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树林里娇喘,一滴都不许漏

 接下来的日子,马鸣风每天的生活就是白天谈诗论道,晚上勤练武艺武,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眼看着日期将近,马鸣风道是一点也不紧张,关于这一科会试的题目他早已烂熟于心,而且也做了好几篇文章,这些文章都是经过文章高手马士英的修改,想要通过会试一点儿都不难。

    然而到了京师之后,马鸣风道听途说的听到了许多秘辛,无非是关于朝臣们争名夺利结党营私的事情,尤其是在当朝首辅薛国观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据说当时崇祯帝因为担心朝廷经费不足,所以去找薛国观商议一个解决的办法,薛国观于是出了一个主意,向大臣借款,并且表示,在外的群僚百官借款之事由他承担,而向皇亲国戚的借款则又崇祯负责。

    群臣二人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借款的事先从武清侯李国瑞这里开始。  车停在树林里娇喘,一滴都不许漏  

    李国瑞是神宗皇帝的生母孝定太后亲哥哥的孙子,是崇祯帝的表兄弟,当初李国瑞对待他的庶兄李国臣,李国臣气不过,就对崇祯说道:“父亲留下了资产四十万两,微臣是他的儿子,理应得到一半,如果比下允准,微臣愿意将这一半的资产拿来资助国家作为军费。”

    崇祯一开始没有答应,但是在听了薛国观的话之后,就觉得正好乘此机会找李国瑞借钱,要求李国瑞把那四十万两白银拿出来充作军费,如果不答应就限期追查。

    李国瑞听说之后心中忧惧不已,与此同时崇祯借钱的事情也都传开了,有外朝的大臣生怕崇祯从李国瑞那里借到钱,他们也免不了受连累,于是就找到李国瑞,给她出了一个主意,让他隐瞒财产不交,拆毁房屋,把家具器物陈列到大街上叫卖,以表示自己手中没钱。

    崇祯闻讯大怒,剥夺了李国瑞的爵位,李国瑞受惊而死。

    崇祯余怒未息,下令有关部门追查其他皇亲国戚的资财,这让皇亲国戚人人自危。

    恰好这时皇五子生病了,就有皇亲国戚想到了一个主意,他们勾结宦官宫女,伪装是孝定太后附体,告诉众人孝定太后已经升仙,被封为九莲菩萨,并且责备崇祯轻视外戚,还说自己会降罪于他,将来崇祯的每个儿子都将夭折。

    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真有凑巧,过了几天皇五子果真病死了,崇祯非常害怕,以为是孝定太后的惩处,于是赶忙下令让李国瑞的儿子承袭其封爵,将他缴纳的银子也都还了。

    崇祯偷鸡不成蚀把米,将怒火发泄到薛国观的身上,暗暗怀恨在心。

    马鸣风听了不由得哭笑不得,崇祯皇帝看起来精明,却被一些皇亲国戚哄得团团转,他估计后来崇祯向百官借款,而百官也都是象征性的拿一点,他却无可奈何这件事,崇祯的心里就有这件事的阴影。

    于是马鸣风暗暗叹息,大明朝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些大臣们仍然没有团结抗敌的觉悟,这样看起来大明的灭亡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朝政糜烂成这样,可是大臣们依旧醉生梦死,党同伐异,这样的朝廷如果不亡,才真的是没有天理,我原本还计划着扶持一下崇祯皇帝,试图挽救一下局势呢,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我还是想办法经营我的南明政权吧。”

    马鸣风暗暗叹息不已,崇祯喜怒无常,而且权力高度集中,对于能臣妄加猜忌,而对于近臣和皇亲国戚却无力约束,再加上大臣们自私贪婪,整个机构都已经烂透了,与其如此,倒不如利用北明灭亡、南明建立的契机,在政权建设中吸收新鲜的血液,以图长久。

    所以这样一来,马鸣风的决心更加坚定起来,不是他非要放弃北明,而是形势发展的必然,以目前的形式,就算马鸣风是崇祯,恐怕也都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大明的复兴。

    “所以我这一次进京赶考,就是为了混个进士的出身,只要有了这个出身,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对于那些忠臣名士和老百姓,我是能救一个是一个,实在救不了,我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因为我要留着有为之身,力图振兴我南明,崇祯不可保,我可以保弘光帝,我忠于的是这个天下,而不是崇祯皇帝一个人。”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马鸣风也不再管其他的事了,什么宫闱秘闻,什么党派之争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就算考中了进士,他也不想留在京师,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接下来的日子忽然很平静的过下去,直到有一天,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忽然到访,名叫董说,江浙乌程人,自称是张溥的弟子。

    马鸣风在史书上倒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只知道这是一个作家,写了一本叫做《西游补》的小说,其他的都一无所知。

    “不知先生到访,有何指教?”既然对方是大名鼎鼎的张溥的弟子,而且还专门抬出了他老师的名号,估计这个董说找这里应该是奉了张浦之命,一想到名震天下的复社创始人竟然专门找自己,马鸣风就觉得有些受宠若惊,所以对董说很客气。

    果然,张浦到了客房之后,首先就请马鸣风屏退从人,说是有要事相告。

    马鸣风则笑着说道:“这些都是我的心腹,极为可靠,先生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董说拱了拱手说道:“想必马兄也能够猜到,我是奉了家师之命前来,嘿嘿,马兄虽然年轻,然而无论是石斋先生还是陈卧子(陈子龙)先生都对你大为赞叹,这引起了家师的兴趣,家师得知此次马兄要参加会试,特此将主考官的信息透露给马兄,此次会试主考官为内阁首辅薛国观和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蔡国用,家师向我交代,薛国观目前朝不保夕,天子对他很是厌恶,他自己也有觉察,所以这一科会试他不敢多做干涉,至于蔡国用大人,他跟家师关系还算是不错,我已经家师的名帖送上,到时候定然会有所照顾。”

    马鸣风一脸感动地说道:“先生如此厚爱,马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董说笑着说道:“马兄不必客气,家师说了,你既然是石斋先生的弟子,又得陈卧子举荐,那就是自己人,我们帮你做这些是应当的,如果你真想报答的话,以后只需要大家彼此通力合作,上报朝廷,下除奸佞就可以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872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