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硬嗯啊疼轻点*粗大破花苞之痛

  当天晚上五个指挥使就率兵进城,把黄海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四五千募兵统统杀光了。

    真的是统统杀光,西平府的百姓享了好多年太平,真的是被这些突然从北边窜过来的客兵祸害惨了,恨得咬牙切齿,争相生啖其肉那种。于是纷纷帮着离国本地的甲士开门引路,那些外地来的刀客一个都逃不掉,全被绑拿了斩首,有些直接叫人活活打了一晚上才能死。

    虽然一整晚杀的满身炽血,汗流浃背的,但带着妹子辨出了她仇家的人头,拿了两个鸡蛋,还受她三拜,听了句“多谢恩公”,李凡就觉得,这趟也算值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李凡坐在城门上头,细嚼慢咽吃着水煮鸡蛋的时候。青霆叟也‘姗姗来迟’。  啊好大好硬嗯啊疼轻点*粗大破花苞之痛  

    接着李凡就冷眼旁观,看梁师弟和两位偶然路过的友好人士也现身,众人慷慨陈词,互飙演技,一起对了番口供,详陈黄海勾结魔教,私通南宫家,祸害百姓,构陷污蔑墨竹山清誉等事,于是青霆叟也表示‘大惊’,并提议联名去信墨竹山,请戒律院前来探查。

    剩下的事情李凡就不管了,既然青霆叟那么在乎什么平衡,在乎大局,算计来算计去,连出头的事情都要拿着把柄让李凡来做,那剩下西平府一摊乱麻也丢给这老头自己去收拾,也很合情合理的不是,那货怕是还求之不得吧。

    于是把这神霄派那个阴险谜语人甩在西平府稳定局势,李凡自己就以‘亲自送信禀报观主’为名,飞剑直朝长思城去。

    长思城肯定得去一趟,除了送信之外,一则追杀黄海那个狗娘养的叛徒,二则也是了解他这个本体‘李怡’的因果。

    经历了这许多人和许多事,如果非要选的话,李凡也想做个穿草鞋的墨竹山南派弟子,专心打妖怪练级修仙飞升,这种简单单纯的单机游戏,朴实无华的隐仙生活,比起北方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尔虞我诈,那真是逍遥畅快不知多少倍了。

    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况现在李凡已经被漩涡卷进去了。

    因为俞家那一对智障兄弟自己找死,一时半会儿的,他恐怕很难和十四峰的散修好好相处了。

    而且青霆叟那个谜语人话里藏了一堆机锋,到了最后朝他喊的名字‘李宥’,恐怕也不是老年痴呆记错了,而是南派的人,真的默认他本名叫作‘李宥’吧。

    但系统确实也说了,李凡用的这具身体本名叫‘李怡’,虽然系统也是个图谋甚大的,但还没必要在名字上来搞事吧?

    所以说不定这两个名字中间,还有一番误会在。

    而这一切疑云恐怕都只能去长思城解开。

    不把这些人间道的旧债了结了,就没法安安静静的去修仙。

    唉,真几把烦……

    但更烦的是李凡还不能直接飞进长思城,去那什么,‘家住长思城光宅坊西三百五十步,玄福门南四百五十步’的地方查访。

    因为没有仙宫的勋爵封赐,也没有天师级法师级别的道牒在手,山里没见识的野人散修,是不准在京畿重地,御器飞空的。

    这也是中原正道的礼仪规矩之一,说白了就是下等人不准从王侯将相头顶上过,也免得天上突然跳一个人下来刺杀,总之更多的为了体现对仙宫体系的尊重。不守规矩的散修,都会遭到负责轮番镇守长思城的修仙者捉拿。

    以前这巡天的差事是南宫家仙兵负责,现在墨竹山执掌离国,当然内门可没有那么多人手来执勤的。

    所以在长思城天上转悠,把御兽御器飞行的修士拦下来查牌照,并负责拱卫离秋宫安全的修仙者法师(保安),都是离国仙册上封爵受箓的勋贵,世家门阀的家主世子,也就是拿着墨竹山道牒法箓的外门记名弟子。

