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裤子摸h-我和小子公交车

  胡喜儿傲娇地说:“娘,我以后还会挣更多的钱,你就等着享福吧!”

    胡冬玉觉得自己真是幸福,自己小女儿都会说挣钱给她了,而且是真的挣到钱了。

    “乖女儿,你好好的就行,娘不要求你挣那么多钱,你的钱娘先给存着,给你当嫁妆。”

    胡喜儿拉着胡冬玉的手,把头靠上去,“娘,你真好,做你女儿真幸福。”

    “娘有一个这么棒的女儿,娘也很幸福。”  隔着裤子摸h-我和小子公交车\  

    胡平安和胡平顺怎么觉得那么酸呢,他们是男孩子,不能这样撒娇。

    胡东来拿起桌上的银子,“这银子真是好,可是我觉得放着不安全的,万一给人偷了就不好了。”

    胡冬玉紧张了,好像就有小偷来偷东西了。

    “那怎么办?”

    胡平安提议:“要不把钱拿去买田吧,给喜儿当嫁妆,田还可以租出去,收租金。”

    几人认真地思考,突然,胡东来拍桌子,“就买嫁妆田,买田多划算啊,可以收租金。”

    胡冬玉也觉得买田挺好的,她没出声反对买田,突然她看到桌上侄女的钱。

    “萍儿的钱呢?也帮她买田吗?我觉得最好买田,省得弟妹惦记孩子的钱。”

    胡东来点头同意,“我也觉得萍儿最好是买田。”

    胡冬玉抓着胡喜儿的手,“喜儿,你去悄悄地把你姐叫来,买田的事得亲自问她。”

    “好,娘,我这就去。”

    胡喜儿出去,蹑手蹑脚地来到胡萍儿的房间,她轻轻地敲门。

    “萍儿姐,是我喜儿,快开门。”

    胡萍儿打开门,还没开口就被拉走了。

    “萍儿姐,你别出声,你跟我来。”

    胡喜儿把胡萍儿拉到她爹娘的屋子,胡萍儿觉得莫名其妙的。

    “萍儿,你过来,大伯娘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胡萍儿走过去,“大伯,大伯娘,大哥,二哥。”

    “萍儿,你的钱交给我们保管,那么多钱,我怕有小偷来偷啊!”胡冬玉说。

    胡萍儿露出紧张的神色。

    “你别着急,我就随便一说。喜儿交了一点钱给我们,我们想去买田给喜儿当嫁妆,你的钱买田吗?大伯娘就想问问你的意见。”

    买嫁妆田,这事胡萍儿从来没有想过,现在想想买嫁妆田就是给自己的最大保障。

    胡萍儿点点头,“大伯娘,我……我也想买嫁妆田,全都拿去买嫁妆田。”

    “行,你想明白就好,有了嫁妆田,以后挑一个如意郎君来。”

    胡萍儿害羞地低下头,脸红了。

    胡东来说:“萍儿,你放心吧,买田的事大伯帮你张罗。”

    “谢谢大伯。”

    “一家人说什么谢。”

    胡喜儿看着胡萍儿,“萍儿姐,以后你有嫁妆田了,你在婆家就可以威风了。”

    胡萍儿太害羞了,她跑出去了。

    胡冬玉轻轻地拍胡喜儿的脑袋,“你瞎说什么?”

    胡喜儿委屈地说:“娘,不是你自己说女子有值钱的嫁妆以后在婆家就有地位的吗?婆家人就会看重的吗?”

    “这和威风是一个道理吗?”

    “不都一样嘛?”

    胡冬玉用手戳戳她的脑袋,“你呀,歪理一大堆。”

    胡东来见闺女委屈了,他受不了了,“孩他娘,喜儿才回家,你别这样。”

    胡冬玉生气地看着他,“都是你惯坏的。”

    胡喜儿抱着娘撒娇,“娘,我天天想着你,我要和你睡。”

    “好。好久没和我闺女睡了。”

    “那我睡哪?”胡东来问。

    “爹,你和大哥或二哥睡。”

    胡东来一脸受打击的样子,女儿一回来他就失宠了,床都不让上了。

    第二天胡东来就带上钱,还拉着弟弟出门了。

    “大哥,你要带我去哪?”

    “你先车,路上和你慢慢讲。”

    胡东运爬上牛车,牛车缓缓地驶着,牛车驶远后,胡东运忍不住问了,“大哥,有什么事啊?”

    “我家喜儿跟着小朵干活,小朵分了一些钱给她,她把钱拿回来了,我想给她买嫁妆田。”

    胡东运还挺吃惊的,侄女还那么小就给准备嫁妆了,还买田,这在农家太少见了,想想她女儿,那么大了,还什么嫁妆也没有准备,他这个爹做得真失职。

    “大哥,你真是一个好爹。”

    “弟啊,这里还有萍儿的事,萍儿在大朵家学了双面绣,她挣大钱了,她交了40多两给我保管,她的钱也拿去买嫁妆田。”

    什么?胡东运大惊失色,他的女儿挣了那么多钱,比当爹的厉害,他太震惊了。

    胡东运没有出声,胡东来误会弟弟对钱有想法。

    “弟,你可不能想着萍儿的钱啊,萍儿大了,她之前又出了那事,名声有损啊,她有嫁妆田,以后才能找个好人家啊。”

    “大哥,你想哪去了?萍儿是我女儿,我不会想她的钱的,她靠自己本事挣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你当爹的这样想就对了。我们的小辈比我们厉害啊,一下子就挣那么老些钱回来。”

    “大哥,你可就享福了,平安和平顺那么孝顺听话,他们现在养兔子养得那么好,喜儿又那么有本事,你以后就不用愁了。”

    “弟,你也不错,萍儿多好的孩子啊,还会独门手艺了,以后差不了。”

    “萍儿是好,很好的女儿,就是有一个坑人的娘,她的亲事我愁啊!”

    “萍儿是该说亲了,再拖下去就是老姑娘了。要不要我让你大嫂去打听打听?”

    “好啊,那就麻烦大嫂了。萍儿娘不行,咱们的娘年纪又大了,腿脚不方便,现在就只能靠大嫂了。”

    “行,没问题,行,我让你大嫂帮忙帮忙。”

    “真是谢谢大哥。”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接下来,他们俩到了大阳镇的交易市场,他们找了一个中人。

    中人热情地说:“两位大哥,你们要买什么?田地还是铺子?卖田地或铺子也行。”

    胡东来说:“我们是要买良田。”

    “想买多少?我这手上刚好有雇主托我卖。”

    “这良田多少钱一亩?”

    “现在的价格都是四两银子一亩。”

    胡东来也知道行情,四两一亩不贵,他不久前刚买过良田。

    “能带我去看看吗?”

    “行。你们跟我来。”

    中人带着去看良田,这个田都在“羊村”,一共12亩。

    胡东来和胡东运看了后觉得挺满意的,就都买下了,胡萍儿名下有了10亩良田,胡喜儿名下有两亩。

    怀揣着地契而归,他们俩可高兴了。

    “大哥,那些地租出去,收的租金给她们存着做嫁妆。”

    “我当然知道,过几天我去羊村问问里正,看有没有要租田的人,有合适的就签字了。”

    “嗯,这个好。大哥,萍儿买田的事你不要说出去,我怕……”

    “我知道的,你放心,我嘴很严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53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