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真是欠教训(侮辱糟蹋h)最新章节列表

      

“你刚才说的你们?”

        

李先生问。

        

齐鲁睁开眼睛:“哪一句?”

小东西你真是欠教训(侮辱糟蹋h)最新章节列表

        

李先生道:“你说你们都死在我手里的话,算是有始有终。”

        

齐鲁:“你果然不是很聪明的人,把事情交给你这样的人来做,我突然很不放心。”

        

李先生叹了口气。

        

果然啊……

        

傻子永远都不会是多数。

        

齐鲁道:“再简单不过,如果是都想寻死的话,我们整整齐齐坐在你面前,被你一刀一个砍了不就好了?”

        

李先生道:“我想试试。” 

        

齐鲁问:“试试什么?”

        

李先生回答:“把你留在最后一个杀。”

        

齐鲁看着李先生,沉思片刻后说道:“你是想试试我,在你对他们动手的时候,我会不会选择袖手旁观?我劝你不要试,人是被感情左右的生物,我可以单独找你来赴死,但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可能站在你这边。”

        

李先生:“哦。”

        

然后转身就走。

        

“哦?”

        

齐鲁起身大步追向李先生:“你这是什么态度?”

        

李先生:“呵。”

        

齐鲁立刻恼火了,就是这么有效。

        

追上李先生后,齐鲁一把抓向李先生肩膀:“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先生侧身避开,看着齐鲁的眼睛说道:“如果你不是最后一个死,你会安心吗?”

        

齐鲁怔住。

        

不久之后,这条官道上多了两个并肩而行的人,一个在说话,一个在倾听,偶尔搭话,但也只是点到即止。

        

两个人一路往前走,似乎像是巧遇的朋友,也不对,更像是在距离家乡很远很远的地方,遇到了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原本却不认识。

        

豫州城。

        

李叱收到了唐匹敌派人送来的军报,宁军八万人从苏州进入京州,正在清扫天命军的外围据点。

        

唐匹敌问李叱,大军是不是要在明年开春之前完成进军京州的布置,如果是的话,他的动作就加快一些,如果不是的话,他就要收拢兵力固守。

        

李叱安排人给唐匹敌回信,让他就在原地固守等待援兵。

        

李叱的计划是先稳住荆州,等到杨玄机和武亲王分出个胜负之后再说。

        

以李叱的推测,大兴城不可能再坚持多久,到二月末或是三月初,武亲王就不得不寻找机会和杨玄机决战。

        

至于楚国皇帝杨竞那一招恶毒之计,李叱打算拖着。

        

他已经派人四处去宣扬,他已经启程赶往京州大兴城,接受大楚皇帝陛下的禅让。

        

如此一来,指不定有多人在豫州南边部下天罗地网。

        

在给唐匹敌回过信之后,李叱就开始着手准备南下的事。

        

李先生要去追查的那些人李叱很感兴趣,可他知道李先生说的对,他要做的是才是拯救天下万民的大事。

        

李叱已经下令,收拢在豫州的所有兵力,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全部集结之后开赴荆州。

        

在李叱抵抗黑武人南下的那一年,庄无敌就在豫州大规模的征收新兵,而此时算起来,击退黑武人又有一年。

        

前后两年时间,豫州在训练新兵,荆州的谢秀也在训练新兵。

        

正要出梅园去看看大营里的准备情况,庄无敌恰好从外

        

边回来。

        

“怎么样?”

        

李叱问。

        

庄无敌道:“分散在各州县的队伍,最迟再有十天就都到了,粮草物资都已准备妥当,队伍到齐之后随时都能开拔。”

        

李叱嗯了一声后问道:“大哥你这次是想留在豫州,还是一起南下?”

        

庄无敌看向李叱,没说话,李叱从他眼神就看懂了他的想法。

        

于是笑了笑:“那就收拾一下咱们先走,明天一早出发,先去荆州那边把该安排的事都安排好,队伍交给夏侯他们带着。”

        

庄无敌立刻就笑了起来,他不善言谈,不善表达,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表达。

        

“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庄无敌憨厚笑着跑开,那跑起来的样子,像是听到放学敲钟声音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李叱和高希宁他们带着廷尉军先一步出发,赶往荆州布置。

        

其实李叱手下的人也都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在此时去荆州。

        

那地方已经被宁军稳稳占据,谢秀和谢怀南两个人在,荆州没有丝毫问题需要担心。

        

不少人向李叱谏言,此时应该把兵力都布置在京州北部。

        

等到天命王杨玄机和武亲王决战之际,立刻率军入局,方为上策。

        

可李叱这次似乎有些一意孤行,只是下令各军务必在他要求的时间赶到荆州。

        

如此一来,京州之内就只有大将军唐匹敌的一支队伍,万一打起来的话,显得势单力孤。

        

所以很多人都在担忧,宁军主力在荆州无法及时救援大将军。

        

