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陈若雪按在桌上(关了遥控器求你)最新章节列表

“呼,呼……”

        

背着赵青河的段虎,一路步履艰难着离开了巫葬台顶,粗重的气息一声响似一声,额间汗水滴滴答答滑落在地。

        

换以往,别说背个老头,就是背个磨盘他也不会累成这个样子,可见经此一役,段虎不仅体力透支,再加上伤势、心情等诸多因素,强如壮牛的他,也变得虚弱不堪。

校长把校花陈若雪按在桌上(关了遥控器求你)最新章节列表

        

背上,赵青河依旧昏迷不醒,气息微弱、面色苍白,黑色的污血浸湿了他整个衣背。

        

正往前走着,忽然段虎停下了脚步,神色紧张了起来,可随后紧张变成了惊讶,惊讶变成了疑惑。

        

巫葬台不仅仅只是巫祖血僵的阴棺冥府,更孕养着无数的阴尸巫僵,照理说下去的路上应该聚集着密密麻麻的巫僵,可现在……

        

看着长长的石梯倾斜朝下,石梯两旁堆满了巫僵的残尸断体,段虎吃惊中更多的是感到了疑惑。

        

怎么回事?

        

这些巫僵是谁杀死的?

        

莫非是先前离开的寒大叔他们吗?

        

可是…… 

        

段虎俯身仔细检查了一下,心中的疑虑更加浓厚了起来。

        

死去的那些巫僵,伤口处大多平滑整齐,像是被什么锋利的刀刃直接砍断,而且出手之人不仅功力极深,而且还十分的残忍,不出手则已,出手必下杀招。

        

回想寒大叔几人,除了冷曼的功夫还不错,其他人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何况冷曼的武功是不错,但行事的风格却迥然不同。

        

观其表知其内,细细想来,死去的这些巫僵应该不是出自冷曼之手。

        

那又是谁呢?

        

“咦?这些伤口怎么看上去……”

        

随意翻动着几具巫僵的残尸,段虎不由得大吃一惊。

        

视线中,几具巫僵的胸口留下了几条深深地爪印……

        

不错,正是爪印,每条爪印深可及骨,虽然不是致命伤,但爪痕深处,隐约可见断裂的骨头和碎裂的腐脏。

        

“野兽?”

        

难道说巫葬台还隐藏着镇墓阴兽不成?就像当初在荒庙将冢下遇见的那只蚒蛛,也是镇守阴冢的邪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何镇墓兽会倒戈叛变,和巫僵自相残杀起来了呢?

        

但事实真如段虎想的这般简单吗?

        

段虎皱着眉头,脑海中一片混乱,就在这时,又有几具巫僵的残尸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这是……”

        

死去的巫僵,残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有的只是被烧焦的焦痕,奇怪的是,焦痕上没有残留着的,竟然是……

        

一层淡淡的冰霜!

        

“黑冥派的独有秘术,冥寒尸焰!”

        

段虎再三确认了一下,不会错,正是冥寒尸焰造成的伤害,也只有这种秘术,才会在伤痕处留有冰霜,外寒内炙,这便是冥寒尸焰的可怕之处。

        

“这是黑冥派的人干的,是谁?究竟是谁!”

        

段虎快速的回想着过往的一切,可怎么想,他都想不到此人是谁。

        

是人傀吗?

        

不对,一路过来,十八名人傀是如何死去的,段虎历历在目。何况人傀是厉害,但也不会厉害到这个程度。

        

鬼脸阿布?

        

更不可能,此人虽然性格阴险,手段毒辣,但当初听赵青河提起过,已经掉落悬崖,死无葬身之地,总不可能诈尸吧?

        

再者说,赵青河何许人也?总不会做斩草留根的傻事,留着阿布这个后患。

        

即便是鬼脸阿布,对方又是如何做到像野兽一样虐杀巫僵的?

        

段虎曾和鬼脸阿布交手不止一次,对方的邪术是不错,但提及拳脚功夫,不是段虎小瞧对方,即便让对方一手一脚,他同样能揍得此人满地找牙。

        

由此看来,是鬼脸阿布的可能性并不大。

        

那又是谁呢?

        

思前想后,段虎从牙缝里蹦出了俩字,“方武!”

        

应该是这小子,记得那会儿他落荒而逃,也许之后想法去了身上的蛾毒便一路尾随而来,潜伏在暗处好来个渔翁之利。

        

“该死的白眼狼,命真够大的,居然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骂咧一声,段虎回头看了一眼背上的赵青河,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想一把掐醒对方,好生训斥一下。

        

“老狗,这就是你养的狼崽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一口,这叫什么?近墨者黑,师徒俩一副德行,呸!”

