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经常叫要怎么暗示不尴尬 早就想在这里上你了

    只不过是一个东方男孩罢了,捂住他的嘴,将他拖进小巷内就行。

    然后,他就可以享用今天的晚餐了。

    男人将卫衣的帽子戴起来,伸出恶魔般的双臂,左手将男孩的上半身紧紧箍住,右手死死捂住了男孩的嘴,防止他叫出来。  女的经常叫要怎么暗示不尴尬 早就想在这里上你了  

    轻微的骨裂声从男孩的双臂上传出,男孩的双臂无力地垂下,手中的数码相机再也握不住了,掉落在地上。

    不到数秒,男人和男孩就消失在了街道上,只有掉落在地上的相机能证明不久前有一个男孩在这里拍摄夜景。

    小巷深处,男人将这个东方男孩扔在地上。

    看着男孩忍着双臂骨裂的剧痛强行让自己坐起来的模样,男人更加兴奋了。

    “对,就是这样,继续挣扎,这样可以让你变得更加美味。”

    但男孩坐起来之后却没有了进一步动作,他看着露出残忍微笑的男人,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淡定。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吗?我自以为自己的臂力算是不错了,却做不到你这个地步。”

    男人虽然很疑惑这个男孩为什么突然表现得如此镇定,但他不介意让如此美味的男孩死得明白些。

    “这是‘恶魔之血’赐予我的一种能力,可以屏蔽自身的痛觉,如果不顾自身承受力可以强行将力量发挥到正常状态下好几倍。”

    男孩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恶魔之血’又是什么?”

    男人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不过,孩子,你的问题太多了。我想这次对话该结束了。”

    男人一步步走向男孩,月光照出了那张狰狞的脸,以及那对金黄色的瞳孔。

    “是的,我想,这次对话是该结束了。”

    金色的双眸伴随着男孩的话音而亮起。

    看到这对与自己相同的金色双眸,男人愣了一瞬,他竟然从这对金色的双眸中感到了一丝恐怖,甚至下意识想向这对金色双眸的主人下跪臣服。

    “你……你也喝过恶魔之血?”

    男孩没有回答男人的话,金色的双眸逐渐变成碧绿色,碧绿色的光芒笼罩了男孩的双臂。

    “真是疼死了。我好久都没受伤了,想不到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取下背上的剑匣,陈鸿渐拔出了那柄八面汉剑。

    清脆的拔剑声令男人下意识后退了几步,他看向男孩的眼神变了,变得更加凌厉。

    他的血统等级在喝下了那所谓的“恶魔之血”后并不比陈鸿渐低多少,否则他现在早应该跪在地上了。

    “我连持枪的警察都能杀,何况你这个拿着剑的小鬼。

    我决定了,我要给你注射大量的肾上腺激素,再将你全身的骨头一点点敲碎,当着你的面将你的骨髓取出,再一点点享用。而你会意识清醒地感受这痛苦,并且无力反抗!”

    男人上半身前倾冲向陈鸿渐,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控制住他持剑的手,将他直接掰断!

    陈鸿渐见男人向他冲来,没有任何地犹豫,一记斜劈劈向男人。而男人将自己甩了出去,避开了这一剑,向陈鸿渐的脚抓去。

    陈鸿渐如金色的双眸中倒映出了男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抓向自己脚踝的手,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手背上仿佛即将爆出的青筋,而男人的目光却偏向了他的身后。

    那是一根粗壮的钢管。

    显然男人并非愚蠢之人,没有打算徒手与他进行搏斗。

    陈鸿渐向后退了两步,将全身的力气聚集在右脚上,大地与山之王权柄带来的“力”让他爆发出远超一名超a级混血种的力量,如同在射门一般,将那根钢管向男人踢去。

    一道银光闪过。

    一道入肉声传入了男人的耳中。

    这声音他很熟悉,是**被刺穿的声音。

    他在享用美食的时候经常听见这个声音,可他记得自己在面对一个棘手的猎物,并且还未将那个东方男孩拿下,怎么会听见这样的声音呢?

    “喂,子航,任务完成了,那家伙已经被我用钢管钉在墙上了。”

    陈鸿渐将手机用肩膀夹在左耳上,右手持剑看向被钉在墙上的男人。

    倒不是他不去补刀,只是施耐德说如果可以,最好将这个失控的家伙生擒。执行部要将他解刨,化验他的血液,调查他失控的原因。

    “收到,我已经在向你这里赶来。你小心点,别让他跑了。”

    楚子航看着手机定位上显示的陈鸿渐的位置,迅速向他的位置赶来。

    陈鸿渐刚想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忽然他心有所感,看向这个被他用钢管钉在墙上的男人。

    男人剧烈地喘息着,满头大汗。他的左肋被钢管洞穿,而钢管已经嵌入了墙体中,每喘息一次,剧痛就会从左肋处传来。

    剧痛让他几乎休克,但他却始终没有昏迷。那是体内的恶魔之血带来的效果,让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

    而一道声音宛如恶魔的低语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嘿,卡尔森,你都这样了,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我和你本就是一体的,仅仅因为你不喜欢杀戮和‘美食’就排斥我吗?”

    “你明明都已经开始主动进食了,为什么还要排斥我?你难道想死在这个男孩的手上吗?”

    “死亡对你来说还是幸运的。说不定这个男孩是什么秘密组织的,会将你生擒,然后实验、解刨,然后对你的家人下手,将他们也抓起来进行各种实验,研究你身体的秘密。”

    男人的左手按在钢管上,剧烈的疼痛感让他连说话也有些不利索。

    “不……那是‘恶魔之血’……给我带……带来的影响,与我的家人……无关。”

    恶魔的低语再次出现:“但他们不会这么认为。所以,哪怕是为了你的家人,你也不愿意接受我吗?只要我们融为一体,这个男孩将被我们轻易撕碎,而你也不会死,你会继续和你的家人在一起。”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680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