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快穿之道具调教sn

一队的小队友坐在车斗里笑嘻嘻地看着寻月。

    “你们队长呢?”寻月十分疑惑,“是真有任务啊?”

    一三队都不是总长带队,赵总长跟周总长都没来。

    “有,您这边请,我跟您讲讲,来坐前面!”三队的队员的穿着、长相、身形跟一队不同。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快穿之道具调教sn  

    寻月裹着小披风抬腿登上绿皮卡车的前座,三辆绿皮车随即发动。

    “咱们除了装AB连接口,还得偷出一批装备,都是凯亚原装设备,送回去研究用的,这次让您来,一来一队队长的意思,想让你长长见识,比组员们早一点熟悉情况,好为年后做准备,二来,就是借用您这样的装扮,在需要明面处理的地方,撑场面,做样子。”

    寻月那股准备要面对白岸的紧张劲儿瞬间没了,且内心还有点小失落。

    敢情,是这个意思。

    他们从地下室出去,外面的大雪瞬间糊了一车玻璃,玻璃加了异物清扫功能,那些雪花在扑过来之后,也就瞬间消失了,但因为雪太大,可视范围有限,车开得慢。

    三队的小组员在一旁讲着她有可能会面对的问题。

    光微厂是二等界有名的兵工厂,专门生产毕字号A类武器,远程爆破,不会对建筑造成伤害,但区域范围内任何透光的地方,都会渗入,以光速波及,被波及的花草,瞬间枯死,被波及的人畜,会出现类似白血病症状,三日即死,无一生还。

    “这样的武器,当年用过?”

    “是,只用过几次,都是定点投放的。”

    “那像超级波动弹归于几类?”寻月对这方面还不是很了解。

    “杀伤性较强的都归在毕字号,但超级波动弹却不属于毕字号,凯亚星的武器构成很简单,杀伤性最大的是毕字号,内有三类,A类最强,另外是兼字号,向我们常见的电击叉,超级波动弹都属于兼字号,最后是具字号。”

    “比超级波动弹还强,难怪当年会输,我们就没有这么强的东西吗?”

    “当年我们科技虽然发达,但整个崇明星并无战争,所以在军事方面,没有进步,另外也没有及时探测到来自太空的威胁,所以星战的时候——我们无能为力,但现如今好了,这次我们不会输的。”

    寻月虽担心,却认同地点点头。

    光微厂是凯亚人开设的兵工厂,其内部除了看门的大爷,扫地的阿姨,做饭的厨子,打饭的大姐,其余的内部员工都是凯亚星人。

    三辆绿皮卡车想要进去,可不是容易的事。

    需要寻月做的,就是先将十二个拇指大小的区域干扰器带进去,尽可能的往远了走,最好,走到光微厂毕字号A类生产车间附近。

    “你们组没有美女了?”

    寻月看着二百米外的光微厂大门,整理一下行装,这白岸想的倒也周到,还给她配备了一把小洋伞,撑开也就脸盆那么大。

    “美不到您这程度,也没有那么大胆,身上肌肉看起来太壮,也不符合要求啊。”一队小组员笑呵呵地给寻月挡风挡雪。

    “我就符合要求了?什么要求!”

    北风吹过,寻月说话间一哆嗦,差点咬到舌头,“也不说给我一件大点的披风。”

    此刻大雪被风吹的横着下,她一边记着刚刚告诉她的那些厂内人员名字,一遍想着怎么才能走到光微厂的生产车间。

    也就等待的功夫,一辆小面包车开到光微厂的门口,从门内下来一批人,除了开车的司机,其余全是女的。

    寻月借着单视屏上自带的望远镜看去,“原来你们知道他们今天找了这个?”

    她伸出手,只抬了下小拇指。

    其余人点头。

    “知道是知道,但找的那家不属于我们范围内,所以没办法,这才找的您。”

    想到这儿,寻月不由得想起了花灯。

    “还有属于我们范围内的?”

    “有啊,六等界有。”

    寻月回头看他。

    一队队员说了三个字,寻月一脸愕然:“风铃馆!”

    “寻总长,他们进去了。”

    寻月也没工夫过问风铃馆的事,只搓着双臂,朝光微厂走去。

    来到门口,那守门的大爷一瞧她这装扮,当即比划一下厂里。

    寻月冻得脸蛋煞白,“是,刚刚停车,我出去上厕所,他们就没等我,大爷麻烦您开了个门,今天的我要是不到,回去老板会惩罚我的。”

    对于这种行业,大多数人都避而远之。

    大爷没多想,啧啧了两声,既把门打开。

    此刻鹅毛大雪横着飘,两人相距一米都看不清对方的脸,更看不清寻月扔下的东西。

    第一个干扰器落地,自动弹出八只脚来,自己爬到电动大门一侧,并附着在上面。

    有大雪做掩盖,谁都看不到。

    那大爷朝里比划一下,大致说清楚是哪栋楼。

    外面雪大,寻月走得慢,一来是真慢,二来就是等1号干扰器传输回来的地图,半分钟后,地图呈现在单屏上。

    从楼门进去,第二个干扰器落地,能瞬间与墙皮同色并攀爬到棚顶,最终附着在一个监控器上。

    这楼内味道呛人,寻月强忍着味道朝里走,根据地图显示,穿过大楼,从西门出去,就能达到光微厂的内部办公楼,再穿过办公楼,才是生产车间。

    而想要走到西门,就一定会路过那一间间屋子。

    她又在前厅抖雪,磨蹭半分钟,干扰器解锁内部所有的监控器,单视屏上出现了距离她最近的几处监控器画面。

    可真是污糟着她的眼睛。

    现如今侵入监控设备,得在任务完毕后,收回每一个干扰器才能完成视频替换。

    期间只需不让凯亚人发现即可,至于门口的老大爷,是个不敢多嘴给自己找麻烦的人,自然不会多话。

    寻月快速搜索可行路线,二楼一片清净,她脱下小皮鞋,蹑手蹑脚登上台阶,打算从二楼西侧走廊过去,再从尽头的楼梯下来,从西门出去。

    他们行动在晌午过后,但因为大雪,光线并不好。

    寻月猫着腰快步从二楼大厅跑过,她身形奇特,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从西侧楼梯下去就来到西门附近。

    她扶着一旁的摆着的置物架子穿好皮鞋,准备从西门出去时,可单视屏预警,门外有人靠近。

    寻月只用0.1秒反应,脚下一蹬,抬手攀附在三米多高的置物架,爬到最顶上,躲在黑暗处。

    西门被人推开,是个凯亚人,还是凯亚人里个子最小的,看上去年纪也不大,跟他一起进来的身形略胖,走路两腿都并不上。

    他们交流只说凯亚文,所以根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

    寻月是一边盯着走廊,一边盯着单视屏。

    单视屏属于天顶系统,有出任务模式,在与干扰器代码匹配连接后,能分析出监控视频内,跟佩戴者相关的区域。

    那两人进了一楼的某个房间,之后再没出来。

    寻月脱下鞋子,从三米高的置物架上轻松跳下,落地无声,最后拎着鞋子,出了西门,出去后,又扔下第三个干扰器。

    外面大雪依旧,她这身红,倒是十分扎眼。

    按照队里搜集的资料,今天是光微厂放假的日子,除了一些守场的员工,就没有其余人。

    第三个干扰器丢出去,监控范围扩大。

    她瞧着对面的那栋楼,疾步快走。

    一枚干扰器只管一片区域,所以办公楼内的情形她并不知道,又因为风雪干扰,她耳力减少几分。

    在开门进到办公楼之后,走廊朝阴的一面,站着个怪物。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44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