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我坐在他头上吸我^一只手握不住是多大

 苏青媖起身打招呼。

    赵嫣然只看了她一眼,就撇过眼去,有些不屑。亲戚如果不能长脸,还掉价,还不如不认。

    苏青媖并不在意她的态度。人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对别人,你无视我,我自然眼里也是没你的。

    “青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茶?你男人呢?你才嫁过来没几天,怎么不好好在家呆着?”苏二姑连声问道,言语间颇为不赞成。

    旁边跟她一起的妇人正打量着她,听了苏二姑这话,道:“哦,她就是你嫁到吕记的那个侄女啊?”  他要我坐在他头上吸我^一只手握不住是多大  

    苏青媖朝她点头笑了笑,对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上下打量起来。

    道:“你婆婆呢?在家呢?怎么不约你婆婆一起出来逛?你婆婆跟我们很是说得上话,脾气软和是个好说话的人,你嫁过来算是嫁进福窝了。在你娘家还要日夜做活,瞧你现在嫁过来都有时间出来喝茶了,家里也请了帮工,什么都不用你动手,真是享了福了。你可得感谢你二姑。”

    苏二姑笑着在旁边附合:“可不是。我当初说给我嫂子听,我嫂子还不乐意这门亲。嫌吕家小子要被征走。”

    那妇人眉毛扬了扬,高声道:“嗐,我们镇上今年被征走的人家不少,难道大家都不用生活了?而且你不嫁过来,嫁到村里,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过?”

    苏青媖没有说话,低头微笑。

    苏二姑跟那妇人附合了几句,便扬手招呼赵嫣然:“你和如月带你表姐到镇上逛逛,也认认路。”

    赵嫣然一脸不屑:“我和如月还要去首饰铺看首饰呢,一会还要去听说书,表姐应该要回去烧饭了,跟我们凑不到一块。”

    苏青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我一新嫁娘,还得回去忙活呢,跟你们比不了,你们去玩吧。”

    “你这孩子。”苏二姑假意慎骂了赵嫣然两句。

    见嫣然和钱如月手拉手跑了,一副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对苏青媖说道:“有空就去二姑的油铺认认门,你那婆母经常去我家那铺子买油。”

    苏青媖笑着点头。

    苏二姑又对着她说了几句,无非是新嫁娘要有新嫁娘的样子,好好在家呆着,少一个人出门之类的话。

    苏青媖也没反驳,只安静地听。

    “以后少一个人出门,要出门就跟你婆婆小姑子一起。你才嫁过来,一个人就出来晃悠,还在人这么多的地方一个人饮茶,不好看。你娘也没叮嘱你。嫁过来不能由着性子来。不能仗着你婆婆性子软不言语一声就跑出来……”

    “我娘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跟人言语请示!”

    苏青媖听到声音,扭头看去,就见吕博承从路的另一头大步走了过来。

    苏二姑脸上讪讪的。那钱家妇人见了他,打趣道:“你小子,成了亲,懂得疼娘子了?”

    吕博承笑眯眯地说道:“那可不,娘子娶回来自然是用来疼的。你家掌柜,不也疼你疼得紧吗?昨日我路过你们店,还想邀他一块去喝酒,他头都快摇断,说是怕婶子你说他。”

    那妇人哈哈大笑:“他跟你们去喝酒,我哪里会说他。就怕他悄悄去花楼喝去。”

    “钱掌柜哪里敢,不怕回去被婶子你打断腿!他可是咱这镇上少有的好男人典范。”吕博承竖着拇指夸赞。

    那妇人被吕博承哄得舒服,笑得开怀,待缓过来就跟苏青媖说道:“你嫁了个好男人,嫁进福窝了。”

    苏青媖朝她笑了笑。吕博承又跟苏二姑打了招呼,双方说了几句,就各自分开。

    “那妇人也是镇上开铺子的?”苏青媖问道,对他的维护心里有些感动。

    吕博承点头:“她家开布铺的,就在西街上。生了好几个女儿,没有儿子,眼睛都盼穿了。琢磨着招婿呢。她看钱掌柜看得死紧,就怕他出去花花。”

    苏青媖笑了笑,男人要想出去花花,女人再怎么严防死守,都是防不住的。

    又想起她们刚才说的有关吴氏的话,有些疑惑:“怎么吴氏在别人嘴里的形象好像还不错?性子软和,脾气好?与人好相处?”

    吕博承嗤笑两声:“你才嫁过来,还不知吴氏的厉害,她最会绵里藏针,面上娇娇弱弱,内里最是心狠!心眼也多,会算计。我走后,你对她得多几个心眼,别被她哄去了。”

    苏青媖白了他一眼,她是那么好哄的人?

    吕博承见她不放在心上,道:“你别不在意,吴氏那人两面三刀,这都来镇上十几年了,镇上的人还以为她性子软和,是个好人。呸,她最是表里不一,这样的人才最可怕。”

    苏青媖笑了笑:“看来她给你的阴影不小。”

    “你别笑,记住我的话,对待吴氏,多长几个心眼。”

    苏青媖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吕博承扭头看她,上下打量,没看到荷包,道:“你是不是说大话了,不是说今天能有银子进帐?嗤,银子是那么好挣的?要那么好挣,我何苦十来年才攒了十几两。”

    苏青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他:“就你那脑子,就记得打架招式,记得哪里的酒好喝,你能懂什么挣钱的门道。”

    吕博承呲牙:“你这个女人,非得跟我耍嘴皮子。看你也不像挣了钱的样子。”

    苏青媖白了他一眼,往胸口上拍了拍。

    吕博承眼睛睁老大:“真挣到钱了?怎么挣的?快跟我说说!”

    “不说。你不是也没说那一锭金子是怎么花光的吗?”

    吕博承一听,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我又没乱花,都是正经用了……”

    见苏青媖看他,想了想便说道:“那,那我晚上再跟你说。”

    苏青媖嘴角扬了扬。

    又朝他问道:“你知道哪家铁匠铺子做的东西最好?”

    “铁匠铺?你要打东西吗?打什么?北街张大锤打的东西最好,还不偷工减料。”

    “那我们去北街。”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01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