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下面会夹人会吸^扒开湿漉漉的黑森林

阿布说:“他输了。”

    裁判却并没有吹哨。

    阿布闪身来到黑熊的身边,自空中伸出手来,嘴角带笑:“我拉你起来。”

    黑熊咬了咬牙,右手抓向阿布伸出来的手。

    双手触碰的瞬间。    为什么下面会夹人会吸^扒开湿漉漉的黑森林  

    阿布手臂一发力,用力往下一推,黑熊的身体被巨大的推力直接推了下去,砸在地上。

    “他,输了!”

    阿布站起面向台下,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好!”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的叫好声。

    “草!”

    摔倒在台下的黑熊从地上爬了起来,被阿布狠狠的羞辱一番后怒火上涌,一个助跑直接翻越上擂台。

    他的身子刚刚出现在擂台上。

    原本站立的阿布身子加速,快速跑了过来抬脚踹向黑熊。

    冲上台前刚刚站稳的黑熊还没有反应过来,再度被踹了下去,摔了个狗啃屎。

    “哈哈哈…”

    台下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我赢了。”

    阿布扭头看向裁判,冷声道:“你再不吹哨,要不我们两个过上两招?”

    “华人队,胜!”

    裁判见识到了阿布的身手,哪敢再跟他磨叽,立刻吹哨。

    “吔屎!”

    断水流一脸不悦的低声骂了一声,招呼着另一人上场:“让黑熊别再丢人现眼了,你上去,干死他。”

    “是。”

    下属领命,翻身上台,虎视眈眈的盯着阿布。

    “他不行。”

    阿布伸出大拇指来朝着新上来的对手,而后翻转向下,挑衅味十足:

    “你更加不行。”

    “草!”

    对手怒骂一声,快步冲了上去,攻向阿布的面门。

    阿布打出太极起手式,迎上对手打来的一拳,一个反手轻松卸力以后直接就把人给推开了。

    他稳稳的站在原地。

    “你这是什么招数?!”

    对手一招被推开,皱眉看着阿布:“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太极!”

    阿布眉头挑了挑,嗤笑道:“我看你不像是外国人嘛,怎么?学空手道,把老祖宗的招数都忘了?”

    “花里胡哨,毫无用处!”

    对手冷哼一声,一个助跑再度冲了上去,发起猛攻。

    阿布游刃有余,见招拆招。

    随着交手的持续升级,对手的额头逐渐冒汗。

    阿布的太极打的实在诡异,看着软绵绵的招数,但每次却能轻易的化开自己的攻击。

    自己每一次的出拳就好像打在棉花上面,属实憋屈。

    台下。

    阿祖看着台上的阿布,眼神中露出一丝诧异,扭头看向钟文泽:“没想到,他还是个练家子。”

    顿了顿。

    他有些由衷的说到:“这一手太极打的,炉火纯青。”

    虽然他不懂行,但是从阿布现场的表现来看,就知道阿布在太极领域上,有所造诣的。

    不但在观感性上给人不错的视觉感,杀伤力同样不弱。

    “我替阿布谢谢你。”

    钟文泽龇牙笑了笑:“能让阿祖记者亲口夸赞的选手,属实是难呐。”

    “呵。”

    阿祖闻言冷哼一声,不再看钟文泽。

    此刻。

    他心里也有了新的疑惑:阿布的身手明显不错,钟文泽只是一个小小的差人,怎么有资格做他的朋友的?

    “行了,该你上场了。”

    钟文泽看着台上交手的两人,做出拍板。

    “是么?”

    阿祖眉头挑了挑,不认可。

    他目前还没有看出来,阿布能一招制敌。

    下一秒。

    “啪。”

    一声脆响。

    阿布一巴掌打开对手打过来一拳,进而脚步向前推进一个身位,上半身发力肩膀往前一靠。

    对手如同被车子撞击,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一口气没喘上来,硬是没能爬上来。

    阿布收手站立,扭头看向裁判。

    这一次。

    不用阿布说话,裁判当即吹哨:“华人队,胜!”

    见识到阿布的身手以后,裁判不敢再有任何的忤逆、偏袒行为,怕阿布连同他一起收拾了。

    台下的前排看台。

    “Fuck!”

