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欲乱又大又粗)最新章节列表

从东海的虹桥机场回到滨江,已是凌晨两点多。

        

考虑到姜悦一大早就要参加培训,自己也有好几天没回单位,韩昕直接让她把车开到警官培训中心,看着她上楼之后叫了一辆网约车直接去支队,没有回陵海。

        

禁毒民警一样是刑警,只要是刑警随时都可能有任务。所以车上都备用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单位都有宿舍。

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欲乱又大又粗)最新章节列表

        

只是因为办公用房比较紧张,支队只有一间跟快捷酒店标准间差不多的宿舍,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储物柜,柜子里塞了床单被褥。

        

谁有任务要留守在单位,就把叠的跟豆腐块似的被子移开,铺上自己的床单被褥休息。

        

对别人而言,生床可能睡不着。

        

由于之前工作的关系,韩昕站着都能睡在,不存在那个问题,洗了下脚,躺下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早上七点半。

        

等洗完漱,去食堂吃完早饭,再次上楼走进综合室,江大姐已经上班了,李亚梅正在对面办公室打电话。

        

“小韩,你夜里回来的?”

        

“江大,您怎么知道的。”

        

江大姐放下省厅下发的文件,抬头笑道:“外面的门虽然锁着,但休息室的门开着,一看就知道有人回来了。”

        

韩昕连忙道:“睡过头了,我赶紧去收拾下。”

        

“不着急,今天又没人来检查内务。”江大姐笑了笑,好奇地问:“夜里是不是执行任务了?”

        

“也算不上任务,夜里送一个战友去虹桥机场的。”

        

肖支出去办案了,徐浩然和侯文也出差了,韩昕正想问问政委今天来不来,李亚梅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韩队,好久不见啊,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的?”

        

“李姐,不好意思,早就想着给你接风,可不是有这样的事,就是有那样的事,一直忙到今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

        

对于他这么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同事,李亚梅真充满好奇。

        

现在上级对队伍的管理是越来越严,可他竟长期不回单位,难得回来一次也跟作客似的,在单位呆不了多长时间。

        

政治学习参加的很少,各种心得体会都是侯文帮着写的,支队领导竟然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亚梅又好奇地看了看他,放下一份文件:“你和徐队、小侯来支队比我早不了几天,大家都是新人,哪有新人给新人接风的。”

        

江大姐禁不住笑道:“亚梅这话有道理,应该是我们这些老人给你们接风。”

        

“这也不合适,江大,你们是领导,哪有领导请部下的。”

        

李亚梅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就不能请,难道在你们的心目中,我们就该吃你们的?”

        

“政委,您千万别误会……”

        

“政委早。”

        

“跟你们开玩笑呢。”

        

恽政委知道韩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从江大姐手中接过省厅和市局下发的文件,转身道:“小韩,走,去我办公室说。”

        

“行。”

        

韩昕跟江大姐、李亚梅笑了笑,转身跟政委走进斜对面的办公室,顺手带上门。

        

李亚梅越想越好奇,也关上了综合室的门,坐到江大姐对面问:“江大,韩队神神秘秘的,他整天在忙什么?”

        

江大姐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只能敷衍道:“忙案子。”

        

“忙什么案子?”

        

“可能需要保密吧,我也不太清楚。”

        

“跟我们也要保密!”

        

都是支队民警,有些事如果不说清楚,这个队伍不好带。

        

江大姐想了想,笑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亚梅,我知道你以前采访过很多单位,对各警种的情况比较了解。但小韩跟你采访过的那些刑警不太一样,跟我们也不一样。”

        

李亚梅追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是专业缉毒民警,当然,小徐和小侯也是专业的,但他要比小徐、小侯更专业。”

        

“有多专业?”

        

江大姐没想到她的好奇心竟如此强烈,干脆敲敲桌子:“比我们所有人都专业,不夸张地说,他是我们全滨江公安系统最专业的。”

        

“这么厉害!”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

        

“他破过什么大案?”

        

在新闻中心干过的人,消息最灵通。

        

因为不管哪个单位侦破了大案要案,都要请她们帮着报道宣传。

        

江大姐权衡了一番,端起茶杯说:“这么说吧,支队今年联合陵海、崇港、兴东等分局,侦办的几起大毒案,都有小韩的影子。”

        

“影子……江大,您是说他是卧底!”

        

“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哪有那么多卧底任务,不过他的身份确实不能曝光。公示栏里没他的照片和名字,新闻报道里更不会有他,公开的会议活动他也不会参加,反正要尽可能少抛头露面。”

        

“这么说韩队是我们支队的秘密武器?”

