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酒瓶自己坐上去

「一级属性」

    【1.控物:36kg】

    【2.感知:56m(112m)】

    【3.造梦:梦境基站】

    日记:

    昨天看到常秋月一脸要吃了我的表情,我就感到一阵恶寒,还没等放学我就连人带狗逃出了学校。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酒瓶自己坐上去  

    我决定今天也不会去看演出了,反正第一是稳了,如果去了指不定会被常秋月怎么搞。

    既然决定逐步展现自己的能力,那我也不会再排斥她,只是我仍然不信任国家机器。

    昨天的比赛算是欲盖弥彰,国家也不可能相信一个异人类会这么跳,虽然我心里还是莫名的慌。

    常秋月还是喜欢刷小聪明,现在想想,呵,她哪有我家小梦可爱,喜欢谁也不可能喜欢她。

    ——

    故事:

    “汪!”

    “别叫了,今天我们不去了,我已经跟老江请过假了,去了受罪。”

    “呜~”

    “你居然还想去,常秋月许诺了你什么好东西,告诉你那女人坏得很,你靠近她小心被吃抹干净。”

    “汪汪!”

    “你还敢鄙视我?我是色批?滚,那是欣赏美,你个小屁孩不懂。”

    正当陈醒天要和空空继续扯皮时,他的感知察觉到了什么,随即开怀大笑起来。

    “空空,告诉你个好消息,小梦可以下床走路了!”

    “汪汪!”

    “我不睡了,走去看看。”

    ……

    此刻丁若梦正艰难的从床上站起,长时间的疾病折磨让她的身体非常脆弱,再加上吃流食,让她的消化系统很脆弱,无法摄取足够的营养,让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好在这一周陈醒天都在为她治疗,吃坏肚子也有陈醒天帮忙调理,她的体力恢复的很快。

    “小梦,你可以走路了?”陈醒天在门外喊到。

    丁若梦无奈,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感知力太强了,但凡她做什么都会被看到。

    “哥,你能不能把感知稍微屏蔽掉一点,你这样我很不自在的。”丁若梦打开门对着陈醒天抱怨道。

    陈醒天一愣,原来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啊,随即笑着道:“小梦,如果我仔细进行感知,我只能看到模糊的重影,不会看到你在干什么的。”

    丁若梦鼓着脸:“那也不行。”

    “好吧好吧,我会把感知调到最低的,仅仅只能察觉你在不在,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丁若梦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是他赋予了自己新生,也是他一直在照顾自己,她再一次体验到来家庭的温馨。

    陈醒天摸摸鼻子,他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在学校里也是这样被常秋月盯着,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属性。

    “既然能走了,我带你出去散散步,你看你都坐在轮椅上多久了?”

    “算了吧,我只是刚给可以站起来,距离走路还远着呢?”

    “嗯?你忘了你哥是干什么的了,怎么可能出现走不了路这种情况?”

    说着,陈醒天下意识地用念力将丁若梦托起,然后就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哥,你快放我下来!”

    没错,丁若梦飞起来了,陈醒天都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这么强的念力。

    可惊讶过后是心疼,他都不知道这姑娘已经消瘦成了这样,仅仅360牛的力量就把她提了起来。

    “小梦,今后哥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若是有人想动你,我必让他们死无全尸。”

    丁若梦显然被陈醒天的发言吓到了,连忙道:“哥,不要说这种话,若是有人动我,你将他们腿打折就行了,没必要杀人。”

    空空在一旁歪头,咦?明明是劝导,怎么总感觉怪怪的。

    “好,哥听你的,只把他们腿打折了,最多再加一双手。”

    空空:“……”

    ——

    城中村出村口,兄妹两人外加一只狗漫步在繁华的大街上。

    丁若梦习惯性的带着她的连衣帽,牵着陈醒天的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一切都是那么温馨。

    “等你病好了,就和我一起去邱岭一中学习,哦对了,最近我教你的高一的知识都学会了吗?”

