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被男人摸高潮

第289章

    挂了电话,虞凰踢了盛骁一脚,“师父在罗刹国吃烧烤,走,咱俩也过去吃烧烤。”

    盛骁有些诧异,“林尊者怎么会来罗刹国?”

    “不知道。”  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被男人摸高潮  

    罗刹国昼夜温差大,白天能穿吊带,晚上则要穿外套。虞凰穿了一件裹胸打底衫,搭配一条牛仔高腰长裤,跟休闲风牛仔薄外套。

    她穿上运动鞋,被牛仔裤紧裹住的双腿细长,臀部挺翘。她与盛骁并肩行走在罗刹国首都的街道上,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在偷看她。

    看她的脸,看她的胸,看她的腰,看她的屁股跟大腿。

    总之,她浑身上下就没有哪里不好看。

    盛骁想替她阻挡那些人的目光,然而虞凰生得前凸后翘模样美,他挡得了前面挡不了后面。

    就非常苦恼。

    好在林渐笙吃烧烤的那家店离他们酒店不远,他们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虞凰隔老远就看见了林渐笙,他正坐在烧烤店门前的露天桌旁吃烧烤。

    林渐笙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那颗卤蛋光头在夜灯下泛着光,这让他看上去与心性仁慈的净灵师没有丝毫联系,更像是罗刹国的本地居民。

    一身匪气,又凶又横。

    但就是这样一个凶悍大叔,怀里却抱着一只雪白的灵宠。

    林渐笙还没发现虞凰的到达,倒是他怀里的灵宠御风第一时间嗅到了小主人的气息。御风立马从林渐笙怀中跳了出来,它穿过人群,朝虞凰跑了过去。

    林渐笙大喊道:“御风,你跑哪儿去!”林渐笙顺着御风奔跑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了虞凰,他这才放心。

    御风几个跳跃便来到了虞凰的面前,“呜!”御风踮起脚尖往虞凰怀中一跳。

    虞凰一把搂住御风,双手将御风托举起来,用额头去蹭御风的额头。也不知道林渐笙是怎么喂养的,这才分别两三月,御风便长肥了许多。

    御风原本灰暗的毛发也变得油光发亮,眼睛亮晶晶的,看虞凰的时候,满眼都只有虞凰的影子。

    虞凰揉了揉小御风,她说:“御风啊,有没有想姐姐啊?”

    御风:“呜!”

    盛骁走到虞凰身旁,伸手摸了摸御风的脑袋,他问虞凰:“这就是你从殷族赢来的那只灵宠,叫御风?”

    想到盛骁不记得往事了,虞凰抚摸着御风后脑勺跟脖颈之间那团软肉,告诉盛骁:“它是御风,最喜欢喝精灵族的圣水。”

    “这小家伙倒是养尊处优。”盛骁失忆后,一直在纳闷他为何要跟多诺尔打那个赌。现在看来,他跟多诺尔打赌,十有八九是为了虞凰的这只灵宠。

    盛骁从空间戒指内取出那两瓶圣水,他拧开一只瓶子的瓶塞,将瓶口放到御风的鼻子前面。

    御风勾了勾鼻子,立马露出‘我想喝’的渴望眼神。

    盛骁偏不给,他捏着瓶子,对御风说:“叫姐夫,我就给你喝。”他刚才都听见虞凰在御风面前自称姐姐了。

    虞凰听到这话,忍不住看了盛骁一眼。看来,即便是失忆了,盛骁还是那个盛骁,幼稚的要求一只灵宠叫他姐夫。

    御风眼巴巴地盯着圣水,冲盛骁发出一声:“呜!”

    盛骁就当御风是喊了姐夫了。

    摸了摸御风的脑袋,盛骁夸御风:“乖孩子,真懂事。”他将瓶口递到御风的嘴边,给御风喝了一口。

    远处,林渐笙看到这一幕,心疼得要死。

    他几个大步冲上来,一把抢走盛骁手里的圣水瓶子。林渐笙心疼地说:“这水可珍贵了,御风喝一滴就能管几天,这一口下去,御风一个月的口粮都没有了。”

    见到林渐笙,盛骁忙往后退后一步,朝林渐笙行了一礼,“师父,安好。”

    林渐笙瞅了盛骁一眼,又瞅了瞅他那徒弟一眼,阴阳怪气地说:“看看,看看,徒婿都知道跟我问好,你呢?”