        

说话间,段虎打算继续前行,可想想又有些不对。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师父一声,免得遭了方武的暗算?”

        

段虎有些犹豫,但思考再三还是算了,一来,就凭方武那小子的手段,十个捆一块都不够他师父一巴掌扇的,根本不足为虑。

        

二来,生死离别最令人伤怀,如果再见师父一面,段虎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三来,萧镇山命不久矣,就算没有方武这个隐患,同样……

        

何况,巫祖血僵是什么怪物?就方武那小子想要偷鸡,恐怕只会落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

        

呜,呜……

        

巫葬台四外传来了低呜的吼叫,似哭恸似鬼泣,段虎举目四眺,远处的阴暗中,更多的巫僵徘徊游走着,渐渐朝石梯聚拢而来。

        

不能再耽误了,否则迟则生变,一旦引起了尸群的注意,届时单凭现在的状态,根本逃不出去。

        

想到这,段虎不再犹豫,背着昏迷中的赵青河一路而去,只是他忘了一点,方武不过是才入门不久的弟子,对黑冥派的邪法所知不多,像冥寒尸焰这等高深的秘法,一个才拜师入门的学徒,会使用吗?

        

……

        

巫葬台顶,萧镇山力战巫祖血僵,手中昊天大蛋仿若两条赤龙上下翻飞,轰砸在老怪的骨架上,可怕的锤音震得四外簌簌颤抖。

        

解开了符印的萧镇山,玄力何止增加十倍之多,丹田中气海如潮、澎湃喧嚣,随意的一挥,都能注入强大的玄力,两柄大锤在他手中亮如赤焰,形如游龙,双龙逐日,诠释出了赤龙昊天的精华所在。

        

雨点般的攻势下,体若枯槁般的巫祖血僵被砸得连连倒退。

        

每退出一步,身上的骨架都会出现一个不浅的锤印,发出了嘎吱嘎吱的骨响,不大工夫,周身赤焰烁烁,被昊天大蛋砸到的部位纷纷燃起了火焰。

        

“赤龙追月!”萧镇山大吼一声,双锤再次击中老怪的尸躯。

        

轰地一下,老怪倒飞出去,从半空中跌落在地。

        

“呼,呼……”

        

萧镇山擦了擦额间的汗珠,眉间带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从刚才出手到现在,他至少在老怪身上打了几十锤,每一击都用尽了全力,但结果呢?

        

屁用没有!

        

失去了尸皮筋肉的巫祖血僵反而变得更加强横,一身黑骨牢不可破,仿若韧性十足的藤条坚固无比,即便被重锤击打得扭曲变形,也能很快恢复原样。

        

在这么下去,恐怕到最后老怪没事,反而会把萧镇山自己先累趴在地。

        

最让老头感到不安的是,从那些被震落的黑色骨屑下面,露出的淡金色骨头越来越多,记得当时只是额间部位有着些许而已,然而此刻竟然蔓延到了半个脑袋……

        

远远看去,整个骷髅头半边漆黑半边淡金,再加上额间的那颗暗紫色冥瞳,诡谲邪恶,惊悚可怖。

        

“娘的,这该咋打?”第一次,萧镇山感到了无比的棘手。

        

在他看来,不交手还好,越打心里越没有底气。

        

真够狗血的,这哪是在诛杀老怪,完全是帮着对方褪魔化仙,如此下去的话,当巫祖血僵全身黑骨尽数剥落,难不成真能羽化成仙?

        

萧镇山心里一片苦涩,符印的威力可是有着时间限制,本以为解开符印能压制对方,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把问题想得太过简单了。

        

“还好虎子不在……”

        

苦涩中,萧镇山又感到了一丝庆幸和安慰。

        

一声轻微的响动传来,萧镇山放眼看去,正是巫祖血僵踏着一地碎石慢步而来,看对方悠缓的动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那颗暗紫色的冥瞳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幽光。

        

不对,不是不在乎,相反,目光中充满了残虐和……

        

渴望!

        

“杂碎,这没皮没脸的老怪居然还指望着祖公帮它化仙!”萧镇山槽牙紧咬,气得鼻孔喷气。

        

这时,巫祖血僵来到了萧镇山的近前,双方仅隔着丈许的距离,对峙片刻,老怪用它那巨镰般的尸爪轻轻一挑,似轻蔑似嘲讽,挑衅十足。

        

萧镇山何时受过此等窝气?奈何此时的他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时间左右为难,进退维谷。

        

“该死!”萧镇山恨得双眼冒火,白须颤动,提着昊天大蛋有些不知所措。

        

一见萧镇山迟迟不肯动手,巫祖血僵冥瞳寒光一闪,身体倏地消失在了原地。

        

萧镇山双目一凝,聚双锤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说时迟那时快,嘭地一声震响,老头连人带锤退出数步。

        

不等反击,老怪乌黑的身躯好似一道黑风疾掠而至,森寒的尸爪再次拍下。

        

嘭!