然而宁王这次不听劝,也就谁都没有办法。

        

南下的路上,庄无敌像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李叱脸色,有话要说一样,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有些关键的时候,要相信自己。”

        

李叱先开口。

        

庄无敌怔住,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字都没说,就被李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到了李叱现在的地位,手下谋臣文士自然也不会少,他们自然也想出力谋划。

        

李叱递给庄无敌一壶水:“他们都认为我不出兵大兴城是错的,可我坚持觉得我是对的,这种时候如果从了他们,以后我就会逐渐失去判断力。”

        

他看向庄无敌说道:“如果听他们的对了,以后他们的声音就会更大,大到压住我的声音,而我自己也会产生怀疑,如果听他们的错了,他们不过是和我道个歉而已,而我们错了的代价就可能是数十万将士战死。”

        

庄无敌:“明白了。”

        

李叱笑了笑:“我不是说他们不行,我的意思是……我还是觉得我比他们强一丢丢。”

        

庄无敌哈哈大笑。

        

李叱靠在马车上,拿起水壶喝了一口。

        

“小时候师父就教过我一句话……政策不可独断,决策不可从人,师父说,这是历史上一位枭雄说过的话。”

        

庄无敌问:“谁?”

        

李叱回答:“他说不上来,所以我猜是他编的,他想出来这么有大道理的话,但是他觉得自己身份不够,所以就把话说是一位大枭雄说的,那样显得有分量,人往往都是如此,明明自己是对的,可是因为势单力孤人微言轻,还需要拉大旗扯虎皮。”

        

他看向庄无敌:“可如果一直都是势单力孤人微言轻,拉再大的旗子扯再大的虎皮,也一样没人听。”

        

庄无敌若有所思。

        

李叱道:“其实要想知道是自己对的概率大一些,还是别人对的

        

概率大一些,不需要看哪边人数多,就看准备的如何,我为了这个判断所做的准备超过他们所有人加起来做的准备,所以不听他们的。”

        

如果是对那些人,李叱不会解释这么多。

        

可面前是他的庄大哥啊。

        

“我怀疑问题还是会出在蜀州。”

        

李叱继续解释道:“杨玄机在蜀州起事,他是那些人选的最好的傀儡,那么蜀州就很可疑了。”

        

庄无敌仔仔细细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明白过来李叱的意思。

        

既然杨玄机是他们选的最好的傀儡,那当然不是因为杨玄机在蜀州经营的好,不是因为杨玄机势力庞大。

        

而是因为他们那些人在蜀州经营的好,他们在蜀州势力庞大。

        

如果问题出在蜀州的话,那么李叱坚决把宁军主力放在荆州就能解释的通了。

        

一个月后,京州。

        

大将军唐匹敌收到李叱的回信,他看完之后递给罗境:“主公判断,杨玄机还有后援,所以他要在荆州那边打一场。”

        

罗境一边看一边说道:“杨玄机手下已有那么多兵马,蜀州还能有援兵来?”

        

唐匹敌一边思考李叱的判断一边在屋子里踱步,他需要把李叱的推测整理出来,因为一封信能说明的毕竟不多。

        

大概一刻之后,唐匹敌忽然开口道:“未必是援兵。”

        

罗境怔住:“什么意思?”

        

唐匹敌道:“再看看吧,我现在也解释不太清楚,不过我觉得主公是对的。”

        

罗境点了点头:“那咱们就在这驻守?”

        

唐匹敌道:“派人往扬州那边探查,多派人去,我怎么总觉得扬州那边要出问题了。”

        

罗境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你是说李兄虎那边要出问题?”

        

唐匹敌道:“如果主公推测蜀州还有变故的对的,那么扬州李兄虎那边也必有变故,李兄虎该被除掉了……若真如此的话,有些藏着的东西就显得可怕了些。”

        

罗境回头看向唐匹敌:“还有什么东西藏着的?”

        

唐匹敌摇头:“看不清。”

        

扬州,杭城,夜园。

        

杭城之美甲天下,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说过,可只有来过的人亲眼看看之后才能明白,这美并非文字可以描述出来。

        

李兄虎住在夜园,是大楚的一位亲王曾经的住处,现在那位亲王已经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

        

这一段时间一来,杭城内的乡绅士老一直都在宴请李兄虎,你方唱罢我登场。

        

可是李兄虎却并不开心,因为他从一个最有实力争雄天下的人,沦落到和一群乡绅士老整日喝酒闲聊,这本身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他不甘心。

        

而和那些体面人一起喝酒的目的,是想让这些人帮他出出主意。

        

而就在昨日,他们总算是想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点子。

        

今日约好了,这些人来夜园再次商议,把这计划搞的详细一些。

        

如果成了的话,他还有希望和那些混账争一争。

        

“霸王。”

        

手下人在门口俯身道:“他们都到了。”

        

李兄虎起身:“去准备酒菜,多备一些酒。”

        

手下人应了一声,回身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365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