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头像污污的跪舔一对*含着她的胸h

眼睛微闭,掐指一算。

    摸了摸他那莫须有的胡须:“吾观此井,阴气逼人,阴气深重,井底有一头大蛇,想要借助惊雷飞升,只是,它并没有成功了,身受重伤,井水沾染了血液,所以变了色。”

    “什么?大蛇??这……这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啊?”

    “大湿,这……这到底该怎么办啊?”  情侣头像污污的跪舔一对*含着她的胸h  

    “大师,您可要收了这妖怪啊,休要它出来害人啊。”

    井底有大蛇?

    我很好奇。

    从生物学角度而言,咱们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巨蟒生存。

    即便是有巨蟒,活动的时候,也会被人发现的。

    再说了,那口枯井都已经干枯了几十年了,里面怎么可能生活那么大的巨蟒呢?

    很不科学。

    还有就是,巨蟒飞升化龙,那都只是一个传说,谁都没有亲眼见过。

    我感觉,乔忠诚这怕是故弄玄虚吧。

    因为井底有古怪,他不想让村民们靠近,继而避免祸乱。

    村中的人,一听说井中有巨蟒,

    一时间,人心惶惶。

    干枯多年的老井,忽然冒出了血水,这是多么骇人的事情。

    连我见到这古怪的一幕,都被吓的魂不守舍。

    特别是那血水,渗人可怖。

    有些胆儿小的人,吓的退后了好几米远,躲在众人的身后。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在那井底,一股股井水,正在向上喷涌着。

    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刺鼻的血腥味。

    隐约之间,还带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像是**腐烂的许久的霉味。

    吓的众人接连后退,躲的远远的,不敢靠近。

    乔忠诚却是依旧风雨不动安如山,

    面不改色心不跳,稳如老狗。

    “淡定,蛋定,大家稍安勿躁,不要惊慌,那孽畜已经被天雷所伤,重伤垂危,待我施展术法,将之收服。”乔忠诚安抚着众人。

    随后他剑指并曲,剑指夹着一张黄符,

    手指用力一点,

    那张黄符竟是脱手而出,飞向了半空。

    下一刹那,竟是被定格在了井口的正上空。

    嘶……

    我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寒气。

    这特么是什么秀儿操作?

    简直亮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隔空定物……

    我一直以为爷爷那套戏法,都是雕虫小技,现在看来,都是雕龙大技啊。

    更为神奇的是,当那黄符隔空而立之时,

    井口的水,竟是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

    一切又恢复到了平静。

    瞬间,众人纷纷露出了无比崇拜的眼神。

    这一神仙操作,我给满分,想不服都难。

    正当众人都以为乔忠诚已经成功收服那井底巨蟒的时候,一声奇怪的声音,从那井底深处传了出来,威震天地,传遍四方。

    那声音很是空洞,不像是动物的叫声,仿佛来自地狱,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吓得众人脸色惊变。

    一阵阴风从那井底传出,井口上方的黄符,左右摇摆,烈烈作响,似乎井底的那巨蟒就要冲出来一般。

    恐怖如斯,奇诡无比。

    一些胆小的村民,早已经逃回了家,紧锁上了房门。

    我很好奇,刚才那种奇怪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真是让人胆战心惊。

    让人灵魂深处都能够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只见乔忠诚眉宇翩动,表情淡漠,一声怒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孽畜,休要猖狂。”

    剑指伸出,变戏法般夹着一个铜板,

    挥手用力,嗖的一下,

    那块铜板便是精准无误的击打在那黄符之下,

    下一刹那,黄符竟是诡异的燃烧了起来。

    沃特?

    隔空点火?

    这怎叫人不吃惊?

    大吃三斤半啊有木有。

    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

    震惊的无以复加。

    看来这个乔忠诚还真有两把刷子。

    而后乔忠诚又朝着尼老头,厉声道:“如今,这孽畜渡劫失败,身受重创,元气大伤,奈何阴气浓重,咱们需用阳气克之。公鸡身上的阳气最盛,尼老头,你去村里,捉一只大公鸡过来,记住,鸡冠越红越好。”

    尼老头闻言,满脸的苦涩:“大湿,咱们村的公鸡,早已经被偷盗完了。”

    自从三清桥下的那柄古剑被盗之后,咱们村中的家禽,接连不断的失踪。

    最为主要的是,还找不到凶手。

    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

    别说是大公鸡了,就是连母鸡也都没有了。

    乔忠诚陷入了沉默,继而又道:“那好吧,那就准备一些狗血吧,最好是黑狗血。”

    “好,我这就去办。”尼老头回应了一句之后,就带着村中的几个小伙儿离开了。

    大概过了吃一根香肠的时间,他们便弄来了一只哈士奇。

    乔忠诚并未立刻取狗血,而是用一根红绳绑住它的狗头。

    这只哈士奇浑身漆黑,没有一丝杂色。

    一看就是稀有品种。

    “三声犬吠渡轮回,七魂已过阴阳关。踏寻无觅得来处,阴归天地索无常。”

    紧接着,他用手指轻轻的敲了三下那哈士奇的脑袋。

    哈士奇便开始自主的沿着那井口旋转了起来。

    呃……

    我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听话的哈士奇。

    哈士奇旋转了三圈之后,便开始取狗血了。

    取血的时候,那只哈士奇,也不哭,也不闹,很是安静。

    我震惊了。

    乔忠诚到底何许人也?

