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要好大啊*宝贝不行我还要

二龙落地,江辰从他身上下来,二龙庞大的龙躯化成人形,站在江辰的身后。

    “诺!”

    铁牛扬了扬下巴,天空中乌云密布,偶尔有雷霆肆虐而出,打在一座山头上,直接将山峰削去一半。

    这是劫云,劫云汇聚,必有渡劫之人,只不过,现在仅仅是劫云汇聚,渡劫人还没有真正引来天劫。

    这样的情况实际上是非常少见的,天劫说来就来,能够强行压制天劫降临时间的,无不是决定天骄。  嗯不要好大啊*宝贝不行我还要  

    在劫云的正下方,盘坐着一道身影,单薄的秋衣披在身上,头发有些灰白,身下是一块巨石,巨石就在湖泊的正中央。

    看到此人的模样,江辰不由想起了老天师还有愚公村的村长,这种出尘的特质,是常人所不具备的,这跟修为无关,是心性的力量。

    周围聚集了这么多的圣境生物,但是依旧无法打扰到他分毫,天空中雷声渐渐变得宏大了起来,凭借着江辰的雷法修为,可以看出来,此人的天劫并不远了。

    “东西弄好了?”

    铁牛传音对江辰说道。

    “嗯!”

    江辰直接取出六个欺天阵纹阵基,递给铁牛,看到只有六个,铁牛的眼睛顿时瞥向了江辰。

    没办法,这个数量实在是……

    不算他们这边新出现的陌生圣人外,人数刚好六个人,六个欺天阵纹,呵呵!

    江辰也有些尴尬,主要是他也没想到铁牛他们在这里竟然还有一个队友,早知道就多做一个了。

    “哈哈哈哈,没办法,谁让你给的材料不够呢!”

    承认自己是卡着人数制作的欺天阵纹阵基?

    不可能的,就是因为材料不够,所以才只能制作六个!

    对,就是这样!

    “是嘛?”

    不算那个陌生圣人,铁牛三人纷纷投来怀疑的眼神。

    “是啊,也就幸亏你们运气好,不然连六个阵基都没有!”

    江辰情真意切的点点头,说到最后,都感觉自己说的是真的了。

    “但是我们有七个人啊!”

    铁牛叹息一声,然后却又大小了起来,感觉自己真是有些患得患失了。

    江辰没来之前,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放弃这次机会的决定了。

    结果江辰来了之后,他们反而还感觉阵基有点少。

    这也不怪他们,若是江辰拿出三个阵基,他们还不会有这样的心情,说不定还会庆幸,还有三个阵基成功了。

    但是江辰这六个阵基,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那我走?”

    江辰看到三人的表情,眉头一调说道。

    “算了,我们留下一个人在外面策应吧!”

    最后铁牛直接一摆手,大气的说道,只不过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了老木。

    “这是什么情况,那个人是谁?”

    江辰没回应铁牛,而是好奇的询问山脉深处的那个渡劫之人的身份。

    这雷劫的威力恐怖无比,光是劫云就遮蔽千万里,厚重的威压让无数生灵都下意识的远离这里。

    在场几十位圣人的气场加一起,也不如山脉深处那个平平无奇的单薄身影。

    “他呀,天木界里的一个传奇!”

    谈起山脉深处的那个身影,铁牛的表情立马肃然起敬。

    此人是天木界的原住民,这点毋庸置疑,能有如此实力之人,不可能是外来者。

    之所以是传奇,听完铁牛对此人生平事迹的介绍,江辰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狠人!

    单薄男子本体是一条普通的鲤鱼,唯一值得称赞的地方恐怕就是一条锦鲤了。

    也许是本族的特性,这条锦鲤真的实现了鲤鱼跃龙门,一路从一条普通的鲤鱼成为了这天木界中的霸主。

    只不过,这不是一条闲鱼,而是一条有梦想的锦鲤,自从当上这天木界霸主之一后,闲鱼……呸,锦鲤就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出去看看。

    众所周知,天木界所有妖兽都被下了诅咒,一旦到达一定实力后,就会被限制在一处地方,终生不得离开。

    然而,传奇之所以是传奇,就是因为它的与众不同!

