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日出声音.排卵期被大叔满满孕

电影路演,全国票房兜一圈。

    业内的一句顺口溜,“北上广深重武成汉”,这八座城市,因文化、经济,成为票仓,也是宣传的重镇。

    大多数的电影,就以这八座城市为圆心,路演前十天是最要紧。

    主创必须到位,主演阵容不确定,看档期安排,就像刘天王,他这会儿要宣传《盲探》。  BB日出声音.排卵期被大叔满满孕  

    这回长沙站,主力军是叶秦。

    发行方预订的是旺达文华酒店,就是王撕葱吐槽“这是住过最傻叉的酒店”。

    周围的芒果博纳、旺达开福店、百丽宫、横店王府井、旺达解放路店……一天全部走完。

    跑到最后,精疲力竭,最后一站,星美国际影城,街对面便是长沙热门小吃街。

    叶秦坐在休息室,休息室并不是拿来休息。

    要跟当地院线经理套近乎,要给电影院准备签名海报、签名小礼品,用来给影院抽奖。

    与此同时,还要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尤其是湘南,芒果台大本营。

    叶秦刚刚龙飞凤舞地签完100份海报,晃晃手腕的工夫,何囧见缝插针,立刻进行采访。

    “接拍这部电影?当然被剧本感动,谁家里亲戚朋友没个孩子,我大哥今年就生了一个女孩,如果她丢了,估计我们全家都要疯!”

    “这部电影截至今天,不到一周票房累计就达到3亿,你觉得会带来什么影响?”何囧拿着话筒询问道。

    “首先,自然是希望能为电影原型的家长父母提供一份帮助,人间自有真情,动员一切的力量,而且帮他,也是帮和他一样的家庭。”

    刘师师靠在沙发,水汪汪双眸宛若水镜,映照着叶秦一本正经的样子。

    双手捧着脸腮,越发着迷。

    “《失孤》一播出,我就跟字节跳动的张一名谈合作,借助他的今日头条,利用互联网的精准地域弹窗技术,对寻人或寻亲信息进行定向推送,帮助家属寻找走失人员……”

    “除了社会影响,对电影行业有什么影响?特别是公益电影,谁都没有想到公益电影能有这么空前的票房!”

    “我希望有,但现实很难。”

    叶秦略微地伤感,“《失孤》大卖,并不代表华夏公益片,华夏剧情电影的复苏。”

    “春天不容易复苏,需要一系列的电影裹着春风,才能融化院线、投资方的寒冰。”

    “业内大多数的人都规避公益电影,这类影片不说冲击票房,连拍档上映都很难,没有影院愿意舍弃吸金大片,没有拍档就没有票房,观众连接受评判的机会都没有。”

    “《失孤》就做到了。”何囧补充一句。

    “对,不只是我们,关注艾滋的《最爱》、关注自闭症的《海洋天堂》都做到了。”

    叶秦不无遗憾道:“但以留守儿童绳索上学的《走路上学》,却是失败的,只因为前者有李联杰、国际章、郭舞王。”

    “而《失孤》,更是集结华哥,我,刘师师,蒋娘娘等人,大卡司的商业包装。”

    “我希望能拿《失孤》做例子,院线能给这类电影更多的排片,也希望前辈同行们,能不计代价地帮助这类电影。”

    前世,《百鸟朝凤》,就连提携过章国师、陈凯哥第五代的吴天名,遗作排片都需要制片下跪。

    毕竟影迷来电影院,是寻求爆米花寻开心,看那么多凹糟的干嘛,不符合市场规律!

    何囧一怔,在叶秦的身上感受到一部朝气,一股力量。

    本想继续深入,奈何路演已经开始。

    映后发布会,跟映前不一样。映前,路演团队不能聊剧情,不能剧透,观众抛出的问题,无关电影情节,聚焦八卦趣闻。

    主持人此刻正在预热,叶秦靠在影厅的门口躲着,靠在墙角却不敢闭眼。

    刘师师看着心疼,“你眯一会儿吧?”

    叶秦打着哈欠:“没事,这次结束,接下来就该换华哥,我可以歇一歇。”

    “然后下半年在好莱坞?”

    刘师师问看到叶秦点点头,抿抿唇道:“今天也是我最后一次给小居这个角色站台,路演结束,一起吃个夜宵?”

    …………………

    路演结束吃夜宵,老惯例。

    一般呼朋引伴,顺便把当地的老朋友也喊来,联络感情。

    叶秦、刘师师在长沙人生地不熟,喊快乐家族?

