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摸大腿根中间(用力干)最新章节列表

阿沅已经熟悉了环境,愈发像个2021的少女。而且她发现了,在小县城,出示身份证的机会真不多。

        

所以大胆起来,没事还冒着寒风,骑着共享单车乱逛。

        

正是下午。

被男朋友摸大腿根中间(用力干)最新章节列表

        

庄周开着车,从30公里外的一家温泉洗浴回来。

        

别的地方不晓得有没有,反正东北极多,像温室大棚似的搭建一个场地,里面种点热带植物,这挖一个池,那挖一个池,有热炕,可以团购。

        

男女老幼不分四季,穿着泳衣进去下饺子,还有蹲池子边搓脚的……

        

烧的基本全是锅炉水,号称温泉。

        

俩人就从这么个地方回来,阿沅一个劲问:“刚才那女的为啥跟你搭话?”

        

“想泡我。”

        

“啊?”

        

“我年轻帅气,手握800万巨款,想泡我不是很正常?不要大惊小怪,成功男人总是被美色诱惑的。”

        

“为什么?”

        

“因为美色不诱惑不成功的男人。”

        

阿沅挠挠头,我是跟你说这个嘛?

        

温泉有自助餐,但俩人看伙食不咋样,就回来吃。冷天吃热腾腾的,随便找了一家小面馆。

        

停好车,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庄周没注意在马路对面,有个女人一直向这边看,直到他们进店。

        

……

        

美容院,附近的棋牌室。

        

赵玉芬和关姨、张姨早就摆好架势,三缺一,等了半天,刘姨才姗姗来迟。废话不说,开干。

        

赵玉芬最近气色特好,从内往外透着一股舒坦,年近五十的她竟然头一次感受到啥叫母子亲情。

        

儿子自从出了趟远门,回来突然懂事了,非常主动的缓和关系,经常问候,有事没事聊聊天,甚至跟老妈撒娇。

        

哎哟!

        

娘俩也不是关系不好,只是习惯以前的相处模式,说话都尴尬。现在强多了,事业心一放下,曾经的凌水县女首富也渴望着家庭温暖。

        

前段儿子借了点钱,没几天就还了,说工作室开张大吉,接了好几笔生意。

        

赵玉芬更高兴,啥也不缺了,就差个儿媳妇。

        

“幺鸡!”

        

“九饼!”

        

“碰!”

        

打了几把牌,刘姨接了个电话,是她儿子。

        

“妈,这月又超支了,支援点生活费啊!”

        

“要多少?”

        

“嘿嘿,你看着给呗,一万两万不嫌多。”

        

“七万!”

        

“哎哟,妈你可真是太……”

        

“糊了!”

        

儿子:“……”

        

刘姨转了一万块过去,关姨随口问:“你儿子还在魔都呢?”

        

“嗯,开个什么摄影工作室,一天挣一天赔,我时不时还得支援点,愁死人。”

        

“现在年轻人都自己创业,出去闯闯也行,玩够就回来了。”

        

“我也这么想的,这边房子早准备好了,等30岁让他回来,相个老师、公务员啥的多好,省的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乱搞。”

        

刘姨忽地转头,道:“哎,玉芬,我刚才看着小庄和他对象了。”

        

“啥对象?”

        

“你不知道?”

        

“这孩子没告诉我啊。”

        

“那可能新处的吧,小姑娘水灵灵的挺好,就是个矮点,看着年纪也小。俩人可亲密了,吃个饭都手拉手。”

        

“是么,那我得看看……糊了!”

        

赵玉芬一推牌,有点生气,小王八蛋处对象都不告诉我!

        

若是搁以前,她还真不怎么在意,如今不是母子感情升温么,突然就有责任感了。

        

…………

        

夜晚,卧室。

        

两台高科技电脑在自觉工作,为那800万而努力。

        

庄周和阿沅拿着手机,在打一盘王者。庄周自然用庄周,阿沅喜欢安琪拉,另有一个周瑜,一个小乔。

        

剩下单身狗用刘禅。

        

他一上手就知道要输,因为周瑜、小乔用的ID叫:“琥珀少年|柠檬少女”,特么的是真情侣。

        

还是屁大点孩子,不好好学习那种。

        

情侣打游戏,就是为男/女朋友开心嘛,输赢不重要。结果也如此,周瑜全肉死活护着小乔,啥特么也不管。

        

庄周一瞧,索性也紧跟着阿沅。

        

刘禅:“尼玛币!”

        

当然是输了。

        

“你跟我干嘛啊,会不会玩?”阿沅怒道。

        

“反正都是输嘛。”

        

“那也努努力啊,让对手笑死了,我不要和你组队了!”

        

“哎呀,再来一局。”

        

“不要不要!”

        

他摸一下,她躲一下,他再摸,她再躲,很快就不要脸的黏在一块。

        

其实俩人的感情并不热烈,属于日久生情,当然现在还没有日。

        

由于一个特殊的环境,让他们被迫的待在一起,从而发觉对方的好,互相吸引,慢慢生出的一种感情。

        

也不用讲,心知肚明。

        

阿沅感受着男人逐渐热切的呼吸和硬度,有点害羞和害怕,挣开道:“我饿了。”

        

“想吃什么?”

        

“锅巴,五香味的。”

        

“我给你买去。”

        

庄周性子懒散,但想做事情了,绝对不拖沓,穿衣服就下楼。

        

到了楼下小卖部,拿了几袋锅巴、薯片和速冻饺子,刚结完账,手机就响了,一瞧是老妈。

        

“儿子,你在哪儿呢?”

        

“在家呢,你打完麻将了?”

        

“刚打完,我合计没啥事,上你那儿看看去。”

        

“我有啥可看的,明天我看你去!”

        

“这话说的,我看我自己儿子还不行?你有啥秘密啊?”

        

“没,没有!”

        

庄周忽然激灵一下子,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忙问:“你,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都进你们院里了,行了不说了,挂了。”

        

噗!

        

这一刻,老妈带来的惊喜,比他穿越时还刺激。

        

一个20多岁男人的大脑,前所未有的飞速旋转,拼尽了自己的智商,连忙给阿沅打电话:“你快点下楼!”

        

“干什么?”

        

“我妈,我妈来了!”

        

“啊???”

        

“你在楼下等着,别的交给我!”

        

他把一袋子东西塞给老板:“先放你这,一会过来拿!”

        

跟着跑出小卖部,到隔壁烧烤店喊了一声:“十个肉串,一份麻辣烫!”

        

随即又撒丫子跑进小区大门,昏暗的路灯照射,只见前方一个黑影,马上就要走到单元楼底下。

原创文章,作者:美伦美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401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