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何其软h.边做边给闺蜜打电话

“歌不错。”

    “肖老师唱功进步很大啊。”

    “这节目真挺不错。”

    “我没啥问题。”

    “通过。”  绵绵何其软h.边做边给闺蜜打电话  

    地方卫视的春晚虽然没有燕视那么严格,需要3456次审核,但也有一定的标准来衡量。

    东安卫视第一届春晚是个噱头。

    华夏艺人算一算真不少,参加春晚就像之前说的,互惠互利。

    对于明星而言,冉冉升起的二线卫视,完全值得投资。

    语言类节目,从年初便与各大喜剧工作室,演员们邀请作品,这些不像是歌舞,演唱,需要慢慢打磨。

    其中有好的,也有被发回重新构思的作品。

    肖一若和乔晶晶刚才接受了众多导演们的考核,五人齐齐给出了绿卡。

    审核节目的标准是,四张绿卡表示通过,三张需要整改,两张就直接打回。

    也是遵从着以多数人审美为基准。

    “耶!”

    二人在舞台上击掌庆祝。

    选择乔晶晶还是不错的,她在十一月完成行程后,剩下俩月,没有再接其他特别需要时间的活儿。

    直接来到东安住了一周,先用了一天半录好歌曲,接着就是练习。

    两人一块唱了有几十遍吧,顺便商量着要怎么走位,眼神如何交流等等。

    “哎,你们俩来坐着,聊一会。”罗本山招招手。

    演播厅还没准备好,节目是在会议室里进行审核。

    “肖老师,你还是有点紧,”有导演看着手里的写下的东西:“松一点,就像你平时主持节目一样最好了。”

    “嗯,有点紧张了。”肖一若点头:“头一回对着评委们表演来着。”

    “可以理解,歌很好,你们俩再多磨合磨合,下个月还有一次审核,好好准备。”

    练了一周,二人也挺累的,乔晶晶婉拒了肖一若请吃饭的邀请,她赶飞机,约好了下次练习的时间,分道扬镳。

    肖一若则是回到办公室里,继续熟悉晚会串词。

    他的串词已经非常破旧了,手心的汗,灰尘,以及各种只属于自己的记号,安真看了后笑成,和演员们的剧本差不多。

    串词早就烂熟于心,可总是会有些不放心,现场直播嘛,其他几位主持也都差不多,减少出错率的方式,只有强大的心态,和死记硬背。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肖老师,忙着呢!”有个大姐走了进来。

    “原姐。”

    “哎,肖老师,问您个事。”

    “请说。”

    “我不是分管咱们这次晚会的票务么,想问问,你这需要几张?”

    “能给几张?”肖一若倒还真的需要。

    “正常来说你是一张,不过领导说了,可以多给一张。”

    “就俩张啊。”肖一若有些失望。

    “没法子,”估计原姐看到不少这样的表情,习惯了:“咱们位置有限,第一次晚会,市里省里的领导要来关心关心,一些个企业,还有热心观众,加起来别说一千多个位置,再加个0也坐不下,理解理解呗。”

    “那就两张吧,也不让您为难。”

    “成,回头你把相关信息发给我,我好做个备案。”

    “好嘞,辛苦原姐。”

    “小事。”

    两张票确实不少了,电视台里多少员工,就是自己人坐下,都够呛,能给两个位置,挺不错了。

    安真那已经确认,大年三十在燕京陪父母,初三再过来玉川,要不,还真不好安排。

    “妈,上班么?”随后,肖一若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打视频啊,又不要钱,为什么要用电话,挂了。”

    没头没脑扔下一句,视频就发了过来。

    “哟,在医院啦。”看着背景,很熟悉。

    “小若,好久不见啊。”边上有姐姐们热情地打着招呼。

    “姐姐们好,好久不见。”肖一若对着镜头招手:“今天不忙么?”

    “不忙,这样挺好的。”

    “说的真好。”肖一若竖起拇指,医院的护士不忙,说明没人生病,那不是好事么。

    知子莫若母,聊了几句,肖妈妈看出儿子有话要说,起身去到了没人的地方。

    “咋了?”

    “妈,你年三十的排班出来了么?”

    “没呢咋了?”

    “电视台不是晚会么,给了我两张票,就俩。”肖一若强调:“别喊亲戚们了,没有多的,也要不到。”

    “你这孩子。”肖妈妈连小心思还没来得及动呢,路就给堵死了:“是去现场么,我还没看过晚会呢。”

    “嗯,给你们准备的,其他人我也没说。”

    “哎,我听你的。”老妈连连点头:“到时候上来给你做饭吃。”

    “那估计二九你就得来了,三十那天我绝对没空,估计都见个面都够呛。”

    老妈困惑了:“那年夜饭咋整啊,大过年的,总得一起吃个饭吧。”

    “没事,我到时候找一找那种半夜还在营业的火锅店,等结束之后,一起过去。”

    “可是…”

    “哎呀,只要一家人在一块,哪里都是过年。”

    这句话说到老妈心坎里去了。

    “你说的对,我要去忙了,你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个知道不。”

    “去吧去吧。”

    老爸的电话就不打了,反正他有空,再说了,全家他地位最低,没有发言权,只能服从。

    放下电话,盯着串词看了一会,却丝毫没有没有情绪,也不晓得再想啥。

    这段时间,他算是特别忙,将上半年的空闲都找补了回来。

    以前还有些愧疚,觉得就录一个节目,不太合适。

    结果要来活儿,一块赶着来。

    录了俩节目不说,还经历了许多人生的第一次。

    就挺梦幻的。

    特别俩月后还能站在春晚的舞台上报幕,这可是大学时期的最终梦想,就实现了?

    完了,人生没有目标了,剩下的日子混吃等死好了。

    肖一若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特别勤奋的人。

    他向往的生活,是在海边开个客栈,客房不重要,自己的房间,必须靠着大海。

    每天醒来,穿过白色的帷幔,直接走到阳台,前头不远就是湛蓝的大海。

    没事钓钓鱼,游游泳,晒晒太阳。

    有心情了和客人吹吹牛,下厨白灼个虾。

    就这样,一直到老,美滋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10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