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水多活好男人会离不开吗(看看镜子里你瘙痒)最新章节列表

沈糯也知来福客栈这要价五千两银子其实算很便宜的,

        

她也没打算在压价,或者等着降价。

        

只是她身上原本两千两银子,

女人水多活好男人会离不开吗(看看镜子里你瘙痒)最新章节列表

        

后来陶家给了她二千两,就有四千两,一千两银子她用来买了玉石,就剩下三千两银子,想买下来福客栈,还差二千两,原本师父给她的箱子里面有些金银珠宝甚的,

        

差不多也能凑个二三千两银子出来,

        

但那箱子她没带来,都在她行李中由着人商队护送来,

        

至少还得半个月才到京城。

        

这五千两银子,她勉强能凑出来的,就是还得等等。

        

陶大夫人突然就懂了,小仙婆应该没想继续等降价。

        

小仙婆是个厚道人,

        

觉得这五千两银子已经是很好的价格了。

        

陶大夫人问道:“小仙婆可是身上的银钱不够?还差多少?我可以借些给小仙婆。”

        

其实她甚至愿意直接把客栈买下来送给小仙婆。

        

但之前的恩情,

        

一座五进的宅子和二千两银子,小仙婆肯定就觉得银货两讫,不会再收她的东西了。

        

沈糯道:“还差二千两,

        

大夫人借我二千两银票吧,二十天后,

        

这银子就能还给夫人了。”

        

她还是非常有魄力的,

        

机会难得,这个价格买下五层高的商铺,她已经占了大便宜,没必要再犹犹豫豫的。

        

陶大夫人笑道:“好,

        

小仙婆稍等会儿。”

        

她回房取了二十张百两的银票递给沈糯,“要是还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小仙婆尽管说,这看客栈,小仙婆要不要我陪着一块过去。”

        

沈糯笑道:“不用,我买下客栈后还要回去。”

        

陶大夫人又跟沈糯聊了几句,告诉她都有哪些注意事项,担心小仙婆被人骗了,但她仔细一想,小仙婆风水师,又岂会被人在这上面骗到,她也就彻底放心下来。

        

等沈糯离开后,陶大夫人挺感慨的。

        

那客栈他们家都吃不下,小仙婆都不带犹豫的,直接拍板买下。

        

她回到房间,陶大老爷还问,“小仙婆走了?”

        

他还想好好感激下小仙婆,家里最近都是平平安安的,他知道人家小仙婆是有真本事。

        

“走了,去买来福客栈了。”

        

陶大老爷瞪大眼睛,“小仙婆买那客栈干什么?你怎么也不拦着点,那地方除了做客栈和酒楼,也就适合多宝楼,多宝楼前期投资多大,你又不是不知。”连他们陶家,都不敢这样。

        

多宝楼,听名字就知是甚。

        

里面都是卖金银玉石,名贵书画,稀罕宝贝的玩意儿。

        

这样五层楼的多宝楼前期投资没有五十万两银子,都甭想,连陶家都不可能一口气掏出几十万两银子投资多宝楼。

        

除了这几样生意,陶大老爷实在想不透,那商铺还能做什么营生。

        

陶大夫人冲他一乐,“小仙婆跟我说了些,但我肯定不能告诉你,等以后小仙婆把营生做起来你就知道了。”

        

养生堂,听名字她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具体是干什么的,她还是很期待。

        

小仙婆能想出来的营生,肯定不简单,她觉得这个养生堂,等弄出来后,可能会火。

        

……

        

沈糯又回去宅子一趟,把剩下的三千两银子带上,一起过去来福客栈。

        

来福客栈的掌柜还在,见到沈糯有些意外,显得还认得这个貌美的小娘子。

        

掌柜道:“姑娘这是……”

        

沈糯把五千两银票放在掌柜面前,“这客栈我要了,还劳烦掌柜去喊东家一趟,我想今日就跟东家去过契。”

        

看着柜上厚厚的一叠银票,掌柜都惊了,他结结巴巴说,“那,那要不要你家大人过来一趟?”

