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处理好病人,方擎天慢慢往家走。此刻他的大脑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郑秋阳刚才问他的问题再度进入他的脑袋:你是怎么认识夏伊依的?

        

方擎天在心里答道:“这个问题,可就说来话长了。”

        

记忆的大门缓缓打开,一家酒店的自助餐厅里,一个女孩躲在角落里写着日记。然后,她抬起头,看着落地窗外的雨,不一会儿,她的眼睛里也跟着下起了雨……

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那个时候,方擎天不知道,这一次旅途中他偶然注意到的女孩,竟然会成为他日后的邻居和同事。

        

他们的相遇那么神奇,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样。可知道这件事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方擎天。连夏伊依都不知道,其实在她来医院上班之前,她就已经遇到过方擎天了。

        

方擎天并不打算让第二个人知道他第一次见夏伊依的情形。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永远的秘密。

        

打开房门,按下开关,漆黑的客厅一片光亮。橙子欢喜地围着方擎天转来转去。方擎天忽然玩心大起,他摆出手枪的手势,然后对准橙子,大喊一声:“啪!”橙子立刻原地倒下,一动不动。

        

哈哈哈!

        

虽然这不是方擎天第一次和橙子这样玩,可每一次橙子的蠢萌模样都会让他心情大好。

        

他又一次想到了夏伊依,想起夏伊依和橙子给他表演装死的情形。

        

方擎天抚摸着橙子的软软肚皮,对着餐桌上的相框,说道:“看来没有你的礼物,我也不会忘了你。”

        

第二天是周日,夏伊依没有睡懒觉,一大早就起来做复习计划。

        

“现在距离考试还有四个月,也就是120天。我一共要复习六个科目,平均一个科目复习20天……”

        

就在她自己念念有词的时候,程小溪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出现在门口,打着哈欠问夏伊依:“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昨晚她们俩出去出去吃大餐,回来以后又是一起看美剧,又是一起聊天,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

        

夏伊依苦着一张脸,说道:“这就是命啊!我现在好不容易不用上班了,却睡不着觉啦!我以前明明每天都恨不得八点起床,今天七点多醒了之后,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程小溪又打了一个哈欠,“不跟你说了,我再去睡会。你要是饿了,就自己下去吃早饭。楼下的那家米粉店还不错!”说完,她就回房间接着补觉去了。

        

夏伊依刚好有点饿了,她小声地在卫生间洗脸刷牙。收拾完毕,她回房间换衣服。背上挎包,拿起手机,她发现自己收到了一条消息。消息是距离她不到三米远的程小溪发来的。

        

“家钥匙和门卡在门口的柜子上,那是给你的。”

        

看来程小溪还没困糊涂。

        

夏伊依把钥匙和门卡放进包里,一个人出了门。

        

刚过八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期。

        

夏伊依走出小区,看到外面的马路上,大大小小的车子排成了长队,二三十岁的男男女女穿着漂亮的衣服,形色匆匆地赶去上班,有的人手里还拎着早餐。

        

一天前,夏伊依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现在,她是挣脱了工作束缚的自由人。她不用睡不醒就起床,不用拎着早餐焦急地等电梯,不用担心迟到被扣奖金,不用偷偷摸摸地吃早餐、看手机,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做事。

        

她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走了几步路,夏伊依悠哉悠哉地来到一家米粉店,不慌不忙地吃完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走之前,她给程小溪打包了一碗米粉,然后继续优哉游哉地走回去。

        

她十分享受现在的状态。

        

啊,不用上班的感觉真好!连呼进去的空气都是自由的。

        

夏伊依静悄悄地进屋,把米粉放在餐桌上,就去书房了。从今天开始,书房就是她的战场。她把一摞厚厚的注会教材搬到书房的大书桌上,还有她的笔记本和笔。

        

摆好这些东西以后,她又回卧室,拿着一个圆形的鱼缸走了出来。她把书本放在书桌的左上角,把鱼缸放在书桌的右上角。这样她一抬头,就能看到那个鱼缸。

        

“你放一个空鱼缸在桌上干嘛?”程小溪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书房的门口,疑惑地问道。

        

“这是鱼缸是橘子的,它死了,我舍不得把它的家扔了,就带过来了。”

        

程小溪知道橘子,也知道夏伊依和方擎天交换养宠物的事。她看着空空的鱼缸,直言不讳地问夏伊依:“你是舍不得这个鱼缸,还是舍不得给你鱼缸的那个人?”

        

夏伊依愣了一下,笑着答道:“我也不知道。”

        

“你还忘不了方医生吗?”

        

夏伊依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忘记他。我觉得他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己。”

        

程小溪摇摇头,“哎呦呦,你这病的不轻啊!都自恋到这种程度啦!”

        

夏伊依莞尔一笑,“这不是自恋,这是女人的直觉。”

        

程小溪上下打量着夏伊依,不屑地说道:“就你?还女人?”

        

夏伊依又被鄙视了,不过她早就习惯了。

        

“你赶紧去吃米粉吧,再不吃就都成糊了!吃完以后,你陪我去趟超市吧,我想买点东西。”

        

“好!刚好家里的酸奶都喝完了。”

        

夏伊依去超市采购了很多食物,她在程小溪这里免费白住,总不能还白吃人家的吧!

