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蛋小说/见识真正的极品名器

 罗阳带来的不止牛奶,还有新鲜的葡萄、西瓜等水果。

    当然还给这个出租屋带来了一些生气。

    他环顾四周,眼神中充满惊奇和赞叹,“青青,你可真能收拾,这个家怎么忽然间变样了。”

    “变得好吗?”柳青青此时像是个等待夸奖的小女孩。  跳蛋小说/见识真正的极品名器  

    等到罗阳说出:“好啊!当然好呀!”

    柳青青便欣然笑了。

    “干净了好多,也变得明亮了。”罗阳一边说,一边在屋内转圈,“哇,厨房这个色系我喜欢,青青,你怎么办到的?”

    柳青青说:“只是贴了一遍墙纸而已。”

    罗阳眼中流露出心疼,“贴墙纸好大的工程,青青,你怎么不叫我,我帮你啊!”

    龙青宝说:“用不着你,我帮她了。”

    罗阳瞄了龙青宝一眼,不怪他看不起他,在罗阳眼中龙青宝不过是个孩子而已,随口道:“你能帮什么忙?”

    就见龙青宝瞪了一双大眼睛,气鼓鼓的。

    罗阳也没太在意,四处转着,仍想到卧室里参观。

    柳青青和龙青宝两个一起拦在门口。

    “不行,这里不许进。”柳青青如花似玉的脸蛋染上一层红晕,灵动的眸子闪烁着。

    “为什么?”罗阳心说,前几天,我还在里面替你搞卫生呢,怎么今天就不能进了?

    当时二人的距离挨地好近,罗阳几乎再往前一点,就能碰到她的俏脸。

    罗阳也想抓住机会来着,但柳青青便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马上就探知到他的心里欲求。

    只听“咚”地一声,门被关上了,差点砸到罗阳的额头。

    柳青青在门里面说:“没有为什么!现在,这是我私人空间了。”

    “对,私人空间!”龙青宝帮腔。

    但龙青宝也一起被关在门外。

    “好吧。”罗阳心痒难搔,好像越是看不到的就越神秘,越想看一看。

    这是她生活的地方呐。

    刚才冲一眼,好像看到粉色,好像春天的漫天飞舞的海棠花瓣的那种。

    果然是个梦幻的少女。

    让人一见之下就想要保护的那种。

    但现在门关住了,就跟她不肯敞开的心门差不多。

    “呵呵。”罗阳在门口转了两圈,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隔着门跟柳青青说话。“明天h市第一医院面试,你收到通知了吗?”

    “收到了。”柳青青在门里面说。

    “哦。”罗阳答应道,“我也收到了,白天想联系你来着,但你电话不接。”

    “我在手术室呢,接不了电话。”

    “下了手术台回我个信息嘛。”

    “我在给新学生备课呢。”

    这段时间柳青青忙得焦头烂额。

    罗阳下意识看了龙青宝一眼,心说:跟这货脱不了干系。

    不过罗阳爱屋及乌,倒还不至于对龙青宝有什么怨恨。

    龙青宝仿佛是知道罗阳在想什么似的,大眼睛漆黑的眸子一转,跟罗阳说,“我很省钱的。”

    “哦——哦?”

    “那你跟我姐姐多说一会话。”

    龙青宝此时像是个体贴的大人似的。

    罗阳不由得笑了。

    龙青宝则在心里骂他是个傻瓜,今天是你最后一次见她了,有什么话就都说了吧!

    告白也可以,免得将来后悔。

    ——-

    龙青宝离开门厅,到厨房里一张凳子上坐着,联系智子:给我搞一点蓖麻素。

    智子:那是毒药。蓖麻毒蛋白由a,b两条链构成,具有很强的细胞毒性,一旦进入胞质溶胶,毒蛋白a链便会催化核糖体的脱嘌呤作用,1min便可导致1500个核糖体失活。蓖麻毒素可引起人的呼吸和身体器官衰竭,导致人在几小时内死亡。有时,嚼少量蓖麻子就可致命。

    龙青宝不耐烦地道:我知道。

    智子提醒:如果你要用它来给蓝星人类抗肿瘤使用,则需要注意其用量和方法。

    龙青宝:谁说我要给蓝星人类抗肿瘤。

    智子:那你要它干嘛用。

    龙青宝:此非尔智子能问也。

    智子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回答:好。

    ——-

    罗阳又在门厅里坐了一会,看看时间不早,便起身道:“青青,那我走啦。”

    “恩,好。”柳青青仍然在卧室里面。

    罗阳感到有点无味,自行出去。

    柳青青倒又从后面跟上来。

    “你走啦?”

    “我走了。”

    “我送送你。”

    罗阳便好像迎着了一股春风。

    二人徐徐走在城市的月光之下。

    罗阳扶着自行车车把。

    柳青青在自行车的另外一侧。

    夏天的月亮仿佛特别静谧。

    事实上,整个尘世都在他们身后隐去了。

    包括那些蝉鸣。

    只有微风吹过两棵并立的树,树梢发出同频率的震颤。

    罗阳说:“青青,你知道吗,钱主任今天走了。”

    “啊!”柳青青惊呼一声,虽然她早已知道这件事。

    但想到钱江红就此离开h市第一医院,还是有点愁怅。

    “他们办了送别宴,我回来的时候还没散席。”

    “嗯。”柳青青低着头,她应该去送送钱江红的,但也许钱江红并不喜欢……

    “现在外科一病区是谁做主任呢?”柳青青问。

    “曾庆斌,你应该知道的,医务科的主任曾庆斌。”罗阳说这话的时候长叹了一声。

    “是嘛?”柳青青好奇怪的说,“他这样,岂非降级了?”

    “人家喜欢做外科主任嘛。”罗阳说,“而且他没降啊,这个主任身份是兼职的。”

    大夏国的行政机构,全都是医生升上来的。

    这样的好处是,院长带领下的行政机构,仍然保留着医生的职业道德。

    医生的道德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有了牢不可破的医生角色约束。

    所以,曾庆斌才青睐外科主任,胜过医务科主任。

    在他眼里,做一个名医,其心理成就要比医务科主任要大多了!

    罗阳忽然说道:“青青,我好害怕呀。”

    “啊?”柳青青吃了一愣,朝罗阳看过去。

    昏暗的路灯底下,可见其阴晴难测的脸。

    他的身躯本来伟岸,但不知为何,此时显得有些萧条。

    “你担心明天的面试吗?”

    “是啊。”罗阳承认道,“就跟高考前那几个月的感觉一样。青青,从初中升高中,再到高中升大学,每一次,我都很怕,我怕跟不上你的步伐。”

    罗阳说:“前面几次,我们总算都过来了,这一次——-h市第一医院顶多只会留下一两个本科生。”

    “唔。”柳青青低头沉思着。

    倘若不能留在h市第一医院,那么柳青青肯定会去别的医院投简历,甚至,不能留在h市。

    都说毕业杀。

    谁能找到工作,谁找不到。

    谁能留在大都市,谁不能。

    好像一个无情的棒,棒杀多少情侣。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79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