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太多了肚子好涨好难受/未发育光秃秃的小缝

窗外是火烧云,他靠墙离窗最远,可有时候远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红彤彤的火烧云压的很低,天似也跟着沉下,教室里,也披上了一层彩霞,瑰丽中又感觉到一些压抑。

    想起了那个噩梦,见作文要求和他想写的也差不多,于是就提笔写上了。

    每一列矿车都需要机头牵引,机头的架线连接着高压线。  粗大太多了肚子好涨好难受/未发育光秃秃的小缝  

    矿车开动时,一路火花带闪电,突然就砰地一声炸裂开。

    火光直冲天际,在厚厚的云层中钻出一个恐怖的洞来,云被点燃,逐渐引燃了一片又一片。

    顾苟吓坏了!

    在一团团坠落的烈焰中夺命奔逃,正感觉药丸的时候,一节侧翻的矿车救了他一命,狂奔进去,刚喘了几口气,矿车就扣倒,他自然也跟着倒扣了进去。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是梦,自然就有断片。

    记不清是谁救他出来,顾苟马不停蹄的直往家跑,到家后家门全锁上了,绝望中,老哥小屋台阶下的一条下水道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也不知当时咋想的,撅着屁股就爬了进去,里面越窄,逐渐伸展不开,随后就被卡死,进退不得。

    灾难渐渐停歇,不知哪个往下水道里灌水,话,说不出口,眼前不远处的亮光似乎是那般遥远。

    绝望中挣扎,随后被吓醒。

    顾苟讨厌井下环境,一来起因就是一场火烧云,梦又太深刻。

    当然,还有许多综合因素。

    说多了就很烦。

    ……

    …

    暑假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张军老子第N次进入校园。

    顾苟家长会则是大哥坐镇,有些奇怪梁晶晶同学的家长是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大概也许应该是她妈来才对。

    蝴蝶效应吗?

    记不大清楚。

    下半年升高二的老二代收了满满的赞誉,同桌的张军爸也被老班格外开恩的表扬了一次。

    终于不再是倒数,顾苟给他第一次月考定下的目标,终于迟迟被他达成。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放学时顾苟就犯愁,身旁这货没心没肺以后到底能干啥?

    三人商量好要打台球,女人影响他们挥杆的帅气姿态,索性就没带。

    德云社?

    这家伙虽是个活宝,可比起小岳岳那些天生就适合吃这碗饭的,差的也着实是太多了些。

    随缘吧!

    路还长,顾苟叹了口气甩开脑中的胡思乱想,四人也到了东山台球厅。

    底层是售票处,别误会,二层台球厅连接着上山通道,山上有排球场,游泳馆。

    上了二楼,桌球台还很新,一块钱一盘,大多都是打双色球。

    张军对局顾苟,两人半斤八两。

    进球全靠蒙,边上卢玉和刘鹤则是叼着烟毫不留情的嘲讽。

    四人占一台,半天打不完一盘,老板的面色越来越古怪。

    顾苟是个有眼力劲的,为了不扫兴,自他身旁走过的时候悄悄塞给他一张五十的面。

    一言不发的走开,意思就是:不差钱,千万别哔哔。

    这一打就是大半夜,几人挑灯夜战,老板舍命陪君子。

    烟,没了。

    顾忌一包好烟也散尽。

    刘鹤掏出了自己存货,顾苟一看差点笑出声来。

    前者挠了挠头发,干笑道:“8毛一包,好像还是假的,小卖铺都关门了,兑付一下?”

    顾苟笑嘻嘻的接过一根点上,吸了一口,吸不动。

    张军同上,笑骂道:“他姥姥的,这玩意也有造假的?真是丧尽天良!”

    碰撞在继续,顾苟玩累了去桥上欣赏夜色,张军也凑到跟前,就着难得凉爽的晚风,一口一口干巴巴的吸着。

    “准备几号动身啊?不是忘了约定吧?”

    顾苟踢了他一脚,笑道:“一口吐沫一个坑,我看能不能找台车,再寻个靠谱的司机带咱几个。”

    张军赞道:“靠谱!”

    然后转身回了里面。

    有道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张军刚回去开了一盘就惹出了麻烦。

    顾苟闻声进去看,随即就十分无语。

    张军一竿子没捅好,刘鹤掏球时,正巧被张军打出的球撞在手腕上,而他手腕上则是戴着才买了几天的手表。

    表盘碎裂,里面也被撞得七零八落。

    刘鹤痛苦哀嚎,张军则是一个劲的道歉。

    而后格局就出来了。

    “无妨!虽然200买的,但钱是我老子出的,你管我一个月烟就成。”强忍着心痛,刘鹤如此说。

    前世他就是这般说的,管烟只是一句玩笑,纯粹是开解张军。

    见张军还有些自责,刘鹤笑眯眯的拍拍他肩膀:“回家我就说是苟子弄砸的,你可懂?”

    张军忍不住咧开嘴笑出声来。

    “哈哈,好主意!”

    卢玉面上一脸大写的服,竖起大拇指赞道:“亏你想得出!一顿打是妥妥的省了。”

    顾苟无语。

    回家路上正奇怪呢,机械音终于姗姗来迟。

    [天道酬勤:初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下学期奖励基数6000,圆满度107%,期末考试暴击*9,结算得RMB231120,当前余额:RMB240400]

    卡里存了十二万,最近又存了些,如今就这些。

    顾苟刚走出几步,没想到还有后续。

    [天道酬勤:经调整,初二成就奖励提前发放,奖励RMB5000,身体素质+2,在两个月内逐步兑现,所有奖励逾期将被追回。]

    顾苟脑海中盘算,5000,翻了5倍,那初二上学期每日就是500元。

    提前发放,当是担心他身体素质提升时影响学习,趁假期就大方的先赏他了。

    还有,这个天道酬勤似乎很怕麻烦,这个5000也一道给他,怕不是不想再多出现一次吧?

    真是懒得出奇。

    到家时,院中又出乎意料的多了个人。

    个子也是小小的,短发,小眼睛,小胡子,正是王建平胞弟,王建亮。

    按道理见面时应该是三年后,提前见上,应是大哥发达了,赶来助阵的。

    这家伙虽然有点小毛病,可人还是很不错的,应该说,那个年代的人,大多都极好。

    顾家柴房空出来给他住,虽说是柴房,可也是外间厨房,里面床。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1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