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的那个在我那里待了一天(宝宝边走边做)最新章节列表

    

,九方韶云和她的工具人大师兄

        

结匈国的风土人情十分有趣儿,但九方韶云寻找大师兄的心似火烧,她一路向北,出了城,顺着北上道路,前往羽民国。

        

这一回,她终于感受了一下龙相的速度,上演了一出“速度与激情”,险些一头栽到山崖里面去。

班长的那个在我那里待了一天(宝宝边走边做)最新章节列表

        

四条小蹄子笔直僵硬的龙相,被黑色死气吊在悬崖的上空,鼓起勇气偷偷瞄了一眼下方漆黑无尽的悬崖深处,身体紧绷得越加僵硬,生怕自己呼吸重了一些,缠绕在它身上的黑色死气丝线就会断掉。

        

九方韶云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深渊上空僵硬如同石雕一般僵硬的龙相:“你想同吾一起殉情,有没有问过吾的意见?”

        

“龙相你疯了吧!老大即使要殉情,也是同吾一块儿,你算哪门子的大瓣蒜儿。”

        

缓缓被拉回地面的龙相有苦说不出,它刚才只是兴奋过度,一路疾驰,完全没注意到前方是悬崖。

        

待它跳起之后,登时就吓得麻爪了,还好九方韶云反应迅速。

        

“你们几个,玩得很开心吗?”

        

一个有些花里胡哨的声音在九方韶云的身后响起,她悠悠转身,看到几个胸部有洞的“贯胸国”男子,一个个扛着大片刀,一脸凶相。

        

匪里匪气的贯胸国男子其中,还有一个长着三颗脑袋的三首国男子,六只耳朵上面全都穿了耳环,肩头扛着一个硕大的流星锤。 

        

这几个人,刚才在结匈国的时候就在暗处盯着九方韶云,肯定是看出她是从大荒来的,且还一个人,觉得有油水可揩,便一直追到此处。

        

还真是锲而不舍!

        

不过,龙相的速度可不慢,这些心怀叵测的人竟然没被落下,不容小觑。

        

九方韶云紧紧盯着几个贯胸国的男子,微微眯起眼睛,表情十分严肃:“吾十分好奇一件事情。”

        

所有人全都紧盯九方韶云,好奇她在好奇什么,却听其悠悠问了一句:“你们吃东西不会漏出来吗?”

        

贯胸国的几人险些蹶倒,晃着手中大片刀点指九方韶云,一脸恼怒,高声喝问:“你耍我们?”

        

没错!

        

九方韶云就是在耍他们,贯胸国胸口的洞是闭合的,若洞口是开放式,那他们早就细菌感染死掉了。

        

“看来你们也不傻啊!为什么似傻瓜一般,挑了一个能要你们命的人下手?”

        

一个男子明朗的声音在贯胸国劫匪身后响起,还拎着痰盂的玉面滑头鬼笑呵呵的走上前。

        

吓掉半条命的龙相,在一片兵荒马乱当中,四只小蹄子终于落在地面上,长舒了一口气。

        

飞身跳到龙相背上的开明神兽,又开启了趴窝模式,看着玉面滑头鬼嘟囔了一句:“你也不傻啊!看得出人家没想理你,还一直跟着。”

        

“这叫痴情!”

        

英虎一双黑豆小眼睛眨呀眨,意味深长的盯着开明神兽。

        

开明神兽语气慵:“你撮合她与殷玄凌,现在又说这种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以拉皮条为乐趣儿。”

        

英虎一直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在开明神兽心中十分的英明神武。

        

万万没有想到,它竟然是这般看自己的!

        

蹶倒的英虎哀怨的望着开明神兽,它后半辈子,可能要打光棍儿了。

        

九方韶云瞪了嘴巴坏的开明神兽一眼,望向那些堵住路的贯胸国劫匪。

        

“姐姐吾有点儿事情要忙,别耽误时间,你们一起上。”

        

玉面滑头鬼一闪身,挡在了九方韶云的身前:“杀鸡不用宰牛刀,他们就交给……”

        

“我了”两个字儿玉面滑头鬼还未说出口,九方韶云已经出手,丝线一般的黑色死气瞬间就将贯胸国几个劫匪,还有那个领头的三首国男子捆绑结实,悬到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上方。

        

九方韶云出手太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下子飞到深渊上面的贯胸国众匪徒,登时吓得好似受惊的虾子蜷缩成一团,抱着头,一动不敢动,也不敢往下看。

        

那个长着三颗脑袋的三首国劫匪,还算有些胆量,喝问九方韶云想要做什么?

        

“把你们的钱统统交出来。”

        

瞪大眼睛的三首国劫匪,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竟然遇到了黑吃黑。

        

“若是吾等不同意,你又待如何?”

        

贯胸国的几名劫匪,瞄了下方深渊一眼,胆子都要吓破了。别说是银子,就是人家要他们老婆,他们也会点头同意。

        

闻听三首国的同伙儿竟然反问对方,担心其将九方韶云惹毛了,立刻纷纷表示只要九方韶云将他们放回地上,无论多少钱,他们都给。

        

笑嘻嘻的九方韶云,将快要吓尿了的贯胸国几人拉回地面上,凝视几人:“吾若是给你们松绑,你们应该不会突然暴起攻击我吧?”

        

确实有那么两三个人有这种想法,眼神游移间被九方韶云捕捉到,她笑笑又言:“若吾受惊,可就无法控制力道,你们可能会被直接甩到悬崖深渊下面去。所以最好不要随便轻举乱动,给吾平白增添杀业。”

        

旁边的悬崖深不见底,这若是摔下去,人说不定都得摔断成好几节。

        

将身上全部钱财,还有身上衣物全都放在地上的贯胸国劫匪,穿着一条亵裤,捂着胸前两点,都快哭出来了。

        

“女侠,不能再脱了,再脱就脏了您的眼睛了。”

        

一个瘦得腹部凹陷,肋骨突起的贯胸国男子,一脸的谄媚。

        

笑嘻嘻的九方韶云觉得他说话中听,让他把自己的衣服穿回去,那人立刻千恩万谢,独自一人穿得妥当,领着光着膀子的苦瓜脸同伙们儿拱手向九方韶云告辞。

        

将盘缠路费收进乾坤袖内的九方韶云,笑嘻嘻的对龙相道:“今天晚餐不用吃烤猪了!”

        

好家伙!

        

原来这女人还真的想拿它当晚饭!

        

愤然的龙相想要让九方韶云尝尝“被头猪撞了一下腰”的感受,但为了自身安全,它忍了。

        

但它还是忍不住有句话要说:“老大,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站在悬崖边上的玉面滑头鬼,望着由始至终未曾理睬他的九方韶云朝前迈步的背影,苦笑着摇头。

        

“忘了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197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