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攻病人受.蛇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万丈光芒照射下来,给这片苦寒之地,带来一丝难得的暖意。

    雪谷之外。

    一座山洞洞口处,坐着四人一驴。

    篝火已经熄灭,落下了一地的余烬。

    “一夜了。”  医生攻病人受.蛇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  

    晏惊鸿缓缓起身,目光望向凌峰昨夜离去的方向。

    “是啊,一夜了。”

    夜未央眉头微微皱起,似是有些心事重重,但又要在众人面前,佯装淡定。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慕芊雪有些担忧,尽管明知道以凌峰的实力,在北寒域这样的地方,应该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吧。

    但是世事无绝对。

    在东灵域的时候,不也从天而降一个脑子有点二的“仙女”嘛。

    虽然脑子挺二,但是实力很强!

    “应该不会。”

    夜未央摇头笑笑,“或许,等凌兄回来,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吧。”

    “但愿吧。”

    慕芊雪轻咬银牙,面上的担忧之色,却依旧没有缓和。

    “我再去四周转转,或许能够找到入谷的方法。”

    夜未央深吸一口气,便起身离开了山洞。

    “我和你一起!”

    慕芊雪也连忙站了起来,不由分说,便快步追上了夜未央的脚步。

    “找什么找,还不是白费心思。”

    倒是那贱驴,嘴里叼着根枯草,十分悠哉的仰面躺在地上,一双驴蹄子枕在脑后,翘着个二郎蹄,好不惬意。

    不一会儿,夜未央和慕芊雪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雪地之中,而一夜都在山洞之内安睡的那位仙女大小姐,可算是醒来了。

    萧纤绫伸着懒腰走出山洞,看到洞口的人居然少了一半,不由皱起眉头,“人呢?都去哪了?”

    当然,她唯一关注的,也只有凌峰而已。

    只可惜,没有人愿意搭理她。

    萧纤绫被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瞪住剩下的几人,“回答我!”

    仙道强者的气势席卷开来,还是贱驴第一个经受不住,连连求饶,“姑奶奶哟,快收了你的神通吧,那小子就是去找进雪谷的法子而已,不会跑的!”

    “真的?敢骗本小姐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萧纤绫眉毛一竖,瞪住了贱驴。

    “骗你作甚?本神兽还在这儿呢,借那小子仨胆,他敢丢下本神兽跑路?”

    贱驴说得理直气壮,一时倒也把萧纤绫暂时稳住了。

    “好,两个时辰捏,那小子要是不回来,本小姐中午就吃驴肉火烧了!”

    萧纤绫不怀好意的打量了贱驴一眼,“你这头黑驴,居然还有真龙血脉,味道一定很不错!”

    贱驴一听,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中暗暗嘀咕:凌峰小子啊凌峰小子,你可快回来吧!本神兽的小命,可就在你手里了!

    ……

    “夜神大哥!”

    雾凇浩渺,积雪覆盖了整个世界,也只有像是雪杉这样生命力顽强的树木,还能在这里茁壮成长。

    只是,每一棵雪杉的树冠上,都积累着厚厚的冰雪,似乎能够吞噬天地之间一切的声音。

    连踩在地面上的脚步声,也都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格外静谧的世界,静得令人有些发毛。

    终于,慕芊雪忍不住开口,向着夜未央的背影喊了一声。

    “怎么,有事么?”

    夜未央回过头去,看了慕芊雪一眼。

    他其实并不愿意慕芊雪跟着。

    此刻,他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哪怕,只是一会儿。

    “你看到了,对吗?”慕芊雪盯住夜未央的眼睛,咬牙道。

    “什么?”

    “凌大哥把神荒宝盒给你之后,你一定感应到了一些什么,对吧?”

    “没……没有。”

    夜未央迟疑了一下,旋即矢口否认,“什么也没有。”

    夜未央有些惊讶,他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也骗过了所有人。

    但是,却似乎并没能骗过慕芊雪。

    难怪自己的宿命,会始终和她交织在一起。

    “我知道的,你骗不了我。”

    慕芊雪紧了紧拳头,“如果……”

    顿了顿,慕芊雪深吸一口气,才又继续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说,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可是,如果你觉得把所有事情都藏在自己心中,一个人肩负着一切,太过辛苦的话,我会是你最好的听众的。”

    慕芊雪拍着胸口保证,“我保证,我听到的一切,不会对第二个人说起!”

    “你……”

    夜未央这才抬起头,注视着慕芊雪那双宝石一般闪耀的眼睛,旋即摇头笑了笑,“真的没什么,不过,还是要感谢你,至少……”

    他紧了紧拳头。

    和其他那些诸星域各族的子弟一样,他也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

    天大地大,那种茕茕孑立,孑然一身的感觉,让人充斥着寂寥和悲哀。

    虽然夜神从不曾提起,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脆弱与伤感。

    但是,他同样也是人。

    一个有血有肉,也有感情的凡人。

    “虽然我们没能成为夫妻,可是,你还是我心中的夜神大哥啊!”