        

这姑娘才十几岁,当真能做主那这么大客栈吗?

        

沈糯挑眉,“不用,是我自己买的客栈,我就是户主。”

        

掌柜抹了把额上的汗水,寻了个店小二过来,去喊客栈的东家来。

        

店小二手脚很麻利,半个时辰后,东家和店小二一同来了。

        

东家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微胖,面相精明。

        

果然,东家得知是个姑娘家来买客栈,又见过沈糯后,眼光微闪,他说,“小姑娘,其实客栈卖不卖我还在犹豫……”

        

这明显是想涨价,这客栈外面牌子挂了都没多久,东家见这么快就有人想买,自然是觉得自己定的价格低了,就想再涨涨,起码得跟市价差不多。

        

沈糯笑了声,“老板这是打算涨价吗?若是涨价,我就不要了,不过我还是劝老板一句话,错过我,你这客栈可就没什么人愿意接手了,剩下愿意接手的,应该也就是玉竹背后的东家,他们还会等着老板你继续再降价一波后,才出手。”

        

东家愣了下,最后忍不住问,“敢问姑娘是哪家的?”

        

他想知道是京城哪户人家的,敢跟镇国公府抢生意。

        

他也痛恨对面的玉竹客栈,可他没法子,人家后面是权势,他就一商人,哪里斗的过。

        

他都清楚,自己这客栈五千两银子卖出去都算好的,对面玉竹的确是等着他降价后再出手。

        

沈糯道:“我从边关来的,沈家,不过是普通小老百姓,这客栈,东家今日愿意五千两银子继续卖我,我们便直接去官衙过户,若是真的想涨价,我也就不提了,这五千两银子已经是我能够全部拿出来的身家了。”

        

东家自然不信,普通小老百姓,怎么可能拿的出来五千两银子。

        

东家也清楚眼前小姑娘说的都是真的,五千两银子他不卖,其他人肯定也不会买,没人愿意跟镇国公府对上。

        

玉竹背后的人,就是想等他再降价,降到三四千两银子时候再出手,他之前就想过,如果真的要降到三四千两银子卖客栈,他宁愿不卖,直接关门大吉!

        

客栈东家迟疑了下,就同意下来。

        

他本来就定的五千两银子,现在人姑娘也没同他讨价还价的,他在坑人姑娘也是不好了。

        

“成吧,姑娘要是考虑清楚了,我们这就去衙门过户吧。”

        

沈糯点头,跟东家出了客栈。

        

东家是坐马车来的。

        

但沈糯是姑娘家,他也不好让姑娘跟他一起坐在车厢里,所以东家就跟车夫坐在前面赶车,沈糯一人坐在后面的车厢里。

        

小半个时辰,两人过去户部,很快就把地契和房契转让书弄好。

        

等出了户部,天色已经擦黑,东家感叹道:“小姑娘真真是好魄力,就是不知姑娘你买这客栈是想做些什么?”

        

这姑娘,到底买下他家客栈作甚?若继续做客栈,只会亏本的,酒楼的话,这条集市已经有了玉竹酒楼,请的厨子还是宫里已经退下来的御膳房的人,开酒楼也抢不过人家,多宝楼不用说,那是连他都开不起的。

        

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营生。

        

沈糯笑道:“年后东家就知晓了,倒是东家的家里若是有女眷,来光顾我这,还给您打个折。”

        

东家一听,晓得这是做女人营生的。

        

他越发好奇,专门做女子营生的,除了胭脂水粉和首饰,他实在想不出别的营生。

        

但首饰铺子和胭脂铺可不用这么大的商铺啊。

        

沈糯给了东家三天时间,让他收拾客栈的东西,还有原先客栈伙计们的去处。

        

客栈原先的伙计都是男的,沈糯没打算收留。

        

她的养生堂暂时只打算接待女客,所以哪怕是里头的伙计,也得都是女的,她还得找个靠得住的女掌柜。

        