        

路过卖金鱼的区域时,夏伊依停下了脚步。她看着长方形鱼缸里各种各样的小鱼和里面摇曳的水草,对售货员说道:“我想买点水草。”

        

夏伊依买水草的时候,程小溪正在一旁接电话。接完电话,程小溪一脸焦急地对夏伊依说:“伊依,我家公司有点事,我现在要回家一趟。你再逛一会儿,还是现在跟我一起回去?”

        

夏伊依斩钉截铁地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在车上,夏伊依问道:“发生什么事啦?”

        

“还不是我那个叔叔!他又闹着要辞职。”

        

夏伊依对程小溪家里的事有所耳闻,程小溪的叔叔负责采购原材料,似乎从中得了不少的好处。现在他要辞职,对程小溪家的公司来说,应该是件好事。于是,她说道:“这不是好事吗?”

        

“他要是拍拍屁股走人,那当然是好事。可现在的问题是,他向我爸要一笔巨额退休费,不给还不行!”

        

“为啥呀?”

        

“事情有点复杂,等我回来再跟你说。”程小溪把甲壳虫开到地下车库,夏伊依拎着两个大购物袋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她往鱼缸里倒了两杯自来水,接着把水草放了进去。售货员说,水草喜阳,她就把鱼缸放到她卧室飘窗的台子上。

        

阳光下,装着水的鱼缸就像一块晶莹的水晶,嫩绿柔软的水草在水波里随意飘荡。即使没有小金鱼在水草里穿来穿去,夏伊依仍然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和美好。

        

安置好鱼缸,她回到书房,拿起桌上的注会教材《会计》,翻到第一章,再从笔筒里拿出一只笔做标记。

        

从这一刻起,她的复习生活正式开始了。

        

晚上九点多,夏伊依擦着头发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这时候,程小溪刚好开门进屋。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程小溪随手把她的LV包包扔在地上,一脸疲惫地扑到沙发上,说道:“伊依,你帮我倒杯水吧!我现在好渴。”

        

夏伊依赶紧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程小溪,程小溪坐起来,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

        

夏伊依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小熊维尼的靠垫,不解地问道:“你家公司连口水都不给你喝吗?”

        

程小溪瘫在沙发上,无奈地答道:“唉,别提了!家里有吃的吗?”

        

“有泡面,有面包,还有饼干。你想吃什么?”

        

“面包吧!”

        

夏伊依去厨房拿出一袋牛角包,程小溪两三口就吃完了一个,夏伊依怕她噎着,又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你没吃晚饭吗?”

        

程小溪从袋子里拿出第四个牛角包,答道:“没!我靠着一顿午饭,坚持到现在。”

        

“不会吧!你这一天都干嘛啦?”

        

程小溪喝了一口水,侧坐在沙发上,对着夏伊依说道:“我今天才知道,我那个叔叔的演技有多好。他说他要辞职,但是要1000万的退休金,还要一次性支付。我爸就说,公司账上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现金,给他一部分股份可不可以。

        

我叔叔却坚决不同意,还搬出我去世多年的奶奶,说我爸答应过我奶奶,要好好照顾他。还说什么如今我和我弟都长大了,公司再也容不下他了。他想主动请辞,自己出去创业,不再碍两个小辈的眼,可公司却连这点供他创业的退休钱都不愿意给他,这不是往死里逼他吗?

        

当时我叔叔声泪俱下,好像这么多年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你爸爸是什么态度啊?”夏伊依问道。

        

程小溪“当”的一下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忿忿地说道:“一提我爸,我就来气!要不是他把我叔叔惯成这样,能有今天的事儿吗?就我叔叔那个水平和德行,也就我爸肯用他,还把采购大权交给他。

        

没错,我爸是答应过我奶奶,要好好照顾我叔叔,可照顾也不代表非要在公司里给他安排一个有实权的位子啊!自古以来,兄弟俩经营一个公司就没有几个有好结局的。

        

可我爸不听,他说自家有这么大的公司,却让亲弟弟出去给别人打工,这传出去多不好听啊!现在好了,我叔叔翅膀硬了,已经不听我爸的话了。”

        

“你家公司不是一直都盈利不错吗?你叔叔干嘛非要现金,不要股份啊?按理说,有了股份,每年分红不是更好吗?”

        

“事情怪就怪在这里!我家公司每年的净利润至少有两千万,我爸说要给他20%的股份,这样算下来,他每年都能至少分到400万,最多三年就有1000万了。可他死活不答应,就要三个月内付1000万现金给他。”

        

“你叔叔这头脑确实不咋地。这事儿最后怎么解决的?”

        

“我爸说给他200万现金,外加一套别墅。那别墅是我爸前几年花600万买的,现在怎么着也值个800万。我叔叔一开始还不答应,说房产变现太麻烦。后来我爸也开始对着他哭,说咱们兄弟一场,你总要给哥哥一条活路吧!我叔叔才勉强答应。

        

我跟你说,我今天压根儿就不该去,没有话语权不说,还要看这兄弟俩同台飙戏,看得我都尴尬死了。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澡了。今天真是累死我啦!”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156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