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还在里面往死里c高h(被窝里的流氓)最新章节列表

林初穗回到家, 许松柏和方幼怡女士都坐在客厅。

        

许松柏正在剥瓜子,一颗一颗,剥好之后放在小碟里, 递到方幼怡手边。

        

方幼怡正拿着ipad看企划报表,目不转睛,直接将剥好的瓜子仁一口吞了。

        

其实林初穗不得不承认,许松柏在对小孩的教育方面虽然“□□无情”, 但他对方幼怡是真的体贴。

        

老林就不是顾家的男人, 他把自己的事业看的很重, 甚至不惜违背爷爷奶奶让他继承家业的意志, 已然选择了成为一名消防员。

        

或许,这也是方幼怡会选择和许松柏在一起的原因,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 她现在需要的是永远将家庭放在第一位的丈夫。

        

林初穗对这位继父,是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但是她起不喜欢不重要,只要妈妈幸福就好了。

        

林初穗礼貌地向许松柏问了好, 然后又听方幼怡叮嘱了一下学习的事, 就默默地回了房间。

        

关上门,一改谨小慎微的模样, 她趴在床上兴奋地滚了好几圈, 摸出手机, 正要给陆甜白汇报今天的“情况”。

        

这时候,房门被扣响了。

        

“谁?” 

        

“your dear brother。”

        

“welcome。”

        

许嘉宁推门走进来,暖色的卫衣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居家:“不会就别乱用, 通常邀请别人进门可以直接说comming please。”

        

“所以dear brother来我的房间,是来和我交流英语的?”

        

许嘉宁关上了房门, 并且附耳在门边听了一下,确定没有黄雀跟在后面。

        

林初穗嘴角咧了咧:“你至于吗?”

        

“老许巨蟹座,你是不知道顾家的男人有多可怕。”

        

林初穗:“我觉得巨蟹座风评被害,令尊大人根本就是个有极度掌控欲的封建家长。”

        

许嘉宁:“Yes he is。”

        

“你要是再和我拽ABC,我就直接TMD了哈。”

        

许嘉宁也懒得废话,直入主题道:“听陆甜白说,你和肖衍最近有情况?”

        

“你和陆甜白什么情况?”林初穗惊愕:“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比起你,她更像我理想中的妹妹。”

        

“你够了,谁都看得出来,她对你可没有纯洁的兄妹之谊。”

        

许嘉宁将话题拉了回来:“你是不是和肖衍在一起了?”

        

“你管我呢。”林初穗不想和许嘉宁讨论这个话题,坐到书桌边打开了课本:“麻烦出去,我要写作业了。”

        

“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作为你法律上的哥哥。”许嘉宁走到她身边,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建议你,低调低调再低调,一旦老许知道…”

        

他冷冷一笑:“他会让你哭的很伤心。”

        

“吓我啊。”林初穗似乎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我才不怕他。”

        

“我建议你还是怕一下。”

        

“凭什么。”

        

“就凭他可以轻而易举把你那位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往上爬的男朋友,死死按进泥里,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许嘉宁说完这句话,林初穗的脸色瞬间苍白了,她用力抓住了他的衣角:“他凭什么!”

        

“凭他现在是你的dear dad in law。”许嘉宁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所以,乖一点,这是哥哥给你的忠告。”

        

说完,他转身离开,林初穗看着他的背影:“哥哥,你就不想反抗吗?”

        

许嘉宁偏头,她赶紧顺势说道:“要不,咱们揭杆起义吧。”

        

“为什么要起义?”

        

“因为老许的bao政啊!”

        

许嘉宁手揣兜里,漫不经心道:“社会、家庭…都有它的运行规则,没有绝对的公平。你想要打破规则,势必撞的头破血流,聪明的小孩要学会与规则和解,在有限的自由里,利用规则给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这番话,林初穗以前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陆驰、陆甜白、章承宇他们,从来都和她一样,对不公平的事奋起反抗,他们这帮叛逆小孩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和解”两个字。

        

“你爸,就从来没有…”林初穗斟酌着语句:“没有纵容迁就过你什么事吗?”

        

“他不是老林。”许嘉宁望了林初穗一眼:“老林肯定是很好的爸爸,但许松柏不是。”

        

……

        

许嘉宁的话,在林初穗心里留下了一块不大不小、却挥之不去的影子。

        

她写完了作业,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一开始,真是觉得许嘉宁好讨厌好讨厌,没有原因的讨厌。

        

他的虚伪、他的表里不一、他在家长老师面前装乖乖男…他的一切都让林初穗无法适应。

        

但是现在,林初穗终于有点理解他了。

        

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的小孩,才有资格任性。

        

许嘉宁和肖衍都不是这样的小孩,所以他们会用更聪明的方式与别人相处。

        

她低头给许嘉宁发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发完之后,又补了四个字:“谢谢哥哥。”

        

房间里,许嘉宁看到“哥哥”两个字,嘴角浅浅抿了一下。

        

……

        

林初穗向许嘉宁道谢之后,又给想着肖衍发短信,结果一找好友栏,才想起来她已经把肖衍给删掉了。

        

林初穗复制了他的电话号码,重新添加了肖衍。

        

肖衍没有删她,因此,她这边添加,一下子就加上了。

        

“学神男朋友,如果我妈甩500万的卡给你,逼你和我分手,你会怎么样?”

