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我太会夹了,光蹭不进去谁最难受

 林秀借助火折子的微弱火光,开始翻找贞观十五年的案件。谁知,将所有公文翻找了一遍,竟然都没有。

    这让林秀倍感奇怪。

    距离此案结束已经过去了二年,早就尘埃落定,为何记录案件始末的公文不知去向?

    看来是被人有意拿走啊!  男朋友说我太会夹了,光蹭不进去谁最难受  

    “薛宗道只是兵部郎中,小小的从五品上,在长安城算不得什么人物,是谁害他,并且如此缜密,连公文都拿走了?”

    林秀低语念叨,觉得二师父的失踪更加扑朔迷离。

    就在这时,林秀察觉到了屋外有脚步声,他连忙吹灭了火折子,屏住了呼吸。

    果不其然,有不良人经过。

    林秀寻找无果,只能先行离开。他来到门前,看到外面无人,才轻轻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嗖…

    一刀银色寒光突然闪烁,斩向林秀后颈。

    林秀一惊,直接抽出背后长剑,架住了对方斩来的钢刀,而后飞脚踹向阴暗处。

    嘭…两人拳脚相撞,林秀飞到院中站立。

    这时,他才看清藏于暗中的人的长相。

    只见他而立之龄上下,面容冷傲,身着不良人服饰,手握钢刀,杀气腾腾。

    “你是何人,擅闯大理寺!速速就擒,我便留你性命!”男子冷声喝道。

    林秀骂了一句“傻逼”,直接转身就走。

    男子大怒,提刀要追时,林秀大袖一甩,喝道:“看镖!”

    男子连忙一个空翻,谁知什么暗器都没有。

    林秀已经拉开了一些距离,但是还不够,他看到男子又要追来,大袖又是一挥,叫道:“看镖!”

    男人气急败坏,不敢不躲。

    果不其然,又被林秀诓骗了。

    此时林秀已经拉开十几米的距离,朝着围墙跑去。

    男子怒吼一声,感觉自己的智商被践踏,他加速追赶,同时长啸一声,召集其他不良人。

    而此时的林秀已经脚踹墙面,直接翻上了墙上。

    回头看着追来的男子,林秀大袖一挥,再喝:“这次是真的暗器!”

    男子冷笑一声,还以为林秀在诓他。

    可惜迎面飞来一道劲风,吓得男人冷汗直冒,连忙闪躲。劲风划过他的脸颊,割伤一道血痕,然后往后射在了木柱上。

    再等男子回过头,林秀已经不见踪影。

    循声而来的不良人高举火把,照亮了院子。

    男子摸了摸脸颊,鲜血直流,让他冷傲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颜色。

    “大人,你受伤了!”四周不良人慌忙说道。

    男子摇了摇头,他来到身后木柱,发现割伤自己的竟然是一枚铜钱。

    “能将铜钱飞掷出这等威力,据我所知,整个长安城不超二十人。听他的声音,虽然刻意伪装,但很年轻…会是谁呢?”

    男子将铜钱握在手心,随即推门进入录房,通过痕迹,很快来到了存放贞观十五年案件的地方。

    而后,让人找来总名目,发现少一本公文。

    “兵部郎中薛宗道勾结突厥案?”

    男子看着消失的公文,眉头微锁,似乎想到了什么。

    ……

    林秀返回房府,换下了夜行衣。

    “这次大意了,找文件的时候太认真,竟然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林秀也被那偷袭的一刀吓了一跳,幸好他反应灵敏,不过就身首异处。

    另外,他也小看长安城的高手,以为自己师承名家,就可以随便闲逛,今日就是个教训。

    “以后更加要小心,另外,薛宗道一案是什么罪?得罪的权贵又是谁?”

    林秀思索多时,没有任何头绪,同时明白此事急不来。

    “今天才刚来到的长安城,有的是时间!”林秀有了决断,便果断上床休息。

    五更三点时分,望楼敲响晨钟,坊门打开。

    长安城的官员也开始出府,去午门集合,准备参加早朝。

    据《唐会要》引《仪制令》:“诸在京文武官员职事九品以上,朔望日朝;其文武官五品以上及监察御史、员外郎、太常博士,每日朝参。”

    每天照例参加的早朝名叫常参,一般不用摆列仪仗,也无大排场,是真正的行政日。参加者称常参官,人数少而级别高,都是五品以上职事要重者。

    而早朝的时间也人性化的定在了辰时,也就是早上七点。

    百官根据城楼鼓声为讯,左文右武鱼贯而入承天门,而后过嘉德门、太极门,在太极殿内广场静候。

    早朝一到,百官入殿,唐皇李世民高居龙椅,早朝正式开始。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总管太监王德高唱。

    而后,陆续有官员出列早奏,说的都是国家大事,由皇帝决断后,早朝之后,三省负责执行和完成。

    临近早朝末尾,鸿胪寺卿唐佥出列,禀告道:“圣人,驿站送来的最新消息,突厥使团已经过宁州,再过五日便可到达长安城!”

    李世民点了点头,扫视文武大臣,问道:“此次突厥来使,名义上是结盟,共同助造两国之好,实则狼子野心,不得不防。但大唐乃礼仪之邦,宾客盈门,岂能拒之门外?唐卿好好招待突厥使团吧,若遇不决之时,找房相他们商议。”

    “臣领旨。”唐佥瞥了一眼房玄龄,而后目光扫到旁边一位中年男子,便退回位置。

    “还有事情吗?没事就退朝吧。”今日的李世民略显疲惫,满朝文武很少见李世民是这种状态。

    就在这时,御史台的御史中丞魏松林出列,禀道:“圣人,臣魏松林有本弹劾!”

    能来参加常参的,都是五品以上官职,御史中丞正五品上,可以说是在场官员级别最低的了,但是谁叫人家是御史台的官员?

    专门负责纠弹百官,就算是二品大员也很头痛。

    李世民问:“何事?”

    魏松树禀道:“臣弹劾尚书左仆射、梁国公房玄龄,纵子羞辱圣上,罔顾陛下圣恩!”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

    竟然弹劾房相?

    大唐三位实权相爷,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三省的最高长官,议事堂的重臣,深得陛下信任。

    现在御史台都这么有种了?连相爷都不放过?

    一些官员瞥向了御史大夫,看他镇定自若,心想莫非是他的安排?

    御史大夫的确面不改色,但实际上心中已经破口大骂:狗日的,弹劾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尼玛,你怎么不去死啊,竟然敢弹劾房相,狗日的…

    而作为被弹劾的对象,房玄龄也很纳闷。

    纵子羞辱圣人?

    呵,绝对是诽谤。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455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