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拍打噗嗤噗嗤 &跟孕妇更有感觉

  柳乘风在里屋没有任何动静。

    玻璃缸面上有一根缭绕云烟的全息烟蒂,不时有个数码光点组成的大嘴巴子吸上两口,吐出的烟雾也只是一圈圈碎光。

    “太吵了。”

    外面的雨声滴答,搅的他的脑波运动的有些不正常。

    抽完那根销魂烟,缸面的童女眼球左右乱转,显得无比诡异。  肉体拍打噗嗤噗嗤 &跟孕妇更有感觉  

    他调节了一下自己的视觉接收能力,让那连绵不断的细雨从视觉中消失,只剩下一个朗朗晴天。

    这是眼球自带的标配功能,只要你喜欢,你可以将任何你不喜欢看到的东西都从视觉中删除。

    当然,走大路的时候建议别这么干。

    看不到窗外的细雨,朗朗晴天能给人带来不少好心情。

    恰好在这时候,天边浮游的电子鲲鹏从窗前掠过,带起一串绚烂如虹的漂亮尾翼,远看是霓虹光点。

    可他距离的近,却发现那光点是鱼、是虾、是花、是草、是人、是兽……

    寓意鲲吐万物。

    这是一种很古典唯美的国风画面。

    但他知道组成电子鲲鹏的霓虹光点中隐藏着数之不尽的纳米机器人,它们是这个城市的天空守卫,会在城市遭遇危险攻击的时候,转变模式,组合成恐怖的赛博重装。

    千万别招惹它们,因为它们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不灭金身。

    纳米材质的超强恢复力让它们接近不死。

    柳乘风紧紧盯着渐飞渐远的电子鲲鹏,想要对其进行数字解构,可是缺少了必要的转码视窗,所以他看到的是一团金光。

    当电子鲲鹏拖拽尾翼,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界之中。

    他才回过神来对付义体改造台上那一坨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

    虽然他只是玻璃缸中的一块脑花,但通过神经指令的转码进而操控义体改造台上的触手工具,还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缸面上的眼睛虽然睫毛长长,但目光却如同凌厉的手术刀一样。

    目光瞥向哪里,从义体改造台上伸下的钛铅手术刀就切到哪里。

    不一会儿功夫,烧熔在一起的机体被切开,露出了里面一块血红艳丽的东西。

    像是肌肉,又像是皮肤。

    更确切地说,像是剥了表皮层,露出了真皮层的皮肤。

    更为怪异的是,艳红色的皮肤正在微微起伏,显然它是个活物。

    “烧熔的机体竟然对它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二者材质完全不同,我估计的不错,它是被人强行塞进机械妖僧肚子里的。”

    赛博真元裂变产生的极限高温将钢铁身躯烧成了焦炭,更让方圆百米的电子设备全部死机。

    而它,连根毛都没少。

    如果它不是欧皇,那它必然在硬件上占据了科技高地。

    玻璃缸面上出现一个流着口水的卡通头像,配上那双仿佛在笑的假眼,恐怖谷效应夺人心魄。

    刷刷刷刷……

    柳乘风不再等待,或切或扫或吹或抹……

    一顿操作下来,脑皮层释放的神经信号都有些卡顿了,终于将它清理干净,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他身高不足一米,身体泛着鲜艳的红色,拥有人类孩童的五官,四肢蜷曲环抱,形如太极双鱼图。

    细看他的皮肤,在艳红色之下呈现出细小如鱼鳞的菱形晶格,精巧且薄,就好像玻璃纤维一样。

    此时他紧闭双眼,口鼻闭息,皮肤却微微起伏,无不表明他是依靠皮肤进行呼吸。

    所以他不是人类。

    而且义体改造台上的全息屏幕呈现的基础数据表明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神经信号。

    他只是一具躯壳。

    甚至可能是一具科技义体。

    “咦,这是什么?”缸面出现一个大大的全息问号,那双假眼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立刻将机械臂的前段换成针孔摄像头,对背后的艳红色皮肤进行锁定拍照,然后投放到义体改造台的一体全息屏上。

    放大处理后,得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片。

    这个图片的中央是一块菱形晶格,细腻如鳞片,可在晶格中间竟然刻着一个字。

    “这是仙字。”

    玻璃缸面上浮现出一个张大嘴巴的卡通头像。

    惊讶之下,他再次对艳红皮肤的其他部位进行锁定拍照,然后再次分数次投放在全息屏幕上。

    放大之后,竟然得到了第二个字。

    组合起来就是:“仙…截…仙,仙截,截仙…”

    玻璃缸面上不停地闪烁着这两个文字的全息光芒,倒映在窗户玻璃上,遮住了窗外的霓虹景象。

    换句话说,那艳红色皮肤由无数菱形晶格组成,而每一个晶格上都按序刻着‘截’和‘仙’两个字。

    “这就是佛门的秘密。”

    玻璃缸面上闪烁起一个表情震惊的卡通头像,也不知道是表情包上的第几个表情。

    这时候,他的脑神经拉响了高能预警。

    既然我知道了佛门的秘密,佛门会不会把我当场度化。

    不行,这东西就是个烫手山芋,假装没看到那肯定是在自欺欺人。

    丢掉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烫归烫,但香啊。

    他脑神经一转,立刻将高能预警当成了真香警告,缸面上的表情包又开始变了,那是一个戴着墨镜的斜嘴光头。

    他看的通透,既然已经与这事结下了业因,必然得求一个业果。

    他已置身漩涡中心,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破解之法只有一个,强大,强大自己,只要足够强大,一切都能以力破之。

    “既然你的皮肤上刻有截仙二字,那我就称呼你为截仙吧,截仙,我俩真是有缘。”

    猿粪,你好。

    接下来的一天,他利用义体改造台上的设备对‘截仙’进行了全面体检,体检的结论恰如他之前猜测的一样。

    ‘截仙’只是一个躯壳,一个寄生在机械妖僧体内的躯壳。

    为什么要将他放在机械妖僧的体内寄养,这个问题,显然现在找不到答案。

    在他的泥丸宫里空无一物,却刻满了各种奇妙电路,也许里面有现成的生命维系系统,可以支撑柳乘风的大脑入主其中。

    柳乘风也在找法子想要撬开他的泥丸宫。

    可钛铅手术刀折了,牵引光束碎成了数码点,激光照在上面直接偏转了路径,差一点点就将玻璃缸射穿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44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