    慕芊雪微笑着看向夜未央,“就跟亲人一样!”

    夜未央点头笑了笑,“是啊,就和亲人一样。”

    半晌,夜未央才缓缓道:“你猜的没错,我的确感应到了一些什么,不过,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我知道,我们一定可以成功进入雪谷,凌兄也一定可以得偿所愿。这……就足够了!”

    “真的?”

    慕芊雪眼前一亮,脸上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真的。”

    夜未央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摇头笑笑,“好了,看样子我们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了,还是回去等凌兄回来吧。”

    “嗯!”

    慕芊雪重重点了点头,只要凌峰可以得偿所愿,那么,一切就都足够了。

    ……

    涂山族和蚩尤族的神坛。

    一夜时间。

    涂山叟和蚩炎,咋神坛之外,守候了一夜的时间。

    可是,在凌峰坐上那个宝座之后,似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一般。

    他好像和身下的那个宝座,已经合为一体似的,一坐,就是整整一夜。

    两人不由窃窃私语起来,究竟在这个神谕之中的少年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一切都不得而知。

    也只有凌峰自己才会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吧。

    “看他的样子,不会变成神坛的一部分了吧?”

    蚩炎忍不住嘀咕起来。

    看凌峰一脸严肃,宝相庄严的坐在神坛王座上的样子,好像,真的已经变成了一座神像。

    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也和整座神坛,融为了一体。

    “那不是等于……”涂山叟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说道:“等于已经……死了?”

    “这……这就不清楚了。”

    蚩炎摇了摇头,“要不然,过去看看?”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闭着眼睛,仿佛一座雕像一般的凌峰,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神魂回归本体。

    他们的站起,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似的,缓缓漂浮起来。

    这一刻,他的眼神,似乎不像是自己。

    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悲天悯人,冷漠的像是一块冰,又像是吞噬一切的深渊。

    但是,伴随着山洞之内,一幅幅壁画化作一道道星光消散,最终一点点融入到凌峰的体内。

    他,终于又回来了!

    咚!

    凌峰的身体重重凑够半空中落下,好似失重一般。

    还好他及时做出反应,才避免了被摔个狗啃泥的尴尬。

    “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这?”

    第一时间,凌峰的感觉,就好像失去了一段十分重要的回忆一般。

    一夜时间,对他来说,好像被凭空剥夺了似的。

    他只是隐约感受到,好像发生了什么。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壁……壁画不见了!”

    下一刻,是涂山叟和蚩炎的惊呼。

    原本只是右边的岩壁没有壁画,现在,两边的壁画,却全都消失了。

    “额……”

    凌峰扭头一看,果然,山洞内的那些记载着神荒图录,还有一些远古时代的事迹的壁画,全都不见了。

    不仅如此,紧接着,只听“咔嚓”一声,连带着那个王座,也整个都碎裂开来。

    砰!

    最终,碎裂的王座,化作一地的碎屑,散落了满地。

    “额……”

    凌峰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短暂的沉默之后,能够看得出来,涂山叟和蚩炎的眼神,从震惊到愤怒,再到咬牙切齿,再到无能为力,最后变成颓丧和无可奈何。

    能怎么办?

    这实在是打不过啊!

    “这……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凌峰露出一丝苦笑,这真不能怪自己。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阁下,你坐上王座之后,到底看到了什么?”

    涂山叟的声音有些冰冷。

    对于损毁了他们的信仰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要不是打不过,他早就和凌峰拼命了。

    “忘了。”

    凌峰摇了摇头,“我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却全都忘了。哦,对了……”

    隐隐约约,脑海之中,好像回荡着一个什么声音。

    源始……

    源始……

    源始……

    鬼使神差一般,凌峰取出了由五块神荒图录融合在一起,汇聚成的那部金色天书。

    从他得到这本金书的第一天,他就完全看不懂里面的内容。

    哦,应该是说,他根本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即便他拥有着强大的不朽战魂,也承受不住金书的强大神魂反噬之力。

    便是那深海魔鲸王,也是栽在这部金书之下,否则,凌峰想收服他,几乎没有可能。

    可是这一次,凌峰居然毫不防备,就直接翻开了金书。

    “糟糕!”

    等凌峰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下意识想要把金书耍出去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了。

    “完了!”

    凌峰心中一阵绝望,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只要自己的目光稳稳落在金书上,最少都是受到神魂反噬,起码半个月能恢复,都是好的。

    运气不好,直接神魂重创,留下永远不可能恢复的道伤,那一辈子的前途基本上都毁了。

    甚至有可能,当场暴毙!

    可是……

    当他的目光真正落在金书上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

    没有反噬!

    而且,上面本来根本看不懂的文字,居然……

    能够辨认了!

    而这部金书封面之上的字符,他也终于能够看懂。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0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