    鬼佬高层看到再度被杀下马的队伍,低声暗骂了一声,语速飞快的对着身边的助理说了几句。

    助理快速绕到旁边的休息区,皱眉看着断水流:“你们就这么点本事?”

    “急什么?”

    断水流推了推鼻梁上的大黑框眼镜儿,眯眼打量着台上的阿布:“一个垃圾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说话间。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活动着筋骨快步走上擂台,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阿布:

    “小伙子,挺不错嘛,还真让你装上了。”

    “不过,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垃圾。”

    “垃圾?”

    阿布同样露出了笑容来:“你说我垃圾?”

    “不不不,我不是在针对你。”

    断水流甩了甩自己的五五分汉奸头,嘲笑道:“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他的声音很大。

    此话一出。

    立刻引起台下众人的谩骂。

    “呵。”

    阿布轻笑一声,直接转身下台,并没有因为断水流的话有任何的恼怒生气。

    按照钟文泽的指示。

    他干掉前面两人就行了。

    断水流。

    是阿祖的。

    “怕了?”

    裁判一看到转身下台的阿布,立刻就又行了,声音都高了起来,底气十足:

    “华人队在看到皇家队的断水流大师兄以后,直接就下台认输了。”

    “不战而胜,光这股气场,就足以称雄此次的冠军!”

    随着他大力的卖弄着,断水流也志得意满的朝着台下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充满着胜利者的姿态。

    “我靠!搞什么啊!”

    “还没有开始打的,就投降认输?”

    “这也太垃圾了吧!”

    立刻。

    台下就有人不满的埋怨了起来,对着阿布的背影指指点点,颇有几分键盘侠的姿态。

    不过。

    阿布丝毫不为所动,镇定自若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向阿祖:“靓仔,到你上场啦。”

    “可不要让人失望哦。”

    “哼!”

    阿布冷哼一声,伸手脱着自己的外套。

    前排。

    “他们在搞什么?”

    伍总警司正往后看,他的目光也落在了阿布的身上,皱眉问着莫Sir:“打的好好的,怎么又不打了?”

    他刚才注意到了,阿布跟钟文泽是一起的。

    原本还想着阿布能帮忙找回场子,谁知道连赢两局以后,在断水流的两句羞辱以后直接退场。

    这比刚才直接输掉比赛还要丢人啊。

    “不知道。”

    莫Sir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继而又补充到:“但是你放心好了,阿泽这个小子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

    “你注意到了没有,上次跟阿泽在发布会对峙的那个什么阿祖记者,这会不跟阿泽坐在一起么?”

    “看他们说话的姿态,应该是在做赌局什么的,慢慢往下看就是了。”

    “倒也是。”

    伍总警司笑着摇了摇头,叹息到:“你看我这性子,反倒是沉不住气了。”

    “对阿泽有信心就对了。”

    莫Sir无比肯定的说到。

    台上。

    裁判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宣布,这一局,皇家队…”

    “你宣布什么东西?!”

    阿祖伸手捋着衬衣袖口往前走,一脸高傲的姿态:“没看出来我们要换个人上来玩啊。”

    随着他的出现。

    台下所有观众的目光都落在了阿祖的身上。

    “好帅啊!”

    “靓仔!”

    “天呐,他长得这么帅,竟然还要来打擂台?”

    “这么帅的人身手还好,出手的时候姿势一定也很帅!”

    人群里。

    不乏女性观众。

    一个个在看到阿祖以后,顿时尖叫了起来。

    前排。

    “胡闹!”

    关文总警司看着忽然出现在台上的阿祖,低声骂了一句:“他怎么又来了?”

    “还上去打擂台?他到底在搞什么!简直无法无天!”

    “别生气!”

    高级督察陈国荣再度劝说了起来:“阿祖的身手你也是知道的,兴许他只是觉得好玩,没关系的。”

    “他跟钟文泽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关文也注意到了他从钟文泽的身边走出来的:“这个钟文泽,他到底在搞什么?”

    他对阿祖再不严苛,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万一在擂台上出了什么岔子,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此刻。

    钟文泽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擂台上。

    他对阿祖的身手还是非常好奇的,期待他的真正实力。

    “静观其变吧。”

    陈国荣示意关文不要生气。

    人已经上去了,这个时候叫他下来也不现实,反而会成为焦点。

    “你是…”

    裁判目光上下打量着阿祖。

    脑海里。

    依旧没有这个参赛选手的资料。

    “华人!”