因为沈糯想了想,药堂还是不好开在养生堂里。

        

药堂里面肯定是男病人和女病人都有,养生堂又是养生的地方,不好把病气带进去。

        

所以药堂她打算另外寻个小些的铺面,到时候养生堂有掌柜的守着,她能继续坐诊给人看病。

        

三天时间,客栈原先的东家就把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

        

里面很多家俱他都没要,就是把客栈原先的伙计都遣散了,还给了笔遣散费。

        

然后客栈牌匾取下,直接关门大吉了。

        

对面玉竹客栈的掌柜瞧见来福客栈关门大吉,还楞了下,喊了个店小二过来,“你出去打听打听,对面的客栈是关门了,还是卖掉了。”

        

店小二跑出去,没多久便回来了,“掌柜,我打听过了,对面的来福客栈是卖掉了,前两日就在遣散伙计们。”

        

掌柜皱眉,“可有打听出来是谁买走对面客栈不?”

        

东家让他盯着对面的客栈,要是价格能降到三千到四千两银子,再出手把客栈买下来。

        

谁知这才没几天,客栈竟卖出去了。

        

店小二摇头,“打听不出,那些伙计们也都走光了,里头的东西也都搬的七七八八的了。”

        

掌柜有点慌,亲自去了镇国公府一趟,见了镇国公府的大夫人白氏。

        

镇国公府不少生意都是捏在白氏手中,现在还是老镇国公当家。

        

白氏作为镇国公府长媳,自然也不好太把自己摆在明面上,京城里,权势人家想要做生意都还是要顾忌下的,这些商铺虽然是她嫁给镇国公府后买下的,但也记在她的嫁妆单子上,对外都说是陪嫁,里面的营生,对外也只是说把铺子给租了出去,收些租子而已。

        

不好明目张胆的做生意,因为商人是最低贱的。

        

且大凉律法,在朝为官的,不得经商。

        

但怎么可能没权势经商,都是直接把营生交给信得过的人而已。

        

很多人,也都心知肚明。

        

白氏原本打算来福客栈再降降价,她就出手把客栈买下,做些别的营生。

        

没曾想,铺子已经卖掉了。

        

得知掌柜也不知是谁买下铺子,白氏道:“行了,卖掉就卖掉吧,反正对面不管是开酒楼还是客栈,也得被玉竹压着,没甚好担心的。”她手中的商铺可不少,倒也不缺那样一间铺子的。

        

她更想要东街这边的铺子。

        

但东街这边这样的铺子,很多也都是捏在跟她一样的人家手中。

        

她想买也买不着,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挤兑这些权势们的生意。

        

等掌柜离开,白氏出门,见儿子池翱正在庭院里逗弄一只小棕熊。

        

小棕熊被关在铁笼里,蔫巴巴的缩在角落,看着没多大的模样,可能都还没断奶。

        

白氏皱眉,“你又从哪来弄来的?”

        

她可是记得建宁侯府毕家母子的教训,好在儿子虽然也喜欢弄些动物回家,但从来不**它们,都养在南园那边,精心伺候着。

        

池翱喜滋滋道:“专门让人去山里头给我寻的。”

        

这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他是长房的嫡子,白氏生了两个女儿才生下他,也是镇国公的嫡长孙,所以一家子都宠着。

        

他爹爵位还没继承,他就已经是镇国府的小世子了。

        

白氏道:“你可收收心,你祖父最烦你养这些宠物,你若实在不想读书,起码也得跟着你祖父好好习武,总要有个会的。”

        

池家这样可以**的爵位,只要往后几辈莫要出太大的错,几辈的繁荣还是有的。

        

唯一的嫡子不上进,白氏也没法子。

        

池翱嘀咕道:“我不去,祖父太凶了。”

        

白氏望着唇红齿白的儿子,叹口气说,“你也十六了,该相看相看姑娘家,我这有几家不错的人选,你要不要先看看?”

        

池翱翻眼,“不要。”

        

他才十六,还没玩够,成亲干什么?