    虞凰便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林渐笙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撒娇喊道:“师父!阿凰好久不见你了,好想你啊。”

    林渐笙顿时就板不住脸色了。“行了行了,吃烧烤去。”

    虞凰抱着御风跟盛骁一起往烧烤桌那边走,盛骁突然低头对她说:“你没对我撒过娇。”

    虞凰仔细想了想,发现她好像真的没对盛骁撒过娇。“你想我对你撒娇?”

    盛骁仔细想了想,才说:“总要试试。”

    “行啊。”

    两人落座后,林渐笙一口气又点了许多食材,牛肉羊肉妖兽肉,样样俱全。

    虞凰见状,惊呼道:“师父,你这是发了横财?竟然舍得点这么贵的肉食!”

    林渐笙咬了一口羊排,伸出食指对着盛骁,他说:“徒婿在场,哪里有师父买单的道理?”

    虞凰:“…”

    倒是盛骁面色不改地说道:“师父说得对,这顿烧烤,该我请。”

    林渐笙嘿嘿笑了两声,又对烧烤店主喊道:“来一扎7号药酒!”

    老板马上提来一扎7号药酒。

    林渐笙给虞凰和盛骁各自开了一瓶罐装药酒,他告诉他们:“7号药酒是罗刹国的特产,是用魔蛇的蛇骨跟蛇血酿造而成的药酒,喝了有好处的。”

    顿了顿,林渐笙盯着盛骁,若有所指地说道:“尤其是对男人。”

    盛骁领悟了林渐笙的意思,想到自己与虞凰清清白白,还没进行过最后一步,怕喝多了会很难收场,他倒是不敢喝了。

    虞凰似笑非笑地盯着林渐笙,她说:“那师父你得悠着点,你一个母胎单身,喝这个做什么?”

    被徒弟戳了心窝子,林渐笙顿时觉得这酒没了滋味。“你闭嘴。”

    盛骁岔开了话题,问林渐笙:“师父来这里做什么?”

    林渐笙说:“来参加拍卖会。”

    罗刹国十月底的拍卖会,是圣灵大陆最盛大的拍卖会,许多大人物都会乔装进入拍卖场,拍走几件宝贝。

    闻言,虞凰问林渐笙:“师父,拍卖会上有你想要的东西?”

    “嗯。”林渐笙将身下的椅子搬到虞凰的身旁,他凑到虞凰耳旁,用仅能被他二人听见的嗓音说道:“拍卖会上,有一件8级灵器,叫做养灵鼓,这东西可以温养灵魂。”

    虞凰立即明白了一切,“是买来给苏前辈使用的吧?”

    “嗯。”

    虞凰顿时露出玩味表情来,她说:“8级灵器很值钱吧,师父你倾家荡产都不一定买得起吧。你与苏前辈才认识多久啊,感情就这么深了?”

    林渐笙目光微闪,含糊地说道:“我与苏前辈,曾有过一段渊源,我要报恩。”

    “哟,苏前辈六百年前便陨落了,你才一百多岁,你俩怎么产生的渊源?”虞凰端起7号药酒喝了一口,她砸了咂嘴,说:“苏前辈长得倒是挺漂亮,我说师父,你该不会是对苏前辈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吧。”

    林渐笙老脸一红,怒骂道:“有你这么打趣师父的?”

    虞凰耸肩,“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师父你脸红什么?”

    林渐笙直接把椅子搬回原处,决定远离虞凰。

    见师父生气了,虞凰也知道见好就收。

    看到盛骁在默默地吃牛肉,虞凰突然将左手伸过去,轻轻地拍了拍盛骁的手背。

    盛骁放下烧烤竹签,偏头疑惑地望着她。“怎么了?”

    虞凰朝盛骁柔情一笑,她说:“骁哥哥,酒酒想吃羊排骨,你喂我嘛。”说完,还朝盛骁抛了一个媚眼。

    盛骁浑身的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林渐笙也被虞凰的行为吓到了,他白了虞凰一眼,骂她:“抽什么风,好好说话!”

    虞凰瞪了林渐笙一眼,“我跟我男朋友撒娇,师父你看不习惯的话,可以去找个女朋友啊。”

    林渐笙被噎得没话说。

    盛骁眨了眨眼睛。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40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