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一整晚含着调教

林昔微盯着白如若消失的方向,呆愣了几秒钟。

    脑中电光火石般过了些念头,明白过来,原来是刚才在网吧的时候暴露了。

    林昔微前世接触过一点黑客的技术,学得不深,但她师承世界排名第二的顶尖儿黑客“赫拉”,虽然只是一点皮毛,也不是一般的黑客能比的。

    “赫拉”最著名的功绩,是受雇于西欧的某个恐怖组织,曾经黑了m国的国家安防系统,在m国政府眼皮子底下炸了他们的国务院大楼。    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一整晚含着调教  

    之所以“赫拉”在全世界的排名是第二,而不是第一,不过是因为她自从那次的事件之后就一直处于隐退状态,没再在圈子里露过面。再加上世界排名的头把交椅,总不好叫一个国际通缉犯来坐。

    林昔微没有“赫拉”那样侵入一个国家安防系统,并且拿到整个系统运作权的能力。

    但是进个什么网站,逛一圈,看一些只有内部人员才能看到的信息,还是没有问题的。

    林昔微前两天被李若柠一提醒,对那个给自己使过绊子的兰晴产生的兴趣。于是她就去网上逛了一圈,从内部渠道探探兰家的家底。

    没想到,被娱乐圈传为超级富二代的兰晴,其实现在在京城和父母一起住在一个中档小区的三室一厅。

    从兰家的经济进项和支出来看,现在兰家有收入的只有兰晴。偏偏她前几部戏的资源还是用钱疏通出来的,这就导致,基本上兰晴挣的钱还不够兰家砸的多。

    而且看起来,兰家父母花钱依旧是大手大脚,吃穿支出巨额。

    没想到当初在楼道里惊鸿一瞥的那个骄傲的少女,已经沦为了父母赚钱的工具,还没成年就担上了养家的重责。

    林昔微有些唏嘘,突然就不打算再计较当初记者那件事了。

    反正她那时也当场怼了回去,没吃什么亏。

    没想到白如若居然会有着更胜林昔微的黑客技术,在她查兰家的时候,顺藤摸瓜查到了她的网址id,从而找到了她。

    林昔微原本担心过,有白如若这么个定时炸弹待在身边,对若柠来说很危险。但后来林昔微才发现,这家伙简直是“除若柠外皆可杀”的原则。

    最后望了一眼白如若离开的方向,林昔微转身,走向回家的方向。

    兰晴……

    林昔微压下心底的一丝复杂,加快了脚步。

    这个时间,林温茂就要回家了吧?

    林家老两口事情的后续如何,是不是真的解决了?

    陈淼有没有放弃当她后妈的执念?

    世人烦扰,顾己为先罢了!

    ***

    大周一的清早儿,林昔微被饭菜的香味从睡梦中勾醒。她从床上爬起来,闭着眼去卫生间洗漱。

    正从厨房往餐厅端饭的林温茂正好目睹了这一幕,好笑的摇摇头:“这孩子……”

    刷完牙洗过脸,林昔微总算睁开了眼睛。

    她昨天晚上在天地造化钟里练了整整十天的武。

    天地造化钟的“酉”字空间,每次启动可以让“酉”字空间内部停住十天时间。

    林昔微虽然平时也是,每天晚上都在“酉”字空间里待上整整十天,但她都很注意劳逸结合,练功、学习、睡觉、美容几项都不耽误。

    昨天晚上她回家的时候,心中稍微有点烦闷,一下子闷头只顾着练功。又仗着习武者的体质,前面九天半一直撑着没睡觉。

    因为一次沉浸式的练武,到后期林昔微有了一种玄妙的感觉,好像摸到了某道若隐若现的门口。

    但等到她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中苏醒,身体也随之而来,前所未有的疲惫。

    林昔微在“酉”字空间里一口气睡了十二个小时还不够,出了空间又继续睡,直到早上的闹钟响起,林昔微还有一种没休息够的感觉。

    林昔微来到餐厅,坐在桌前,看着丰盛的早餐沉默了三秒,看向林温茂:

    “爸,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

    林温茂给林昔微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放在她面前:“我前段时间加班比较多,这两天歇班,好好给你做几顿饭。”

    林温茂说着话,手上动作也没停,话说完,一个剥好的、白滚滚的鸡蛋也落入了林昔微的碗里。

    林昔微埋头吃饭,暗想:现在老爸的手艺真是长了不止一点啊!

    这么好的林温茂,可不能落在那个陈淼手里!

    其实林昔微一开始对陈淼的印象还算不错,可这人越到后来,小手段层出不穷的,还跟林家老两口一直牵扯不断,林昔微想对她有好印象也难。

    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餐,林昔微背了书包就出了门:“老爸,晚上见啦!”

    林温茂收拾了一会儿餐桌和厨房,清出了一小袋垃圾,也没换衣服,拿了钥匙就出门倒垃圾。

    林昔微家小区的垃圾箱在每栋楼中间,林温茂走了一会儿,扔了垃圾,一转身,却看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少年身量很高,虽然还没成年,站在林温茂的跟前,却比他还高半头多。

    林温茂脸上露出一点迟疑,他努力想了想:“你是……杜,杜宇是吧?小昔的同学?”

    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少年,正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林家父女视线中的杜宇。

    林温茂记得上次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他眉眼间还是有一点跳脱的期待的,这段时间不见,少年周身的气质都沉淀了不少。

    但是同时,又有一种淡淡的凶狠戾气,萦绕在他的周围。

    杜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林叔叔。”

    “我有事要和您说,关于陈淼的。”

    林温茂愣住:“你认识陈淼?”这俩人难道是有什么亲戚关系?林温茂迟疑地看着杜宇。

    他知道,自家父母有段时间不知怎么很看好陈淼,硬要撮合自己跟她。后来林温茂几次拒绝,这才作罢。

    这段时间,陈淼总有些这样那样的事情找他。林温茂心中烦不胜烦,但是陈淼每次找他的时机,偏都是让他没办法拒绝。

    比如酒保半夜给他打电话,说陈淼醉倒在酒吧这样的事。

    同事一场,他既然知道了,总不能真的让她在那样的地方待上一夜。一个女人家,万一因为他的知情不管,而被欺负糟蹋了,那到时候他心里头也会过意不去。

    又或者陈淼搬家,要搬到离他现在住的很近的地方。她在单位办公室张嘴求助,话里话外又提到当初林温茂受伤,她的照顾。

    林温茂心中坚定,脑子跟嘴却都不是个利索的,诸般情景,最后都不得不应下来,心中对陈淼的排斥却一天胜过一天。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06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