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女子裙子上有异物&两人的结合处很紧密

尤其是中医科室这边,哪怕戴着口罩的时候只露着眉毛。

    上一次还是因为卫仁上任的时候,可是单纯落花有意,大家对卫仁放弃了幻想。

    这一次是因为我们有机会上电视了。  地铁女子裙子上有异物&两人的结合处很紧密  

    麻麻,我要上电视了啊!

    于是一个个在摄像头面前更温柔更热情了,干劲更足。

    积极表现。

    卫仁这两天上班觉得氛围又变了点,望了望她们,又看了看摄像头。

    算了……

    工作上没出现纰漏就好了。

    自己眼里容不得沙子。

    他继续翻着医书。

    这时候又来了病人,护士叫号了。

    然后进来了一位挺着大肚子的病人,被小心翼翼的搀扶着。

    ???

    卫仁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孕妇的病例他在系统空间也练手过几千例了。

    后来无一失手。

    现实中很少能够接触到,妇科本来也少,更别说妇产科了。

    你们不去其他医院不去妇幼什么的吗。

    “你好你好……”

    护士们也是开始慎重对待起来。

    孕妇病人,小心翼翼的对待。

    院长连这个都会?

    中医还有他不会的科吗?

    行走的全科医生,行走的icu。

    孕妇小心的坐了下来。

    望闻问切。

    卫仁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

    三十六岁了……

    从三十五周岁开始,属于高龄产妇了。

    这还是第三胎,怀孕六个月了,食后脘腹作胀。

    这次想要看看卫仁有没有办法,周围亲友都是推荐神医的。

    卫仁治好了他们那边好多人,大家首选就这个医院了。

    孕妇的话有没有办法……过来先看看先问问。

    前面两胎的时候,每当怀孕四个月、腹围就停止膨大,分娩婴儿只有四磅多……

    4磅……3.628斤。卫仁飞快想了起来,4磅多……

    正常体重是五斤吧。其实刚出生的婴儿测量出来体重偏轻,也不用过度担心,只要在后天婴儿喂养好,让婴儿可以吃饱睡好,体重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与同龄婴儿一样,变得白白胖胖的。即便是早产出生的婴儿体重轻也是一样,只要经过后天的喂养,也是能增加体重的……

    但是产妇年纪不小……

    要慎重对待。

    卫仁一边把脉,脉较大,舌淡胖、苔薄腻。

    “平时月经怎么样?”

    向病人问道。

    平时月经量较多,经前浮肿,时有脘痛,便秘、乏力……

    卫仁一边飞快记录。

    辩证。

    此脾虚湿胜之体,前两胎胎儿较小,盖生化之源不足,影响胎之孕育故也。

    这种病例叫什么,胎萎不长。

    拟当归芍药散加减治之。

    “大夫,怎么样了?”孕妇丈夫关心的问道。“我老婆的情况能够调理好吗?”

    他看卫仁的表情看不出来什么。

    没看到棘手或者觉得有把握的情况……

    以前只在一些老医生脸上见到过。

    “为什么来我们医院呢?”

    卫仁笑了笑。

    妇产科啊。

    “卫医生,我们特意找你的!”丈夫认真的说道。“都说你是神医啊,我伯母也是被你治好的。过来看看吧,看你有没有办法,调理身体这是中医的强项啊。”

    孕妇用药都要小心翼翼的,禁忌好多。

    前面两胎真的太轻了,大家提心吊胆了许久,虽然孩子后面也健健康康的。

    这次毕竟产妇年纪大了,想试试中药。

    “那你能够过来这里,会信我吗?”

    卫仁拿起笔。

    开方!

    处方:当归9g 、白芍6g 、白术9g 、茯苓12g……

    7帖药。

    护士给他们抓好了,送他们出去。

    唉……又是朴实无华的一天。

    今天看着没有什么病人了。

    卫仁又开始堕落了,光明正大的提前离开。

    “卫医生慢走!”

    “院长再见。”

    “……”

    别人打招呼的时候还礼貌回应了。

    回去研究一下自己的股票,还有医院升级的事务。

    先升一下驴2,自己也能够更加放心佛系的躺平了。

    现在医院的病人每天都在增长了啊,卫仁指望哪一天开始能够达到一个稳定的值,自己再看看人手够不够要不要继续招聘。

    网上关于医院的黑稿还在四处传播,铺天盖地。

    但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卫仁对这种事情没有太大在意,除非真的影响到自己了动摇根基了。

    这种商业竞争上的事情,本来只要我们提供的服务足够好,总会打动群众的。

    而且能够在网上轻易被忽悠的人,就算能够劝导对方来我们医院,以后也是麻烦事儿。

    信任该是相互的。

    第二天卫仁上班,有护士急急忙忙看他看一张方子。

    昨天他回去之后,晚上的时候,有一例重症病人。

    吴老也给人家开两百克附子!

    又把大家吓得心惊肉跳的。

    要是我们,连想都不敢想!

    他们还真敢这么做。

    “没事……方子挺好的。”

    卫仁去看看病人。

    这不一剂药下去,立起沉疴!

    让护士们以后淡定点。

    可是大家实在没法淡定啊,你们几位开方动不动又是那么多附子。

    出手总是大刀阔斧一般,势如破竹之势!

    我们看不懂,仍然很震撼了。

    这几天接触下来还是觉得蒲老这样的和蔼可亲一些,用药轻灵,浑然天成之境,炉火纯青之造诣!

    今天徐然罕见的来晚了。

    后面接到她的电话,跟卫仁说,下面的村子有向医院求助的。

    就是定点扶贫下面,又一个病人!

    要不要接收?

    这些病人的情况,卫仁应该心里有底的。

    大多负担不起费用,如果我们接了的话几乎都是做善事了。

    “接啊!”

    “太好了!”

    “老徐你以后就是我的肱骨之臣!”

    卫仁的声音似乎有点激动。

    又给我淘到一个病人了。

    派车去给他接回来。

    钱不钱的先不考虑了。

    系统都在躁动起来了。

    那边徐然莫名其妙的挂了电话,感觉……

    卫仁特别偏爱这类病人的感觉,搞不懂为什么?

    心怀天下吗?

    这次的病人是一位大姐,年轻的时候遭遇意外双腿残疾。

    常年卧床,得了非常严重的肉疮。

    在县医院看过了,他们的医疗条件没办法治疗,后面求助到卫仁这里。

    据说压疮已经深入骨髓就。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62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