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奶真大真香 在试衣间里做到腿软

在箱庭之中,对诸神而言,人类最终试炼的攻略法只有两种,一是找到敌方的弱点后,由合适的三位数展开主权,一对一战斗,二是三位数均不展开主权,以限制灵格状态一对多迎敌。

    若是四位数及更以下,还存在面对一位敌人,同时解放主权的情况,主办者权限是一个人的‘一切’,四位数及以下的主办者权限是世界的一个侧面,存在重叠的可能性,三位数程度彼此对世界理解程度有差异,但却都是一个整体,解放主办者权限和魔王战斗是二者‘一切’的碰撞,外人强行介入其中,不过是将局面由一对一改成一对一对一,哪怕其中二人有联手的想法,但到时主办者权限的碰撞却不能随着二人的心意来,反而束手束脚。

    箱庭之中存在两种魔王,一是原初的魔王,人类最终试炼,二是滥用主办者权限而成为魔王——然而,滥用这个说法,其实就是谬误。

    哪存在什么滥用不滥用,只存在用或没用。  老师你的奶真大真香 在试衣间里做到腿软  

    最原初的箱庭之中,压根就没有主办者权限这东西,因为最终试炼的出现,普通的三位数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诸神开发出了对抗最终试炼的能力,既‘主办者权限’,能让诸神在被限制力量的箱庭之中,发挥出近乎所有的力量。

    主办者权限这一能力本身就违背了箱庭的规则,然而在诸神一致同意下,借助太阳主权可以微调箱庭规则,也就导致了如今的情况——使用主办者权限进行战斗,若是主办者权限被彻底破解,使用主办者权限者的一切会归属胜利者所有。

    对而言魔王如此,对诸神也是如此,随即诸神便达成了共识,绝对不能将正常人直接纳入以主办者权限开启的游戏中,并将强制其他人参与游戏的行为视为魔王,由天军来讨伐。

    最根本原因便在于,在箱庭大致规则已经确立的现在,诸神就算借用太阳主权,也只能对箱庭规则进行微调——那本质上是借助太阳主权干涉人类史,以人类历干涉箱庭核心,使箱庭核心得出‘主办者权限’虽然对箱庭既有规则有害,但却利大于弊,勉强承认主办者权限的存在。

    在为三位数设定了灵格上限的箱庭之中,让诸神施展出全力的主办者权限本就是违规,诸神借用太阳主权干涉箱庭,才将施展主办者权限的后果变成了失败者会失去一切,若是滥用主办者权限的魔王太多,箱庭得出主办者权限弊大于利的结论,到那时动手的会是倾颓之风,一切持有主办者权限的个体都会被视为违抗箱庭既有规则,被对应强度的倾颓之风找上门乱杀——原著中月兔一族的灭亡,根本原因也在于此,甚至意图灭绝月兔的并非是魔王,魔王已经被称为魔王,根本没有害怕月兔审判权限的必要。

    真正意图灭绝月兔的,反倒是那些未曾滥用主办者权限的诸神,月兔是箱庭最直接的眼睛和耳朵,如果箱庭中滥用主办者权限的个体太多且太疯狂,诸神和天军不能短时间将魔王的数量降至一定数量以下,为了防止倾颓之风的降临,用杀月兔祭天,减少箱庭核心对箱庭观测力的方法,而后二位数以违规手段削减箱庭感知中的魔王反应,勉强能糊弄一段时间。

    如果箱庭是一个国家,魔王的存在违法,使用违规手段减少魔王反应是罪上加罪,数最并罚。

    但箱庭是伪世界,如果短时间内魔王数量超标,箱庭会将主办者权限视为违法,惩罚所有持有主办者权限的个体,但通过月兔和二位数的违规操作短暂屏蔽箱庭的感知,这固然也是在违逆箱庭规则,但箱庭却是将这罪责单独算的——恶之母强行制造出了阿兹达哈卡这一人类最终试炼,在箱庭的惩罚下都能苟活过去。

    只要月兔死的够多,二位数受些惩罚,被倾颓之风揍个鼻青脸肿灵格萎缩,原本危及全箱庭的‘魔王数量超标,威胁既有人类史,主办者权限弊大于利,应该被取缔’这一危机就能拖延过去,神群和天军在短时间讨伐大量魔王,甚至让某些暗中扶持魔王的神**出自己扶持的势力,使箱庭核心在正常感知箱庭现状后,能重新得出‘主办者权限利大于弊’的结论。