    得了吧,干脆跟两个助理拼一桌,不锈钢铝盘里,原本摆着腰子、羊肉、鸡尖、鸡中翅,密密麻麻,如今只剩下签子。

    面前两盆小龙虾,刘师师食量惊人,一个人干到半盘。

    遥想仙3那会儿,就他一个人敢吃。

    “师师,你酒喝得太多了。”

    刘师师罔顾叶秦劝阻,拿着一扎啤酒,小口小口灌入口中。

    “咳咳,你不是回吗,能喝酒?”叶秦咳嗽两声。

    “我,嗝,我不信教啊,当然可以喝酒吃肉,我最爱五花肉,东坡肉,就是在家里不行。”

    刘师师眨了眨醉眼,面色酡红。

    叶秦斜视,就见刘师师的助理也被她灌醉,两个姑娘相互揽着肩,你一句我一句:

    “师师姐,我一想到那些走失的孩子,看到电影院里父母在哭,心里特难受。”

    “唔,难受吗?喝酒呀,来,干杯。”

    于是,刘师师又忽悠着小助理喝了一杯。

    “差不多得了啊,醉了谁领你回去。”

    “嘿嘿,你呀。”

    刘师师张开双臂,醉得憨实可爱,嘟着嘴:“我可是帮了你两次。”

    叶秦扶额,拿纸巾擦了擦嘴,轻轻吐口气,酒气不重,啤酒这玩意儿能醉?

    “彬哥,到酒店以后,咱们分头行动,你送她,我送师师。”

    “诶。”负责开车的林彬无比清醒。

    “我,我自己可以,我酒量很行的!”

    刘师师挥挥手臂,躲开叶秦拉拽的手。

    叶秦也不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背起。

    刘师师“啊”了一声,很自然地环住叶秦,侧脸贴在后背,喃喃道:

    “当年杨小蜜、唐烟都不是我对手,当年,当年……”

    叶秦怜爱地望去,摸摸刘师师滚烫的额头,“彬哥,走吧。”

    两个人大男人,扛着两具软成泥土的女人,施施然地走出包厢,在食客老板古怪的视线中,身影渐渐地消失。

    倒是刘师师,一路傻笑:

    “喝最烈的酒,骑最烈的马,驾!”

    叶秦频频翻翻眼,能咋办,忍呗!

    任由刘师师胡作非为,肆意撒欢,单手高举,像挥舞长鞭,挥舞手臂。

    得亏这会儿已经在酒店走廊,在路上非捅出一个天大的新闻,《震惊!若曦四爷旧情复燃》。

    艰难地把刘师师背回到房间,抹一把汗道:“师师,到了,下来睡觉。”

    “不下来。”刘师师憨笑调皮道。

    叶秦砸吧着嘴,没好气地像丢包袱,把像牛皮糖粘在后背的刘师师甩到床上。

    殊不知,刘师师犹如八爪鱼,双手双脚牢牢地扣住叶秦的躯体,简直是无师自通的锁技。

    叶秦一不留神,失去平衡,随刘师师重重地摔在床上。

    “………”

    叶秦贼无语,正准备动用蛮力挣脱,就听刘师师揉了揉醉眼:“《仙3》、《绣春刀》我帮了你两次,你也要补偿我,男女平等,我们互不相欠!”

    叶秦:0.0

    你搁我在床上玩女拳呢?

    刘师傅,这个拳术切磋咱可不兴啊!

    刘师师死死地贴住叶秦,不依不饶,眼神里既委屈,又深情。

    “我好羡慕谢南啊,可以对自己喜欢的人说‘我养你’,嘿嘿,叶秦,我养你啊!”

    叶秦瞪大双眼,身体一僵,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就隐隐感觉耳朵被狮子狗伸舌头舔,气氛陡然间暧昧,四周安静无声。

    突然间,刘师师弱弱道:“哥哥。”

    酒壮怂人胆,叶秦在酒精的催动下,彻底炸锅,两眼充血,战意昂然。

    刘师傅,这可是你自找的,在下叶秦,请接招!

    他打的自然是刚猛的八极拳。

    阎王三点手,猛虎硬爬山,野马奔槽,白蛇吐信。

    想不到刘师师竟然会打咏春,咏~春!

    春,自然是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的“春”。

    春风一吹,姹紫嫣红。

    云想衣裳花想容,一枝红艳露凝香。

    以柔克刚,不愧是女子传下来的咏春拳!

    竟然被反切中路,黑灯瞎火里,传来一声叶秦的惊叫: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13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