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紧窄H,每次约会都是又亲又抱

当然作为文舒名义上的“表姐”,这次,这些人倒是也把她捎上了,每户人家也都单独给她送了一份请帖。

    陆星晚苦涩的笑了笑,这算不算是沾光了。

    “姑娘,这次要不要也回帖解释一下?”银红问道。

    陆星晚想了想,摇头:“只是寻常走动,无需解释。”

    本来他们就是冲着神鸟去的,所以文舒是不是威远侯府的表姑娘都关系不大。反而有着这层身份,文舒在各府中行走时,会更自如一些。  贵妃紧窄H,每次约会都是又亲又抱  

    “那这些请帖?”

    “照旧,差人送去文家。”

    “那姑娘到时可会去赴宴?”

    陆星晚揉了揉朏朏脑袋,嘴角微翘,“再说吧,看心情。”

    原本这种场合她是不喜欢的,可如果文舒去的话,她陪着一起去也不是不行。

    与此同时,只隔了一条巷子的济国公府,邓家三姑娘邓缨正在内室来回走动,一边杏眼频频扫向外头,面容带着几分急切。

    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绯红衣裙的丫环从外进来,邓缨忙问:“姑母可应了?”

    “姑娘有求,大娘子哪有不应的。”丫环嘻笑了一下又道:“只是姑娘当真要去那茶肆?”

    邓缨口中的姑母,乃刑部尚书钱牧的夫人,这位钱夫人十分信奉道教,逢年过节乃至大小节气都要去城外上香。

    邓缨很想去文舒说的那个茶棚看看,可她们这种高门贵女,没有长辈领着是不可以私自出门的。偏生昨日才参加了雅集,母亲不可能再领她出去。

    无奈,她只得派丫环去钱府问问姑母,看看明天可不可带上她一起。

    姑母膝下只有二子,是以对她这个侄女还算偏爱。往常来府里做客,也总要拉着她说会话,而且话里话外还有要她做儿媳的意思。

    不过她对两位表哥毫无感觉,有时侯姑母来做客,还会躲着些。可如今想要去城外茶棚,也只有找她了。

    邓缨在桌边坐下,抿了抿唇,“既有希望,自是想去走一趟。”

    “可万一只是道听途说呢。”丫环迟疑道:“什么神仙显灵入梦的,这两年打着这个旗号吸引客人的铺子不少,可最后又有几个是有真本事的,别这个也是唬人的。”

    邓缨如何不知道她说的有理,也知道自己这是病急乱投医。

    她这个病,并不是无药可医,只按大夫所说,想要断根要喝许久的汤药,而且还得各种忌口。

    她素来是个管不住嘴的,让她这也不吃那也不吃,还要喝那苦的舌头都要掉了的药汁,她才不干,所以她这病也是时好时坏。

    吃着药和忌着口的时侯都还能压制的住,可一旦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又或者嫌苦停几顿汤药,那就必然要面对“旧疾复发”而产生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窘境。

    昨日雅集听那位陆家表妹的话,似乎那土地祠不仅灵验,而且茶肆做出来的东西,口味也不错,至少不会比那苦药汁难喝。

    “是真是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再者说话之人,可是陆大姑娘的表妹,神鸟的主人。她的鸟那般奇特,想来她说的话也不会是无的放矢。”

    “姑娘如何知道是陆家表姑娘?”丫环疑惑道。

    她们当时藏身在假山后,看不见人呀。

    “自然是听见的。”邓缨得意的弯了弯唇。

    虽然她有频繁放屁这个不好的毛病,却也有一个寻常人不知道的绝技,就是耳力极好,特别是在分辨声音这方面。

    只要是听过的声音,就决不会忘。

    另一头,在山海世界卖力砍草的文舒也有了意外的收获。

    随着杂草大片大片的倒下,几十颗白白灰灰绿绿的蛋露了出来。这些蛋并不是全部堆在一起,而是这里一颗那里一颗,零零散散的分布在方圆五丈的范围内。

    文舒好奇的拿过一个,正胆寒的想着这不会是刚才那蟒蛇蛋吧,就听得系统传来“滴”的一声提示音:

    【特种识别扫描开启——当前物种——天鹅蛋——富含蛋白质,维生素和卵磷脂,有清脑益智功能,对增强记忆力有特效】

    蛋白质,维生素,卵磷脂…..这些文舒都不知道,但是最后一句话她听懂了。

    清脑益智,提升记忆力。

    好东西啊!

    当下想也不想的将蛋收进了置物篮。

    可能是旁边有池塘的缘故,文舒在寻摸天鹅蛋的时侯,还找到了不少其它飞禽的蛋,什么大雁,山鸡,野鸭,水鸟………

    林林总总七八种,数量也多的吓人。

    文舒捡的不亦乐乎,直到红影抓着麻袋回来时,她已经捡了有将近两百个蛋了。

    “呱~呱”红影从半空中俯冲而下,邀功似的将麻袋丢在她脚边。

    更重要的东西来了,文舒也顾不上那些没捡完的蛋了,打开麻袋就翻看了起来。

    红影虽是头一次担此重任,但不得不说做的却极为出色,这一会的功夫,已经摘回来了大半袋子蒗草,且草茎大都比较完整,基本上是齐根咬断的,有些甚至还带着根,根上还沾着土。

    “聪明,还知道弄些带根的回来。”文舒赞叹的摸了摸它的脑袋。

    这么聪明的鸟,怎么就被她捡到了呢。

    幸运,太幸运了!

    这样她就可以试着在外面种种了。

    红影对她的夸赞极为受用,脑袋在她手心蹭了蹭,同时嘴里发出舒服的呜咽声。

    文舒却没多余的时间跟她互动,一边听着系统的倒计时,一边揪住它的翅膀,在最后一声计时中,随着波浪荡开,出了山海界。

    回到现实世界,外间日头还没下山,炽热的光线透过窗户洒下暖黄的光晕。文舒估摸着还有个把时辰才会天黑,也不耽搁,忙拎着麻袋就往井边去。

    将带根的蒗草全部挑出归成一堆,又选了十几根毁得比较严重的蒗草洗净,将叶子和果实分别摘下。

    山海经只说蒗草食之不夭,但具体是吃叶,茎,根,还是果实却没提及,所以她只能自己一样一样的试了。

    虽然食之不夭这种功效,短时间是看不出来的,但她起码要保证这些东西做出来无害,不会吃死人。

    至于功效如何只能交给时间了。

    分好了茎,叶,果实,文舒便带着东西去了厨房,药草最好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煮水。她打算把茎,叶,分别煮水,然后再用水蒸米饭。

    红影本是昼伏夜出的鸮,白天本就体力不济,再加上方才在山海世界里给文舒摘蒗草,更是浪费了大把的精力,此时回到现实世界,连房门都没出,便靠着床住打起盹来。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37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