        

萧镇山倒抽而出,连退丈许的距离。

        

刚站稳身形,老怪的尸爪又拍了下来,可怕的怪力带着千钧之势,锋利的爪子划过昊天大蛋,在坚硬的锤面上留下了一条条浅浅的爪痕。

        

萧镇山拼命抵挡着巫祖血僵的攻势,不管对方如何攻击,他只防不攻,只守不战。

        

时间短了还行,时间一长,面对排山倒海般的狂轰滥炸,萧镇山渐渐吃力不住。

        

嘭!

        

又是一声巨响,萧镇山张口吐出鲜血,双锤撒手飞出,人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落地后,老头再次吐血,颤巍巍的双手几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勉强半坐在地。

        

阴风奔袭,眨眼巫祖血僵出现在了眼前,看着地上的萧镇山,老怪没有丝毫的怜悯,抬尸爪力贯而下。

        

这一爪要是被拍上,非当场变成肉泥不可。

        

“呵呵,来得好,祖公等的就是你!”

        

突然,萧镇山一改面容上的虚弱之色,身子一缩,让过了拍下的尸爪,紧随其后,老头单手撑地,双腿并拢来了一记横扫千军,双腿正正踢在了老怪的腿窝上。

        

啪!

        

老怪站立不稳,双膝一晃跪倒在地,一旁,萧镇山疼得龇牙咧嘴,就刚才那一下,哪里是踢在了对方的腿窝处,更像是踢在了坚硬的铁板上面。

        

顾不上疼痛,萧镇山翻手抛出九颗昊天蛋,打在了老怪的胸前。

        

“丁门诛邪,甲清伏魔,九星化阵,扬我神威,敕!”

        

九星一出,邪魔绝困。

        

昊天缚魔,萧镇山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当九颗昊天蛋化为光束困缚住巫祖血僵的时候,萧镇山纵身跃起,一把将飞落下的两把昊天大蛋攥握在手,半空中魁梧的身躯凌空翻动,借回旋之力快速增加着力量。

        

“大蛋定山河!”

        

萧镇山高喝一声,将所有的玄力灌注进入双锤中,这一刻,昊天大蛋赤芒大盛,仿若两颗燃烧着的龙牙,狠狠地撕咬在了巫祖血僵的胸口上。

        

轰……

        

无匹的威力在击中的那一刹,四周的空气明显一滞,紧接着强劲的气流仿若波纹般疾走,层层叠叠涌向四外。

        

咔,咔咔……

        

双锤落下的地方出现了两处巨大的塌陷,墨黑的胸骨在无与伦比的重击下寸寸断裂。

        

遭到重创的巫祖血僵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吼声不同以往,仿若碾磨的金属,尖锐刺耳。

        

然而,萧镇山的攻势并没有结束,束缚老怪以及击碎胸骨只是他计算中的一步计划而已,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再次跃起的萧镇山凌空一顿,随即气沉丹田,力贯双脚,将千斤坠施展到了极致,随着魁梧的身躯急剧落下,萧镇山俨然化身成为了一尊怒目金刚,劈空降下。

        

轰!

        

将全身的力量尽数撞击在昊天大蛋上,刹那间,两柄大锤埋进了巫祖血僵的胸骨中。

        

接着,萧镇山一个翻身,身子略显沉重的飘落在了地面。

        

吼……

        

吃痛不已的老怪猛的一挣,直接将身外困缚着的昊天缚魔撕成了光点,双爪用力的抓着胸口,想要把挤进胸骨中的昊天大蛋拔出来。

        

不远处,萧镇山目露几许缅怀和不舍之色,就像离别的亲人般轻声呢喃着,“永别了,我的老朋友……”

        

当目光中的那丝不舍之情一闪而逝,萧镇山双手掐动法诀,口若洪钟催动了法咒。

        

“赤龙诛妖,昊天荡魔,气冲乾坤,扬我名威,爆!”

        

轰,轰……

        

当四外的空气猛的一收后,强光暴涌,灼浪喧腾,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洞窟,昊天大蛋化为流星火雨蔓延奔走,恐怖的火浪好似两条赤焰火龙,将巫祖血僵笼罩在了烈焰腾腾的龙躯中……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274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