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三个都满足不了你*正在做时她老公来电话

 这样的邀请,胜过千言万语的评价。

    因为其中的含义是截然不同的。

    一般情况下,她这种级别的歌手,挑选合唱的人,也会是那种大咖。

    如果出现一些咖位较小的,那一般就是“老带新”。

    现在的娱乐圈,经常会出现这种现象。比如你拍戏的时候当主角,公司就给你塞几个同公司的新人或者不怎么火的,当配角。  浪货三个都满足不了你*正在做时她老公来电话  

    在歌坛,老带新的现象相对少一些,但也是有的。

    可天后带一个未出道的新人,那还真没见过。

    而且,许初静是什么人?

    她的做派,圈内人是一清二楚的,粉丝们也是一清二楚的,她是不会来干这种活儿的。

    更何况她有着自己的个人工作室。

    她的个人工作室就像是个小型经纪公司,旗下还有不少歌手和艺人呢。

    这类现象在地球上也很常见,像李冰冰、赵薇等人的工作室,就签了不少艺人,其中还有一些当下很红的。

    因此,许初静在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是自己说了算的。

    她愿意和骆墨一起合唱出歌,钱不钱的倒是小事情,更大的好处是在其他方面。

    首先,是粉丝间的引流!

    许初静不仅男粉多,女粉也多的离谱,知名度或者说是国民度极高。

    和她一起出歌的话,骆墨或许能圈一波她的粉丝。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给骆墨【抬咖】。

    这可以抬高骆墨的咖位。

    咖位在圈内很重要,有利于接下来资源的对接。

    流量的确是当下的财富密码,但对于真正的顶端资源来说,流量不过是入场券,能不能入这些顶级资源的法眼,还要看其他综合条件。

    堂堂天后,愿意和一个未出道的练习生合唱,这待遇,直接就到顶了!

    很多练习生甚至觉得:“这还成团个屁啊,和天后一起以单曲的形式出道,真的不比成团出道差。”

    甚至在很多人眼中,前者的形式,远比成团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正在候场的沈鸣流等人,在听到许初静的这句话后,嫉妒地呼吸声都沉重了一些。

    嫉妒使我面目可憎,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从这一刻开始,第二次公演的胜负,似乎都不重要了。

    许初静的青睐,许初静抛出的橄榄枝,就注定了骆墨已成最大赢家!

    像沈鸣流和季康冬所在的醒狮娱乐,的确是业内的一线大公司,乃是娱乐圈内的大鳄。

    公司里有不少一线歌手,但却不具备像许初静这样的当下的超一线!

    这使得沈鸣流小队还未上场,士气就降到了谷底。

    舞台上,骆墨也忍不住抬头与许天后对视了一眼。

    许初静的话语,不止震到了他,把另外四位明星导师也给震到了。

    “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我占了一定的运气成分,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骆墨很清醒,并没有被冲昏头脑。

    许初静要靠《创造偶像》进行电影推广,她就必须扔出点炸弹来。

    还有就是《猫妖》讲的也是家国天下,行侠仗义,那么,《赤伶》哪怕不是推广曲,二人合唱一下,也能进行前期预热。

    大家如果喜欢这首歌,便会对类似题材的电影多分好感。

    至于许初静自己的个人意愿,以及内心想法,骆墨就觉得有点难以捉摸了。

    这女人,他没摸透。

    二人远还不是你知我根,我知你底的状态。

    实际上,许初静说完这话后,也有三分后悔。

    她并非后悔这个决定,她很清楚自己这么做是正确的。

    她是因为女人的直觉一直在提醒着她,骆墨这个人很危险!

    说真的,她自己也没搞明白,一个还未出道的练习生,对她一个天后而言,究竟危险在何处?

