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漂亮护士的小内裤前后一起双龙(流水的女人)最新章节列表

楚家,一间满是灰尘的杂物房之中。

        

中了阿黎惑术而在美梦中沉睡的楚卓云兄妹,正静静的躺在左章清扫出来的一个角落中,呼吸均匀,睡相安稳。

        

而施展本命神通让他们睡去的阿黎,则带着一脸担忧的表情,看着闭目打坐的左章。

脱了漂亮护士的小内裤前后一起双龙(流水的女人)最新章节列表

        

片刻过后,阿黎终究耐不住杂物房中落针可闻的寂静,看着左章轻声问道:“臭秃驴,我们什么时候去真宝阁?”

        

闭目静坐的左章睁开双眼,通明剔透的瞳孔微转两下,便明白了阿黎这个问题背后包含的心思。

        

“担心就担心,弯弯绕绕的多累啊。”左章轻笑一声,一边继续扩展耳识听着楚家的动静,一边轻轻的说道:“等到楚家的事情了结了,咱们便去真宝阁。”

        

虽对左章的回答有所预料,可阿黎还是抱着几分侥幸。

        

然而当左章说完后她就知道,这一次左章是打定主意要把闲事管到底了,担忧之余不由越发烦躁气恼。

        

左章怎可能体察不到阿黎的心思,不由无奈笑笑,“阿黎,我知道你气恼……”

        

“我没有!”阿黎毫不客气的回怼一句,冷着脸哼道:“我为什么要生气?你的死活和我有关系吗?”

        

左章滞了一滞,腆着脸笑道:“应该……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吧。” 

        

“一点都没有!”阿黎转过脸去不看左章,语气中满是怨恼。

        

左章苦笑一声,两世合计单身数十年的经验让他在此时倍显无措,只能摊手道:“阿黎,那邪修的功法,必须毁掉,最好连渣子都不剩。

        

“楚靖军归来时路上便说了,曹志远跟随他许多年,向来忠心耿耿,再加上家中妻儿俱全衣食无忧,哪来的叛变理由。

        

“可是后来你也看到了,曹志远是被常建山用邪功控制了的,瘾头发作时他痛苦万分,恨不得将自己的皮都撕下来。”

        

说话间,背对着左章的阿黎忽地打了一个激灵,显然是想到了归途中曹志远发瘾时的惨状。

        

“那你就更不该管了!”心中担忧一下猛烈起来的阿黎豁然转身,剪水双眸中满是急切,“楚成鸿铁骨境二重天,长乐府城武者第一。比你厉害着呢!

        

“可他不还是害怕那邪修,送自己孙子孙女的时候话都没有多说半句!

        

“还有那楚靖军,心眼子多得和星星一样,不还是没信心保下自己的子女!

        

“他们俩加起来都做不到的事情,臭秃驴你凭什么就能做到了!”

        

左章轻叹一声,眼中清明一片,语气温和却坚定的说道:“因为他们怕的不是邪修,而是那邪修的手段。”

        

正自焦急的阿黎闻言,一时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反斥道:“有区别吗?不还是害怕!”

        

“你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左章说着指了指安然昏睡的楚卓云兄妹两人,意味深长道:“若是他们被那邪功控制,楚家才叫真的完了。”

        

阿黎自然而然的看了楚卓云兄妹两人一眼,怔然刹那,忽地明白了左章话中的含义,恍然道:“你是说……那邪修不会用强?”

        

“不到绝境的话,应该不会。”左章认真点头,缓缓说道:“依着楚靖军的所说,那邪修自从顶替丫鬟身份潜伏常家开始,便没有用过强势手段。

        

“而从楚靖军胞妹嫁入常家,到常家覆灭,历时近三年,这期间常家水波不兴从无异样。

        

“若不是被楚靖军撞破他们的恶行,恐怕直至今日常家都会安然无恙。”

        

阿黎闻言顿时心头发毛,眼珠一转顺着左章的话头思忖道:“若依着这般来看,她对楚家最好的报复,便是用邪功控制楚家!”

        

“是啊。”左章见阿黎冷静下来,稍稍松了口气后继续道:“那邪修当是女子无疑,否则没法子顶着丫鬟的身份潜伏常家,还做了常家嫡次子的妾室。

        

“与此同时,那邪修应当还精通易容换形之术,善于假扮他人。

        

“且她还善于揣摩人心,能于无形之间让他人落入自己的算计之中。”

        

恢复冷静的阿黎再度找回了自己灵慧的心思,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皱眉沉吟道:“楚靖军担心那邪修已经潜入楚家,所以一回来便把咱们弄进了静室。

        

“同时与咱们见面的也仅是他父亲和爱妻,前后张罗的人更是他爹!

        

“我说楚成鸿怎会亲自去弄行礼和马车,原来是怕被邪修察觉啊!”

        

“那邪修早晚会察觉,毕竟常建山已经被抓了。”左章目光灼灼道:“不过晚一刻知道,楚卓云兄妹便多一分安全。”

        

阿黎点点头,可旋即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纳闷道:“可是照你这么说,邪修会想办法潜入楚家,控制楚家门人或者楚家族人。

        

“可这样一来,不就比那邪修直接杀上门来,更难防范吗?

        

“也就是说,楚家应该比我料想的,还危险吧?”

        

果然还是绕回来了……

        

没办法否认的左章无语,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臭秃驴!那你还回来干嘛!”

        

阿黎不出预料的又一次炸了,且目光之中的灼灼怒火,甚至让左章都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自知理亏之下,无可奈何的左章只能苦着脸说道:“其实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我要做的事情,只是找出那邪修的踪迹而已。”

        

“你找她做什么!”阿黎怒问。

        

“让楚靖军杀她。”左章苦笑,“楚靖军送走儿女之后必然还有别的安排,而那些安排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找到邪修的踪迹,将其诛杀。

        

“只是要达成这个目的,就必须有人做饵,他不愿自己的儿女犯险,便只能把自己挂在那吊钩之上。”

        

“诛杀?”阿黎诧异,“他有那个本事?”

        

“没有,但他有那个心计。”左章笃定道:“当年带人屠灭常家的长乐府知府如今身居高位,只要楚靖军联系得上并晓以利害,必然会有所动作。

        

“而缉妖司对这种事情也不会袖手,一旦报上去,缉妖司的高手也会来驰援楚家。”

        

阿黎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来?”

        

左章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道:“因为那邪修没有死在常家!”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099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