    放以前大家都是墨竹山的同门,倒也没人管的太宽,但最近长思城里闹腾的厉害,而且南北两派闹的这么大,以后还是不是‘同门’都难说。

    李凡也不想招惹是非,他既然没有司职,于是远远望到外城郭,也落下地来,掐了个神行诀,耐着性子一路沿着官道直往长思城去。

    长思城,长思城,长思帝都城。

    此城是当年仙帝正宫四后的南宫仙后所住,离国国都中京,整座城垣都是仿照仙宫三垣的帝都规制。三城环六坡,四四方方,一百零八坊,整整齐齐。宫城皇城郭城,也仿着三垣规制,皆以天象星辰星罗排布,去地三千六百顷,人口两百四十万。

    长思城一地就有这么多的人口,依照这仙界的一般情况来算,有资质练气的起码有四分之一,如今虚月当空,千载修行最易,其中有机缘筑基的,说不定也有十之一二,这样就有五六万筑基之士。

    哪怕绝大多数人都要给卡死在筑基圆满境界上,不能寸进。但到底这么多人,这么多门阀,而且各有家传和资源,草草记算,能得后天仙道的金丹法师,就算没有个小两千,恐怕也有个七八百。

    估值差三倍这么多,也是金丹确实难修,所以大多数也都是不得正道的假金丹,只能用来看大门或者双修房中术的,和妖怪内丹差不多的垃圾。

    再往上能成就元婴真人的真修就很少了,大概百里挑一吧,当然是从正经金丹里挑啊。至少李凡一路上用神识望气,长思城里也就看到七八道元婴级的华光绽放。

    这么乍一看来好像和南海玄洲一岛也差不多。不过城中的元婴必然不止这个数,肯定有人隐藏自己气息的。也不是说那些放出神光毫不收敛的,就是如何嚣张不可一世。

    这主动暴露自己的几个,大概是城内势力的代表,为了势力间的制衡,故意摆出实力来震慑屑小的。表示他们就在长思城坐镇,不要想着搞什么阴谋。

    但即使并非所有门阀家主都在京中坐镇,即使把各家暗藏的元婴老怪翻个两三倍的,相比二百四十万的人口来说,二十几个正宗的元婴真人,还是太稀少了。

    这也是因为突破元婴这一道门槛,功法优劣尤为重要。仙宫那种滥竽充数的量产打手元婴,炉鼎元婴,和金丹法师都能斗个五五开。同娄观道正经玄门破劫传道的真修,真的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的。

    毕竟母鸡说出来也是恐龙进化的,也能扑腾着飞两下呢。但你要是有的选,是选母鸡,还是选真正的大鹏呢?试问有机会求得更上大道,谁还甘心弄个除了能飞婴出窍,舍夺替换肉身之外,几乎别无他用的假元婴呢?

    所以离国门阀这些人其实还真是很仰慕墨竹山的大道的,如果真的诚心实意依附墨竹山,如同十四峰的散修一样接受墨竹山的同盟体制,那他们这些世家的家底加在一起,到底能有好几百的金丹加入,是真的能让墨竹山跻身天下第一线的强大势力之列了。

    只不过到底家大业大,人口太多了,其中会有人生出乱七八糟的心思也是难免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时候人心再叵测,阴谋再精细,没有实力也是没啥用。

    李凡一到外城墙附近,远远的就能观气望到浩瀚无匹的化神神光,冲天覆地,浩荡绵延,覆盖京畿,中正平和。

    这样犹如天地自然的伟力,自然正是现任国师,墨竹山娄观道观主封青牛,散发出来震慑群魔的道息,在这样的绝对实力面前,那些鬼魅又哪里有翻腾作妖的余地。

    李凡一番乱麻的心境,也在远远望着浩荡气柱的时候,许多烦恼都云散烟消。那么大一个拳头摆在那里,真的是明明白白,一点都不怕魑魅魍魉,许多鬼蜮伎俩了。

    真就像玄天剑意说的那样,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干嘛,就是一剑削过去,连一剑都接不住的垃圾,根本没资格跳出来背台词。

    ‘玄天剑意,本座啥时候这么说的,不过大体上是那个意思,另外还有一件要紧事,李清月你道心不稳了。’

    李凡大惊,啥?他的悟性不是天下第一,怎么就道心不稳了??

