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自由阅读的小说悖论^风韵犹存的美妇如狼似虎

 “阴大姐,师父找我还有事,不了……不了……”耗儿急忙摆手道。一阵风似地跑掉了。

    张青峰望向耗儿急速逃跑时卷起的几片树叶,苦笑着摇摇头。

    阴大姐身影一晃,站在张青峰面前望向他,眼睛里满是兴奋与贪婪,仿佛一只猛兽在欣赏它到手的猎物。

    张青峰只得低头躲闪着眼前那张满是皱纹与老年斑的脸。突然之间,他闻到了老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芬芳的胭脂香味。  御书屋自由阅读的小说悖论^风韵犹存的美妇如狼似虎  

    阴大姐伸出双手在张青峰两边腮帮上一捏,将两颗药丸弹进了他的喉咙。张青峰清晰的感触到药丸沿着喉管滑进胃中,一颗心不由沉向无底的深渊。

    张青峰心中大是恐惧,想道:“耗儿如此惧怕这个老太婆,想来此人必定歹毒非常。我吃下了这颗毒药必定是不能活了,我死不足惜,只恨父母之仇不能得报……”思绪翻飞间,老太婆出手解了他身上被封的穴位。

    张青峰心间一喜,暗暗运功,不料全身却软绵绵的提不上一丝内劲。

    阴大姐笑道:“不用再试了,我虽然解了你的被封穴位,但我给你吃下了散功丸,所以你一点内力也使不出来。”张青峰向她怒目而视道:“你……你怎么如此歹毒,还有一颗是什么毒药?”

    阴大姐笑意满脸道:“张公子,你这般俊俏又是最佳炼丹药引,我可舍不得毒死你。另一颗药是通脉活血的大补丸,不是毒药。接下来的几天,耗儿会好吃好喝招待你,你一定要养好身体。”

    她的声音里竟含有些撒娇的味道,姿态中似乎还有些少女般的媚态,看得张青峰心间大不自在。

    阴大姐又道:“张公子,花溪谷景色如画,你可以好好观赏一番。你饿了就去找耗儿,他会给你安排好酒好菜。”说完,转身向古榕树旁的炼丹房走去,留下张青峰一人呆呆留在原地。

    张青峰呆立一阵,自知一时难以脱身,便索性去谷中四处游玩。

    他慢慢行走一圈后,发现花溪谷表面看起来像是一处休闲养身的谷地,实则戒备森严如牢笼一般。

    谷地的三面被高耸的山崖封闭,只有正面约七八尺宽的地方留有一个进出口。

    谷地正中是一道大木门,两边竖立起来一排削尖的四五丈高的树木,树木上缠满密密麻麻的铁丝,铁丝上挂满针刺,将谷地左右两边封住。

    大木门门口左右各有一位高大的守卫,每人手上各牵一头巨型狼犬,手持十尺长的铁枪挺立两边。

    出了正大门就是一处空旷的沙石地,有人在沙石地奔走,必定一览无余。远处是一条五六尺宽的溪流。

    张青峰装作观赏风景,在三面的岩石边和两边扎满铁丝的树木边来回转了两圈,始终没有发现可以逃离的空角,叹气想道:“周围如此森严,如何能逃出去呢?”

    回到住处,耗儿正等着他。耗儿笑嘻嘻地说道:“张公子回来啦!花溪谷风景还好吧?来,我们好好喝点酒。”

    桌面上摆了几样精致的川菜,一盘鲜亮的水果,一壶好酒。

    “张公子,先尝尝我们花溪谷自己酝酿的好酒—味江醉。”耗儿倒了两杯酒,放一杯在张青峰面前说道。

    张青峰道:“我不喝酒。你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年纪,怎么看起来像一副酒鬼的样子?”

    耗儿苦笑道:“花溪谷虽然风景如画,可是你看我师父和阴大姐冷冰冰的样子,能有好日子过吗?我十一二岁就开始偷谷里的酒喝啦,每天不是尝药就是炼丹,说不定哪天就一命呜呼了,喝点酒好,一醉什么都感觉美好了。”

    张青峰疑惑道:“阴大姐?你才多大年纪,别人做你奶奶年纪都够了,还叫人家大姐。对了,你怎么看见她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比狗都还跑得快?”

    张青峰想起老太婆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耗儿居然叫她大姐,忍不住笑起来。

    耗儿的脸色一变,拉着张青峰衣袖说道:“说话小声点,如果被阴茜大姐听到,那可真会让你生不如死。她手里有上百种折磨人的方法,谷里人都怕她。妈的,是她非得叫我叫她大姐,我也没办法呀!”