    原著之中,月兔灭绝于阿兹达哈卡,但阿兹达哈卡出现在月影之都也是因为一些人的谋划——这‘一些人’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反乌托邦魔王和阿兹达哈卡肆虐箱庭期间,诸多秩序神群和天军没有余力制裁滥用主办者权限,祸害箱庭的魔王,所以月兔必须死,或许暗中动手的只有几位,但对月兔有动手之心的必然是漫天神群。

    只有月兔死的够多,二位数干涉箱庭核心的感知才会更容易,才能在被倾颓之风揍到撑不住之前,为箱庭赢得更多的缓冲时间,趁机来削减箱庭之中魔王的数量。

    主办者权限就是处在这么一个灰色的地带,让箱庭核心承认主办者权限的存在,诸神已经尽力了,更深层次的挖掘,试图绕过主办者权限的限制,那几乎就等于在箱庭核心的坟头蹦迪,逼着箱庭核心和诸天神群弄死你,诸如帝释天和梵天,可以通过梵释合一的手段叠加主办者权限,又比如梵天和湿婆和毗湿奴,甚至宙斯哈迪斯波塞冬,都有可能以主办者权限强行混合在一起,虽然结果会是一加一小于二的合作,但勉强也算同时解放主办者权限对敌——但没人敢,确实有不怕死的神,但死亡反而会给箱庭带来危害,必然会引来天军的讨伐,天军如果来不及,也会有二位数顶着箱庭的制裁拍死当事人。

    除了主办者权限以外,施展出超越三位数限制力量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其一,就是最终试炼。

    最终试炼同样有着主办者权限,又或者反过来说,诸神为了应对最终试炼开发出了主办者权限,其灵感便来源于最终试炼身上。

    诸神的主办者权限是自己开发,并以太阳主权让箱庭核心勉强认可,而最终试炼的主办者权限,能无时无刻最大限度解放灵格,却来自于箱庭核心的给予,诸神的主办者权限本就是对魔王王威的拙劣模仿。

    最终试炼的王威,是彻底解放了三位数的限制,其代表的灭绝含义逐渐趋于完成,最终试炼灵格从三位数逐渐成长,当最终试炼抵达二位数,所代表的某种灭绝理由成为宇宙真理的那一刻,便是最终试炼的完成法,倾颓之风会出现,完成毁灭之因。

    其二,就是特殊情况。

    比如万圣节女王,她本质是连接太阳与群星的境界,是太阳星灵,是无可争议的二位数,但她二位数时期却仅仅是‘存在’的自然现象,并没有自我意识,她被太阳神鲁格赋予了万圣节的定义召唤出来,二位数的力量和本质被束缚于三位数的框架之下,又因为箱庭的建立源于太阳主权,所以她才成为了唯一一位三位数破格——箱庭仅此一例,除非把白夜叉彻底打残废,在削弱个四五次,让她的本质跌落到三位数程度,贡献出太阳主权的白夜叉,才有可能被箱庭核心允许,成为新的二位数破格。

    又比如——宙斯。

    宙斯灵格彻底寄托于人类史,以至于人类史兴,他兴,人类史亡,他亡——在箱庭核心的判断中,宙斯算是人类史附庸,根本不算一个单独的生命体,只不过人类史没有主宰罢了,所以宙斯能保持独立意志。

    将灵格人类史化后,哪怕不解放主办者权限,宙斯也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人类,龙种,神灵,全都无法直接越过三位数的界限,但人类史却可以。

    人类史从存在开始,就是超越了三位数极限的力量集合,是箱庭的二元之一,人类史对箱庭核心的重要性,完全不逊色于太阳主权,甚至犹有过之。

    七位三位数拖延着反乌托邦魔王,但谁都清楚,这仅仅是拖延,神灵和反乌托邦魔王的相性太差,稍弱哪怕一点,都没办法对魔王造成任何伤害,哪怕是拼命爆发,在魔王眼中,也不过是需要增加灵格输出来抵消些罢了。

    反乌托邦魔王的战斗方式可谓最稳,对弱者而言他毫无破绽,普通的强者和弱者战斗,只要力量相差在一定限度内,弱者也能找到一些不足以成为胜机的弱点,若是敌人大意,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可在反乌托邦魔王的能力之下,强弱的决定判定是彼此的灵格,是反乌托邦魔王的力量需要付出多少灵格能抹除敌人的力量,强弱绝对到容不得一丝反驳。

    箱庭如今公认的观点,反乌托邦绝非是凭借力量和勇气能讨伐的对手,不通过智慧,不找到魔王的弱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破解封闭世界的试炼。

    然而,箱庭之中,真的存在绝对?