        

肖衍不假思索立刻回道:“一部分拿去读书,剩下的钱拿去创业,如果还有剩余,可以选择做一些风险投资。”

        

“……”

        

男朋友没有心吗!

        

她义正言辞地控诉道:“我们的感情,比不上区区五百万?”

        

说完,她又要将肖衍拉黑,却见肖衍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

        

林初没好气地点开,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传来――

        

“用这笔钱去创业,然后把你家搞破产,再把你禁锢在身边,这个答案还算标准?”

        

林初穗:……

        

不愧是学神的剧本。

        

……

        

年终,进入到了期末备考阶段,林初穗沉下心来,每天早起晚睡,认真复习,勤奋程度几乎可以和被恋爱冲昏头脑的许嘉宁比肩了。

        

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期末考试成绩下来,她拼尽了全力,也只考了个年级二百五。

        

这已经是林初穗考过最好最好的成绩了。

        

不过,她和肖衍调换位置的事,是板上钉钉了。

        

老秦为此都计划筹谋了一整个学期,成绩是成绩,早恋是早恋,绝对不可混为一谈。

        

他的确是拥有丰富经验的高级教师,在他过去的教学生涯里,见过太多被早恋耽误的尖子生,甚至还有更可怕的未成年怀孕事件,影响恶劣至极。

        

他绝对不能容忍姑息任何这方面的苗头倾向,一星半点的火花都要彻底扑灭。

        

不少女同学都去老秦那里报了名,希望下学期能和肖衍成为同桌,向他学习;男同学倒是寥寥无几,只有一个半吊子陆驰。

        

老秦心情有点复杂。

        

他当然知道这些女同学什么心思,肖衍有多受欢迎,他不是没有耳闻,这些女孩有几个是真的为了学习想和他当同桌的?

        

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秦考虑再三,决定让陆驰和林初穗调换位置,让陆驰和肖衍坐,林初穗和许嘉宁坐,这是最稳妥的安排。

        

下课后,老秦把林初穗和陆驰叫到了办公室,告诉他们换同桌的事情。

        

林初穗一路都在和陆驰干瞪眼:“便宜你了。”

        

陆驰摊手:“谁让你只考了个250,不便宜我,就便宜那帮宛如饿狼般的妹子们,看你怎么选咯。”

        

俩人来到办公室,周围其他老师看到林初穗,也忍不住夸道:“林同学进步很大啊。”

        

“是啊,语文古诗竟然一个不错,难得。”

        

还不等林初穗开口,老秦倒是借着她,把自己一顿猛夸――

        

“我虽然是新任高三年级的班主任,但我有经验啊。”

        

“刚来的时候,这丫头多皮啊。”

        

“不过再歪脖子的树,在我手里,我都能给她纠正过来。”

        

其他老师:“向秦老师学习。”

        

林初穗:“全靠秦老师的拳拳爱心和谆谆教诲,学生铭记于心,永生难忘,全世界最好的秦老师!”

        

老秦嘴巴笑裂了,摆摆手:“没那么好没那么好,哈哈哈。”

        

林初穗:“秦老师,那个,关于我同桌的事情……”

        

秦老师眼风一凛,脸色骤变,语气坚定:“这是你自己立下的军令状,等会儿你和陆驰就把位置换了。”

        

林初穗微笑着连连点头:“是是是,没问题,可以调换位置,把学神让给更需要帮助的人,完全没关系!我和许嘉宁同学当同桌,也是ok的!”

        

“等等。”老秦狐疑地看着她:“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啊,我开心吗,没有吧?”

        

老秦阅人无数,林初穗这点小心思哪里能瞒得过他:“你和许嘉宁同学当同桌,这么开心吗?”

        

林初穗立刻慌张了:“没、没有,许嘉宁只是我的哥哥!我们之间没有其他的…真的没有!”

        

老秦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他只把注意力放在肖衍林初穗身上,完全忽视了和他朝夕相处的许嘉宁。

        

有时候学生的早恋情况,就跟打游击战一样,敌进我退、敌攻我守。

        

现在的小孩,一届比一届复杂。

        

难怪肖衍追了林初穗这么久都没成功,敢情…这还是个三角恋呢!

        

老秦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林初穗同学,你知不知道,他是你法律上的哥哥。”

        

林初穗吓得全身颤抖:“我…我没有,我和他什么都没有!我们…对不起秦老师,我错了,您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她会打死我的!”

        

老秦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林初穗同学,请你控制自己的感情!以学习为重,现在是高三了,不能有半点差池。”

        

“肖衍同学也是这样劝我的。”

        

老秦思虑良久,对陆驰道:“换位置的事情暂时不忙,后面再说吧。”

        

陆驰:???

        

林初穗这演技,直接把他看呆了。

        

奥斯卡不给她,简直是国际影坛的损失。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82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