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的荡欲/蕾被黑人按在轮胎上干

前段时间看书时,楚尧从书上看到,三不朽圣人之道,立功,立德,立言。

    那会儿还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

    和平年代,还是礼崩乐坏的时代,也是知识爆发的时代,这三条路,基本都没得走了。

    除非人类迈入星际时代,或者开启下一个知识大爆炸。  艳妇的荡欲/蕾被黑人按在轮胎上干  

    而虞美人要做的,属实让楚尧感受到了一种……格局。

    同时,也蕴含着无比的力量。

    每年五十亿是什么概念?

    来一个简单的计量单位:

    一所山区小学,每年需要的运营经费,估计也就一百万。

    五十亿,相当于五千座,可以覆盖近百万人。

    按照现在人口出生数量,估计都没那么多贫困孩子等待被她“扶贫。”

    每年这么一大笔钱,真要用来做慈善,那绝对是极其恐怖的力量。

    更别说,除了自有资金外,还有成立基金会运作,可能吸纳的社会资金。

    更恐怖的是……

    还坚持四十年!

    真要做下来,到她死的时候,不,都等不到她死,能坚持十年,甚至五年下来,那绝对就得是万家生佛了。

    ……

    “基金会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虞楚基金会,你别自恋啊,这个名字,是我未来的孩子的名字。”

    虞美人再次笑着说道。

    楚尧:……

    心中涌动着一些暗戳戳的情绪,默然片刻,点点头。

    “都行,随便你。”

    “不是,听上去怎么这么敷衍呢?”

    “哪有敷衍?我只是有些感慨,要不我现在就自杀吧,开个投胎挂,给你当儿子。”

    楚尧前半句还正经,后半句直接异想天开,脑洞格外清奇。

    虞美人不由再次笑出声来。

    “神经病啊!”

    ……

    不管怎么说,虞美人的决定,还是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楚尧。

    具体启发在哪里呢?

    就是,身前身后名。

    到这个层次,也该追求“一辈子的事业了。”

    ——我得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

    钱不行。

    死了,一分带不走,也没人会记得,只会被其它人瓜分。

    企业不行。

    翻车的概率太大,且未必能赚钱一辈子,可能过个二三十年,自然而然,就跟不上时代潮流了。

    绝大部分企业都避免不了的结局。

    得是别的事情。

    慈善这条路,她已经走了,自己相当于也跨进去半只脚。

    避免雷同,自己倒是可以考虑下别的。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之后,楚尧便是迅速找来了纸和笔,感觉一种无言的冲动,涌现在心头,特别想要抒发出来。

    是……

    是一种很原始,但却很简单的冲动。

    那就是——你的理想是什么?

    立志。

    比如什么……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再比如什么……打碎旧世界,开启新世界。

    都是振聋发聩的志向。

    自己当然没这么伟大,不过可以效仿。

    这个时候,楚尧脑海中,莫名想起小时候,自己上课时,被老师问起这个问题时的回答。

    ——同学们,大家长大以后都想做什么呀?

    清楚记得,有人想当科学家,有人想当大明星,有人想当公交车司机,有人想开游戏厅。

    而自己的理想是——每天都有鸡腿吃,过年有新衣服穿,夏天能吃冰棍,冬天能喝肉汤。

    当时让全班哄堂大笑。

    现在想想,那些物质上的匮乏,正是导致现在“胸无大志”的原因。

    以至于现在都习得性无助,这才有钱几天,就失去斗志了,想躺平了。

    深吸口气。

    楚尧开始在纸上写。

    ——三十五岁之前,做一家细分领域,世界第一的公司出来。

    笔尖在纸上划出沙沙的声音,虞美人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看着这话,明白楚尧的感触在哪里,眼神微微有些发亮。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她却有些错愕的继续看到,楚尧拿着笔,把“世界”两个字画掉,重新改写成“华夏。”哭笑不得。

    楚尧瞪了她一眼。

    “笑毛线,能在我国做到第一,基本就是世界第一了。”

    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牛逼,也不敢吹这么大。

    慢慢来。

    既然是立志,还是要“虔诚”一点。

    “好,那你继续写,还有吗?”

    虞美人整个人趴在楚尧背上,颇有兴致的问道。

    楚尧咬了一会儿笔盖,想了想,再次写下第二条。

    ——当一次全球首富,(哪怕一天都行)。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算理想,只是欲望。

    但,也终究是一种体验。

    不试一试,还是会略微有些遗憾的。

    “你这就有点太离谱了,得看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明面上的,超过万亿,就差不多了。不过暗地里的,那就说不清楚了。又不是考试,没有人打分。”

    楚尧摆手,笑了笑。

    于是又在这第二条志向上,再次加了一个括号,(明面上的)。

    这个目标,严格说起来,也没那么难。

    全球刷钱刷完,且合法化后,基本上就完全可以做到了。

    当然,中间肯定需要一些时间。

    但多少也算是半个志向。

    想想能让自己热血沸腾的那种。

    ……

    “还有吗?”

    虞美人又问:“别总写钱啊,有点别的追求,比如攀登个珠峰什么的,或者拍个电影,写首歌,写本书之类。”

    她开始出主意。

    不怕欲望多。

    有钱就有无限可能。

    就怕楚尧佛系,躺平,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闷在家里不出来。

    “呃……这个,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也没有这个天赋啊,只能伺机而动,要不养几个御用文人,让他们写,出的成果算我的?”

    楚尧笑着说道。

    被虞美人无语的咬了一下耳朵。

    “那你不会学嘛……多浪漫呀,画个画,谈个钢琴。”

    楚尧点点头。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待定,没办法作为主菜。”

    “第三道主菜,我倒是也想好了,但不能写出来,只能在心里默念。”

    嗯?

    还卖关子?

    虞美人好奇疑惑,胸前两坨软肉,在他后背蹭啊蹭,语气甜腻的撒娇道:“什么嘛?写!写出来!不能告诉我?”

    楚尧不为所动。

    还是笑道:“这个肯定不能说,绝对不能说,严刑逼供,辣椒水老虎凳都不能说。”

    “不是……说啦,到底什么嘛?”

    “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放心,我会为你严格保密,并且绝对不笑你,而且百分百拥护支持。”

    虞美人软磨硬泡,赌咒发誓。

    楚尧想了想,笑眯眯的看着她:“成,那你给我写一份保证书,来,白纸黑字,把你刚才说的条款落实下来。”

    她:……

    “写就写!”

    咬着牙写完自己刚才说的。

    楚尧看了一遍,笑着,再次反问道:“绝对拥护啊?绝对支持?绝对保密?”

    都到这个时候了,虞美人自然是咬牙点头。

    楚尧摇头笑笑,也没再说什么。

    很荒唐的,在纸上落笔。

    ——“完成百人斩。”

    虞美人:???

    你……

    你!!!!

    还敢再无耻点吗?

    真就一点脸都不要了。

    low到爆好吗?

    “什么表情,你说的啊,绝对支持。”

    楚尧眼中带着几分痞意,笑看着她,得意洋洋的同时,也带着几分谨慎,做好应对她飞禽大咬的准备。

    low归low,但这个瞬间,虞美人也倏然会觉得,那个……那个曾经的楚尧,回来了。

    她宁愿这样。

    ……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511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