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把震动器夹在腿里.我在办公给老板做囗交

    招待九尾狐坐下,开了瓮上的泥封,一股子异香扑鼻而出,过了几百年,那酒的颜色依然是极为美丽的琥珀色,清冽不减,当然,普通人是绝对不敢喝的。

    九尾狐“吱”的喝了一口,姿势虽然很像是退休老头儿,可美极了的面孔上出现了一抹酡红,艳丽的灼眼。

    那是一种跟潇湘截然不同的美丽。

    哑巴兰有点直眼,程狗聪明,一直不抬头,苏寻的眼睛虽然好看,却像是哦老僧入定,波澜不惊。  上课同桌把震动器夹在腿里.我在办公给老板做囗交  

    我找了个杯子,那个杯子是景朝的工艺,缠枝描金的花卉,隔了千百年,依然精致纷繁。

    只可惜金无足赤——边上有个破口,不妨碍。

    “一直以来,多谢。”

    靠着九尾狐的尾巴,我做成了很多事。

    好几次,挣扎在生死边缘,也是那个尾巴把我给拉了回来。

    九尾狐又是“吱”的一口:“那是你的运气,跟我老人家没多大关系——我老人家,不爱欠什么。”

    从你徒弟公孙统身上,也看出来了。

    我对九尾狐,知道的很早,认识的很晚。

    但是……不光是那个尾巴,

    “除此之外,我还得谢你,当初五爪金龙被贬谪,你仗义执言,被连累的遭受天劫,失去神位。谢你,在景朝国君转世后,一直守着琼星阁,帮景朝国君找到了敕神印,还谢你,在四相局发生变化的时候,想重新打开四相局,把景朝国君救出来。”

    我抬起头看着九尾狐:“你不欠我,是我欠你。”

    她为了我,搭上了自己几百年。

    九尾狐的杯子,停在了嘴边。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没什么可说的。”九尾狐拍了拍我的肩膀:“都是举手之劳。”

    “青姐……”

    “不要叫我姐。”

    “好。”我盯着她:“你是不是,知道关于那个敕神印的事情?”

    不是敕神印神君——是那一枚金光四射的敕神印。

    九尾狐挑起眉头:“你又猜出来了?”

    程星河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是虱子头上的秃子,明摆着的。”

    哑巴兰寻思这话不对劲儿,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哪里不对劲儿。我心说好家伙,这虱子可不小,怕是个天虱。

    九尾狐听了这话也想乐,这才盯着我,说道:“说起来,也巧的很——那一次,是为了打赌。”

    “打赌?”

    “你还记不记得,我老人家最出名的本事是什么?”

    我和程狗对视一眼,九尾狐的能力是极为强大的,但是要说最出名的一种……

    “隔空取物?”

    就是因为这个本事,才有了万行乾坤。

    九尾狐支着下巴,把散乱的头发拨到了脑后,微微一笑:“聪明——那一次,就是为了这个本事,才打的赌。”

    原来,那是敕神印神君镇压了祟不久的事情。

    九尾狐在镇压祟的事情上,也出了大力,理应得到封赏,敕神印神君要给九尾狐封赏。

    可九尾狐不要——她对敕神印神君说:“我老人家,什么都有了,你要是想给封赏,不如给我手下那些子孙。”

    其他的狐族,在封禁祟的事情上,在祟的行踪上,也帮了很大的忙,甚至有些狐族,在这件事情上受了重伤。

    其中,就有我们认识的那个祸国妖妃。

    当时祸国妖妃失去了两条后腿,只剩下了半截子,奄奄一息。

    九尾狐说:“论功行赏,多给她们一条尾巴。”

    对狐族来说,一条尾巴,就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修行,也跟八尾猫一样,能当一条命用。

    敕神印神君答应了,从天河下了朱批,封赏给那些狐族,请九尾狐带下去。

    九尾狐摆了摆手,从容的一反手,就用隔空取物的法子,把那些朱批黄符,直接转到了狐族那去了。

    敕神印神君来了兴趣:“你这个本事,能取天下万物?”

    这是九尾狐,乃至整个狐族最引以为傲的本事,哪怕底下的狐族,也有“狐狸嫁女”之时,跟人类借物的本事。

    九尾狐理直气壮的答道:“这话算是说对了,只要三界里存在的东西,就没有我老人家取不了的。”

    敕神印神君兴趣更浓:“我却不大相信,要不然,咱们打个赌。”

    九尾狐谁也不怕,答道:“就怕你不打——赌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80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