    她不懂为何自己对他的心态会如此复杂,冲动会让她想要靠近,理智却叫她赶紧远离。

    但是呢,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骆墨看着她,欣然接受了她的邀歌,道:“好,我愿意试一试。”

    在他的印象中,《赤伶》有好几个版本都很不错。

    除了原唱版外,还有李玉刚的版本,一些网络歌手的翻唱,以及……大魔王谭晶的版本。

    谭晶被网友们戏称为国家队,她每次参加一些歌唱节目,都被网友们戏称为国家队在进行降维打击。

    骆墨是有听过许初静的歌的,他倒也没觉得和谭晶的风格很像啦,他只是觉得许初静或许也能唱出不一样的味儿来。

    “如果要一起录歌的话,等于还要和她接触一段时间。”骆墨在心中想着。

    甚至可能还会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不知为何,他对于眼前的这位天后巨星,有着莫大的探索欲。

    虽然她气场强大,有一种很难接近的样子,但骆墨就是有探索欲。

    至此为止,佚名小队的第二次公演便告一段落,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骆墨带着童树等人下台了。

    在离场的时候,他们正好和沈鸣流的队伍擦肩而过。

    骆墨离场,沈鸣流便该上场了。

    只不过,两个小队传达出来的磁场与氛围,已经截然不同。

    相比较于佚名小队的轻松自在,沈鸣流这边则一个个都很凝重。

    就连对骆墨敌意最大的孟阳光,这次都没有看他,而是灰溜溜地上台了。

    骆墨看着他们,倒是也懒得去搞他们心态,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虽然大家有赌约在身,也没有说出什么“投降输一半”之类的话。

    毕竟,他想多喝一周的酸奶,半周可不够。

    ……

    ……

    骆墨带着小队,很快就走到了休息室里。

    那些已经表演完了的练习生,不少人都站起来主动鼓掌,一个比一个捧场。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们扪心自问,的确有被炸到!

    佚名小队的六人在座位上落座,人数上的差距一下子就很明显。有的队伍十二人满员,一排座位都不够坐,要加凳。

    很多练习生之前都觉得骆墨的作风让人很难接受,把骆教官这个外号当作是一种调侃。

    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骆教官,请大力操练我!

    “选个屁的秀,我也想军训!”

    “我不是想抱大腿,我就是单纯的爱军训,爱洗碗,爱做俯卧撑。”

    “至于酸奶什么的,其实我过敏,这辈子都可以不喝。”

    依旧穿着一袭红衣的骆墨,在座位上落座后,就看向了休息室内现场直播的大屏幕。

    然后,他就看愣了。

    因为现场的局势,似乎有点混乱。

    原因很简单,沈鸣流等人的粉丝,在几分钟前作妖了。

    就在骆墨等人刚刚下台时,全场很多人还在喊骆墨的名字。

    可沈鸣流与季康冬等人的粉丝,见自家哥哥马上就要上台了,便想着要赶紧高举灯牌,为哥哥造势!

    在粉圈里,这一幕很常见。

    很多粉丝就爱搞这些东西,彰显自己的凝聚力,还喜欢和别人家的粉丝进行攀比。

    “沈鸣流!!”

    “啊!!!季康冬!!!”

    一声声尖锐的声音在全场响起,明明人都还没上台,呐喊声却此起彼伏。

    这让不少墨生人暗自皱眉,也让不少路人心生不喜。

    人家佚名小队才刚刚下台,按照流程,现在是在为他们结束表演后,进行喝彩。

    你们急个屁啊?

    没看到刚刚佚名小队的最后一人,都还没完全下台吗?

    墨生人们对视了一眼,看着那些粉丝们高举起来的灯牌,心生战意。

    “是是是,我们是没有灯牌啦,这超出1块钱预算了,没你们闪耀啦。”

    “但是,吼几嗓子又不需要花钱!反正不要钱,那就多喊点!”

    “你们要是晚两分钟喊,我们也就忍了。”

    “现在就喊,你礼貌吗?”

    “嘿!真当我们没人,真当我们好欺负不成?”

    刹那间,局势便混乱起来。

    原本大家已经不再高呼骆墨的名字了,要给予其他选手尊重,都准备歇了。

    这时候被这么一激,又再次喊了起来。

    很多路人也产生了逆反心理,开始跟着凑热闹,喊出了骆墨的名字。

    没办法,谁叫他刚才的舞台实在是太绝了,实在是太圈粉了,咱们乐意掺和一脚!

    “骆墨!骆墨!骆墨!”

    你要战,那便战。

    嘿嘿,我们超勇的。

    尴尬的一幕,就这样在机缘巧合间发生了。

    等到沈鸣流和季康冬等人站到舞台上,现场还有一大群人在喊着“骆墨”二字,或者在喊“佚名”二字,声音不敢说碾压他们十个人的粉丝,但也战了个有来有回。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08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