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上我在下你一动我就疼/太大了会坏掉的

她们俩走在回廊下,院中的花花草草不少竟然都开花了。

    陈喜见状感慨说道:“春日都来了挺久了,花儿都开那么多的,最近我埋头做事儿,都鲜少留意到身边这些细微的东西了。”

    殷桃对她的努力都是看在眼里的,闻言她也只是小声劝道:“姑娘的确太累了,如今初秀那么圆满地结束,是该好好歇歇下来,您休息的时候还是年前的那会儿了,如今都三月啦,咱们的订单都排到明年去了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陈喜嗅到了花香,觉得心情都松散起来,便懒洋洋笑着说到:“哪来的真正休息的时间,订单是多到不用愁了,但是买卖还没做成,中间那么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呢,谁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我总得多留意着点。”  你在上我在下你一动我就疼/太大了会坏掉的  

    殷桃听完皱巴着脸啊的一声,满脸都觉得这样太累了。

    陈喜听见就只是笑着缓缓说道:“真要说起来,也就从前同你鱼儿姐姐还有福珠玲珑姐姐几人在东院时最清闲了,那会儿只需要操心吃得和怎么出来,其他的压根管不着也不用想,毕竟前两件事就是当初最重要的事情。”

    不像如今,事业越折腾越大,行业越来越多,需要操心的也多,繁杂的很,感觉稍微不用心就容易全乱套的感觉,这种压力可是不轻的,比起从前重的多多了。

    殷桃跟在陈喜身后,听着她难得的感情倾泄,而后也询问到:“我从前常听别人说起,说您同鱼儿姑娘她们陪着少爷共患难过,那从前东院的日子可是真的那么难熬?”

    她对于这些留言一直很在意,毕竟她也是真的羡慕他们能共患难过的交情,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那么不一般,应该说没有人不羡慕他们五个人之间的感情的。

    那种似乎可以无条件信任的感觉,可以把自己最重要的事业教给你打理,无时无刻的在意,多么令人羡慕?

    陈喜听见这话也只是笑着说道:“外边的流言我也听过一些,有的还是太夸张了,哪里有一个馒头四个人掰着吃的?我们那时候压根就没有馒头,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能想法子找,到后来也就这样熬过来了。”

    她倒也没有细说,毕竟那里边装着挺多秘密的,也是他们五个人之间的回忆,所以不是那么想告诉外人。

    殷桃能听到多那么一点点的故事她都已经心满意足啦,并不会说想要深挖的那种,毕竟她对陈喜也很尊重。

    俩人这样说说走走,路上也会偶遇巡逻或者守夜的小丫鬟,她们瞧见她们俩都会乖巧地行礼问好,而后又兢兢业业干活,在平安宅是不可能出现下人偷懒的情况的。

    因为陈喜待下人很好是其一,她给的钱很足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并且赏罚分明也是一个原因,所以就造成平安宅里头的大家都很认真做事,完全没有黄府那边的阳奉阴违。

    *

    等到陈喜居住的院落,也的确和她猜想的一模一样,高大的少年已经洗漱完毕,带着一身暖烘烘的湿气正霸占着她的躺椅,正捏着一本书在那看得入神了呢。

    但是听到脚步声,他还是抬眼看了过来,眼神深沉。

    殷桃只看见一眼就垂目不敢多看了,虽然大家都说少爷看着冷淡但是待人挺和善的,可她瞧见他还是总觉得很有压迫感,就是不那么好相处的样子,但其实又知道她脾性很好,只是眼神容易带着锐利,不好亲近。

    陈喜倒是熟视无睹,习惯了他这副样子,知道回来太晚,某人心里正闹别扭呢,但是也不跟他硬碰硬,只淡定被殷桃伺候着把外头薄薄的外衫脱掉,直接走到他面前的圆凳子坐下,松了口气后询问道:“晚上都吃了什么?”

    见她一副拉家常的样子,黄鹤立对她也摆不起臭脸来,只是不大高兴地干巴巴回到:“茶,点心,没了。”

    陈喜正低头整理着衣袖,闻言就开口接话到:“没吃正餐呢?都是茶点怎么行,我让厨房做了两碗清汤面,等会儿你也吃一些吧,暖暖胃,可别糟践你那身子了。”

    黄鹤立书也不看了,就盯着她瞧,而后狗鼻子极其灵敏,她翻动衣袖时带了些许酒味出来,他顿时凑近询问道:“喝酒了?”语气开始不高兴了,觉得她这样不好。

    能要汤面肯定也是跟他一样前边没吃多少东西,所以这会儿胃里不舒服才会找汤面吃,他猜到后眉头就拧起来。

    陈喜像似有预感似的推开他凑过来的动作,但是还是被他抓包,后脖被他轻嗅的动作弄的痒痒的,她笑着要躲,说道:“你这样可真像小狗,好了,别闹了,我那是应酬不是,就喝了两杯果酒,热热气氛么,也没人灌我酒更没有人敢逼我,毕竟我可是黄家三少爷的人呐…”

    她有意地哄他,最近他们俩的感情进展一直在稳定前进着,可能跟其他热烈的感情不大一样,他们俩都是缺爱又极其敏感的人,所以感情发展起来也略显温吞。

    但是的确在时间累积上边逐渐浓烈起来,也逐渐和别人分明起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也有着彼此的共同拥有的秘密,这就是别人插入不了的感情区域了。

    两个极其缺爱的人逐渐体会到这种亲密无间全心信任彼此的感觉,还是挺容易上瘾的,所以彼此都格外珍惜。

    只是进展慢了点,就像只乌龟,但管别人如何,他们只要照着自己的节奏慢慢走就行,总归身边都是彼此就足矣。

    黄鹤立头挨着陈喜肩后,能清晰感觉到她肩胛骨的感觉,这人还是太瘦了,但知道她要强,也有自己想达到的目标,所以他是无条件支持的,但还是会担心她罢了。

    “好好吃饭,下回别喝酒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4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