    天空之中,雷声逐渐响起。

    毫无疑问,反乌托邦的力量是对弱者的绝对克制,但那同样意味着,强者能绝对克制他。

    二位数无法再箱庭直接动手,却存在二位数等级的力量出现在箱庭中的可能。

    希腊神群无法支援帝释天,仅存的三位数只有雅典娜,且必须守护奥林匹斯山,但如果是为了为了应对反乌托邦魔王,宙斯自然可以出面。

    并非以‘主办者权限’的手段,而是直接爆发出全部力量,仞利天中遍布雷云。

    宙斯很强,但反乌托邦魔王同样不弱,强者能绝对克制反乌托邦的力量,但宙斯又能否成为相对于反乌托邦而言,绝对的强者?

    没人知晓答案,所以,只能做到极致。

    天空之中,雷光逐渐凝聚,宙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需要考虑防守,不需要考虑瞄准,他需要的,只是将灵格完全聚集起来,以最大化的灵格展示出终极的一击。

    毫无防御也无所谓,和帝释天交过手的他,相信对方能抵挡住反乌托邦魔王的攻击。

    无法命中魔王也无所谓,万圣节女王有能力将他全力的攻击引导向反乌托邦魔王。

    他好色,他贪婪,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神王,从星神战争以来,他明明向盖亚和提丰许诺了,箱庭的人类一定会有光辉的未来,一定能超越星辰,飞向星海,但他却一样没能做到,眼见人类史化为了今天的模样,让魔王肆虐于箱庭之中。

    这绝不是一句没办法,绝不是一句尽力了就能糊弄过去的事,有时他会想,是否他让位于雅典娜要好一些,如果并非从雅典娜身上看到了超越他的可能性,也不会有雅典娜成为下一代神王的传闻流出。

    可在智慧角度他相信雅典娜,人类史想要继续发展,绝少不了智慧,但在愚蠢的角度,他怀疑雅典娜,人类史的发展同样少不了明知不可为而为的愚蠢,因为担心雅典娜能否负担得起希腊神王的职责,他才迟迟没有让位。

    可对于反乌托邦魔王,他绝无二话,他绝不认可封闭世界的未来,人类是被星辰寄予了希望的孩子,是应该飞向星海的希望,他不会接受封闭于魔王统治下的虚伪未来。

    将灵格,将意志,将人生,将满腔怒火全部汇聚于一次攻击之上,这是超越三位数的灵格彻底的全力一击。

    如果是宙斯自己,绝没有将灵格寄托于一击之上可能性,这个蓄力过程足够魔王斩杀他千百次——

    这不挺好的吗?

    宙斯莫名想着,虽然是多对一,但如今留在这里的,全都是愿意为人类史奋斗的同胞,所以他有力量可以借助,这份可能性,绝对独裁的反乌托邦魔王如何能理解。

    种因得果——

    一道雷霆从天而降,划过的,是神王一生的轨迹。

    那是不考虑命中的可能,不考虑实战性,蕴含了宙斯意与理的全力攻击,模拟创星图的质与量是箱庭之最,但这却是超越了箱庭极限的一击——比起定义上质与量的极限,这攻击已然是人类史的显化,定义上已然是箱庭的一部分。

    箱庭存在的意义本就是观测人类史,又如何会限制人类史的力量,二位数无法登上箱庭历史舞台,但作为箱庭一部分的倾颓之风可以,作为人类史一部分的宙斯同样可以发挥出超越箱庭限制,甚至超越模拟创星图的力量。

    绝对的杀伤力,换来的是不易命中,如果是一对一,破绽如此明显的力量,反乌托邦魔王有一万种方法能够应对。

    但在空间概念上上,万圣节女王却是箱庭之最,解放了主办者权限后,面对最终试炼只能一对一,但在此地的,却是无需解放主办者权限,依旧能发挥出全力的两位联手。

    而且,这里是仞利天,天门的所在。

    封闭世界是箱庭西区,但影响力却遍布箱庭,如果离开箱庭,反乌托邦魔王的力量会大幅度削弱,但没有任何让魔王离开箱庭的方法。

    有天门的阻隔,在箱庭之中,仞利天距离所有外门最近,但同时,也是距离所有外门最远的位置,在这里,只要天门不被开启,封闭世界能给反乌托邦魔王的支持会降到最低。

    绝非是为了拖延时间,而是在陆明和金丝雀启程奥林匹斯时,万圣节女王就让宙斯做的准备,便为了这一击之力。

    神灵和星灵杀不死最终试炼,但却绝不会束手待弊。

    箱庭,终究是力量主导的世界,无需在意什么理由和真相,那无非是实力不够只能寻找弱点罢了,不过是弱者的想法。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3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