        

江大姐被逗乐了,噗嗤笑道:“可以这么理解,不过这些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能乱说!”

        

李亚梅没想到单位还有这样的同事,连忙道:“您放心,保密纪律我懂。”

        

“干活吧,一堆事呢。”

        

“好咧,我先过去了。”

        

……

        

与此同时,政委办公室里正在开视频会。

        

韩昕刚向坐在对面的恽政委和视频里的肖支、桂支,汇报完吴守义落网和昨晚开口的情况。

        

作为领导,都要考虑到绩效。

        

支队今年干得不错,明年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想到正在侦办的几起毒案,以及吴守义昨晚刚交代的这条涉毒线索,肖支不禁笑道:“再过十几天就是元旦,等这几起案子查出眉目,等吴守义交代的这条线索查实,就是2020年的事了!”

        

恽政委跟肖支想到一起去了,托着下巴道:“吴守义是个‘富矿’,他肚子里肯定很好多料,要好好挖挖。”

        

“小韩,上级每年都要开展‘净边行动’,能不能搞个开门红,接下来就看你了。”

        

“肖支,我们老部队和陵海分局对这个案子都很重视,我能发挥的作用并不大,但只要能真正撬开吴守义的嘴,想搞个开门红应该不难,毕竟在从事贩毒十几年,并且一直躲在境外,认识很多人,知道很多事。”

        

“政委,小韩的老部队和老单位对这个案子都很重视,我们支队不能不重视。我一时半会儿回不去,老桂一样抽不开身,要不你抽时间去一趟陵海。”

        

“行。”

        

恽政委看了一眼台历上记得密密麻麻的日程,抬头道:“今天上午一个会,下午两个会,都不能请假,也都不能让江大姐代会,我明天去吧。”

        

支队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又同时联合几个分局侦办五起毒品案件,支队的日常工作全靠政委和江大姐两个人顶着,能想象到他俩真叫个分身乏术。

        

肖支微微点点头,想想接着道:“政委,过去之后跟分局说清楚,只要有线索就要彻查,经费不是问题。”

        

“好的。”

        

“再就是光小韩一个人参与侦办不太合适,搞得像我们想蹭他们的成绩,你跟江大姐商量商量,能不能让她先接手禁毒宣传教育。”

        

“让李亚梅跟小韩一起参与侦办?”

        

“她不只是宣传民警,一样是禁毒民警,今后再遇到有女嫌疑人的毒品案件,她肯定要参与侦办,要跟陵海的蓝豆豆一样能文能武。”

        

“肖支,你是说让小韩借这个机会带带她?”恽政委下意识看了看韩昕。

        

“我们支队正式民警少,必须一专多能。”

        

“好的,我等会儿先跟江大姐谈谈,然后再跟她谈谈。”

        

“那就先这样,有什么事及时联系。”

        

……

        

开完视频会,恽政委让韩昕先把江大姐请进办公室。

        

支队民警不多,辅警不少。

        

江大姐搞清楚支队领导的良苦用心,一口答应接手禁毒宣传教育那一摊儿。

        

李亚梅紧随其后,来到政委办公室。

        

得知领导想让韩昕做她的师傅,想让她去缉一段时间毒,既兴奋又有那么点紧张,苦着脸说:“政委,我从来没办过案,也没执过法,我担心我干不好。”

        

“就是因为你没办过案,没执过法,才安排你去锻炼的。再说又不是没人带,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韩昕。”

        

生怕她不想做小伙子的徒弟,恽政委微笑着补充道:“韩昕带过小徐,也带过小侯,连思岗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李政,都做过韩昕的徒弟。”

        

“政委,您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你学历比陵海分局禁毒大队的蓝豆豆高,见过的大世面比蓝豆豆多,蓝豆豆都能干得风生水起,你一样能,我和肖支、桂支对你有信心!”

        

那可是缉毒!

        

不是谁都有机会的。

        

李亚梅很想做个“真警察”,越想越激动,立马站起身:“政委,我一定虚心向韩队学习,保证不让您和肖支失望。”

        

“好,先去跟江大姐移交下工作,然后赶紧回去收拾几件衣服,收拾好就跟韩昕一起去陵海。”

        

“我到了陵海,住哪儿?”

        

“我给陵海分局领导打电话,他们会帮你安排的。”

        

“谢谢政委,政委再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23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