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姨发生了,污总裁整晚没拔出H

三人此时,惨不忍睹。

    身上的伤口每一条虽然都不足以致命,但是全部加起来,便让他们再无任何生路。

    赢澜也是第一次,动用规则之力。

    效果,让他十分惊讶。  老阿姨发生了,污总裁整晚没拔出H  

    这是刀之规则的力量,他第一次使用,居然就熟练的用了出来,在颇为意外之余,却也添了几分惊喜……赢澜甚至在想,如果接下来,自己试着使用剑之规则呢?

    还有,冰之规则?

    不及赢澜多想,嬴政出口提醒:“还愣着干什么,那个逆子,你不替朕杀了他?”

    胡亥!

    赢澜自然不会放过。

    之前,他一直在隐藏实力,当着众人的面,并没有动用霸剑诀之外的任何功法,也没有暴露武圣境界的气机,如今顺利解决了姬无夜、白亦非以及掩日,加上之前被剑气断吼的赵高,至此罗网加上夜幕两大组织的顶尖高手,几乎全部死在了赢澜手中。

    剩下的人,虽然已经逃走。

    但这么短的时间,能逃到哪儿去?

    赢澜身形一动,消失在了黑夜中。

    而此时,荀子也终于挺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

    至少,他能开口说话了。

    虽然体内那股自然之力的暴动,依旧需要靠着嬴政帮忙镇压,才能被控制住,但此时的荀子已经坚持许久,体内暴动的力量也开始减弱。

    嬴政和荀子二人,压力都减少了许多。

    不过,能聊天了。

    荀子马上开口询问:“陛下,刚才那人……”

    “如你所见,神兵榜第一人。”嬴政回应。

    荀子点了点头。

    神兵榜第一人……

    这个第一人,不负第一之名啊!

    而且,还如此年轻。

    “此人,不知道是何来历。”荀子试探性地询问着。

    嬴政知道,荀子问这个,自然有目的,但荀子是个聪明,此时一味隐瞒怕是会适得其反,但也不好暴露赢澜,便答道:“他,乃是我大秦王室之人!”

    “哦!”

    荀子意味深长地回应了一声。

    但心中,却是真正震惊到了!

    大秦王室……

    如此强悍之人,进入是王室俊秀。

    秦王室,人才辈出啊!

    也难怪,秦国能横扫六合,一同中原。

    本来,荀子自以为能进阶武王境,和嬴政齐头并进的趋势之下,届时在儒门与王朝之间的谈判中,至少能挣得一个不错的地位。

    可是,现在出了这个修罗……

    儒门,谁人能敌?

    金榜现世之后,天地惊变。

    就连荀子也清楚,如今这世界,怕是武道为尊,实力至上了。

    修罗一出,谁与争锋?

    刚才,修罗以一敌三,却瞬间斩杀了三位武尊强者,其中姬无夜和白亦非更是武尊巅峰实力,那一刻荀子的内心也是无比震动。

    因为,修罗所爆发出的规则之力,让人生出一股极强的无力感。

    武道规则……

    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作为儒门的宗师,荀子自然要好好考量,当下儒家的处境。

    到底是反抗,还是顺从?

    难怪嬴政,肯替自己护道……

    秦王室出了这样一个人才,早已经就屹立在了巅峰。

    立于不败之地了!

    “专心破境,境界金榜随时会照耀苍穹,我大秦多一人迈入武王境,便多一份战力!”嬴政见荀子震惊,便出声提醒,并且说道:“或许在你们看来,只有九州大地的得失。那些六国余孽也好,乱臣贼子也罢,平心而论,他们谁又不是为了自己?”

    “陛下呢?”荀子问。

    “朕?”

    嬴政的目光看向了苍穹,眼神开始变得深邃,语气也凝重起来:“在朕心里,九州是朕的九州,亦是九州之人的九州。大秦,是老秦人的大秦,亦可以是天下人的大秦!所以,金榜之上,大秦不能屈居人下。这世界,也不止九州之地。朕要的,是日月所照,皆是我大秦的疆土。”

    “荀子啊!”

    “你可知道,春秋战国,列国伐战,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

    “中原之地,为何能在丰年民不聊生,十室九空?”

    “这一切,都是战之罪!”

    “而朕,我们九州之人,华夏族众,乃至整个人族,唯有一统,方能终止一切战争!”

    “而这,便是朕心中所想。”

    嬴政一番慷慨陈词,直说得荀子久久不语。

    承认,嬴政的话,也不尽然全对。

    六国那些贵族遗老,或许各有私心,但江湖之中反秦之人,还是有豪侠义士的,但这本身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

    不过,对于嬴政要一统天下,凡日月所照皆是大秦疆土这样的豪言壮语,荀子却没有质疑。

    大秦的存在和建立,以及毁灭六国,就是粉碎质疑的最强力证。

    “朕一统九州,流的,是祖祖辈辈,无数老秦人的血!”嬴政见荀子沉默,再下了一剂猛药:“而那些六国贵族,只会为了一己之私,利用那些他们的百姓。实际上,秦国崛起,六国一一灭亡,真是因为朕残暴,秦人虎狼吗?不!荀子,你更清楚。”

    “六国的贵族,从来不流自己的血!”

    “他们,只流百姓的血。”

    “甚至,他们只会对自己国家的百姓,敲骨吸髓!”

    “朕一统九州,天下人都反对朕?”

    “哼!”

    “这些不过是六国贵族余孽们,编造的借口罢了。”

    “大秦还没有开始一统步伐之时,六国百姓便有许多在本国被剥削得生活不下去了,而逃往前往秦国,这些难道也是朕的大秦残暴吗?”

    嬴政的一番话,可以说是啪啪啪直接打脸了那些六国贵族遗老,一天到晚散播的反秦言论。

    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而且,嬴政还说了:“或许,他们还会说朕一统九州之后,滥征六国百姓入徭役,修筑长城,死了许多人。但他们可曾想过?老秦人一统天下,终结了战争,他们继而守土开疆,为六国的百姓带来了和平,难道朕的老秦人没有流血吗?”

    “北疆、南越,西戎。”

    “这些地方,难道都是六国的百姓在镇守,在厮杀吗?”

    “不止如此。”

    “金榜现世,大争之世来临。”

    “朕,还将征战天下!”

    “所以,荀况你认为,此时还该反对朕,反对朕的大秦吗?”

    嬴政的一番慷慨陈词,彻底将荀子说得哑口无言。

    良久,荀子叹息一声,说道:“陛下所言,皆是王道。荀况无可辩驳,但只是希望陛下,能从善如流。这天下还需要一些别的声音,因此儒门……当立。若陛下准许,荀况愿意入朝,助陛下治理这天下,征伐这大争之世!”

    至此,嬴政知道,荀子入秦,是必然的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47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