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都扒胸罩和内裤^小手使坏地一捏闷哼

 看着对自己发怒的白玉臣,南枝没有废话,继续提刀向前。

    就现在整一个族群的情况来看,除了自己和白玉臣,其他的族人都是菜鸡。

    看着再一次砍到面前的长刀,白玉臣选择躲避。

    “无法使用战技来解决这些碍事的精怪,真是麻烦。”南枝抱怨道。  我们班男生都扒胸罩和内裤^小手使坏地一捏闷哼  

    不过南枝对于青姝的法术,还是挺好奇的。

    “你今天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要离开了,毕竟这里才是你的故乡,也是你最后的归宿。”

    南枝是不会放过这种背叛母族的渣渣的。

    她对着白玉臣,也使用灵木。

    “青姝,你自己可奈何不了这么多的人。”

    白玉臣贱兮兮的笑着。

    他只需要拖着南枝就行了,有人会去完成任务的。

    “别以为我会怕你。

    你们就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

    明明向玄阴洞主伏降,就可以活的好好的。

    非得在这里卖弄自己所谓的风骨,真是活该。”

    白玉臣也是头铁,说话也越发的难听。

    对母族的死活,没有丝毫的关心。

    暂时用来阻拦那些臭道士的法术,也快要失效了。

    要是白玉臣和这一群伪君子联手的话,会很麻烦的。

    按照原主的实力,跟白玉臣差不多,两人难分胜负。

    但是这一次遇上南枝,这可就很难说了。

    南枝很烦这种吃里扒外的反骨仔。

    一天天都在算计自己的族人,还自以为自己是一个救世主。

    南枝对于这个所谓的玄阴洞主,没有丝毫的想法。

    “你这么喜欢当这个玄阴洞主的舔狗,那么你就要更加卖力才行。”

    “者地·地磷。”

    在南枝法术的操控之下,地表隆起众多的尖枪,向着白玉臣追了过去。

    只是对方的速度很快,向上一个翻身扭转,一掌拍向地面。

    被拍中的地磷直接破碎,无法继续前进半分。

    “就靠这点手段,就想要收拾我,你还真是天真。”

    白玉臣一个冷笑,但是却发现南枝已经不在他的眼前了。

    南枝来到他的身边,一刀刺进他的脖子。

    “一个叛徒,不配在这里叽叽歪歪。”

    南枝看着被自己刺中脖子的白玉臣,只见对方变成一个稻草人。

    “你的幻术,还真是不错。”

    南枝把长刀抽了出来,然后砍碎这一个碍眼的稻草人。

    “妖孽,拿命来!”

    摆脱了灵木的一群道士,又开始出来刷存在感了。

    老道士从自己的袖里乾坤那里,掏出一柄新的佛尘。

    南枝听到对方的话,都要无语死了。

    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她都听腻了。

    对于老道士这个男人,南枝是不怕的。

    看着不断延长的佛尘,南枝挥刀阻挡。

    “你们两个都别想从我们手上逃走,为了天下苍生,你们必须死在我们的手上!”

    老道士斩钉截铁的说道。

    脸上的神情,那叫一个认真。

    在南枝身后的白玉臣,看着南枝和老道士对打的时候,他玩起了脏心思。

    他亮出兽爪,直击南枝的后背。

    不过南枝身边那十株红玫瑰,可不会放他过来的。

    众多的爆炸花苞,向着白玉臣射了过去。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法术。

    “青姝这个贱人,又学会了新的法术,真是越来越招人恨了。”

    在花苞的炮轰之下,白玉臣无法近身。

    “族长,有更强的精怪,向着我们白狐一族杀过来了,你赶紧离开这…里…”

    一只小白狐,跑来通知南枝。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只鹰怪刺过来的利爪,给扎死了。

    “白玉臣,你的动作太慢了,洞主知道的话,会不高兴的。”

    一个更加高大的男人,看向南枝。

    “一只狐狸而已,有这么难解决吗?”

    鹰怪没有理会那一群道士。

    小仙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怕惹南枝不高兴。

    南枝听到这个消息,看向鹰怪的眼神,都带着狠戾。

    她一生气,直接露出了一张愤怒而扭曲的狐狸脸。

    “一群渣滓!”南枝破口大骂。

    鹰怪和白玉臣来到白狐一族的族地这里,也只是为了白狐一族的宝物而已。

    其他人,他们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死活。

    要是这群道士敢来找他们的麻烦,鹰怪羽鹄也不介意弄死他们。

    被羽鹄这么一说,白玉臣的脸色也不好看。

    但是他敢怒不敢言。

    谁让他的实力不如对方呢。

    “骚狐狸,把白狐一族的宝物交出来。

    我不会和你计较,你刚才骂我的那些话。

    我也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

    否则的话,你就跟那些没用的死狐狸一起上路吧。”

    羽鹄用上位者的语气,对南枝下令。

    看着这些不断来自己面前刷存在感的渣滓,南枝真心觉得原主活的很累。

    南枝向着对着羽鹄动手。

    她对自己的近身战很有自信。

    所以南枝觉得自己可以去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对于南枝这种只知道无脑莽的人,羽鹄觉得南枝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呢?”

    羽鹄伸出左手,想要挡下南枝的长刀。

    他的爪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砍断的。

    铮的一声,南枝的长刀并没有砍断羽鹄的爪子。

    她看向羽鹄的时候,双眼不满的红血丝。

    她心疼那些被对方杀死的小狐狸。

    “玄阴洞主的爪牙,我记住了!”

    看着这样样子的南枝,羽鹄也咧嘴一笑。

    “不愧是骚狐狸,就连带着红血丝的双眼,都这么好看。”

    但是他不会怜香惜玉的。

    南枝也不需要这种渣渣的同情。

    既然自己的长刀无法砍断对方的爪子,南枝也不过多纠缠。

    马上拉开彼此的距离。

    她掏出两个道具。

    “木偶,完美复制鹰怪这个渣滓!”

    “稻草人,全力诅咒白玉臣这个叛徒!”

    南枝也是被逼急了。

    眼前的这一群垃圾,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

    要不然的话,被杀死的族人,他们也不会安息的。

    南枝也不想放任这些人离开,一个都不行。

    “师傅,我们现在离开的话,是最好的机会。

    骚狐狸被这两个精怪挡住的话,她也没空来找我们的麻烦。

    而且,有这两个精怪在这里,我们想要拿到白狐一族的宝物的话,很悬。”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09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