        

白氏叹口气,她是真拿这个嫡子没办法。

        

…………

        

沈糯拿着来福客栈的房契地房契后,就回了宅子。

        

现在手头上已经不剩什么,就还有些碎银子,只够跟她平儿还有秋儿的伙食费。

        

之后的日子,沈糯也没出门,整日忙着雕刻聚气符。

        

现在宅子和客栈两边都需要布聚气阵的。

        

一共要雕刻十六枚聚气符,她就前些日子买了块玉石,切成是个小玉牌,还差六块玉牌,她之前剩的一些玉牌,她没带在身上,都一起放在师父给她的那口箱笼里面了,得等她的行李都到京城才成。

        

所以沈糯也不急,另外除了雕刻玉符,她有时还会待在书房写写画画。

        

客栈里面家俱都还是可以的,但其他一些地方还得重新装扮下,家俱有些也要重新上漆。

        

其实客栈改成养生堂,无需太大的变动,至少一间间房屋的变动是无需大变化的,只用把房间里面重新装扮一番,换上统一的床上用品就好,再给每间房配些花花草草的盆栽就成了。

        

客栈后院也非常宽阔,厨房,柴房还有马厩都是在后院。

        

后院肯定得重新改动的。

        

马厩无需留着,因为养生堂的客人不用过夜,都是京城里的夫人太太们,过来梳洗养生揉捏身上的穴位,在保养下肌肤,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舒服不过,睡舒服了起来就能回去。

        

马厩不保留,厨房却需要的,还得扩大,平日里面可以炖一些滋补的养生的汤汤水水给客人们喝。

        

后院还得专门开辟出来一块花园,还得有假山,养鱼的池子,再弄个大的木庭院挂上垂纱帐,养鱼的池子就围绕着木庭院的四周,里面养些金鱼,栽种些睡莲,可以供客人们歇息闲聊时来后院坐坐。

        

总之是怎么幽静怎么来弄。

        

后院反而是大工程,要整改的地方比较多。

        

这些都是要沈糯一点一点的画出来设计好,很多很小细节的变化,她都要记下来,到时直接再找匠人来弄。

        

另外还得招些女工,得教她们怎么按摩穴位经脉。

        

沈糯想起这些,不免叹气,果然养家糊口也是不容易的。

        

小半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沈糯这半月基本都出门过,都是平儿秋儿出门买菜照顾她。

        

而沈糯期盼的商队也终于到了京城。

        

沈糯给商队的地址就是留的陶家的。

        

陶大夫人得知是小仙婆的行李,都给接手下来,又派人亲自给送来沈糯。

        

东西还是挺多,但最占地方的就是那些药柜。

        

沈糯花了一天时间把药柜都给整理好,现在药堂还没开,这些药柜自然先放在家里。

        

其他的行李就没多少了,几口箱笼,里面是她的衣物和沈焕的衣物。

        

另外口箱笼则是当初师父给她的,里面除了各种法器法宝,还有些金银珠宝。

        

这些金银珠宝和几颗宝石,沈糯留着也无用。

        

她自己也能看出这些东西的成色都极好,这些东西拿去典当有些亏,因为她没打算把这些东西赎回,所以不如直接卖去多宝阁,这种地方一般能卖出高价来。

        

沈糯把箱笼里面的金银珠宝和几颗宝石和玉牌都给收拾出来,玉牌她自然是留着有用,其他东西都卖掉。

        

刚把东西收拾出来,竟又在箱笼最下面看见一封书信。

        

她看了眼,上面是爹爹的字迹。

        

阿糯亲启。

        

沈糯拆开信封,里面竟掉落出十张银票,还有爹爹给她写的一封信。

        

原来她留给家里几百两银票,沈母又把家里的桃子给卖了,还有菜地里的小菘菜也给全部卖了,凑够了一千两,压在箱笼底下一并给沈糯送来了。

        

沈糯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可爹娘也深怕她在京城过的不好,需要银子,把家里能凑的银子都给她送来了。