    ‘玄天剑意,呵呵,冷血无情,天性好杀可是难得的天资,天生的杀人鬼更是万中无一的,你悟性虽然不差,心性上却只是凡俗之辈罢了。

    而这半年里你连过两遭杀劫,屠戮太众,气数里血光冲天,杀意过甚,可现在你走了正经内丹的路数,修炼的又不是剑仙杀伐之道,这些杀业缠身没有相应的功法来转化,并不是一件好事。

    更雪上加霜的,你还观望了凶兽炼成道体,虽然修为大进,但平常潜意识里压抑那兽化道体避免失控,都占去了大量的神识,现在你见人就想着一斩了之,就是性子已经被那凶物给影响着,道心不稳的体现了。

    若说的严重一点,长此以往,不,以你的修行速度,这样下去不出两三年,恐怕很快会被杀意冲心,凶神夺体,脾性大变,变成一个见着人就想诛杀的魔头。

    而现在只有三个办法来解决这种隐患。’

    李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靠,吓了老子半天,还以为要和那青阳老魔一样精神分裂了,结果居然有三种可以解决的办法那么多么……那说来听听噻?

    ‘玄天剑意,第一还是修太阴剑经,只要你大喊三声不修化书就是了。修了剑经,你这么多杀意正好那来炼剑,倒不如说杀的越多越好,斩人越多,越有益身心健康。’

    李凡简直无语,说真的,北辰剑宗对于身心健康的定义很有问题啊,他们才是最需要心理健康维护系统的吧?那有这个保底就没啥大问题嘛,不过他还是想试试归虚元婴,毕竟拜月还能倒刷心情点的辅助效果实在太香了……

    ‘玄天剑意,切,真是个倔驴,好吧那第二种,就是现在找个地方闭关修炼,蹲个三五十年的,把你的无极元婴突破了,元神大进,自然可以压制住道体的修为,并用元婴境界的功法,慢慢消饵化解身上的杀劫业数。

    但是要注意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再滥杀人了,不然本座怕你的定力把持不住。’

    哇靠,你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现在宗门里这种火药桶一样的情况,他有可能置身事外躲起来修行吗?

    ‘玄天剑意,那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了,你想办法找个双修功法学学,把元阳破了吧。’

    ……

    ……

    ……

    李凡捂住脸,唉……猜不透,真是猜不透啊……说真的,他以为自己已经有点熟悉玄天剑意的风格了,可还是猜不透啊……

    “你他妈这到底算个什么解决办法啊!是不是逗老子玩呢!”

    ‘玄天剑意,谁在逗你玩呢!不是你小子自己一个劲得想双修么,要不然本座哪里想得起来!不过这一次倒是真的只有这样才能救你命了。

    很简单的道理啊,你又不是那种冷血绝情的天才,如今杀业缠身,自然心情积郁,而且被那几个红粉骷髅撩拨太久了,邪火攻心,闻到女人味就蠢蠢欲动了吧?

    本座看你现在的道心,明显是把持不住这一身修为的了。不要再憋了,憋出问题来更麻烦,你现在去找个金丹境界的道侣和她双修!

    不过记得啊,主要是你把自己的修为,让度一点过去。这样自己损上两三成的功力,也就可以压制住道体,把道心稳住了。你可千万别再采补别人的真气了!不然真的要爆了懂不懂!

    当然本座对这种下乘的修行之法也没什么经验,都是听朋友说的,所以详细的就不能指点你了。对了,听说还有个红包可以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哇靠!你那是什么不正经的朋友啊!这什么馊主意!不就是叫老子逆向去做别人的炉鼎吗!”

    李凡是真的要疯了。怎么这么多卧槽的事情就突然窜到一起来了!简直是要人命啊!

    何况这么突然的,到哪里找个人来双修,难道要他立刻飞剑去南海找莫岛主救命吗??

