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操男^肿大还埋在她身体h

    晨曦仙子说完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顺便抿了一口。

    她看着江澜,未曾再开口。

    似乎在等江澜消化她所说的话,好方便后续继续交流。  女操男^肿大还埋在她身体h  

    此时。

    江澜低眉。

    陷入了思考。

    打破天赋枷锁?

    他以往确实因为天赋的原因,无法晋升太快。

    甚至晋升元神,返虚都需要外物相助。

    想要成仙更难上加难。

    第一次在客栈尝试直接失败,甚至找不到仙门所在。

    最后之所以能够顺利成仙,是因为…

    师父给了千年气运,让他得到了气运馈赠,再次拿到了造化丹。

    如此方能顺利进入人仙境界。

    此后,他就开始快速晋升。

    再也没有被瓶颈拦住。

    甚至不需要外物相助,就能晋升。

    哪怕再难,他都能闯过。

    是因为修炼天赋再也无法约束他了。

    这便是师叔说的,打破天赋枷锁吗?

    如果是,他已经打破了。

    而且有系统帮助,有幽冥洞,有神女图册。

    他的进度会比寻常人快很多。

    在加上悟道,他修炼的速度从未停下过。

    如今,天仙后期。

    或许再过六七十年,便能达到圆满之境。

    等待金身淬炼结束,他将晋升绝仙。

    不过这还需要等一百多年,才能知晓是否能成功晋升。

    现在并不需要太着急。

    “大致了解了?”晨曦仙子把茶杯放在桌面上。

    “嗯,大致了解了。”江澜点头。

    确实了解了一些。

    “感觉自己可能有无尽的未来,是什么心情?”晨曦仙子看着江澜询问道。

    思考了片刻,江澜方才开口道:

    “想努力去修炼,去看更多的知识,去体会更多的变化,让自己保持最初的心。

    从而匹配上未来可能有着无尽可能的自己。”

    听到这句话,晨曦颇为诧异的望向江澜。

    这个回答有些超出她的预料了。

    她本以为江澜会有些激动,甚至感受到激励。

    但是都没有,而是一如既往的努力。

    随后晨曦笑了下:

    “突然有些理解你师父了。

    外面传闻你心性好,我还以为只是小孩子过家家。

    未曾想到,并没有那么肤浅。

    好了,让我们进入主题吧。”

    主题是什么,江澜并未知晓,但安静的听着就是了。

    大致跟他成仙有关。

    “成仙对你来说是有些困难,但你刚刚的回答让我知道,你的心颇为平静。

    既没有压力,也未曾有太多的担忧。

    这很好。

    仙门之前一旦乱了心,就容易失败。

    这点你要记住。

    当然,我无法在你成仙过程中帮助你什么。

    唯一能帮的,就是为你解惑。”晨曦仙子看着江澜,认真道:

    “我擅长推演之术,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或者感到困惑的事吗?

    甚至可以让我帮你推演成仙过程中,最有可能出现的阻碍。”

    说完晨曦就继续为自己添加茶水,等待江澜的思考。

    这种事,也不能瞬间就想出来。

    总要衡量利弊。

    想来江澜是懂得轻重的人。

    如果直接问是否能成仙…

    有时候,会害了自己。

    能成信心大涨,可能有所怠慢。

    不能成,心境受损,届时成就推演结果。

    推演出的未来,不能代表一切。

    有时候只是表象。

    江澜低眉看着眼前的茶杯。

    他自然不会询问关于成仙的事,这对他来说,颇为危险。

    如此近的距离,容易被师叔发现一叶障目的存在。

    所以,不能询问关于自己的任何事。

    这不难。

    他不需要推演成仙的路,他有这自己的步伐。

    可…

    询问什么问题呢?

    若什么都不问,又感觉不适合。

    片刻后。

    江澜抬起头,望着正在喝茶的晨曦仙子。

    “想好了?是问关于成仙的事?”晨曦仙子询问道。

    一个问题问得好,可以帮助自己更容易晋升人仙。

    “不是。”江澜摇头道:

    “成仙步伐晚辈未曾乱过,所以不打算询问师叔关于成仙的事。”

    “那是跟神女有关?”晨曦又问。

    不问仙路,并不让她意外。

    从刚刚的言语中,她就能猜出大概。

    江澜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并不会因为一些简单的事,而去改变自己。

    当然…

    最主要的是,江澜有着成仙的把握。

    亦或者,身上藏着东西,不敢让人随便算。

    每个人总喜欢藏点什么。

    “跟师姐也无关。”江澜摇头。

    对于师姐,他确实有很多疑问。

    比如生出来的是带壳还是不带壳。

    回到原形,衣服去了哪。

    但这些都是师姐跟他的私事,并不能问。

    所以,江澜打算问点跟自己毫无关系的。

    如此便不会让师叔算到他。

    “那是你师父?”晨曦仙子问道。

    “是妙月师叔。”江澜开口回答。

    “嗯?”这个回答让晨曦仙子有些疑惑:

    “妙月师妹?

    你想问什么?

    能问的问题可不多,机会别浪费了。”

    让她回答问题,可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她也有些好奇,江澜是想问什么。

    点头表示理解后,江澜开口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听闻妙月师叔仰慕一个人,师叔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你师父啊。”晨曦仙子直接说道。

    她都不需要算什么。

    江澜愣了下,然后道:

    “真的?”

    妙月师叔居然没有骗他?

    他觉得不合理,妙月师叔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而且总有一些心思藏着。

    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引入万劫不复地步。

    他一直对妙月师叔的话保持警惕的心。

    晨曦仙子有些好奇的看着江澜。

    来的时候,江澜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聊了一会,还是保持着平静。

    但是在她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

    江澜的神色出现了变化。

    三分惊讶,三分错愕,两分惊喜,一分质疑。

    还有一分保持理智。

    这是个什么心理历程?

    “这不是什么秘密,当初妙月入门的时候,几乎是跟着你师父修炼的。

    对你师父有仰慕之情,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她眼里,你师父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师兄。

    这种情感一直伴随着她成长。

    目前来看,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会让她仰慕的吧。”晨曦仙子说道。

    江澜皱眉。

    这是把师父当兄长了?

    如果是这样,那不能把妙月师叔考虑到师娘的选择中。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03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