    这位成圣后,直接一口将自己守护的灵药给吞了,连灵药都没有了,还守护这个锤子!

    这样做,自然要面临诅咒的惩戒,但是这位却硬生生的将诅咒扛了下来,那一日整个山脉变得金光闪闪,一条金色的锦鲤腾跃天地间。

    时而化作真龙,时而化作锦鲤,声音嘶吼闯荡千万里,无数山脉都在锦鲤妖圣挣扎间化作飞灰。

    最后,他成功抗住了诅咒,因为当日金光冲天几万里,所以这位锦鲤妖圣被人称为金鳞王!

    抗住诅咒,金鳞王以为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但是很快他就腻歪了天木界的生活。

    天木界很大,一个凡人怕是需要用他一生才能将天木界走完,对于被诅咒困在一个弹丸之地的妖圣们来说,能够畅游天木界已经是了不得的了。

    但是金鳞王是传奇,什么是传奇,那就是不能以常理度之,这位竟然在天木界呆的无聊后,产生了一个想法。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想法很快付诸行动,它竟然想起了跟千年一进入的外来者合作,一个地头蛇的善意,没人会拒绝,所以金鳞王很快就找到了合作者。

    那是那一届的远征帝国修士,人妖合作,很快称霸天木界,那也是远征帝国收获最大的一次。

    金鳞王跟远征帝国修士合作,自然不是无利所图。

    远征帝国修士中有人带着一道证道者亲自写下的法旨,这可给了金鳞王一个希望,证道者的东西或许有机会带它出去呢。

    然而,可惜的是,最后金鳞王依旧没能摆脱天木界的约束。

    在外来者离开天木界的时候,至尊法旨撑开一道门户,金鳞王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了,至尊门户却被天木界法则一下子给轰碎了,若不是金鳞王跑得快,恐怕那次就是她传奇的终结。

    可是传奇终究是传奇,金鳞王养好伤后,躁动的心不允许他这么闲鱼下去,于是在接下来的几个千年纪元,金鳞王的身影一直活跃在天木界中。

    可惜,这几千年来,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老金在挨揍!

    每次金鳞王活跃期间,最后必定以悲惨收场,若不是千年之期,恐怕这个传奇坟头草已经老高了!

    上个千年纪元老金没去秀,结果那一届的修士很失望,没想到这个纪元老金竟然又有动作了!

    江辰听得津津乐道,结果铁牛忽然不说了。

    “然后呢?”

    “这个纪元,也许是这位传奇最后的纪元了!”

    铁牛叹息一声,似乎在为这位天木界霸主叹息。

    “金鳞王越战越强,如今已经是顶尖圣王,因为多次挑衅天木界规则,恐怕他这次想要度过大圣劫,机会渺茫!”

    洪伟轻轻摇头,英雄落幕,多少天骄都要化作枯骨,圣王也不过是历史中的一抹尘埃。

    “是啊,不成仙,终究是凡人,长生遥遥无望,可是,人生在世,若是不拼一把,岂不是白来一场!”

    十八皇子带着人来到了这边,器宇轩昂的说道,他是帝国最年轻的圣人,至尊亲子,放在北斗那也是帝子级别的人物。

    十八皇子看向江辰,微微点头,江辰却注意到了十八皇子身后的的剑十七。

    也就是帝国十七公主,剑十七漂亮的大眼睛狡黠的对江辰眨了眨眼。

    “这次帝国难道就没有兴趣跟金鳞王合作?”

    江辰看向十八皇子,好奇的说道,按理说,金鳞王跟远征帝国合作这么多次,这次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看着金鳞王这么作死。

    而且别看金鳞王一幅生死看淡,随心所欲的样子,但是光凭铁牛口中那一幅铁头娃的形象,江辰就确定,这次金鳞王肯定会整事情。

    他是一条不甘平凡的闲鱼……锦鲤!

    “那一切,也要等金鳞王度过天劫呀!”

    十八皇子没有看江辰,眼神深邃的说道。

    江辰没有继续问下去,金鳞王的死活不关他的事情,英雄迟暮,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说不定以后自己也会面临一样的场景。

    所以,眼下要做的还是增强自己的底蕴。

    江辰更好奇的是铁牛需要欺天阵纹的原因,莫非这山脉中还有什么宝贝不成?