    阿祖淡淡的说到。

    他特地说的华人,而不是华人队。

    但裁判默认他就是华人队的了:“好,华人队再度派出一名选手!”

    “靓仔,一会断了手脚,别怪我心狠手辣。”

    断水流眼中放光,看着对面的阿祖:“你长的这么帅,我会把你的脸打成猪头的。”

    “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呵。”

    阿祖冷笑一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进入状态。

    断水流的气场跟前面两个选手完全不同,阿祖也不敢太过于低估。

    “比赛开始!”

    裁判喊了一声,立刻退到了擂台边沿,生怕被波及到。

    “杀!”

    断水流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爆喝一声以后,脚底踩地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快速奔向阿祖。

    须臾。

    断水流冲到阿祖的面前。

    右手成拳如同毒舌吐信打向阿祖的脑袋。

    阿祖抬手格挡。

    断水流右脚跟着抬起,踢向阿祖的腹部。

    阿祖反应力同样很快,腰部发力对着侧边一扭躲避开,跟着抬起右脚踹在断水流的腿肚上,把他给踹开。

    “有点东西!”

    断水流冷笑一声,出招变得凌厉起来,速度也越发快速。

    阿祖稳扎稳打,分寸不乱分毫。

    “还不错。”

    钟文泽看到双方交手以后,心里基本上就有了判断。

    阿祖虽然说没有练过什么招数,但他的身手确实不错,不论是力量、防守都相当扎实。

    应该是经常打架练出来的,实战经验充足。

    台上两人你来我往,台下看不出门道但至少能看出来,阿祖攻防有利,丝毫不落下风。

    “草!”

    断水流接连进攻都被阿祖挡下,眉头皱了起来,出手的速度也越发快速。

    反观阿祖。

    心态却极为平稳,目光死死的盯着断水流,察觉到他出招越发快速,知道他心里已经急了。

    须臾。

    阿祖抓住断水流急于进攻的空档,猛然抬脚踹向断水流的下盘。

    断水流下身不稳,整个人往地上摔去。

    没想到。

    断水流竟然迎着剧痛,胸膛硬接阿祖一拳,冲身上来将阿祖扑倒在地,双腿夹住他的右腿,两人掐在一起。

    “草!”

    阿祖牙关紧咬,感觉着右腿的扭力,双手死死的掐住断水流的手臂,用力掰折。

    双方力道不相上下,场面进入僵直状态。

    “倒了,都倒了!”

    “谁这个时候力道稍微松懈一下,必输!”

    台下立刻嘈杂了起来。

    “场面僵持下来了!”

    裁判看着倒地的二人,闪身上前查看情况:“他们到底谁会赢呢?!”

    “唰!”

    断水流的手指忽然抖动了一下,他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枚戒指。

    戒指卡扣弹了一下,锋利的戒面贴着阿祖的手臂,直接切割起来。

    “草你妈!”

    阿祖吃痛,额头冒汗的看着断水流,嘶吼到:“你他妈的玩阴的!”

    裁判眨了眨眼,看着断水流手里多出来的东西,直接选择了无视,反而扭转了一个身位,帮他挡住台下的视线。

    “小子!”

    断水流冷笑一声,手指发力继续切割着阿祖的手臂:“不想死就认输!”

    “啊!”

    阿祖愤怒的嘶吼一声,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认输。

    他脚部发力想要把断水流蹬开,但是双腿却被死死的夹住,根本动弹不得。

    “好!”

    裁判大声的喊了起来,帮忙掩人耳目:“华人队选手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在断水流巨大的力道之下,已经承受不住着痛苦了。”

    “他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伤流血了,但即便是这个关头,华人队选手依旧咬牙坚持不认输,太厉害了!”

    裁判把黑哨演绎到了极致。

    三言两语信口雌黄的大力篡改着现场的情况。

    “扑街!”

    断水流冷着脸,手指操控着戒指继续往阿祖的手臂上划拉:

    “你打不赢我的,投降认输吧。”

    “不可能!”

    阿祖额头冒汗,棱着眼珠子盯着断水流,双脚用力的蹬着断水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30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