    居然连同哈士奇这种动物,见到他,都是如此的听话?

    简直神人也。

    取了小半碗的狗血之后,便倒进了那井水之中。

    只听那井水一阵倒腾。

    就像是煮开了的水一般。

    再一次咕噜了起来。

    旁边的人,表情惊恐,生怕那头巨蟒会冲出井外。

    好在那种咕噜声,仅仅持续了片刻,就又回归了平静。

    之后,乔忠诚信心满满的道:“大家不必惊慌,井中的妖孽已除,稍安勿躁。”

    “大湿,不愧是大湿。大湿一出马,神鬼皆惧,天神都怕啊。”

    “这……这就被灭了?”

    “真的假的?”

    一群人颤颤巍巍,不敢相信。

    刚才,那巨蟒可是在井底兴风作浪,翻腾不息,恐怖如斯,

    竟是轻而易举的,三两下就被ko了?

    看着一群人惊魂未定的模样,乔忠诚也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道:“你们就放心好了,那妖孽已经被我给除掉了,现在,井水已经恢复了清明,不信,你们自己来看。”

    众人听着,哪里敢上前,害怕的不要不要的,纷纷摇了摇头。

    村中几个胆儿大的精神小伙,壮着胆子,来到了井边,微微探着头,向那井中望去。

    “我靠,真的哎,井水真的已经变清澈了。”

    “厉害了,我的哥。”

    见几个人都是如是说,

    这时,村民们这才如释重负,纷纷前来古井旁观望。

    嘿

    (本章未完,请翻页)

    ,

    那井水真的就变清澈了。

    没有一点血色。

    神奇无比。

    尼老头儿的脸上挂着说不出的喜悦,连忙对着乔忠诚拱手拜谢道:“多谢大师,替我村消灾,我们真是感激不尽啊,多谢大师。”

    其他村民们也纷纷拱手道谢。

    “大师真乃神人也,一出手便降服了这妖孽。”

    “墙我都不扶,我就服这位大师。”

    “大师真是男人的榜样,女人的偶像,城市的代表,国家的形象啊,厉害,我是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神一般的男人……”

    一时间,都把那乔忠诚吹上了天。

    看着仰慕崇拜的神情,我陷入了沉思。

    同样是人,别人一二十岁的年龄,动不动就七八十万,而我却是吃不上饭。

    同样身为年轻人,人家开着劳斯莱斯,我却开个破五菱宏光。

    人家能够降妖作法,而我却一直被妖孽欺负,

    生而为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一旁的大牛也忍不住的夸赞了起来:“牛逼plus啊。”

    就连咱们半碗村的村花罗小雨也都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哇,大师可真厉害,优秀ing……”

    见到危机解除,我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毕竟,今晚我还要下井搬石呢。

    顿时,与罗小雨打趣了起来:“小雨,他,他,他哪里优秀了?他除了那辆劳斯莱斯,除了一个有钱的老爸,除了家里两百亩的别墅,除了会一些抓鬼的道行之外,他还有什么?他还是个啥?一无是处,不像我,家徒四壁,食不果腹,除了努力,别无选择!!”

    大牛:“……”

    村花:“……”

    乔忠诚依旧警告着众人道:“不过,这井中阴气浓郁,切不可靠近。一旦沾染,小则大病,重则死亡。特别是小孩子,抵抗力差,千万不能靠近。”

    众人听说如此,早已经躲的远远的。

    待的众人离开之后,我悄然来到那口古井旁。

    我想要看看,井中的水,到底是不是真如他们说的那样?

    看了看那古井,

    井中的水,确确实实已经变清澈了。

    就连之前的那种腥臭味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很是神奇。

    我就很纳闷儿了。

    乔忠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了起来:“大湿,这口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我可不相信,井底有什么巨蟒,

    还什么渡劫飞升。

    那都是一种传说罢了。

    并不真实。

    反正我是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

    乔忠诚看了看周围,这才小声的解释道:“这井底哪有什么巨蟒啊,只是我安抚村民的一个小戏法罢了。不过,这井底啊,确实镇压着一个邪祟,了不得。”

    什么?

    还真有邪祟?

    我就纳闷儿了,倘若这井底真的有什么逆天的邪祟,那么这么多年,那邪祟并未出现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柄悬剑被盗,阵法出现了松动?

    在仔细回想那天在城郊乱坟场的那一幕。

    乔忠诚说,和他战斗的那个红衣女鬼,竟然只是那女鬼的一个分身。

    难道说,井底的那个红衣女鬼还并未真正的脱困?

    依旧被困在井底?

    真是她实力强大,能够使分身脱离禁锢?

    乔忠诚又道:“那个女鬼不简单,实力强劲。阵法出现了松动之后,她能够让分身脱离禁锢,再这样下去,怕是这阵法都压制不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1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