    丁若梦垮着个脸:“才一个星期呢,你要让我把必修一二三的知识学完,你是魔鬼吗?”

    陈醒天笑呵呵的:“你哥我就是在一个星期里补起来的,对你的期望当然很高了。”

    丁若梦翻白眼:“我又不是你这样的学霸,没脑子学这么快。”

    “好了好了,哥不为难你,反正你也已经和我们班里最厉害的人一个水准了,安心学吧。”

    美食街延伸出去是步行街,而步行街的尽头就是学校,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学校的轮廓,那里还在异常热闹。

    “对了哥,你不是说学校今天还要继续举行元旦晚会吗,你怎么不去呢?”

    丁若梦指着老远就能看到人潮的学校问道。

    “这不是为了陪你嘛,你不说我都忘了,昨天你哥上台表演魔术,可是得到了全场最高分的,恰好我在体育馆顶架了一个摄像头,到时候给你看看我的英姿。”

    “好。”

    突然间,陈醒天察觉到不对劲,跟之前一样,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产生,第二次了,绝对没什么好事发生!

    就是这一刹那,美食街里一辆面包车失控,撞破了步行街的护栏,径直朝着陈醒天冲来。

    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陈醒天抱起丁若梦就朝左边跳去,还不忘将空空也拖到一边。

    离开原地一秒后,面包车就侧翻再来他们原来的位置。

    陈醒天内心剧烈波动,幸好面包车没伤到人,剩下的事他也不打算去管,他带着丁若梦和空空直接回家。

    回到家,陈醒天坐在床上抱头深思,看他的样子,丁若梦不免有些担忧:“哥,你没事吧。”

    “不,我没事,只是在思考一件事。”

    陈醒天回想起昨天常秋月想坑他的那一段经历,这太不同寻常了,似乎在危险来临之前他就能提前感应到,亦或者说并不是危险,而是主观上对他不利的事情。

    “小梦,入梦,我要教你一些东西。”

    “哥?”

    “关于梦境。空空也给我睡觉。”

    “汪?”

    ……

    陈醒天因为训练了很久,迅速入眠,眼前呈现出一颗金灿灿的大星。

    突然,他神念一动,眼前的星球突然转化成了一块广袤的黑白大陆,无数玄黄气从地面上升起,引向高空中的紫色光点。

    这是白发陈醒天塑造出的世界,诡谲与奇异充斥在天地间。

    上次临别前,他告诉陈醒天,如果对自己的能力有什么疑问,可以幻化出他出场的世界,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幸好陈醒天掌握了控制梦境的方法,否则不知道还要摸索多久。

    看着诡异的世界,陈醒天大喊:“老头,你还在吗?”

    然后久久无人回应。

    也许是称呼不对,他想了想又道:“未来的我,你还在这里吗?”

    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他不确定道:“陈醒天?”

    还是没有回应。

    “仙人?”

    ……

    “欸,奇了怪了,难道还要我去遨游一遍这个世界?这不扯淡么,只是我根据上次的画面像样出来的,难不成我连秘密也一起想出来了?”

    怀着不确定的语气,他最后喊了一句:“白陈?”

    忽然间,天地间的玄黄气像是收到某种信号,搅动着无限远处的紫色光点。

    陈醒天一脸黑线,白陈是什么鬼,先不管这些,他看着天地间的变化。

    紫色光点在不断移动着,像是在排列组合,它们好像明白陈醒天想问什么,自动组合成了汉字形式。

    「超感知:由基础感知衍生出的新形态,可察觉未来几秒内发生的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注:随着念力的增强,超感知的预知时间还会提前,到后期甚至可以预知道发生的事情)」

    陈醒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常秋月想搞他和面包车侧翻他都能感知到,这是感知技升级了。

    既然是这么用的,于是他在心里构架出第二个问题:

    这种感知是否能用在自己关心的人身上?

