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男生看的言情.她的双手被举高绑在床头

 赫特人的盛宴,绝地学徒吃的有些食不知味。

    一方面是空气中极其腻人的香甜味道,严重影响了人的嗅觉,进而牵累了味觉;另一方面,李钰、南无忧和赫特人的交易,也让他享受不起来。

    为了换白银号进港,李钰将的缉私局局长的性命摆到了交易的天平上……肖恩无从得知那位局长的生平、性情、善恶。或许他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也或许他是清正廉明,嫉恶如仇的正直之人。然而无论善恶,他的性命都成了交易筹码。

    而南无忧对此也是默认,甚至赞许。  适合男生看的言情.她的双手被举高绑在床头  

    当然,时至今日,肖恩早不会天真地跑去质问李钰为何草菅人命,更不会尝试阻止。

    李钰既然当着他的面将交易摆了出来,那他怕是早就准备好了十几二十个理由论证缉私局局长死有余辜,问得多了也只会显得自己很蠢。何况能让李钰当面做人命交易,显然是这次渗透的难度非常高,已经逼得他不择手段。

    肖恩在意的地方就在于此:就凭他们这些人,这些被乾坤集团弃用、依托于贫民区生长的民间力量,这些失去了大金主,沦为通缉要犯的游兵散勇,靠着一个赫特走私商人的帮助,就想要渗透到乾星系的首都,乾坤集团的心腹要害之地,然后找到一个理所当然被藏起来的绝地大师……无异于痴人说梦。

    而现在,李钰却是认认真真地在筹划圆梦,与赫特人的交易只是第一步,后面当然还有第二第三步。

    那么,届时又要有多少东西被摆上交易的天平?当李钰不择手段时,会释放出多少破坏力?

    而这一切,都是势不可挡的。

    事实上,肖恩并不觉得李钰的所作所为是错的,哪怕那位缉私局长真的不该死,哪怕接下来的行动真的会有无辜伤亡。肖恩依然不会否认李钰的判断的正当性。

    因为站在李钰和南无忧的角度来看,这根本是别无选择的选择,这是为了生存的不择手段。

    没有这种奋力挣扎,等待白银骑士团和南无忧的,都将是南于瑾以及他身后乾坤集团的无情碾压。

    绝地学徒没有能够在阻止南于瑾的阴谋,没有能够让南鹤礼的遗女继承她应得的一切,那么现在,他当然就没有资格去阻止李钰和南无忧为了生存而做出的挣扎。

    不然的话,只懂得阻止小恶,却无视大恶,这和欺软怕硬又有什么区别?当冈根人与赫特人单挑时,跳下场去强调什么公平无偏私,那和偏私赫特人又有什么区别?

    绝地学徒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在形成的觉悟,并不是无视现实的自我陶醉,而是为了信仰而不拘小节的理念。

    只是这一切,无论怎么想,依然很沉重。

    ——

    宴会之后,白银骑士团的众人就在加莫人的护送下,来到一间空气相对清新的偏远房间稍事休息,并和看守白银号的船员汇合。之后,赫特人将竭尽全力,在他的商盟认证没有被撤销前,护送诸人进入。

    休息时间,房间内的气氛轻松而活泼,安平和立锥人凑在一张铁桌前掰起了腕子,赌注则是从宴会桌上顺下来的一枚晶莹剔透的。许伯在用身上携带的草药,给强撑着不说话,实际已经被香水气味逼得快要吐出来的吕楠调配胃药。

    新加入不久就成为心腹的白金九千,在兴致勃勃地和饮水机讨论渗透的作战计划,并表示自己一定能猜到首领李钰的心思。而真正对李钰无所不知的机器人助手,则用机械式的冷漠目光睥睨众生。

    白银骑士团,仿佛有着无论面对多少困难都不会被压倒的强韧,而强韧的源头,自然来自于那位永远信心十足的领袖李钰。

    只是这一次,绝地学徒却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心中的一丝焦躁。

    李钰脸上依然挂着游刃有余的笑容——事实上在陷入绝对逆境后,他就一直在笑,仿佛享受其中。但理所当然,李钰又不是精神病,怎么可能真的享受起来?他只是不得不笑,这样才能维持士气不散。

    渗透、寻找绝地大师、在其帮助下逆势翻盘,这几步一步比一步艰难,甚至肖恩都想不出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但李钰却要将一切都扛在肩上。

    某种意义上讲,他简直比肖恩这个绝地学徒还要像是守护者,只不过他守护的不是什么正义和秩序罢了。

    而在肖恩想要上前和他聊上几句的时候,忽然一个浑身机油污渍的壮汉走了进来,有些狼狈地说:“李老大,麻烦再调几个人过来帮忙,改装发动机的过程出了点问题,现在情况很糟糕。”

    李钰冷笑道:“陈三万啊?呵呵,怎么黄八十万不敢自己来?”

    陈三万说道:“老大英明神武,一切尽在掌握……黄八十万和小庄打赌,结果自不量力就搞砸了,小庄已经在尽全力抢救,但船上的机修人员不太够。”

    李钰看向肖恩,努了努嘴。肖恩只好肩负起临时船员的职责,跟着陈三万一道修船去了。

    登上白银号后,一股火热的空气扑面而来——字面意义的火热。同时涌来的还有船员们的慌乱嘈杂。

    “仓库也着火了吗?!黄千万那夯货到底搞崩了多少地方啊!”

    “黄八亿那孙子为了完成加压操作,把其他地方的能源管线也都偷过去了,结果一崩就崩所有呗!说到底陈三万到底请没请来救兵啊!白大人什么时候来!?”

    混乱中,陈三万当先一步迈入船舱,扯着嗓子吼道:“都闭上嘴乖乖做自己的事,援兵已经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55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