    可就是有什么宝贝,如果金鳞王不同意。他们也拿不到呀。

    黑皇告诉你,做妖可以有多狗!

    段德告诉你,做人可以有多坑!

    叶凡告诉你,渡劫也是可以一边渡一边杀人的!

    金鳞王告诉你,天木界乱不乱,老金说了算!

    “金鳞王渡劫之前就已经将天木界十八株药王栽种到了他的老巢,这次金鳞王明确放出话,他渡劫成功之日,就是众药王蜕变之时,他若是失败了,这些药王自然就是无主之物了!”

    嘶~

    江辰倒吸一口冷气,这老金真是有魄力,竟然要在自己渡大圣劫的时候,还想着诞生一株半神药甚至神药。

    “哎,可惜老金生活在天木界,不然出去后,也是个祸害啊!”

    江辰感慨一声,然后就发现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变得诡异了起来。

    “嘘!金鳞王耳朵很灵!”

    江辰旁边的二龙忽然拉了江辰一把,低声传音道。

    耳朵很灵?

    江辰看向单薄身影,恰好这时候金鳞王也睁开眼睛看向了江辰。

    一双黑白分明的如同琥珀一般的眼睛,深邃无比,跟江辰对视,刹那间他仿佛看到了无穷天劫降临在自己身上,整个天地都变得混乱了起来。

    只不过,这气息明显吓不住江辰,两人对视一个呼吸后,金鳞王竟然对着江辰点了点头。

    这老金看起来也不错嘛!

    忽然,江辰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景物全部都在一瞬间消失,天地颠倒,七彩的斑斓的光波将江辰包裹,他仿佛被扔进了一个迷梦的世界。

    “你就是江辰?”

    一个沧桑的声音在江辰耳边响起,随后七彩斑斓汇聚,一个七彩的锦鲤出现在江辰的面前。

    这是……金鳞王?

    “前辈认识我?”

    被金鳞王打招呼,其实江辰是有些发憷的,毕竟上一秒还在说人家坏话,下一秒就被找上了,这搁谁身上也没法微笑面对。

    “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过,刚好刚才听到你说话了!”

    七彩锦鲤瞪着鱼泡眼,平静的看着江辰说道。

    “哈哈哈哈,前辈的英雄事迹广为流传,我们后辈当真是佩服至极,只可惜没有跟前辈生在同代,不然一定把酒言欢!”

    江辰尴尬的咧嘴一笑,随后满脸正色的说道。

    七彩锦鲤吐了个七彩泡泡,然后在半空中一个甩尾,身体灵活的来到了江辰的身边。

    “一个斩道修士,能够抗住我的精神威压,确实不一般,若是其他时候,我不介意给你一些机缘,只可惜……”

    金鳞王摇摇头,然后开始仿佛普通金鱼一般在在半空中游荡。

    “看来前辈已经跟远征帝国合作了,而且似乎远征帝国拿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江辰听完金鳞王的话,沉吟了一下,说道。

    “哦,何以见得?”

    “前辈不是那种甘于向命运屈服的人,否则不会成为天木界的传说,我相信这次你也不会认命。”

    “外面都在说你这是最后的疯狂,但是凭你的事迹,我相信,就是这时候,你也不应该认命,也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去死的!”

    江辰先是一阵马屁拍了过去,反正几句话,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

    “哼哼哼,你这小子倒是有眼光!”

    “老子就是死,也会咬这老东西一口,我金鳞王,其实那么容易屈服的!”

    金鳞王冷哼一声,随后整个七彩世界都开始返佣了起来,可见他此刻的心情。

    金鳞王口中的老东西,应该就是就是木族的老祖了,若不是这诅咒,他堂堂金鳞王其会被困在这一方小世界中!

    “你小子有什么不同,能被那老东西刮目相看,除了嘴皮子跟天赋好点,我也没看出什么不同呀!”

    金鳞王飞到江辰的身边,环绕了他几圈,瞪着一双鱼泡眼说道。

    “我能带你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479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