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调教打屁股玩弄.受用钢笔玩自己

 「喂——」

    “砰——”杨墨忍无可忍,抄起凳子直接砸了上去。

    主系统化成的人形在杨墨这一砸下散开,无数蓝色数码碎片四散,随后在另外一边又再次凝聚成形,无奈抚额。

    「年底考核要到了,和平日一样部门与部门之间,抽执行者到同一个小世界完成任务。  被主人调教打屁股玩弄.受用钢笔玩自己  

    之前你偷懒,次次都休假,以前本系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专宠部门就一个执行者。可本次执行者杨墨任务失败,导致小世界崩塌,上面决定把专宠部门——撤——了!」

    杨墨愣了一下,拉正凳子坐好,支着头想了起来:“一次失败,你就无视本执行者以前的成绩?你这身份!在都市小世界,也是一个总裁分身的存在,你这样压榨员工,我罢工了!”

    专宠部门的确只有她,也是因为如此,她的任务多,刷得快。

    但部门本来就是一个集体,一个人的确是奇怪。

    如果没有专宠部门,她这个独苗苗怎么办?

    想到这里杨墨看着系统,还没有开口系统就道:「执行者杨墨,你给安排到女频虐渣部门。你好自为之咯,听说你和那里的人有点矛盾?」

    「执行者杨墨也知道在别的小世界,本系统是总裁的存在,说到底也是一个打工的,执行者杨墨这样,本系统很难办。」

    “你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是怎么回事?我还是去男频吧。”杨墨翻了一下白眼,别看是主系统三个字,听起来特厉害。其实这里就像一家公司,执行者是员工,有员工就有管理者,主系统就是管理他们的,同样,主系统也不只它一个。

    她部门就她一个,没有部门管理者,对接都是和前面这个不是人的东西交接,关系自然比别部门执行者好上一点。

    「执行者杨墨,你好歹反抗一下,毕竟那时你自己的部门呆了那么久了。」

    “不了,你不是说了,系统有系统的规矩,这还是上面的意思,咱们关系好,不让你为难。前提,是!你要把我的功德还回来,系统积分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杨墨的眼神暗了暗,声音也沉了下去:“你知道的,功德对我很重要的。”

    「执行者杨墨!你……你哭也没用,系统是无情的,我看着像个人,终归是一串代码,你不要试图攻略主系统!!!

    数千年来,有执行者杨墨这样危险的想法,最后都是惨的。」

    杨墨身体怔了一下,竟然还有人不知死活攻略面前这个没性别代码?

    丧心病狂!

    收了收心情,挥手一个蓝色框出现在她面前功德点的地方,以前一串的数的手累的数字,如今已经清空。

    心中从来没有这样空过,这可是她辛辛苦苦很久才赚的啊。

    “算了,自作自受吧。”杨墨知道也怪不了谁,在里面,她的确是没有认真。因为她一进去就发现任务不是她部门的,所以才有恃无恐,后面取消了抹杀威胁,她更加肯定,她是误被拉进入的。

    所以才有些消极怠工。

    “这样扣,还不如抹杀。”杨墨声线失落地站起来,在离开的时候被系统喊住了。

    「执行者杨墨,你要更新系统反渣系统,请到更新台。」

    杨墨脸色一变,把进来就默不作声的球球抱在怀里,凶巴巴转头看着它:“我!杨墨!只要这没用的家伙!换?不可能!反渣,你自己去吧你!”

    「执行者杨墨!………」

    「………」系统人形盯着她,最后叹了一口气:「万事都让你多看看说明书,不要什么点已」

    「部门虽已取消,专宠系统依然存在。宿主不消失系统不会被收回、注销。在执行者守则里有注明,执行者杨墨没看?」

    看个球球!早压箱底了

    “上面怎么想的?要专宠系统去反渣?你是不是也出现bug了?”

    「没出现bug,但在维护。系统部门对时空局来说,也只是一个小部门,所以也要维护。」

    「本系统会再让执行者杨墨身上绑定一个反渣系统,依旧是J1—9系统NPC负责执行者杨墨的衣食起居。」

    “喔喔喔!”杨墨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握拳拍手心,很认真道:“这是升级了对吧?一山不容二虎,所以干脆容到一块!”

    「执行者杨墨理解正确。」

    “这样说球球的数据也会得到进化,那么意识会更加接近人类?不过要进化多少次,才有你这样完完全全有人的思想?”

    「可以这样理解!NPC进化到极限的话,也可以代替一个人或者神……不过这样的NPC会逃离主系统的控制,会马上销毁。」

    “这样也好……”杨墨摸了摸球球的脑袋,眼里多了一丝不愿对外人道的温柔:“我也孤独那么多年,没了它怕是支撑不下去了,是不是人,其实不重要。”

    「执行者杨墨!身为执行者,情绪的控制不好是禁忌。」

    “谢谢您提醒,要是把我的功德还回来,我保证给你个面无表情。”

    「参加年底考核,本系统做主和奖励一起发还给执行者杨墨。」

    “少说得这样好听,说来说去,本来就是你们的错,补偿就是理所应当。再说,我参加年度考核,未免有些欺负执行者。”

    「‘0’功德执行者,不配说大话。还有一顿时间才到年底,建议执行者杨墨,加紧时间多完成几个小世界,赚点系统积分,不然到时候拿不回功德,别来这里哭鼻子。」

    主系统的一板一眼,杨墨见怪不怪,反正知道自己的功德可以拿回来,就是好事,转身去更新了系统。

    回去的路上,杨墨经过男女频部门的交界路时,听见几个执行者的聊天

    “欸?听说了么?最近又有执行者诞生呢,也不知道是那个执行者逼的。”

    “这也不是一个执行者就能干的出来,再说,有些也不是执行者干的呀,小世界里只要有失控的角色,到达一定的程度主系统就会把他们拉过来,你当年不是么?”

    “嗯,男频那边最近也来几个呢,也不知道这样的小菜鸟,在年终考核会不会遇见?让姐姐好好给他们上一课。”

    “女频也来了新人,也不知道到时候遇见男频的会不会被欺负,这样的事情每年都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32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