    喝了一杯酒,耗儿一双小眼睛警惕地向四周一扫,起身将门轻轻掩上,压低声音道:“你别看阴茜七八十岁的衰老样子,其实比你我大不了几岁,年纪还是位妙龄女子的年纪。”

    “什么?”张青峰吃了一惊,挟在筷子上的一块辣子鸡差点掉在桌子上。

    “据说她三岁的时候,师娘去送取丹的客人,忘了将藏药的密室关好,结果她走进密室胡乱吃了两种丹药,中了剧毒,后来,师娘还因为这件事郁郁寡欢而死。”

    说起往事,耗儿露出一丝怜悯之色。

    “阴大姐看起来比较凶,其实对我蛮好的。”耗儿又喝杯酒说道。张青峰问道:“那你看起来怎么那么怕她?”

    “阴大姐最喜欢的事就是炼丹,想练出灵丹将她的衰老症治好。她不停地炼丹,不停地找人给它试药,我就是怕被她抓住给她试药。”

    耗儿摇摇头苦笑不已,看来他没有少给阴大姐试药。

    张青峰问道:“她今天给我解了穴道,还给我活血通脉的丹药吃,还叫你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为什么对我这样?”耗儿笑着道:“你是不是觉得她对你还蛮好?”笑容里含着一丝嘲讽。张青峰想了想,点了点头。

    “四五天后,你就会知道它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了。”耗儿狂笑起来,笑容让他的脸有些扭曲,似乎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接下来的两天,张青峰过着悠闲惬意的生活,不是在花园走廊闲逛,就是在木屋中品尝山珍海味。

    张青峰原来以为进入谷中必定会被关押鞭打或者做些苦役劳工,但眼见花溪谷中的其他人都忙忙碌碌,自己却闲的心慌,心中不免颇感诧异。

    很快过了五天,刚到吃晚饭的时辰,耗儿笑嘻嘻地带着几样美味小炒和一壶美酒来找他。

    张青峰心想:“今天就假装醉酒,看看他们要怎么算计我。”耗儿似乎也是要存心将他灌醉,不停和他举杯。

    张青峰来者不拒,不多时便装作饮了十来杯。

    吃罢晚饭,耗儿领着张青峰来到炼丹房。炼丹房内摆放着丹炉和炼丹常用的药物矿石和草药等物料。

    阴茜早已等候在房中,穿了一件年轻女子喜欢穿戴的翠绿色衫子,和她衰老的外貌实在很不搭配。

    不知道原因的人看到她的穿戴一定觉得好笑,但张青峰和耗儿等人一点都不敢笑。

    阴茜旁边站立一位白袍老者,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面放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一卷纱布、一只木碗和酒精药膏。

    张青峰明白她的用意,心里怀着一些对她的歉意,便笑着说道:“阴大姐,今天是不是要用我的血来炼丹?我会完全配合你。”

    阴茜闻言狠狠地瞪了耗儿一眼。耗儿吓得低下头,慌忙说:“大姐,我还有事先走了。”耗儿知道自己酒后失言,像一阵风似的跑了。

    张青峰望了耗儿逃离的背影一眼,说道:“你父亲在青城山掷笔槽守护仙果几十年,除了想用它来炼长生丹,可能最重要的还是要用它来恢复你的容貌。当初为了夺取长生丹,他和鬼帝生死相搏,看来你父亲很在乎你。”

    阴茜望向张青峰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不知为何,幽幽叹了口气道:“张公子,得罪了,李长老马上会从你手腕取血。”她的声音不再那么冷漠,有了一丝和气。

    张青峰将手腕伸到李长老面前,说道:“动手吧!”李长老露出奇怪的眼神望了望他,或许有些惊奇于他的主动。

    李长老拿起小刀在张青峰手腕血脉处一割,血便缓缓流出。李长老待血流出差不多半碗,便为他伤口止血包扎,随后将血密封放入冷柜之中。

    张青峰向阴茜说道:“阴大姐,如果炼丹的血不够,我可以再献。”阴茜望了望他,声音柔婉道:“张公子,能否陪我在丹房外的花径走走?有些事我想向你求证一番。”

    青城山的夜空繁星满天,晚风吹来花溪谷中百花的芬芳香味和溪流淙淙的流动声。

    花径曲折幽深,像一条长蛇伸向无边的夜色中。

    张青峰有些惘然地跟在阴茜身后,走向花径深处。两人行得二三里路,走到花径的尽头,见眼前开阔起来,露出一片平整的草地。

    草地上种植着数十株红豆杉树。星光之下,红豆杉树在夜风中轻颤,有晶莹露珠在叶间滚动。

    阴茜停下脚步,望着那片杉树林痴痴看得呆了。

    良久,阴茜缓缓道:“我四岁多的时候,母亲因为我的原因去世了,死后葬在了这里最大的一棵红豆杉树下。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很少和我说话,我以为他一直在怨恨我。”

