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高潮被下药 他们把她拖到工地上粗鲁的

   赌拳就是由赌坊找来地下拳手,观众押注,观众压的人打赢了就赢钱,反之则赔钱。

    而参与赌拳的人,无论打赢打输,都能获得一笔金钱,只不过打输了的人,可能得到的钱也就够一个汤药费而已。

    这种地下拳赛,一般都是好几个地下赌坊一起办的,甚至那几个正规赌坊也会参与,毕竟这里面的利润,太大了一点。

    吴烦也很想参与,他参与进去,除了赢了拳赛能获得一大笔奖金之外,这地下拳赛,还是为数不多的,没有太大生命危险就能获得大量实战经验的地方了。  办公室高潮被下药 他们把她拖到工地上粗鲁的  

    因此,他在赌坊表现的也比较规矩,内心虽然不屑,表面却尽量露出善意。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他以为他已经尽量展露善意了,但他现代人当习惯了,旁人可没这么觉得。

    不烦心地下赌坊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地下赌坊实力一般,最多就一群练过的打手而已,没多少有本事的。

    回来时已经很晚了,美美的睡了一觉,吴烦第二天居然没能一早爬起来。

    吴烦自己知道自己,这是昨天睡的太晚,偶尔熬了一次夜,不习惯而已。

    但人家纪灵可不这么想,她想的是昨天吴烦被她哐哐一顿打,今天早上没爬起来,一定是昨天受伤太重了。

    于是,一大早上的,纪灵就端着早饭过来,一副要喂饭的架势。

    吴烦也是苦笑不得,连忙道:“别忙活了,我自己能行的。”

    纪老爹是昨天傍晚回来的,家里没个男人,吴烦心里也不放心,不然那地下赌场,他老早就去了。

    今天和往常一样,上午花一两个小时帮家里把纪老爹收购上来的药材给处理了,多余的时间扎马练刀。

    下午则要根据药方配药,修炼金刚身和玄心正法的同时,配合上药剂,效率应该能大幅提高。

    药材处理吴烦没有实际上手过,但他在游戏里曾经见过,而且他只要负责干重活就行,细致的工作并不需要他来做。

    他最大的两个任务,一个是切药,把一些大块的根茎和太长的药材切成一小份一小份的。

    家里有闸刀,可吴烦不爱用那玩意,用老胡送的柴刀更顺手一些。

    另外一项任务则是打,把药打成粉末状,费力又费时。

    其他诸如煅烧,漂洗,泡水之类的,都不需要吴烦上手。

    很快,家里的院子就晾晒上了一堆的药材,吴烦也抽空配好了自己需要的那一部分。

    下午照常是吴烦出去打饭,饭桌上,纪老爹还和吴烦商量啥时候开业的问题,扯了一大堆黄道吉日的东西。

    吴烦哪懂那些,他不仅不相信这个,甚至还有一点反感。

    游戏世界虽说有仙,可吴烦玩了几百个存档,无论是拯救了天下苍生,还是祸害了万里中原,仙魔都未曾见到过半个。

    所以吴烦直接让纪老爹拿主意,他们两位长辈自己商量个日子就行。

    饭后,趁着纪老爹和纪妈妈午睡的功夫,吴烦又悄悄拉了拉纪灵的衣袖,示意她做一点饭后运动。

    吴烦老实的很,饭后运动也只是光挨打,不还手,最多趁着趁着人家给自己上药的时候,睁着眼睛乱摸一通而已。

    “啥?今天还要打?吴大哥你疯了啊?”

    吴烦伸手捏住小纪灵的脸蛋道:“怎么说话呢,怎么就疯了啊,练功这种事,就是要持之以恒的。

    我今天要是放弃了,明天是不是也要放弃,后天就更不要说了,那我昨天那顿打,不是白挨了?”

    纪灵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好忽悠了,任吴烦说的天花乱坠,就是不肯。

    吴烦也不想如昨天那样刺激纪灵,害她几乎哭了一个下午。

    “这样吧,咱们来城里这么久了,还没出去玩过呢。

    明天吴大哥打算去报名武考,就带你好好出去玩一趟,怎么样?”

    纪灵激动的两只眼睛都要冒星星了,但她知道这是吴烦开出的条件,心里再怎么想去,却依旧不肯松口。

    “小机灵你要实在不想去也没关系,我一个人去好了。”

    纪灵一对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吴烦,委屈的道:“人家没说不想去嘛!”

    “行了行了,吴大哥骗你的了,出去玩怎么可能不带你。”

    揉着纪灵的小脑袋,吴烦笑着继续道:“但是呢,你也要帮吴大哥练功,放心好了,昨天那样的力道,一点都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都流血了!”

    “那你见过有好的这么快的嘛,说明就是不小心擦伤了一点皮肉,没关系的。”

    好说歹说之下,纪灵终于同意继续帮吴烦练功,不过为了不让纪老爹和纪妈妈她们担心,纪灵要求在他们醒来之前就一定要停止。

    吴烦同意了,这段时间准备期还好,等正式开业了,哪怕没有生意,纪老爹他们肯定也不舍得去午睡了。

    所以,吴烦觉得自己要加快进度了,在一个星期之内,先把棍棒敲击的这个阶段给通过去。

    很明显的,纪灵这丫头,手上的力道比昨天轻了不少,不过吴烦也没说什么,昨天的确稍重了些,今天这种程度正正好。

    昨天大部分棍棒都是击打在背后,这一次,吴烦让纪灵从正面敲打。

    不一会的功夫,小院内就响起了砰砰砰的闷击声。

    大概半个多时辰的功夫,一直在挥棒子的纪灵,早就累的吃不消了,大热的天里,浑身湿的透透的。

    反倒是一直被打的吴烦,虽然浑身重又青紫了起来,但在金刚身修炼法的加持下,也就外表唬人而已。

    当然,疼痛还是避免不了的,尤其是每一下都敲打在伤口上,那滋味,一般人绝对忍不住要嚎出声。

    然而,看着纪灵浑身湿透,累到喘息也没喊一声,他一个大老爷们,死也要挺着。

    所以说,这世上发生的绝大部分事,根源都来自于“逞能”这二字。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503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