        

书信上,沈父没在说别的了,就是说等年后能启程的时候,他就送阿焕来京城。

        

沈糯把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道,才折好保存起来,又拿着她这些东西去多宝阁问了问。

        

这些东西,多宝阁给的价格还算可以,给了三千两银子。

        

这会儿沈糯身上就有四千两银票,她取了两千准备去还给陶大夫人。

        

到了陶家,沈糯准备把银票还给陶大夫人,陶大夫人没急着收,就是问,“小仙婆,这个先不急,你先同我说说,那养生堂,你打算怎么弄?”她担心小仙婆身上留的银子不够。

        

沈糯把客栈需要改动的地方都跟陶大夫人说了说。

        

陶大夫人咂舌道:“那小仙婆你留二千两银子可不够折腾的,这银子你先别还了,先拿着用,要是不够,你在找我,等以后赚了银子再还我也不迟。”

        

沈糯思忖片,两千两银子留下重新装扮养生堂的确不太够。

        

她也就不跟陶大夫人客气了,“多谢大夫人,等这养生堂弄起来,请三位夫人去体验体验。”

        

陶大夫人笑得合不拢嘴,“我这可是期待的很。”

        

陶大夫人年纪其实比沈母还要大些,她也很喜欢沈糯,喜欢跟沈糯闲聊。

        

“那这些事情,到时候小仙婆盯得过来吗?”

        

陶大夫人问道。

        

这里里外外,要忙的事情可太多了。

        

沈糯叹口气,“一点一点的来吧。”

        

等两个月后,养生堂都还不知开不开得起来,实在是要忙的地方太多了。

        

陶大夫人笑道:“要不我给小仙婆出个主意,养生堂的修葺和木作装修,可以交给我家的经赋来帮你弄,他自己有个队伍,专门就是给人弄房屋修葺和里面木作装扮的,他眼光毒辣,认识不少石料木材铺子的老板,保管能用最实惠的价格弄出小仙婆想要的养生堂。”

        

对于长子,陶大夫人也是佩服的。

        

她的长子陶经赋今年二十,刚刚成亲才一年,没接手家里的生意,十来岁就想鼓捣出自己的生意来,倒也真给折腾出来一些名堂,养了只队伍,专门帮人修葺和装饰房屋的,还搞的像模像样的,名气也不小。

        

沈糯眼睛微亮,“那多谢陶大夫人了。”

        

有人帮她盯着养生堂,她也能做其他事情了。

        

陶大夫人笑道:“那银钱等到时候一并弄好再结算就是。”

        

沈糯特别感激陶家,陶大夫人知晓沈焕年后要来京城读书,还说会帮着打探京城的官学和书院。

        

…………

        

沈糯回去后,先把剩余几枚玉符雕刻出来。

        

宅子的聚气阵她前些日子就布好了。

        

秋儿跟平儿还说,不知是不是入了秋,最近睡眠都特别好,每天起来精神气十足,其实都是因聚气阵的原因。

        

剩下的几枚玉符,沈糯花了三四天功夫就给雕刻出来了。

        

她抽空去了客栈一趟。

        

客栈的牌匾早被摘下来了,她准备给养生堂命名‘锦绣养生堂’

        

锦绣也是美好的意思。

        

牌匾也是由着陶家长子帮着找人定制的,会等到养生堂全部弄好才挂上牌匾。

        

她过去养生堂看过,陶经赋已经带着匠人们开工了。

        

她前几日就把自己画的那些图纸交给陶经赋的,包括每间房里家俱上漆的色调,还有后院的改动,边边角角每一处,她都画上去了。

        

陶经赋做了几年房屋的装修,饶是如此,看见小仙婆给他的图纸也大为惊叹。

        

要是能按照图纸上把这些装葺好,那这养生堂环境可算是一绝了。

        

沈糯是大半夜过去养生堂的布阵的,夜里匠人们都回去歇息了。

        

沈小狐也跟着她一道出来的,它都要憋坏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275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