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叫我去办公室要了我-我被几个男的玩爽到死

王远轻手轻脚,慢慢靠近,伸出手掌,靠近那个一起一伏的大山丘,两侧嘴角同时扬起。

    好兴奋!

    好刺激!

    这一定很好玩!

    噗!  领导叫我去办公室要了我-我被几个男的玩爽到死  

    手掌轻轻一摸,接触山丘,触觉立刻传来。

    先是非常的软糯,“油水”厚实,轻飘飘。

    然后就是微微的回弹,带着一种莫名的厚实,就和棉花一样,十分的舒服。

    噗~

    手掌被弹起,王远脸色兴奋涨红!

    嬴政:“……”

    噗噗~

    嬴政:“???”

    噗噗噗~

    嬴政:“(??皿?)”

    “怎么样?手感还不错吧?”

    某位祖龙慢慢张开了双眼,看着少年,平静询问。

    “是滴是滴!”

    王远兴奋不已,连连点头:

    “就是感觉政哥好像有点亚健康,应该多做运动,摆……”

    说着,他突然愣住,脑袋“咔嚓咔嚓”一动一僵转过,如同木偶,和某位祖龙的目光相互碰撞!

    刹那……

    就是永恒!

    轰隆!

    无形的闪电劈落!

    嬴政:“(?°?д°?)”

    王远:“!!!∑(°Д°ノ)ノ”

    嬴政:“摆什么?王远你倒是继续说下去。”

    “嘶~摆……嘶~”

    王远双眼瞪大,一边说话,一边疯狂吸着凉气。

    语无伦次!

    最后…..

    他呛到了。

    “咳咳~”

    嬴政:“……”

    “摆…拜见陛下!”

    王远没有犹豫,直接跪地求饶,果断从心,吓到人都傻了!

    天呀!

    刚刚还在说自己是天选之子,有主角光环庇护。

    结果下一秒政哥就醒来,和他来了一波“深情对视”?

    废话!

    你这个阴阳人搁在叽叽歪歪,各种“鬼哭狼嚎”,朕怎么可能不会醒!

    当朕是聋子吗?

    嬴政看着匍匐跪地的王远,哪怕刚刚醒来,心中的火气也是蹭蹭往上提!

    “王远,你真的好勇啊!”

    前不久,自己还一时心软,没有打扰王远睡觉。

    结果自己猜刚刚睡了一会,这个挨千刀的玩意就君前失礼!

    而且还是在摸自己的龙肚!?

    怎么敢的啊!

    你这么勇,你怎么不上天啊!

    嬴政气结,活了四十多年,就没有见过胆子如此肥的家伙!

    “陛下赎罪!”

    王远连忙求饶,被吓到瑟瑟发抖。

    艹!

    朕骂你,你这个阴阳人居然还得意上了?

    嬴政气结,感觉自己的寿命都短了好几年。

    王远,你能不能别作狗,好好当个人?

    “哼!”

    嬴政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冰寒无比,王远的颤抖更加剧烈了。

    “说罢,你打算怎么死?”

    “卧槽!”

    王远彻底僵住,话语和内心想法彻底统一,整颗心都碎成玻璃渣,骇然到了极致!

    老死你个鬼!

    这都是什么诡异的想法?

    嬴政内心一阵狂翻白眼,无比想要把身前的竹卷推倒,砸在这个阴阳人的脸上!

    他自然不是真的想杀人,只是想要吓唬出气而已。

    可现在,反而越来越气!

    “说吧!你想要怎么死?”

    嬴政冷漠再问,他就不相信,王远这样还不害怕!

    只要坦白认错,就一切无事。

    “陛…下…,能否给…臣一个解释的机会?”

    “呜呜~”

    王远掩面哭泣,吓到一动不动。

    “说!”

    嬴政翻着白眼。

    “其实…臣刚刚是…想要叫醒您~”

    王远嘴巴哆嗦,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可说完第一句,他脑海突然有着一道光划过,彻底照亮!

    念头坚定,再无疑惑,恍然大悟,随之……

    声泪俱下!

    “陛下,臣真的冤枉啊!”

    嬴政:“(?_?)”

    “臣刚刚一直在旁边认认真真等待,祈祷陛下万事顺利,一心一意。”

    “公文繁多,陛下操劳而眠,臣见之不忍打扰,在旁一直守候。”

    “方才见日落,感时候不早,所以才会冒死上前,想要呼醒陛下,不慎失礼。”

    “陛下,如果这都是罪过,那臣愿意受死!”

    说罢,少年流着热泪,深深朝着嬴政行礼。

    动作之真诚,从始至终都带着颤抖,没有任何的虚伪。

    确实!

    轰

    嬴政气到差点七窍生烟,直接一拳砸在了案桌上,愤怒不已!

    艹!

    挨千刀狗阴阳人的说谎能力真的是越来越出色了。

    如果不是能够听到心声,没准他还真信了这番鬼话!

    “王远,你在当朕是傻子吗!?”

    嬴政怒吼,愤怒至极!

    嬴政:“(?°?д°?)”

    “陛下,请您冷静!”

    王远低头行礼:

    “再给臣一个机会!”

    那你赶紧拿出来呀!

    嬴政心道,不是朕不给机会,而是你在挑战朕的忍耐极限!

    再这里下去,他真的可能会忍不住杀人。

    真是的,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去就那么难吗?

    “可以将功补过!”

    “讲!”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463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