来摩托比赛也跟赛车一样赚钱,大海也是后怕,肯定不能一直在谷底被发现就完蛋了。”

        

“大海只是替换的名字吧?”路桥询问道。

        

“是的,真名叫藤原文太。”卡奥斯说完关掉了汽车。

        

名字有点熟悉,但路桥没多想开口道:“那真是无价之宝啊!两发动机today加上小板凳!”

        

路桥说完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有东西反上喉管,随后路桥也吐了。

        

卡奥斯笑着将钥匙交给路桥:“希望你喜欢,送你也是因为你懂我。”

        

“不敢当!”路桥笑着双手接过车钥匙。

        

卡奥斯开口道:“接下来,是不是该你们请我喝一杯了?”

        

路桥点着脑袋:“我拿了您这么贵重的东西,下一杯我来吧。”

        

众人回到酒馆,路桥翻开了一页玛格丽特找到的酒谱。

        

随后翻到一页,手指戳了上去念叨着:“螺丝起子?”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25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