    她说话的声音充满了忧伤,似乎真的已衰老不堪。

    张青峰望着远处树下的坟墓道:“几年前,我在掷笔槽听到了鬼帝和你父亲的对话,我记得你父亲说是因为你才对银龙长生果守护了几十年。其实,你母亲的事绝对不是你的过错,因为当年你才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

    阴茜转过身望着张青峰,道:“谢谢你,张公子。”声音里面充满真诚,眼神似乎也充满了释然与年轻的光芒。

    第二日,张青峰又到炼丹房献了半大碗血。这次阴行风站在旁边,见炼制长生丹的血液已够,便忙着召集门下长老商议如何炼制弹药。

    阴茜对阴行风道:“父亲,张公子两次主动为我炼丹献血,我看就给他解除了散功丹的药效吧。”阴行风有些吃惊地看看张青峰,又看看阴茜。

    阴茜道:“花溪谷四周守卫森严,就是鸟也难以飞出去,何况他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阴行风摇头道:“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少年。他吃了银龙长生果,内力修为已是一流好手的修为,一旦让他恢复内气那就是放虎归山,不行!”

    阴行风和他交过手,知道他内力雄强。虽然张青峰临战经验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但怕其他人难以制服他。

    此后几天,张青峰每日无事便在谷中漫游。

    忽一日,他正在厅堂闲坐,见耗儿匆匆赶来,说道:“张兄,这几天炼丹房人手不够,需要人帮忙分拣草药称量各种物料,我实在忙不过来,便给阴大姐说请你去帮忙。”

    张青峰看耗儿神色萎靡不振,两只眼圈黑了一圈,便点头回答道:“好。”心间暗想道:“我青城派分为内丹派和外丹派,连师父都说不清楚外丹派的详细情形,这次正好可以乘机好好了解一番外丹派炼丹的秘密。”

    来到丹房,只见丹房内几座丹炉同时点起火来,正在炼制丹药。丹房内云烟缭绕在屋梁间,十几个人正在为炼丹之事而忙碌。

    阴茜见他来到,对张青峰客气道:“张公子,我们正在赶制丹药,麻烦你帮耗儿做一些事情。”

    张青峰点点头,跟随耗儿来到几大堆草药旁边忙碌起来。远处,阴行风一脸肃然地踱着步在四处察视。

    张青峰心知他们炼丹的核心秘密不会让自己一个内丹派的弟子接触,只得先暗暗留意各类物料的名称与用量,一边有意无意地问炼丹师一些炼丹材料的搭配问题。

    耗儿在炼丹房内跑来跑去,一会儿取药材,一会儿称物量,一会儿为丹炉加炉火……忙得不可开交。

    张青峰跑到他身边道:“你来教我如何加火如何分料。”耗儿耐心地给他一一讲解。

    张青峰笑道:“看你跑来跑去的忙,好像很懂炼丹之术。”耗儿苦笑道:“你看我这个身材就是尝遍各种丹药造成的。要讲道炼丹之术,不是吹牛,恐怕谷中除了谷主和两三位炼丹师就要数我了。”

    张青峰求教道:“听说古人认为金银具有千古不变的不朽性,于是将金、银、水银、玉石加入丹药中炼制,以期让练出的丹药具有长生的药效,可否当真?”

    耗儿连忙摇头道:“以前谷主和我也这样认为,但我试药吃了这种丹药后身体越来越差,最后还中毒差点死去。所以要想延颜益寿,长生不老,还是得用中药材与奇花异草来炼丹才行。以前许多帝王和官员富商就是被加入了金银、水银、玉石炼制的丹药害死的,你可千万不能吃。”

    张青峰面露钦佩之色,一竖大拇指道:“耗儿,你懂得的真多,不愧是百花谷少有的炼丹师。”

    耗儿一听恭维之言,面露得意之色道:“看你这人还不错,我有几个炼丹的秘方,可以偷偷告诉你。如果你依我的秘方依法丹药,必定可以提升你练功的速度和功效。”张青峰感激道:“好兄弟,太感激了。”

    耗儿凑到他面前,低声道:“我有一种丹叫做神周丹,吃了可以助你打通大小周天,不用受练功中的煎熬疼苦,主要用药有枸杞、当归、川穹、黄芪、僵蚕、炮山甲等。还有一种丹叫做混元玄精丹,吃了可以助你炼化精气,滋阴壮阳,主要用药有山药、杜仲、木香、大枣、远志等。等晚上无事,我将配药秘方给你,你可以自行找药材炼制。”

    张青峰道:“这可是你珍藏的秘方,太珍贵了。为表示谢意,晚上我去找厨师买壶好酒请你喝。”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1993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