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在身上快速律动/去健身房被私教进入身体

  一个老太监低声禀报,“太后,龚宁率领着虎豹骑,向宿卫军军营去了。”

    “这才想到宿卫军?!太笨了!”,窦凤舞不屑地哼了一声,“让他发现霍广吧!”

    “太后?”

    “霍广嘴硬的很,在我们手里又没什么用。你们这帮人偷袭了几次国公府,都不能进入那个院子,那为什么不让我那能干儿子试试呢?”窦凤舞冷冷地说道。  伏在身上快速律动/去健身房被私教进入身体  

    ……

    ……

    宿卫军军营外,谢小青冷冷的看着龚宁,两个人的眼眸对望,火花四射。

    客栈偷袭中,谢小青亲口承认在弱水河边伏击了皇帝,可是到了太后了就变成了,情报有误,罚俸了事。

    龚宁拿出了御赐的金牌,“奉旨巡查!”

    谢小青跪下来,对着金牌,行了叩拜之礼。然后站起来挥挥手,示意守门的军士放行。

    军营的囚室里恶臭扑鼻,龚宁看了一眼谢小青,他看也不看龚宁,泰然自若。

    最后一间囚室里,冰冷污浊的地上趴着一个瘦弱的人,他身上流出的血早和烂稻草冻在了一起。

    龚宁用刀鞘敲了敲铁栏杆。

    那人估计发了高烧,迷糊中听见了动静,吃力地扭过头来。

    龚宁被他的眼睛吓到了,那就是一头老虎的眼睛。

    “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啊,半夜宿卫军巡查的时候,发现他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觉得他形迹可疑,就把他带了回来。”谢小青说道。

    那样的严刑拷打都没能让这个小子屈服,谢小青很想一刀杀了这个自称霍广的人。

    “这个人我们要带回去审查一下!”龚宁说道。

    两个虎豹骑军士架起了霍广,扶着他向室外走去,他经过了谢小青身边,粗哑地说道,“我没有死!”

    “所以呢?”谢小青冷冷地说道。

    “那你就一定会死在我手上!”霍广看着谢小青说道。

    …

    …

    安安带着花卷儿,去了一个住宅小区,小区大门口的梧桐树有些年头了,遮天蔽日。

    安安站在大门口等了很久,花卷儿安静地坐在安安身边,好奇地看着马路上各式各样的汽车。

    终于一个老妇人走了出来,安安激动地站了起来,她想喊妈妈,可是她不能。

    她在这个世界只是一缕游魂了。

    “哟,这个孩子长的真好看啊!”老妇人在花卷儿面前停了下来。

    “花卷儿,快喊奶奶!”安安忍住泪说道。

    “奶奶!”花卷儿乖巧的喊道。

    “真乖!”老妇人摸了摸花卷儿的头。

    “阿姨,我是赵安安的同事,我出国很久才回来,听说了安安的事情,所以特意来看您!”

    老妇人突然楞住了。

    “阿姨,我以前向安安借了钱,如今她不在了,我特意来还给您!您多保重!”安安将手里的一张回单递给了老妇人,“这是我向您卡里打钱的回单,您收好了!”

    老妇人呆呆傻傻地看着安安,安安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她的眼泪就要决堤而出了。

    安安牵着花卷儿手跑出了很远,然后蹲在街边的人行道上哭的撕心裂肺!

    夜深了,安安的魂灵从王若薇的身体分离了出来,她回头轻柔地看着王若薇,“好妹妹你该醒了,离开那个渣男吧,前方有一个又善良又帅气的胡医生在等你喔!”

    安安牵起花卷儿手,眼中紫光大盛,她就要按着寒冰棺的指引,踏上回大正的路。

    安安回头又看了王若薇一眼,“好妹妹,胡医生问我喜欢喝什么饮料,我说是百香果汁,因为我知道那是你最喜欢的。”

    …

    …

    霍广并不知道,安安的寒冰棺在哪里,他只是记得开馆后见到的那个人,隐约听得有人喊,保护国公。

    龚宁给他看了宁世强的画像,霍广点了点头。

    半夜,宁威远率领虎豹骑突袭国公府,将整个宅邸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候,突然有人仰头大喊,快看!

    宁威远仰头看去,乌黑的夜色中,一颗流星向着京城飞了过来,笔直地对着镇国公府飞了过来,就如三个月前那晚的那颗流星一样。

    这是安安在向自己飞过来吗?

    镇国公府地下室里,寒冰棺发出强烈的白色光芒,形容枯槁的巫师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目冥想施展着法术。

    寒冰棺对面五丈的地方,也放着一具金丝楠木棺材,老巫师就坐在两具棺材中间,喃喃地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咒语。

    寒冰棺发出的白色光芒越来越炽烈,老巫师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在招唤着什么。

    宁世强镇定自若地站在宁威远面前,“皇帝陛下!请问您全副甲胄带领虎豹骑到本国公府,意欲何为呢?”

    “你心里清楚!”宁威远冷冷地说道。

    “不错,我确实是请国师将寒冰棺转移到了国公府,但我这样做是有苦衷的!”

    “哪里来的国师?朕怎么不知道?不知国公有何苦衷?”

    “国师法力无边,陛下不可轻慢!国师说可以用赵安安的魂灵献祭鬼王,复活亡灵,也就是先帝!”

    宁威远如遭雷击,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宁世强得意的大笑了起来,他终于要赢一次自己这个英明神武的大侄子了。

    “陛下,我想你身为人子,不会反对这个主意吧!”

    “这怎么可能,父皇已经仙去十几年了,遗体早成了白骨,如何能活回来?”宁威远难以置信地说。

    “国师神通广大,还请陛下拭目以待!再说了,就是失败也不过牺牲一个赵安安罢了,我们又没什么损失!”宁世强阴森地笑了起来。

    宁威远的手有点颤抖,他无比愤恨地看着宁世强,挥手示意虎豹骑开始强攻。

    龚宁大声说道,“镇国公妖言惑众,格杀无论!”

    身后,一个黑衣和尚疾驰而来,他指着天上越飞越近的光球,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光球是直奔寒冰棺而去的,安安就要苏醒了!”

    巨大的光球晃花了众人的眼,护卫们四散奔逃。

    就在光球要坠入地面的时候,国公府的后院升腾起一股阴邪的绿光,转眼将光球细细密密缠绕住。

    光球悬停在了国公府上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52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