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你的那里帮我解痒.他入得极致她哭求饶


    “这里曾经是童话镇的墓地所在,直到后来普利莫发现了有墓地有被挖开的痕迹。”

    “再联系到附近出没的凶兽,于是便将这里当成了禁地。”

    “说起来上任镇长大人也被埋葬在这里,很久没有人祭拜了吧。”

    踪丝的确就是从这个方向牵引过来的。

    最让伊森有些惶恐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踪丝就没有移动过了。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墓地的范围还真不小。

    插满了歪歪扭扭的墓碑,或许是罕有人至的缘故,显得异常荒凉。

    “我想那位失踪的客人不会有兴趣参观这块墓地吧。”

    胡克耸了耸肩,说实话他自己也很讨厌来这。

    一听到‘禁地’两个字就打心底里排斥。

    伊森没有回应,而是走到墓地中,最后在一块墓碑前站定。

    这是一块生满苔藓的墓碑,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风雨侵蚀的墓碑边缘已经变得凹凸不平,上面的字迹也已经分辨不出。

    只能隐约看到上面的墓志铭:死去才是真正的开始……

    “这应该是老镇长的墓碑吧。”

    胡克长叹一声。

    “没错,当时我还是个小伙子,虽然对老镇长的印象已经不那么深刻了,不过我记得这块墓碑,上面刻着索罗家的家徽。”

    “老镇长一直以他的家族为荣,可惜了……”

    伊森站在墓碑前右手斜按在胸前微微致礼。

    “索罗家发生了什么事吗?”

    胡克只是摇了摇头:“唉,总之是不算幸运的一家人,不提也罢。”

    “对了,普利莫,我记得你跟索罗家的大儿子关系还不错呀,当时你、雅阁还有吉尔,你们三个可是当时镇上的三剑客。”

    “可惜了……”

    或许是想到了往事,普利莫忽然有些愣神:“是呀,我们三个……”

    治安官胡克朝墓碑深深的鞠了一躬:“希望老镇长一家能在天堂团聚。”

    “话说伊森你是怎么知道这块老镇长墓碑的。”

    伊森耸了耸肩头,然后摇了摇头:“抱歉,之前我也不知道这是老镇长的墓碑,不过……我猜这块墓碑前不久打开过。”

    “!”

    “什么不可能!”

    胡克围着墓碑转了一圈,土质结实,没有挖掘过的痕迹。

    “胡克大叔,我……想……挖开坟墓。”

    “不行!”

    不光是胡克,还有一直无精打采的普利莫同样开始反对。

    “伊森,这是老镇长的坟墓,他生前是一个很受爱戴的老人,我希望他能在死后过的安稳一些,不要打扰他好吗。”

    “或许你的朋友在南面或者已经看完日出回到了镇上。”

    胡克的表情已经非常严肃,如果他们真的开墓地,恐怕会被镇民们驱逐。

    “不,胡克大叔,我的朋友还没回到镇子,他就在这里。”

    “……”

    众人听到这里心中纷纷发毛。

    “伊森,我想……你是不是因为太过劳累,所以……”

    伊森摇了摇头,手上微微发出念力,一根念丝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这是通过改变踪丝的性质,进而实现显化的小技巧。

    “大约牙签粗细的念丝一段出现在伊森手里,另一端则出现在墓地中。”

    “这是……”

    胡克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朋友没有看日出的爱好,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奎因的身上有着跟我联系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凶手却完全没有觉察。”

    “是吗?普利莫大叔。”

    “砰~”

    就在普利莫要反抗的时候,面前的气泡一炸。

    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但是亚瑟的长刀已经后发先至。

    “唰~”

    一道亮银色的刀气当头出现。

    “刀阐……疾~”

    胡克不明真相大拳头瞬间变成钢铁,跟亚瑟的这一刀相撞。

    “砰~”

    “伊森!你们要干什么?!我是不会让你们欺负普利莫的!”

    说完治安队的成员将普利莫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亚瑟和胡克各退一步,倒是猎人普利莫忽然站在了原地,十分平静。

    伊森长叹了一声:“胡克大叔,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普利莫大叔吗?”

    “昨天晚上奎因和他都彻夜未归。”

    “在进入黑暗森林的沿途,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猎人布置的陷阱。”

    “他是童话镇最优秀的猎人,可是却错过了那头野猪,而且就在他打猎的路线上。”

    “选择休息的那棵大树周围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和警戒手段,这些都不像是一个优秀的猎人的所作所为。”

    胡克闻言只是微微一愣,随即又反驳道:“够了伊森,普利莫这家伙勤勤恳恳,对于狩猎他有时候会大意,这都是可以原谅的,你不能因此怀疑一个有着好口碑的老实人。”

    “老实人?”

    “就凭他在你们的地图上画下了禁地的范围?”

    “你有没有想过,他是故意不让你们进入的,这样他就可以避免了外人的打扰,来进行不为人知的行动。”

    “你这家伙太年轻,很多事情把握不住,这些都可能仅仅是巧合而已,最起码这块坟墓,根本就没有被挖掘过的痕迹,你这样怀疑普利莫是很没有礼貌的。”

    “痕迹?”

    “哼~我想说,在种种事情上,职业猎人恐怕比我们所有人都精通吧,或许还不是普通猎人,是已经通过‘童趣乐园’职业之证的猎人吧。”

    说到这里猎人普利莫忽然低下头,不过嘴角的一抹微笑却无疑暴露了。

    “很聪明的小家伙啊,是我大意了。”

    看到已经变相承认的普利莫,胡克大叔惊了:“普利莫……你你真的……”

    “唉,胡克呀,我早就说过,你实在是不适合当治安官的,反应太迟钝了。”

    “……”

    “你如此淡定,根本就不害怕这么多人的围攻,这说明你有恃无恐。”

    “我想你既然故意利用胡克大叔划定黑暗森林的禁地,这说明此处是你的秘密场所,很有可能有同伙吧。”

    “尤其是刚才,鲁滨逊的气泡爆炸,已经算是变相通知了他们吧。”

    伊森看了眼四周,面色冷峻:“出来吧,别藏了。”

    “什么?!还有其他人?!”

    “嘿。”

    “真是个好苗子。”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墓地边缘位置传来。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23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