    紫色光点再次排布。

    「若要对他人使用超感知,请先与他人的梦境进行绑定。」

    梦境绑定?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在几个梦境之间建高架桥?

    正当他还想继续提问时,光点下弹出一行小字【今年仅剩一次提问机会,是否使用?】

    陈醒天肉疼,卧槽,这玩意儿还有使用次数?那白陈不是强到离谱吗,怎么提个问还这么抠门?

    他转念一想,欸?好像也不亏,今天都30号了,明天一过不就是2019年了吗?不就是新的一年了吗?

    那还留住干嘛,直接用掉啊。

    继续提问:如何进行梦境绑定?

    「梦境是潜意识**的满足,从而幻化出的一种自我满足的形式,但真的是这样吗?梦境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

    陈醒天看着好大一段的文字,现在连简介都搞出来了,说明这次的问题非同寻常,他继续往下看。

    「梦境绑定,需要造梦者打通自己与被绑定者之间梦境的联系,科学讲,就是在被绑定者潜意识内打入一颗意识钉,从而起到预警的效果」

    「具体步骤如下:」

    【1.需要被绑定者在梦境中保持理智和清醒】

    【2.需要绑定者的梦境与被造梦者的梦境核心相连】

    【3.需要绑定者对被绑定者的梦境进行固化,即被绑定者醒来后,梦境依然存在】

    陈醒天有些感叹,原来未来的他早就给自己留下了后路。

    如果没有来这里问,说不定他还要摸索好久,果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是舒坦。

    他也没想到白陈临别前给他留下的联系方式是这样用的。

    只是为什么有限定次数呢?以他现在的层次还搞不清楚。

    至于白陈。

    好家伙,这名字也是陈醒天灵光一现想到的。

    至于为啥能想出这种称呼,因为他恰巧看过陈奕迅的演唱会,而他的粉丝们亲切地称他“肥陈”。

    陈醒天很无语,未来他是去当明星了吗,还白陈呢,那现在的他岂不是要叫黑陈?

    没在纠结于眼前的问题,神念一动,黑白色的世界不断变换,宇宙再次回到之前的模样。

    此刻,他的本源星辰周围已经有红蓝两颗大星在缓缓旋转。

    他本来的意思就是想教丁若梦和空空在梦境里保持清醒,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收获,那正巧帮他们把梦境绑定了。

    陈醒天按习惯将梦境桥延伸出去,与两颗大星桥接。

    此刻,在某蓝色星球上,某只已经脱离狗形的边牧,正直愣愣地站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眼里一动不动地盯着正在草原上追逐打闹的羊群。

    陈醒天吐槽,看来梦境还没成型,连梦境主体都是呆愣愣的。

    至于空空,它可能就是从大草原上出生的,骨子里还想着干回老本行,若是有时间,可以带它去大草原兜兜风。

    他一步跨到空空面前,空空的眼神不再是空洞,逐渐恢复了神采。

    “回想一下你为什么睡着。”陈醒天循循善诱。

    “不是你让我睡的吗?”

    陈醒天愕然,这狗东西居然在梦里说话了,你是有多想变成人?

    行,以后如果现实出现不好沟通的情况,直接拖到梦里来。

    “那你现在在做梦吗?”

    “做梦……我在做梦?”

    空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间,它的意识被梦境空间排斥。

    陈醒天一把拽住了它,大喊:“不要醒过来,给自己一个暗示,在梦里保持清醒。”

    境桥魔改成了锋利的钻头,向着蓝色星球的地心钻去,如果他没猜错,那里应该是梦境的本源。

    空空的表情很狰狞,它也感受到了那种强大的拉扯力,只是被更强大的念力制衡着。

    只不过这种力量还在不断变强,逐渐达到了陈醒天的念力水准,空空的意识主体有些涣散。

    陈醒天紧皱眉头,他有预感,如果再拉扯,空空的意识可能会被撕碎,到时候它就会变成一只傻狗。

    他决定,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也不急于一时,毕竟还是保住空空的意识更重要。

    好在,空空的确争气,以它动物的思维模式,居然硬生生抗住了梦境的拉扯,让陈醒天完成了绑定。

    空空真正清醒过来,陈醒天没说什么,拉着他已经幻化成人类是手向着红色大星飞驰而去。

    ……

    “咚!”