    “喂,那道人,别自言自语了,到底要不要进城,道牒法箓拿出来,入城收二十文税钱。”

    正好这会儿排队到城门口了,瞧瞧头顶启厦门的门楼,于是李凡也只好收拾心情,强压着心头的纠结,把道牒递上供城门吏查看。

    还好墨竹山弟子众多,道牒上也没写修为,而青霆叟之前说过李凡和那李家人长相相似,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别再给卷入什么不想干的争斗之中,李凡早已提前变化了个平平无奇的面貌。这些看门的宿卫和官吏自然也看不破他的法术和境界,查看文牒无误又收了铜钱就放行了。

    进了城里,最紧急的事情倒也不是去寻观主,当然更不是去找道侣双修!

    李凡准备随便先找个路人,问问光宅坊往哪里走,任务一件件做,尤其特别不靠谱的那种,就先放一放再说。

    “光宅坊?”被李凡拉住问路的老伯皱眉打量了他一番,瞧瞧他脚上的草鞋,“你个野道人,去那种勋贵聚集的街坊做甚?”

    李凡汗一个,怎么你们都是朝阳区群众么这么机警,这一次又得换靴子穿才能触发剧情还是怎么的……

    不过李凡眼珠一转,随口现编,“贫道只是受友人之托,来送一封家书,听说他住在光宅坊附近。贫道也是第一次来长思城,打扰老丈喝酒了,还请帮指个路。”

    说着顺手就摸了十几个铜钱的酒钱塞过去。

    老伯还是有些怀疑的瞅着他,不过颠颠手里的金钱,冲着这顿酒钱的面子,还是往身后指指,顺带提点道,“倒也好找的很,这条大街一路往北走到头,北门前第一座坊就是。不过你这样的麻衣道士可进不去,叫宿卫禁军看到了要挨打的。

    你那朋友住在那里必是世家子弟啊,若是要投送书信,就去东市候着他家府里出来采买的管事,或是找驿卒,给两个小钱,请他们递书就是了。你朋友是哪个府里的?”

    李凡大喜,正好打听,“我朋友姓李,家里大致是挺有钱的勋贵,听说他阿父名唤李淳,大概在朝廷里当官,老丈可曾听过。”

    “李淳,当官的,挺有钱……”老头想了想,手一摊,“没听过,长思城里姓李的可太多了,泼一盆水都能溅着两三个。既然是当官的,又住光宅坊,可知道是几品的勋爵,官居何位,在哪个衙门里司职么?”

    “啊这……倒是不知,”李凡汗一个,李淳问不出来,郑明珠大概也难,不过,倘若这家人长相都差不多,还被误会了……“那您可听过李宥么?哦大概太小,那郭家呢?或许是他家的姻亲朋友……”

    “郭家?郭……”老头一愣,面色剧变,“郭家!郭家那个李家!不认得不认得!”

    李凡眯起眼,看着老伯扭头就跑,分明就是认得的样子。倒也不用去追问为难人家。看这反应他心里也差不多有谱了。

    于是李凡把靴子连同那身史诗皮肤又换上,取出从仙衣阁买的帷帽戴上,那帷帽外头罩着的皂纱正是‘不知面’制的,从檐下直垂到颈部,遮住面目。

    并把隐身符一拍,做足了准备,便径直往北,如一道烟影分尘般,穿梭过繁忙的大街,来来往往的车马人流,却仿佛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般。

    而李凡也全不在意两边的景色风情,只是一路脚下不停的,直快步抵达北城墙,远远看见朱楼城坊的门墙,以及被宿卫禁军拱卫的金门匾额上,光宅,两个大字。

    但是已经没有继续混进去的必要了,也无需再去寻找什么玄福门。

    因为光宅坊北边,就是紫殿金顶的离秋宫宫墙。

    而光宅坊往西,也根本踏不出三百五十步,就有另一堵高耸的青墙,挡住了他去路。

    抬头望去,那面青墙居然也有五丈之高,比离秋宫的宫墙还是要矮一截的。

    但李凡在墙角下,仰着脖子往上看时,却觉得连头顶的蓝天,都给那道墙封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41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