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托起她每走一步撞击的更深 我是男配不是诱受

“盛师兄稍等片刻,东西有些多,我得核算一下。”

    张宝拿着盛夏的物品清单赶紧离开了这里。

    劈里啪啦,张宝拿着一个算盘走了过来。

    “盛夏师兄,我当你面核算,这也是我们珍宝阁的规矩,购买大量修炼资源的顾客我们必须当面核算价钱。”

    “一个十立方的纳戒,两百张疾行符,一百颗回元丹,两百颗血气丹,飞雷神剑,还有一柄长剑,以及五百张起爆符,一套四阶剑阵。”  他托起她每走一步撞击的更深 我是男配不是诱受  

    翻开自己的小本本,张宝一个一个把盛夏需要的物资都说了出来。

    “没错。”盛夏点了点头,一只手杵在了柜台上,另外一只手则死死的牵着李思语。

    “十立方的纳戒,师兄要最普通的就可以吗?”

    “最普通的就可以。”

    “最普通的纳戒对外出售1万灵石,但是师兄是自家宗门之人,给八千就好,八折等最后一起打。”

    一边疯狂扒拉着算盘,张宝抬起头来对着盛夏说到。

    “疾行符,师兄需要什么品质的吗?”

    “五十张中品,其余的下品就可以。”

    思考了一下自己的财力,盛夏决定还是不要买上品的疾行符了,要知道上品疾行符的价格是十分昂贵的,购买一张上品符箓足够可以买几十张中品的了。

    上品符箓卖这么贵也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上品符箓已经不是中级的制符师可以制造出来的符箓了,每一张上品的符箓都需要上品制符师一笔一画勾勒出来,上品制符师制造的符箓自然不是中品制符师可以匹敌的。

    “疾行符很常见,无论在哪里贩卖的价格都是很低的,一些低级修士十分青睐。”

    “中品疾行符的价格是三百灵石一张,下品疾行符的价格是三十灵石一张。到时候想要使用只需要用灵气催发就可以,这也是所有符箓使用的技巧。”

    一边盘算着价格,张宝和盛夏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李思语。

    “盛师兄!我已经迈入筑基了,这些基础的东西我还是懂的,看,我这里也有符箓!”

    说着,李思语拿出来了两张上品的流火符箓。

    “李师妹。没想到这么有钱啊!!”

    张宝在一旁打趣道。

    “五十张中品,就是一万五千灵石,一百五十张下品,那就是…嗯…四千五百灵石。”

    “疾行符的价格就是一万九千五百灵石。”

    “盛师兄,回元丹和血气丹属于重要丹药,宗门下令我们只能出售下品的,一枚下品的回元丹要两百灵石,一枚下品的血气丹要一百灵石。”

    “两个加一起就是四万灵石。”

    “咱们仙宗的制式长剑一万灵石就可以,但是飞雷神剑,盛师兄,师弟真的没有权限压价,只能给你正常价格,二十八万灵石。”

    “起爆符的话,一张五百灵石,师兄,不是我们卖的贵,这起爆符太危险了,数量如果达到一定程度都可以威胁到仙人了!”

    “五百张,二十五万灵石。”

    “一套四阶剑阵……”

    “五行剑阵就可以。”

    “五行剑阵的话,一套一共十万灵石。”

    我天,这得花多少灵石了啊!

    老哥当时是结交了一个什么神仙人物。

    看着张宝那老家伙一口一共一个万字,李思语整个人都快懵了。

    “一共六十九万七千灵石。”

    “打八折……”

    张宝咬咬牙,这人要不是自己的师兄,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打折的。

    “打完八折,一共五十五万七千六百。”

    “都打折了,那我再抹个零头,盛师兄给五十五万灵石就可以。”

    “灵石支付吗?”

    “灵晶!”

    “灵晶的话,就五百五十颗,那七颗就当做是给师兄您的损失吧。”

    “师兄,我这里血气丹储备不够,三天,三天我调一批过来,到时候我让人送过去吧。”

    “行,那就三天后一起送到森都峰,我在甲级七十一号洞府。”

    “好。”

    而在一旁,李思语还处在震惊当中。

    五十五万七千六百颗灵石,这可是灵石,不是其他的什么啊!

    李思语从来没有见到过,哪怕听到过这么多的灵石。

    她本以为盛师兄和自己过来就是买一点到时候需要用的紧俏货备用,哪能想到师兄这是想要搬空啊!

    尤其是师兄居然买了那么多血气丹和回元丹。

    她可不是刚入门的小白,虽然天赋不是很好,但是也修炼十余年。

    自然知道这两个丹药了,和其他的丹药不一样。回元丹和血气丹是只有中级炼丹师才可以炼制出来的丹药。

    回元丹和血气丹的作用差不多,只不过回元丹是恢复体内灵气的,而血气丹则是恢复身体的。这两种丹药的恢复效率却是所有但要当中几乎是最高的了。

    而宗门也明令禁止这两种更好品质的丹药在宗门外的流通。

    “思语,走,和我去接个人物。”

    看着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面,张宝说不羡慕哪是不可能的。

    “当真是郎才女貌啊!”

    稍稍的感叹了一句,就回身数钱去了。

    这个是自己专门对待的顾客。提成完全在自己手里面。

    …………

    藏书楼

    还是那个座位,还是那些书,但是却没有了那个面具先生。

    带着几位愿意跟随自己的学生,郑学秋本打算和方铭告个别,但是却没有找到,只能默默的离开了。是的,没错,郑学秋认出来了那个给自己启发的神秘人就是掌门第二子,纨绔方铭。

    在即将走出仙宗的那一刻,郑学秋回头看了一眼,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

    “这个世界的人难道不炼体吗?”

    躺在床上,方铭叼着一根灵药的叶子在那里苦苦哀思。

    在上次历雷劫的时候,方铭就发现了自己的弱点,自己没有炼体的功法,谁家修炼不炼体呢?

    如果不炼体,那和法师有什么区别的,都不过是三秒真男人,自己可是要成为持久壮汉的!

    抱着这个想法的方铭已经挑灯夜战,苦读近千本书了,除了在几本游记和野史当中有过提到几位修士依靠炼体成为仙人外,其他关于炼体方面的常识,哪怕是描写都没有多少。

    而在这些游记和野史里面看到的内容,方铭差点一口血喷死。

    “炼体非仙人之路。”

    “炼体乃下等者,我辈鄙视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552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