    硕大的撞击声响起。

    “哎呦,我的头。”陈醒天捂着头抱怨道:“这尼玛还带有自我保护机制的?”

    他退后了几万步,看着红色星辰周围隐隐闪烁着的红色屏障,感到一阵蛋疼,异人类的梦境都这么奇葩吗?

    其实他是可以用钻头直接把屏障直接钻破的,可他转念一想,好像不用多此一举。

    之前丁若梦在现实里跟他说过,自己在梦境里见过他,那是不是能说明小梦能在梦境里保持清醒?

    “小梦,我是陈醒天,麻烦开一下屏障,我是来帮你的。”怀着试一试的态度,陈醒天来了这么一句。

    没想到的是,红色大星很快就有了变化,红色屏障周围似乎开了一个洞,可供陈醒天和空空通过。

    沿着丁若梦开放的通道,陈醒天进入到她的世界,除去星球外散发着的红色光晕,星球内部却是那么的漂亮——

    一望无际的花海点缀着整个星球,在星球维度最高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大殿,一座由鲜花构成的大殿,美到不可言喻,看来小梦潜意识里喜欢花。

    陈醒天一边欣赏着这样的景观,一边踏入大殿中,至于空空则跑去花海里追蝴蝶去了。

    来到大殿深处,有一间被玫瑰装点的寝室,里面传出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喘息声,陈醒天察觉到不对劲,立刻朝着寝室冲去。

    然后,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丁若梦将梦里幻化的陈醒天压在身下,神色迷离,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哥,我好喜欢你呀!”

    陈醒天神色复杂,都说越聪明的人**却强烈,似乎真的如此。

    他的**主要是表现欲和探索欲,不停歇的开发念力的新能力,想要在别人面前展示,却又碍于对国家的不信任不敢表现出来。

    常秋月的自然不用说,妥妥的窥视欲,从她一直想要窥探陈醒天的秘密就可以看出。

    而现在丁若梦所展示的,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重要的**。

    似乎察觉到别人的目光,丁若梦将幻化出的一切全部散去,不好意思的看着门口的陈醒天。

    “哥~”

    “不用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这是人类能够存活的根本,你的**无伤大雅。

    不过,还是请你把衣服穿起来。”

    陈醒天差点鼻腔一热,他不喜欢去偷看别人的身体,在学校里也是这样,否则他已经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就算是帮丁若梦治疗的时候,也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病变部位,根本没有其他想法。

    丁若梦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随即幻化出一身衣服。

    “看来你是可以在梦境里保持清醒的,这是好事。”

    “可是保持清醒又能怎样,醒来后还不是照样会遗忘,不然别人也不会不相信我的预言了。”丁若梦撇撇嘴。

    陈醒天诧异,难道记住梦境里的事情是造梦者的专利?

    他突然想到,那如果他来丁若梦的梦境里查看预言,不就能得到最准确的结果了?

    “小梦,你真是个天才!”

    丁若梦:“???”

    “看来梦境网计划要提上日程了,对了,小梦你可以可以打开你的梦境核心吗?”陈醒天一脸兴奋。

    “核心?”

    “就是这颗红色星球的地心,如果我和你的梦境源绑定了,以后我就可以将感知完全关闭了,你有危险我也会第一时间感知到。”

    “应该……可以吧。”她不确定。

    “哈哈,果然我家小梦是最棒的,现在梦境基站已经基本建成,可以考虑扩张版图了。”

    看着他蓄势待发的样子,丁若梦也很开心,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害臊。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71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